联合国都头疼的问题,中国有了解决方案

联合国都头疼的问题,中国有了解决方案
2021年09月25日 00:00 智谷趋势

过去10个月,全世界粮食涨了40%。那么,有多少利益落到了中国农民的口袋中呢?

答案是很少。

我们很快就会重新认识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我们更加会认识到,中国下一个增长契机或许就在农业、农村之中。

当下中国农业和现代化依然有三个格格不入的难题:

◆ 第一是产品标准化,标品体系的搭建对于市场秩序、农民收入、规模生产直接挂钩;

◆ 第二是运输体系的现代化,当前在流通和仓储环节导致农产品的损耗超乎想象;

◆ 第三是农业科技化,从靠天吃饭到藏粮于技,农业是最需要系统性产业升级的地方。

既要巩固脱贫成果,又要保障粮食安全,还要实现乡村振兴、共同富裕,初步的答案就在这三点之中。

中国的农村也正经历着一个巨大的变迁过程。要跨越的鸿沟、追赶的差距、建立的体系都很庞大,其难度可能超过了中国大多数人的想象。

消费者买蟹,什么时候可以不当“数学家”

现代人的千层套路,防不胜防。

“金九银十”高密度地过节,需要大量送礼。这种礼尚往来曾经推高了以茅台为首的白酒行情在中国长期制霸,如今风声收紧,月饼券、蟹券成为一种更常见的礼品选择。

商品代金券本属变相营销、涨价和盈利手段,因为这种卡券往往指定商家、固定商品,面值也由商家自己决定,没有一个明确的市场指导价。500元的代金券,换回一盒月饼、几只蟹,但实际上消费者很少回过头去想一想,自己换的东西真的值500元吗?

交易不透明、标准不确定、信息不对等,在这种灰色地带上,商家总是能发挥奇思妙想,打着让利、打折、实惠的名义,多割几轮韭菜。

其中一种集大成者的骚操作,就是现在热议的“大闸蟹证券化”。

由此达成了一个闭环:因为卡券都是预售制,不卖商品,只卖空气,商家可以不卖出任何一件商品,就赚到100元;中间商只卖卡,也能赚到100元;B到手250元,美滋滋。

如果不是义务教育的知识还没都还给数学老师,唯一的韭菜A怕是算不明白这笔糊涂账。但送礼嘛,不就图个这。

这就是今年中秋国庆,国内商家大肆地卡券超发、月饼泡沫、代金券空转。

苏东坡曾经写下,新稻香可饭,紫蟹应已肥。蟹肥之日,就是韭菜被割之时。

但如果大闸蟹供应充足,市场情况又发生了不同的变化。对于B而言,反正很多券也是送的,不用白不用。

个别商家这时就会开始打磨最传统的收割技术——坑蒙拐骗。

不管卡券的面值是250还是几个250,你看中的那款商品总是要限量秒抢,蹲了几个小时抢不到的你想要怒砸手机;兑换和提货的流程总是又臭又长,反正长到你忘了、不想等了,这张卡券就在你手里完成闭环,化作一个墓碑。

定价160元和230元的大闸蟹,消费者看不出什么差距,挑来拣去不肯下单。但如果在广告海报上大大标注上1688、2388这些数字,消费者自然联想到价格,就呼呼下单了。

但实际上这些1688只是大闸蟹的型号,和定价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

消费者等着蟹送货上门,开箱却发现,4两蟹变成2两的蟹苗,比蟹腿粗几倍的绑蟹绳浸透了水。有些人订的母蟹被换成了公蟹,还有的买来打开竟然是注水注冰的空壳。

每一个没安好心的蟹商,都值得拥有一个强哥。我就想问问,你这个蟹,它保重吗?

真正的大闸蟹吧,价格贵到飞起,匹配自己珍馐的定价,脱离了人民群众的菜篮子。

几十块秒杀价的大闸蟹吧,主播每句话术、广告上每一个字,都是藏着几个大坑。

目前河蟹行业存在三个显著痛点:

◆ 一是市场销售存在监管灰色地带。网上销售有标大发小现象,损害消费者利益,易引发纠纷;

◆ 二是河蟹品质也没有统一分级标准。无法按级定价,就存在恶性竞争的空间,部分销售商发售劣质商品也不利于电商的良性发展;

◆ 三是劣币驱逐良币。真正优质的商品无法在网上做到优质配优价,销量极差,无法发挥电商应有的优势。

9月7日拼多多启动了系列电商助农活动,期间联合江苏省淡水水产研究所发布了长三角“河蟹商品分等分级销售标准”。

只有标准进一步完善,才能使农产品量化分级、标品化,进而借助消费端入口建立的用户画像,聚焦特定层级消费者及消费者的不同侧面。

聚焦的需求有助于养殖户减少对分销商的依赖,使他们能够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从而提高整体供应链效率并降低成本;

建立在标准化基础上的层级划分,能够促成面向不同消费群体更加合理的定价机制,进而带动产品销售。否则,农产品就根本无法逃脱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

因此接下来,拼多多将在平台上严格执行相关产业标准,并推广到更多地区。

其实这并非拼多多第一次通过底层技术,为农产品供给侧赋能。早在2016年,拼多多团队就开始帮助云南文山培育当地雪莲果产业和销售渠道,推动标准化作业,探索以农户为全产业链利益主体的创新分配机制。

一年后当地雪莲果大面积脱销。

今年有很多地方水果、冷门水果成为新晋“网红”,比如油柑、橄榄、刺梨等,这背后是电商创新和消费升级的合力——不仅对接需求、满足需求,更能够发现需求、创造市场。

连上“最初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

千家万户种,千军万马卖,十几亿消费者分散购买。

中国的农产品市场在电商和物流的连接下,进入了点对点、原子化交易的大时代。

这对现有的中国农产品物流体系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据统计,国内粮食物流占比为铁路50%,水路40%,公路10%。中国传统物流基础设施,基本是为了工业品而建设,对于需要冷冻、保鲜、减损的农产品有诸多不适配,并且距离数字化和智能化更是差距颇大。

粮食运输过程中,火车袋装运输和公路袋装运输的损耗一般都在3‰,公路散装运输的损耗在1.5‰。

据测算,我国每年在储存、运输、加工、批发等环节的粮食损耗每年达700亿斤以上。这些食物在包装和运输中撒漏,在囤放中容易产生霉变、受潮和污染。因为这些流失发生的环节发生在摆上餐桌之前,所以也常被大众忽视。

翻开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你会发现一个荒诞的事实是,全球粮食总产量每年都在增加,但是粮食危机的阴云却越来越近。

2020年全球谷物总产量达到27.65亿吨,创历史新高。但至少1.55亿人陷入重度粮食不安全状态,报告中的表述是,2800万人距离饿死只有“一步之遥”。

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55个面临粮食危机,只有33个能大体做到粮食自给。如果大饥荒也有一个核危机的“末日时钟”,那么现在时钟正在缓缓指向午夜24点。

国际粮价达到了10年来的高位水平。粮农组织焦头烂额,他们用于市场购粮进行国际援助的资金永远不会够,这就是一个无底洞。而粮农组织能够在国际中斡旋的空间并不富裕,也急需借鉴中国在粮食问题上的经验。

9月9日,首届国际粮食减损大会在中国济南举行。高层在致贺信中指出,“节粮减损就是增产,保障粮食安全,必须一边增加粮食产量,一边促进节粮减损。”

每年有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费或损耗 图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7月15日,联合国召开“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的论坛,拼多多作为唯一受邀出席的互联网企业,也代表介绍了自己的经验,建立一个灵活而领先的农产品物流新体系,将至少在三个重要方面改善中国的农产品产销价值链:

◆ 一是减少损耗,将更多利润留给农民和消费者;

◆ 二是更新鲜安全,让消费者吃得更健康放心;

◆ 三是降低运输过程中燃料等各种消耗、排放,减少对环境不必要的伤害。

拼多多想要做的是完善更加适配农产品上行的现代智能物流体系。

不只是提高农产品上行的信息透明度,同时通过大数据、AI等技术智能调度与决策,形成响应速度更快和适应能力更强的农产品物流系统,进而实现减少农产品损耗、缩短时间提高新鲜安全度、降低农产品物流的环保和交通等社会负担。

目前,拼多多在全国已经初步打造出一套高效的农产品物流体系,通过继续在冷链物流、仓储配送等供应链体系的建设,以及路线规划和网络解决方案,直连超过1000个农产区,并带动超过1600万农户参与到数字经济之中。

最终结果就是农民在同样劳动付出下可以得到更大的回报,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可以买到更加优质、新鲜与健康的食品。

既要藏粮于地,也要藏粮于技

2021年的农业一号文件围绕两条主线展开,一条是粮食安全,农业科技;另一条是乡村振兴,脱贫致富。

农民要从靠天吃饭向藏粮于地、藏粮于技转变,非得有科技的全方位改造不可。

在《中国农业产业发展报告2020》中已经明确指出,中国农业科技投入不足、农业科技没有转换驱动农业生产力提升,是中国农业无法突破瓶颈的重要因素。

目前农业科技里最受瞩目的项目,就是种业的翻身仗。如果说芯片被卡脖子,是放缓了中国冲向技术尖端的速度;种子一旦被卡脖子,那就是14亿人的饭碗。曾经全国50强的种子公司研发经费加起来,比不过孟山都的1/7。

种子研发是一个以十年为周期的大工程,如今聚集在先正达(中化)等大龙头背后,中国种业的集中度开始加强。

相比于全国科技经费占GDP比值的2.12%,中国农业科技经费在农业GDP的占比只有0.76%。科研经费的投入主体已经是广大的企业,中国想要建立起农业的绿色长城,还需要用于作为的制度创新保障、企业长期的研发支持、以及前赴后继的企业家和技术人才。

种子开始突破只是一个开始,是农业农村现代化这个大命题下的一个子集。

像是农化产品,农药、化肥也是重头,中国是世界上使用农化产品最多的国家之一。以及农业机械、农业装备的更新,突破小农经济的桎梏,不管是天上飞的无人机巡田,还是地上跑的采摘机,以及人工智能下乡耕地……这都是亟需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改造的领域。

拼多多在二季度财报发布后,设立了自己的“百亿农研专项”,不以商业价值和盈利为目的,旨在面向农业农村广大需求,推动农业科技进步。

为此拼多多联合中国农业大学、浙江大学举办了“多多农研科技大赛”,邀请全球青年利用前沿的营养科学、精准农业、卷积算法、生长模型等技术,挑战在6个月时间里设计更高品质、更高产量的农作物品种,并设立百元万的大赛奖池和专家指导团队。

袁隆平曾说,“现代农业不是过去的农业,现代农业是个高科技的农业,不是脸朝黄土背朝天,都是机械化、电气化、智能化的农业”。

不仅要解放农民的双手,还要充实农民的钱包,走向共同富裕的生活。

今年3月,媒体曝光了在东北出现的盗卖黑土地的问题。

不法商贩以租地的名义,每天开着大车在林地、湿地和耕地里盗挖黑土,并转手到南方市场高价出售。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无人察觉,由此牵连出的深层故事是,富饶的黑土地没有给当地的农户带来足够的物质回报。

谷贱伤农,农产品的价格不足以满足农民的日常生活,只能从所有创收的地方下手。

如何保障小农户的收入,振兴乡村发展,带动地方农产品市场发展,成为中国乡土社会一个最大的命题。

35岁的陈陶胜退伍之后,回到安徽枞阳县的老家,利用电商平台销售农产品创业。枞阳当地的物产丰富,有大闸蟹、土鸡蛋、猪肉。

脱下军装,陈陶胜成为当地有名的电商大咖。8月17日,第三届拼多多“农货节”启动,陈陶胜和枞阳县副县长走进拼多多直播间,为当地土鸡蛋、黑猪肉、大闸蟹等农副产品带货,销售额达121万元。仅土鸡蛋,一天就售出了200万枚。

从2018年开始,国家设立了每年秋分为“中国农民丰收节”。9月23日,2021丰收节主会场正式开幕,农业部启动2021金秋消费季,联动拼多多同时上线了“多多丰收馆”,农产品产销对接大会、新农人电商培训等系列电商助农活动,推动全国农产区直连8.5亿消费者。

作为国内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拼多多与地方政府和农业机构合作,推动新农人返乡创业,并加大对农户的技术培训,用技术赋能农业生产,助力乡村振兴。

这些在大城市打拼、开拓眼界的年轻农人回到乡间,给全国人民输送去了四川凉山的软籽石榴,江西赣南的脐橙,贵州六盘水的红心猕猴桃,安徽砀山的酥梨……今年超过100款地标性农产品在拼多多将得到全方位的品牌打造。

有些人一路拼搏,是为了离开贫苦的家乡;有些人学成归来,是为了带着家乡一起前进。

青年农民是国家的希望,现代农业研究需要更多的知识青年。

摘掉贫困的帽子,满足粮食的基本自给,只是新万里长征、共同富裕的第一步。

愿每一颗渴求改命、滚烫的心,都能在风起云涌的2021年找到方向,在这个秋天获得安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