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里的野生老师,教的全是你的知识盲区

快手里的野生老师,教的全是你的知识盲区
2019年12月07日 09:56 芥末堆看教育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认识外国朋友,常常需要解释一件事,就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真的不会功夫。但当Karma兴奋地把手机凑到我眼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之前的苦心解释都白费了。

@牧医小史~农业协会在快手上开的课程

Karma认为视频里的人正在用神秘的针灸术为一头母猪打通任督二脉,他那张写满兴奋和好奇的脸,让我很难跟他解释,这其实是给母猪催奶的课程。在快手里开设课程的牧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为母猪的产后健康做出的贡献,就这样无意中触发了一个来自美国小康之家的青年对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情。我也想不到,快手上居然真的有《母猪的产后护理》这种课程可以学。

初来乍到的老外总以为挤两天地铁就能遍览中国的社会群像,然而给他一个快手,就能重塑他对中华文化的定义。

快手上活跃着大量的野生教师,在扁平的互联网世界矗立起一座赛博象牙塔,教的全是你的知识盲区。

你在超市里采购的一日三餐都可能经过快手老铁的课程开光。甘肃陇南市成县的养鸡小伙@山村鸡司令,把饲料摆成各种形状喂鸡,一本正经地教如何催眠小鸡。

天马行空的喂法,成功地吸引了上千万人在快手上看他用鸡写字,有人想买他的鸡,有人想学他的养鸡术。

快手号@山村鸡司令

过去我们用互联网逃避生活,现在山村鸡司令用互联网投射现实生活的乐趣,影响另一群人的生活。

而在距离成县1500公里外的北京,坚持在3度的大风天穿西装三件套上班的编辑老冯,晚上定期给我们分享他在快手上学习的婚礼意外状况处理。

快手号@滨州大森哥

对老冯这样的都市青年来说,80年代的“夜校”已经是脱离都市节奏的陈旧概念,然而在某种意义上,快手可能成了当代人手机里最大的夜校。在下班褪去社畜的外衣后,一次扩展认知的晚自习正式开始。

从婚礼主持到奶牛胎盘处理,从汉隶石门颂笔法到荷兰猪的管理,各种看似跳脱的课程,如今在快手课堂里交织成了一张关系网,把蛰伏在全国各地的野生老师和充满好奇的求知青年连接在一起。

快手的知识短视频已经超过2亿个,把你的定位移动到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得到一次认知刷新

在快手上买一个挖掘机的学习教程,并不意味着就要成为蓝翔的名誉VIP。 

对于还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年轻人来说,关注这些课程与其说是为了实用技术,不如说是为了向这片广袤的土地刨取满足内心好奇的见闻和知识。

快手永远有你想不到的课程

对都市里的年轻人来说,这些课程或许是生活的调节剂,但对另一群人来说可能是命运的节点。广袤地域上毛细血管般的分布,快手的虹吸世界里,教育资源的天平倾斜正在慢慢回正。

 戴伟的每条快手短视频下面,都会有人介绍:这可能是整个快手学历最高的人。这个来自英国的牛津大学化学博士,在快手定期发布着自己做化学实验的视频。

快手号@戴博士实验室

从2011年起,他每年去偏远的山区和工人子弟学校给学生们做化学实验,算下来一年教过的学生得有两三万。通过快手,他的“学生”一年翻了百倍,超300万粉丝,最高的化学实验视频一条就有1500多万人观看,留言区挤满讨论成分和化学式的粉丝。

戴伟还特地为中小学生和零基础的化学爱好者设计了实验课程,用的大部分都是家里可以找到的材料。 

“在这里直播一方面更加公平,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的观众,都可以看到我的实验,另一方面更加高效,以往我做一次实验,最多能让300个学生看,但如今一下子可以给几十万人同时在线看。”

我们无法考究快手上每天活跃着的2亿多人到底谁看了这些视频,但这些短视频正在沿着4G网,赶在那些幼小而旺盛的求知欲被生活压灭前,传播到他们面前。 

在这片网络里,每个人都可能让自己的技能和知识流动起来。没有网红式包装,屏幕后的真实面孔凭自己的质朴手艺也能突破曾经单一的求生路径走到台前,从接收者变成传播者。

每晚9点,@电工大强准时打开直播间,这里的学生都是已经进入社会的成年人,却都认真地在听这位初中学历的普通电工的教学分享。

电工大强在直播间里讲解电路

接触快手前,这位电工大神还是位打散工的电工师傅,因为发现快手上有着各行各业的人在分享各自领域千奇百怪的知识,大强也开始在快手上分享他最擅长的电路常识和家庭用电知识。

两年时间,150万人关注,在他专门开设的电路课程里,电工王师傅成了备受后生尊敬的“王老师”。

“上学时物理从来就没及格过,现在每天晚上准时上课。” 

“听了王老师的课,电工小白学习了不少,感谢。”

 艺术有雅俗之分,但学习的快乐从不看你的户口是城市还是农村。

 快手一个初中老师的课堂上,一位44岁的农民工,从头开始学习勾股定理和三角函数,只是单纯地想在工地干活时学会计量长度尺寸。

John Stanmeyer曾经拍摄过一幅名为《信号》(Signal)的作品,在吉布提的海边,非洲移民高举手机接收来自索马里的信号。 

“去黑市买一张索马里的SIM卡,站在沙滩上不断挥手,运气好的话,就能收到索马里那边的信号——那儿的蜂窝网全世界最便宜,这样就能连上Skype,找到海外的亲人。”

这张照片很科幻,又让人心酸。在这里,真实发生着“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分布不均”。 我不敢真的确认,但快手或许在成为某种教育的连接器。

电影《百鸟朝凤》的幕后演奏者、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奏家陈力宝说他第一次上快手,是因为听身边人说有位民间唢呐高手在快手上直播吹唢呐。

“之前没听过快手,结果下了以后,发现里面的民间艺人太多了,说是民族音乐的宝库一点不夸张。”

直播间里的唢呐齐奏

陈力宝开始关注更多各地的民间唢呐艺人,作为学院派出身的演奏家,他跟上千公里外的他们连麦齐奏,直播间里碰撞出民乐“大杀器”的惊艳。

随之而来的是民间艺人在快手上开设的唢呐零基础课程百花齐放,仅陈力宝就开了14门课,最多一门就有近5000人付费学了这个传统老技艺。

当我们聊起那些散落在民间的艺术时,我们不再那么担心现代文明会加剧传统技艺的流失,现在它们被刻录在快手的一个个视频里,每当好奇心驱使着手指划开视频时,传统技艺的传承篝火都在被一点点重新挑旺起来。

民俗在快手里实现了多维续命

中国有十亿人没有坐过飞机,快手搭建的教育网络却在另一个维度上打破了这种时空隔阂,让他们化万里路于寸屏间,从“双击666”变成求知充电的工具。

媒体总是惯于用一二三四线来划分城市,然而在快手用知识短视频铺设的广场上,每天发生着超过22亿次的点击播放,从乡村到城市,信息和知识在一个平行世界里流通。

那些连接着土壤的技艺也无限拓宽我对真实生活的认知。赶海二十几年的泰叔今年注册了快手号,分享他每天的渔民生活。 

每晚睡前,我看着他操着一口浓重的闽南口音对着摄像头教学如何找到和捕捉滩涂上的青蟹,为抓到一只长脚章鱼高兴地直呼“花财了!”昏暗的房间里回荡的是海风的底噪,甚至能闻到风中夹杂的咸腥。

当我每天打开快手,指尖划过课程广场、参差万千行业的作品和课程:

泰叔一面靠赶海满载丰收,一面直播教“后生”们怎么收获更多;电工大强边接活边琢磨着直播时电路课程的内容……我都仿佛看到了千万种中国人的生活智慧又有了他们最初传道授业时的光。

我曾在快手同城界面里点开一位凉山彝族农村姑娘@爱莎莫儿的账号,听她给外出打工的同胞们开设的零基础汉彝英三语课程。在她的简介里写着“彝语是我们的根,汉语是我们走向世界的必备之器”。

科技的网无限延伸了知识的渴求,对这片土地我保持最大的敬畏。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作者混蛋消费主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