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剩一个月,亚太格局就将迎来巨变!中国科创军团做出重要选择

仅剩一个月,亚太格局就将迎来巨变!中国科创军团做出重要选择
2021年12月07日 21:39 智谷趋势

现在距离2022年1月1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即将到来的元旦绝不简单。在这天,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将正式生效。

千万别觉得这个协议离你我很远。请回忆一下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的瞬间,以及此后中国经济社会以及你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RCEP的影响,只会比这个更大。

你一定会好奇:跟加入WTO相比,RCEP有什么不一样呢?

RCEP最大的不同,是不再用简单的经贸往来,维系全球化这片“海洋”。而是在数字经济时代,通过打造“科技共同体”,将全球化推向更高的维度。

机遇与挑战兼具,中国再一次做出了重要选择。

“海”还是那片“海”,但时代的潮水变了,权力与财富正在加速重组。

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正式生效。

要理解RCEP之于中国的意义,不妨将时间拨回到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的一刻。之后,中国的变化天翻地覆。

2001年人均GDP仅1000美元,18年后已经站上了10000美元。

眼下全球化大开倒车,WTO多边贸易体制失效,国家之间疑虑重重,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一起推动RCEP,从没想过要力挽狂澜,不过是尽可能保留多一些宁静海。

RCEP由中日韩+东盟10国+澳新,一共15国组成。涵盖全球30%的人口,29%的GDP,27%的贸易额,称之为全球最大自贸区当之无愧。

如果只是停留于传统贸易,RCEP的想象力恐怕也就有限得很。

作为RECP的一个重要抓手,正是数字经济。而且在数字经济方面,中国的角色和以往搭全球化便车的角色有很大的不同,中国希望是以让利者、普惠者的角色担当着大国的责任与使命。

2020年6月12日,新加坡、智利、新西兰三国共同签署了《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旨在加强各国数字贸易合作并建立全球数字经济相关的合作规范。

但这三个国家的覆盖范围和影响力均有限。直到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DEPA,一时间引发全球目光。

那么,RCEP与DEPA的结合,到底有什么玄机,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众所周知,RCEP成员国大多位于中国周边,地理上的联系带来了历史、文化往来;近现代随着产业转移,彼此多受益于产业转移的“雁阵模式”,以及异常频繁的经贸往来。

但这两联系极其脆弱。比如疫情、贸易保护主义……也许美国一个小动作都会引发区域内的动荡。稍有不慎,就会沦为WTO那种“脑死亡”状态。

而数字化的连接,尤其是数字标准的统一,无疑能够为经贸关系加了一层保险

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数字贸易涉及商品和服务两大块,例如应用程序、软件和视频服务、数字内容等;它依靠数字化的方式,比如在线购物、预订旅行或网银交付,并衍生出了如数字信贷、数字保险产品等相关金融服务;且相比传统的货物与服务贸易,数字贸易的开展更依赖新兴的变革性数字技术,如物联网、大数据和区块链等。

未来的经贸往来、产业升级、企业发展、区域治理等方方面面,不能不考虑数字化的抓手。

另一方面,相比北美和欧盟,亚太地区数字经济治理话语权却非常不足。

亚太地区是全球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地区,年轻人口占比较高,有大量活跃的互联网用户。亚太地区数字经济市场发展潜力与增长动能亦非常迅速,只是缺乏一个经验丰富的数字化与数字标准的牵头人。

事实上,由于欧美国家早期的轻慢,中国企业已经深度参与了东南亚多国的数字经济建设,并占据了一定的先发优势。

当RCEP与DEPA交叠,一个基于多方利益博弈、融合多元价值诉求的庞大数字市场正在形成。这就是一个绝佳的历史机遇。

RCEP加DEPA,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呈现出一个微妙的历史巧合,都隐隐指向中国的大湾区。

从时间上,全球产业转移存在类似于“雁阵”的先后顺序,大致遵循欧美-日本-亚洲四小龙-以广东为代表的中国东南沿海地区。

改革开放最初以广东为窗口,最早承载了这批产业转移。中国入世后,广东再度成为世界工厂的代表。两次重大历史进程,广东都冲在最前面。

图源:中国国家地理

从空间上,广东不仅离港台近,离东南亚也近。古代以东南沿海为起点的下南洋,这场规模宏大的迁徙,极大促进了东南亚的大开发。

地理之便与历史联系,奠定了今天频繁的外贸往来。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东盟成为广东第一大贸易伙伴,双方进出口总额达到1.09万亿元,增长6.5%,占同期我国对东盟贸易总额的两成以上。如果算上港澳一起的整个大湾区,占比更高。

当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以双循环加以应对,巧合的是,内外两个大循环的环环相扣,大湾区同样处于枢纽的连接地位。

对内,大湾区作为国内重要的经济火车头,无论是产业转移还是人口等要素流动,对全国各省,尤其是西南、中南、东南地区,辐射和带动作用明显。

对外,大湾区已经从昔日窗口,升级成中国连接世界的枢纽门户。广深港会是全球集装箱港口吞吐量TOP 10,就是最好的证明。

今年5月,深圳盐田有病例一确诊,整个盐田港随即停摆。35.7万个集装箱闲置,132艘货船见排队无望转港。马士基一度表态,这比苏伊士运河被堵产生的影响还要严重。这从侧面反映了大湾区的全球影响力。

在传统贸易中,粤港澳大湾区已经证明了它区域发动机的地位,而在推动区域数字经济发展、数字化整合方面,它也将再次强化这一角色。

RCEP叠加DEPA,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新经济时代的一片新的“大海”。

大海之所以成为大海并不在于它的深度和广度,而在于为生物多样性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有微生物、贝类、小鱼小虾、庇护微生物和小鱼虾的珊瑚、大鱼、鲸鱼这种超大哺乳动物。

这样的多样性组成了一套有机系统,进化和繁衍才有了可能。

新的大海同样需要人流、物流、资金流,各种生产要素需要分工、协作与流转,只不过规则、场景焕然一新,所以,它需要精通新经济的大企业发挥引领作用,建设基础设施,给众多的中小企业试水新经济提供公共产品。

就像腾讯、阿里巴巴、京东、华为……在推动中国数字经济落地在软件、硬件方面所做的那样。

事实上,中国企业早已经深度参与了东南亚数字经济的建构。

不说很多东南亚国家的移动通讯主要由华为提供解决方案,类似数字化程度较高的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等国,其电商、移动支付、移动出行等诸多领域,也都有中国科技企业的身影。

比如今年8月,Sea的联合创始人夺得新加坡首富的桂冠。仅仅几年时间,Sea就成为亚洲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旗下的Shopee,也已经成为东南亚最大电商,而腾讯就是其大股东之一,Shopee的诸多应用场景、解决方案,相信很多中国人都会有莫名的熟悉感。

以人口2.6亿,由数千个岛屿构成的第四大人口大国印尼为例,“当地口音每隔50公里就变一次,语言每隔250公里也会变一次”,这是Sea集团高管对印度尼西亚的描述,也是整个东南亚市场差异巨大的缩影。

而Shopee则是将这一障碍看作机遇,针对不同人群打造专属的购物APP,迅速赢得海量用户。不只是在印尼,还在越南、马来西亚获得成功。

腾讯出海东南亚,与人们的印象也许大相径庭。腾讯更像是为东南亚各国,在“新大海”里提供了一个大型珊瑚礁,吸引了很多生物来此栖息、繁衍、成长,最终形成一个庞大的经济共生生态。

事实上,现在在东南亚建珊瑚礁最积极的正是来自大湾区的中国企业。

大湾区与东南亚的数字联动,就是方向。

上一轮全球产业转移的过程,东亚-东南亚很大程度得益于全球化大分工,压缩成本、提高效率,再通过贸易与物流实现协同,其前提是连接。

数字化时代,对连接的要求更高,挑战也更大。

大湾区不是没有短板,最明显的就是科技创新的重要源头——科研院所偏少。

如果参考纽约、伦敦、旧金山湾区的轨迹,它们演进路径一般为“港口经济-工业经济-服务经济-创新经济”4个阶段。

一言蔽之,世界级湾区不约而同将科技创新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引擎。只有成为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高地,粤港澳大湾区才能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循环,夯实世界性影响力。

一条完整的科技创新链条应当包括“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开发-成果产业化-金融赋能”等几个阶段。其中基础研究是源头,过往的科技革命无不是建立在基础研究出现重大突破的情况之上。

当前中美科技战激战正酣,粤港澳大湾区要真正成为全球科创高地,必然要具备极强的原始创新能力。

然而时势造英雄,粤港澳大湾区展示出极强的适应能力,企业担当起科技创新的核心力量。

若暂不考虑港澳地区,2017年广东省企业R&D占比接近89%,远高于全国76.5%的平均水平,甚至高于旧金山湾区所在的加州87%的占比。

大湾区的华为、平安、腾讯……都有极其出色的研发能力,手中掌握着大量新技术发明专利。

2019年4月26日,世界第19个知识产权保护日当天,腾讯发布新数据显示,腾讯在全球主要国家的专利申请数量已经超过了30000件,已授权专利数量超过10000件。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谷歌。

事实上,大湾区的科创企业正在引领着湾区企业面貌的重构,甚至是产业结构都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现在遍布大湾区的,早已不是出口加工型的工厂,更多手握黑科技的独角兽正茁壮成长。

在国内,科创企业正在成为众多专精特新技术孵化的温床,让整片海洋热闹起来。

不过,很多创新和黑科技是需要门槛和成本的。

比如从2017年iPhone X发布以来,人脸识别(3D视觉技术)成为一个火热的赛道,这个地球人都知道。

但是想在这个赛道创业,如何破解技术与成本的难题呢?

2018年4月成立的光鉴科技,因为拥有应用于3D视觉的纳米光学技术的自主产权,而备受瞩目。

随着公司进一步发展,光鉴科技需要更大的平台,以融入更大的生态,于是选择了腾讯成为其战略合作伙伴。

光鉴科技CEO朱力坚信:腾讯拥有巨大的应用生态。随着云端和AI的挖掘,必能产生更多商业机会。从未实现技术壁垒与价格之间的平衡。而这并非是做底层技术的光鉴科技能够做到的,因此与腾讯这样的平台性公司合作,成为最佳选择。

风口不止3D视觉技术,还有生物医药行业,在疫情的当下,显得更为重要。

但该行业痛点更致命——新药研发周期长、成功率低、费用高。这样的难度,让辉瑞、GSK、默沙东等全球制药巨头都望而却步。

转折出现在近年全球涌现了百余家科技公司,专注于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提速靶点发现、化合物合成、化合物筛选、性质预测、晶型预测。

这些科技公司通过强大的计算能力,减少新药研发过程中人力、时间、物力等投入,从而降低药物研发成本,提速新药研发环节,更快筛选出具有较高活性的化合物为之后的临床实验做准备。

这样厉害的技术创新,同时意味着很大的前期投入与很高的研发成本。

此前国内受制于国内药企的研发能力限制,国内AI+新药研发的公司仅有寥寥几家。同时由于AI赋能药物研发属于交叉学科,团队AI和药物研发跨学科背景,全球AI+新药研发都面临人才短缺的问题。

一个字,难!

好在去年7月9日,腾讯发布其首个AI驱动的药物发现平台“云深智药(iDrug)”,基于自主研发的深度学习算法,为寻找潜在活性药物提供数据库和云计算支持,能够覆盖临床前新药研发全部流程。

目前云深智药已经运行十个左右研发项目,其中包括对抗新冠病毒药物的虚拟筛选和性质预测,筛选得到的化合物目前正在实验验证中。

着眼于当下,无论让中国内外循环持续畅通,还是引领RCEP完成数字经济的转型升级,都需要大湾区企业能够扎扎实实钻研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带动中国产业完成蜕变。

我们人类居住的这个蓝色星球,不是被海洋分割成了各个孤岛,而是被海洋连结成了命运共同体。

如果是数字化是科技创新的重要抓手,这无异为创新指明了另一个途径-连接-共享-创新。数字化和共享创新犹如车之双轮,鸟之两翼。

这样的双轮驱动、两翼齐飞,需要搭建平台、齐聚智慧、共商大事。

于是以“探索未来,共享科学”为主题的2021年大湾区科学论坛,将于12月11-13日在广州盛大开启。

大湾区科学论坛(Greater-bay Science Forum)希望打造的一个共商共享全球科学发展与合作的高层次交流平台,按“1+6+1”的模式设置举办1场高规格的全体大会、6场分论坛和1场湾区科创峰会特色活动。广泛邀请超过100位全球相关领域诺贝尔奖获得者、院士专家、青年科学家以及工商界人士参与研讨、深入交流,分享生命科学、量子科学、高能物理等领域优秀研究成果,把科学追求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大潮中。

这样的使命,与科创型大企业在“海”里类似大型珊瑚礁的生态的角色,不谋而合。

首届“科创梦想+”峰会作为大湾区科学论坛的分论坛,也会以搭平台、聚共识、促发展的形式,聚焦国内外创新发展实践,研讨湾区科创现状。此外,腾讯基金会还启动了“技术公益创投计划”,在全社会营造全新、可持续的公益生态空间。

如果说,RCEP与DEPA是机遇,也是巨大的挑战。

面对存在的短板,腾讯在探索破题的方式。“科创梦想+”峰会作为大湾区科学论坛的分论坛正是对挑战的回应,通过连接产学研各界与大中小企业,推进“共享创新”的网络搭建,用核心技术突破眼下的难题。

破题之后,以数字化助力资本、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才能更顺畅地流动,最终让各类创新主体的活力得到进一步激发

如果将大湾区的一切,放大到整个RCEP的国家尺度。这将不仅是贸易的经济体,同时也是数字的经济体。

地理经济学认为数字平台有助于克服或减少空间距离造成的国际贸易阻碍,可以跨越海洋和文化差异将人们和企业联系在一起,降低贸易成本,增加贸易和收入。

就像数字化助力了大湾区的产业升级,要素流动更快,研发生产物流成本更低一样。

我们也看到,在大湾区成为RCEP样板的路上,不仅有国家和地方层面的政策独角戏,也离不开企业的参与配合,最终让这片“海”更丰富,更有活力。

事实上,国家也需要企业在这场伟大的进程中,肩负更多责任,承担更大使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