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已经吹响!一个共同特征,正在中国最先进的企业身上浮现

号角已经吹响!一个共同特征,正在中国最先进的企业身上浮现
2021年11月18日 20:36 智谷趋势

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

无论身处哪一层级的公司,今年可能都对这句话有了更切肤的理解。

先进企业总是被取经和分析的对象,其中的佼佼者会成为全球商业教科书。

远一些有福特、IBM、丰田的企业模式,近年被热捧的是谷歌、亚马逊、奈飞的工作守则。

你可能没听说过奈飞文化,但你一定听过这句话,“我们只招成年人”

奈飞通过创新颠覆了影视娱乐行业,以流媒体视频服务的业务,与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并列美国五大互联网巨头。

其内部培训的127页PPT整理成的《奈飞文化手册》,对硅谷和美国商业文化进行了一次精神改造。

奈飞提出了3个著名的方法论:

◆ 提高人才密度。用业内最高的工资招徕人才,保证团队精英化,高人才密度是这个时代取胜的引擎。“一名优秀程序员写出来的代码,比一名普通程序员写的要贵上一万倍。”

◆ 保持团队坦诚度。公司、上司和员工之间都应积极表达真实想法和态度。

◆ 减少管控。在保持全团队的目标、认知一致,没有信息差的前提下,公司分散决策制定权,使得部门和员工更加灵活和追求创新。

奈飞是过去5年美国互联网最大的搅局者,而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变数,就是字节跳动的崛起。

现在,全球每天有数以十亿计的用户在使用字节的产品。抖音、今日头条、TikTok、飞书、火山引擎……这些现象级产品,用比其前辈快几倍的速度,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生态。

而对企业决策者来说,字节最让他们动容的产品,不是抖音、头条,恰恰是字节的公司本身。

字节跳动里有句话,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像做产品一样做公司)。

还有下半句话,是The tools we use shape the way we work(我们使用的工具塑造了我们的工作方式)。

这句话也构成了飞书的slogan和底层逻辑。

一个共同的特征,正在中国最先进的企业们身上浮现。

今年二季度,小米手机销量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二;

三个造车新势力理想、小鹏、蔚来,这两年都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

新消费领域,元气森林今年已经卖出了1亿瓶无糖气泡水;火遍长沙、深圳,餐饮界的“新物种”文和友;

房地产的融创中国、制造业龙头的三一重工、人工智能公司地平线……

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选择了飞书来点燃自己的效率引擎。

历史从不相信巧合,形势正在剧烈变化。飞书不断出圈的背后,是这一群中国上个经济周期、风口沉淀的赢家,正在整齐划一地将刀刃扭向自己。

他们正用一场彻底的效率革命、组织进化,来保持活力和创新力。

2016年,字节在使用了市面上已有的多款办公产品后,仍然无法满足其效率提升的需求,飞书应运而生。

2019年,字节已经是从互联网丛林里杀出的黑马,所有人都想解码字节的成功秘诀。而飞书也走出字节内部,开始深入到小米、三一重工、元气森林、得到等商业生态中,成为字节跳动企业效率、组织文化的一个外溢。

以后可能只有两种公司,一种是用飞书的,一种是不用飞书的。

如同《奈飞文化手册》对美国企业的意义,飞书正在中国商界掀起一场效率革命。企业家们也开始反思,未来的组织形态可以是怎样的?

抖音是2021年央视春晚的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

这个消息在1月26日宣布,而春晚在2月11日,当晚要发出20亿的红包。

这在过去至少要4个月时间来做前置准备工作,但给抖音团队的时间只有大半个月。

产品设计、工作协调、代码撰写、人员对接、资源调度、设备扩容……如何组织一场时间紧张、需要横跨多部门、数千人协作的硬仗?

这本是摆在抖音面前的难题,但最终成了字节极致效率的名片。

首先在飞书OKR上进行目标对齐,任务被拆解细分为每个人的目标和职责,所有参与者的“O”目标都是公开透明的,并且随时更新,保持所有人都明确该找谁解决什么问题,该向谁汇报。

这个道理很简单,但具体沟通又要如何完成?

国外公司的习惯一般是发邮件,国内则是用拉群、开小窗的即时通信工具。

但一个消息要在不同的群、部门、层级之间来回传输,不但效率很低,而且会在传播中失真。

一个只有十几人的群,都会因为聊天频繁,每天产生999+的消息。

试问,能保证群里每个人都能准确、及时接收到上千条聊天的信息吗?

抖音春晚红包的研发负责人王超介绍,项目到最后光是研发人员就有上千人,每天至少要产生上百万条信息。

这种以“人”为信息连接中心的沟通方式,在大规模协同作战中,似乎注定会陷入一团乱麻,最后没人能看到战局全貌、处处是信息黑洞。

图源:公众号“刘润”

而飞书以“文档”为中心进行协同,人们在文档里聚集解决问题。

所有信息分门别类地建立成文档库,保证信息不会丢失,所有人随时都可以反复查看文档;

在同一个文档里,可能同时有上百人在协作,但并不显得混乱、拥挤,完成个人任务之后即用即走;

在文档里能够@需要负责的同事,同事也会立刻收到提醒,进入文档沟通协作。文档本身就是任务标注、评论批注、意见讨论的场地。

这些文档形成知识库,也自然成为企业的活教材,能够复盘推演,不断提升协同效率。

最终,全国人民都在除夕当晚,参与进了抖音的20亿红包。

如今,字节跳动的超10万员工,都在飞书OKR中协作,一年里会生产2000万个文档。这些资料如果都用A4纸打印出来,堆起来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

这就是当今的商业战争形态:一场极致效率、精密协作的组织作战。

疫情之后,全球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加入了数字化转型的进程,市面上对一款先进工具的需求很大。

能真正成功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很少,据麦肯锡调查,70%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这不难理解。很多公司把数字化当成目的,但数字化只是组织升级的一个必然过程,提升效率才是目的。

新能源汽车是现在竞争最激烈的风口。

特斯拉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乘着美股狂欢扶摇直上;亚马逊支持的Rivian,刚一上市就超过了戴姆勒等老牌汽车制造商,以仅仅交付150余辆车的成绩,坐上全球第四大汽车公司的交椅。

马斯克有一套企业文化,他的《特斯拉“不是手册”的工作手册》(Tesla Anti-Handbook Handbook)极具个人特质,一共不到4页纸但金句频出,比如说:

任何员工有权也应当给任何人发邮件或者约谈,为了最快协调解决问题,你甚至可以直接和马斯克对话。

每个人的首要工作,是让这家公司获得成功。

你希望你的同事具备什么品质、如何对待你,就按这个去要求自己。

首富、狂人是马斯克的面子,管理学大师、工作狂是他的里子。

即便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们在2020年和今年都跑出了不错的成绩,但面对特斯拉这样的竞争对手,众多的新入场者,他们还没有躺平的资格。

可能在未来10年时间里新能源汽车就将分出胜负手,如果不能跑得更快,就会永远失去未来的席位。

提升效率的动力从哪里来?一通梳理之后,新势力们发现问题竟然也出现在了组织效率上。

在人们的常识里,造车新势力都应该是完成了数字化转型,或者原生数字化的企业,但真的如此吗?

据钛媒体报道,小鹏之前就是用传统的方式开会。要选大家都有空的时间,会议耗时长,也没有专门的工具和方法去协同。

一个员工提出了简单的问题,需要辗转询问18个人才能找到解决方法。

理想本来在学丰田的“精益制造”模式:加速流程、减少浪费、提升质量。

这对格局分明的传统汽车工业来说是成熟先进的样本,但对夹杂着汽车工业、互联网思维、先进制造基因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就有些水土不服了。

不管是工具层面,还是方法论层面,新势力竟然不知不觉落在了后面。

在瞬息万变、精耕细作的企业竞争中,每一个细节的优化,都是对于极致效率的追求,最终都会累积成势不可挡的雪崩。

飞书CEO谢欣曾感叹,“每件工具只要改进5%,就能对公司效率产生巨大影响,并且一旦用上好的工具,你就回不去了。”

在2021年开年不到6个月时间,理想、小鹏、蔚来三个造车新势力都将办公平台迁移到了飞书上。

小鹏仅用一个月时间就火速完成了平台的迁移,蔚来感叹过去要做一个小时的工作,现在飞书上的多维表格、飞书日程全部都能自动化实现,一分钟都不用花。

在先进工具的“点拨”之下,这些生来不凡的智慧公司现在补上了过去管理学的欠账,并且在飞速适应中,孕育着自己的哲学。

在效率至上的今天,所有企业可能都要反思,组织的本质是什么?先进组织是什么样子?

员工多的公司是不是管理能力就强,出名的大公司是否一定代表先进,新经济行业一定就会数字化,只有几个人的创业公司有没有创新的空间?

见证了太多企业的起起伏伏,飞书CEO谢欣感叹道:其实先进与否,与企业的大小无关,与企业所处的行业无关。

在他看来,先进团队都有这样的共性:

他们追求创新,而非固守成规;

他们重视协作,而非单打独斗;

他们激发团队,而非个人权威;

他们,追随梦想;

他们,正成为引领未来的“探路者”

可以看出,飞书带给企业的东西在变。

过去它带给企业的,是飞书文档、飞阅会、飞书妙记这样的技术变化,先进工具,也是来自OKR文化和字节跳动的企业经验;

但现在,在与大大小小、各个行业的企业合作之后,飞书正在汇聚先进组织的经验,进化出一套新的方法论。

1.OKR:上下对齐目标

现在OKR的方法火遍全国,但在实际应用里,10个做OKR的公司,9个都做成了KPI。

OKR是目标管理,KPI是绩效管理,两者并不矛盾,既不必神化谁,也不必厚此薄彼。

上下对齐目标,前提就是信息透明、扁平化和数字化。

制定目标,让各级的参与者真正厘清什么是最重要的事,什么是急迫的事,什么是长远的目标。它绝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尤其是在通过OKR和文档落于直面的过程,也是一个目标不断细化、量化的过程。让员工把注意力花在重要的目标上,而不是只围着绩效考核的指标连轴转。

所有人的目标都相互可见、彼此对齐、是理解和协商的结果。

飞书又推出了个人说明书的功能,哪怕是新员工,或者第一次对接的同事,只要花上几十秒钟看几眼他的说明书和OKR,不但能知道这个同时的主要工作职责,还能知道他是否风趣幽默,有什么长远的个人目标。

在其他公司已经被“异化”的周报制度,让打工人听到就头皮发麻。但是在得到等公司,就是上级给下级写周报的制度。基层员工可以不写,但管理者必须写。

2.协同共创:打破部门边界,打破时空边界

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一个越数字化的公司员工的组成越多元。

完成一个项目,不但要用到销售人员,也要用到工程师、程序员、软件设计、运营和公关等的配合。

得到CEO脱不花表示,一个团队“共同智力”的强弱,与成员个人智力没有关系,而是与成员之间的互动有关。

在一个任务来临时,能否分清目标重要程度,迅速协同公司各部门的人才集中攻关,这种协同力和组织力将是未来淘汰一大批企业的生死线。

像是开会、沟通等日常工作环节,不可能永远都有大家同时有空、会议室空闲的情况,开会开到中途,也有人会有更紧急的事务要去处理。

那么是否能通过飞阅会来传达必要信息,通过文档来保持沟通对齐,使得大家的工作流程能够突破一时一地的短暂限制,保证每个人能够极致效率。

3.去中心化,尊重个人价值

自上而下的管理方法,很多公司都有,即便不用OKR也有别的。

但是还没有多少企业有魄力下放决策权,来一场自下而上的创新大爆炸。

减少管控和考核,是OKR的一个要素。领导者要给员工自己思考、做决策、提建议的空间,目标导向就是激发员工实现自我价值,来创造企业的价值。

一些好的灵感,往往来自于打破常规的想法,甚至看起来会离经叛道。

飞书总裁张楠表示,“愉悦是飞书重要的产品设计原则,我们认为愉悦代表着生产力,员工在工作中获取更多快乐时,也将创造更多价值。”

现在的先进企业,其实就是协同力、组织力强的企业,能够把21世纪最贵的人才,发挥最大的人效,胜利的道路就走过了50%。

只有把企业组织本身也当做一款产品去打造,发挥群智群力,才能保持应对局势的敏捷性,迭代升级的创新力。

中国企业正在进入国际竞争的大时代。

雷军在8月的小米发布会上,喊出了要“三年拿下全球市场全球第一”;

小鹏在10月交付量首次破万辆,成为当月新势力销量第一名,造车新势力的销量达到了全国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12%;

三一重工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在全球排名第6,未来还将展开全球化的竞争;

华为成立了煤矿、智慧公路、海关和港口、智能光伏、数据中新能源5大军团,任正非喊话,没有退路就是胜利之路。

更复杂的商业环境,对中国企业有了更高一个层次的要求:不但要做出牛逼的产品,也要拿得出手全球品牌、企业文化、管理方法论。

11月17日,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上发布了全新的5.0版本,展现了中国新一代企业的探索。

它生于中国互联网的新教科书字节跳动,服务于当下中国最先进的企业们,并将帮助更广大的企业走上追求先进的道路。

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中写下,“人活着就是在对抗熵增,生命以负熵为生”。

只有走出了一条路后,大家才能看见一个企业真正做了什么。理解一家企业为什么在某个特殊时间节点,做出了当时的选择,可能更加有意义。

先进企业们正在选择未来式的组织形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