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出百亿美金教育独角兽,这支基金再募5.85亿美元放眼全球 | 专访

投出百亿美金教育独角兽,这支基金再募5.85亿美元放眼全球 | 专访
2020年09月21日 16:09 芥末堆看教育

♪ 作者|芥末堆 阿宅

♪ 编辑|芥末堆看教育

全球30多家教育科技公司的背后,都有一只猫头鹰在默默注视。

说到这只猫头鹰,也就是猫头鹰基金(Owl Ventures),许多人可能不太熟悉,但其投资组合下的公司很多人或许有所耳闻。例如,印度在线教育巨头Byju's、美国在线学习工具独角兽Quizlet,以及中国的三节课和乐乐课堂。2020年,其投资的很多项目都取得了指数级的增长,最具代表的Byju's已成为估值超百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

除了频繁的投资动作,这只猫头鹰最近又斩获了5.85亿美元,成为教育科技领域最大的投资基金。在COVID-19的催化加速下,教育科技领域在飞速发展,这只猫头鹰也在不断丰满羽翼。现在它要飞到更高的地方,放眼全球的教育科技市场。

押注教育科技,投出两头独角兽

随着教育科技市场越来越火热,其他领域的投资者也纷纷入局,但猫头鹰基金从一开始就只关注教育科技。

猫头鹰基金logo

六年前猫头鹰基金成立于全球科技中心的旧金山湾区,之所以选择猫头鹰这个形象,董事总经理Ian Chiu笑着说,“这不难理解,因为在一些文化中,猫头鹰象征着智慧。”

教育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在短期内获得高回报的领域,猫头鹰基金当时为什么选择在教育科技行业押重注?Chiu着重提到了基础设施这一点。

“坦白地说,10或15年前,教育科技创业者可能是怀揣着极大的热情才进入这个领域的,并不一定是因为能功成名就。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原因是,教育领域在扩大企业规模和教育规模方面存在结构性障碍。例如,在美国或者中国,很多学校在10年前甚至还无法接入互联网。”Chiu说道。

缺少基础设施的话,是很难建立一个强大的教育科技公司的。”他分析道,“但是在六年前,出现了一些大的变化,基础设施方面的挑战开始得到解决,教育开始逐渐和技术结合,教育科技生态体系中的要素逐渐到位。”

正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猫头鹰基金选择了教育科技这一新兴又充满潜力的市场。而且,比尔·盖茨当时也认为教育行业在未来必将发生变革,他也是猫头鹰基金的首位美国投资者。世界各地的基金会、家族理财办公室、大学捐赠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长线资本也是猫头鹰基金的主要支持者。

芥末堆根据猫头鹰基金官网整理(不完全统计)

发展至今,猫头鹰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已经有30多家公司,其中约一半处于A轮和B轮融资阶段,还有一些处于后期。虽然公司数量不多,但其中不乏知名的教育公司。如上图所示,印度在线教育超级独角兽Byju's、美国在线学习工具独角兽Quizlet、美国企业学习平台Degreed,以及中国的三节课和乐乐课堂都在其投资组合中。

此外,还有几家公司已经被收购,Chegg以7000万美元收购在线编程训练营Thinkful,Byju's以3亿美元收购了仅成立18个月的在线少儿编程公司WhiteHat Jr.。猫头鹰基金也因此得以退出。这些都证明选择教育科技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能投出这么多好的项目,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猫头鹰基金严格的投资标准。Chiu介绍,猫头鹰基金的投资标准主要有三点:产品的市场匹配度、可盈利的商业模式,以及公司展示可量化学习成果的能力。从成立之初,猫头鹰基金就提出了这个标准,并且也将一直坚持。

对于猫头鹰基金而言,最初押注教育科技的成果已经初步显现,此次疫情又对在线教育起到极大的催化加速作用。在这种情况下,猫头鹰基金又一次斩获了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大规模基金。

募资5.85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教育科技投资基金

9月初,猫头鹰基金官宣了5.85亿美元的新基金,其中4.15亿美元作为第四轮基金,将用于A轮和之后轮次的投资,剩余1.7亿美元作为机会基金,将帮助现有投资组合中的公司继续成长。截至目前,猫头鹰基金共管理12亿美元资产。

猫头鹰基金此次的投资重点依旧涵盖从早教到K12,再到中学后教育和职业发展的整个生命周期。“我们专注于寻找最好的公司,无论它们处于哪个阶段或在哪个国家。”Chiu评价道。

口袋中有了更多的钱,猫头鹰基金也能为教育公司开出更大额度的支票。“我们能提供500万到5000万美元的资金。"2019年募集第三轮基金时,猫头鹰基金能开出的支票额度在500万美元到4000万美元之间。

猫头鹰基金成立以来募集的基金

在此之前,猫头鹰基金已经有三次募集记录,且每一次的金额都会超过上一次的。从4月底开始,猫头鹰基金就着手募集,在短短五个月内拿到了5.85亿美元,这既能体现出猫头鹰基金选择项目的眼光受到信赖,也反映出教育科技行业被越来越被其现有投资者看好。

疫情期间,美国教育市场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相比之前,之前相对较小的To C市场开始更加受到关注。猫头鹰基金另一位董事总经理Tory Patterson曾向EdSurge指出,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企业正在吸引教育市场。对于较年幼的儿童来说,这一流行病使家长们能够近距离地了解他们孩子的教育经历和不足。

在这些市场变化中,这类教育服务吸引了大部分的投资。今年上半年,提供直接面向消费者教育服务和企业培训产品的公司参与了许多大规模的融资交易。依赖于向K12学区和高校销售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正面临着学校预算短缺的问题,很多此类的教育公司正在削减成本,减少服务。

Patterson观察到,K12学区很可能会选择那些拥有知名品牌和业绩记录的公司,新玩家可能很难进入这个领域,也难以进一步吸引市场的注意力。

在疫情中,家长们也可能形成目标市场,尤其是那些所处的行业受到疫情冲击的家长。Patterson说,“寻求改变工作方式和找新工作的人数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5月,猫头鹰基金跟投了MasterClass的1亿美元E轮融资,该平台主要邀请明星大咖来讲课,面向的是成年人。疫情期间,由于人们被困在家里,总会花钱做些有用或者有意思的事。

Chiu也认为,在美国,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教育市场在兴起,他对该领域的创业公司也抱有很大兴趣。

“教育科技行业还处在早期阶段”

2019年获得第三轮基金后,这只猫头鹰羽翼渐丰,开始将视野投向全球,其中包括亚洲和欧洲市场,如中国、印度和丹麦。此次融资后,猫头鹰基金还将进行更多的国际投资。

最近,猫头鹰基金领投了中国K12个性化学习平台乐乐课堂的4000万美元C轮融资,在此之前,又一次跟投了Byju's的最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8月跟投了丹麦VR虚拟实验室Labster的900万美元融资。

猫头鹰基金董事总经理IanChiu

“募集第三轮基金之前,我们只关注美国市场。因为我们当时的规模较小,还不足以向市场证明我们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投资。”Chiu说道。

就中国市场而言,Chiu又一次强调了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他表示,中国拥有巨大的教育市场,无论是K12还是职业教育领域。然而,从数字化的角度来说,这个市场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此外,在教育资源质量和获得教育的途径方面,中国依然存在很大差距。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基础设施又很健全,例如,互联网渗透率达到98%,这能帮助科技触达这些市场。而且,中国也在快速发展创新,中国的中产阶级队伍也在日益壮大。

除了中国,印度教育市场也不容小觑,资本正在快速涌向这个市场。无论是Byju's,还是新晋独角兽Unacademy,以及Vedantu,今年都将较大规模融资收入囊中。Chiu认为,中国和印度市场有许多相似之处,如人口规模和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模式。目前中国在教育科技生态体系发展方面领先于印度五年左右。

他表示,伴随着数字渗透率的继续上升,中国的课后辅导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此外,无论是在美国、中国还是印度,职业教育和终身学习领域都蕴藏着巨大潜力。印度和中国的下沉市场也很有吸引力。

教育市场总规模约6万亿美元。Chiu坦言称,“教育科技行业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猫头鹰基金目前还只有六岁,管理了12亿美元资产,但医疗保健或者软件,或其他领域的公司可能有150亿或200亿美元的规模。”

“COVID-19之前,由于基础设施的逐渐完善,全面的数字迁移就已经发生了,但COVID-19的到来无疑加快了这一进程。”Chiu评论道,“我认为,就采用、参与以及熟悉教育科技解决方案来说,COVID-19基本上将时间拉快了三到五年。”

在未来,猫头鹰基金还将关注与教育有关的交叉领域,比如教育和招聘,以及教育与医疗,等等。猫头鹰基金投资组合中的Hazel Health是其中一个例子,该平台将教育与医疗两个领域结合在一起。

目前,猫头鹰基金的投资组合中有两家独角兽企业,至少有六家公司因收并购退出了。Chiu对于未来五年的退出环境持乐观态度。他表示,随着营收超过1亿美元,很多公司将处于上市的最佳位置。“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有几家公司属于这个范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