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教学半个月后,“转型主播”的老师们过得还好吗?

线上教学半个月后,“转型主播”的老师们过得还好吗?
2020年02月27日 09:25 芥末堆看教育

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倡议下,2月中旬开始全国各地学校的远程教学陆续开课,目前每日已有过亿学生在线上课。随着远程教学工作的推进,很多正在一线直播上课的教师反馈:目前存在不少问题,例如平台操作复杂、网络卡顿延迟导致学生反馈不及时、硬件资源不足、教师学生抱怨多次线上打卡很麻烦……一线直播上课的教师们纷纷大呼“想上班”。

但除此之外,也有老师意外发现,“非常时期的直播上课方式反而拉近了老师与学生的距离。校园里比较腼腆内向的学生隔着屏幕时,不仅提问的积极性提高,还会时不时关心老师嗓子疼不疼、要不要休息,让我们感到了别样的温暖。”

远程教学整体效果不如线下“实在”

“学生在直播间背诵古诗,老师在直播间上传批改的作业,全班同学在线点评,学生们直呼:太刺激了。”一位浙江的老师在朋友圈里记录下了疫情期间的“停课不停学”。

疫情来得突然,无论是教师、学生还是家长,面对突如其来的线下课程转线上的教学模式都显得手忙脚乱。

首先是硬件设置很多学校就不达标。一位来自湖北黄冈英山县杨柳中学的物理老师告诉记者,由于当地教学资源相对匮乏,学校的电教设备此前一直在调试中、未正式投入使用。这次因疫情突然停课,学校的远程教学一时半会更加无法全面落实。

除此之外,很多教师此前从未参与过网络教学,不少学校需要迅速进行培训。浙江诺丁汉大学附属中学就在收到教育部的指导意见后,组织了远程教学操作平台的教师培训。为了提前调试好远程教学平台,老师们轮流扮演学生,互相给同事们讲课。

即使如此,很多老师和家长对直播平台的操作仍然比较生疏。有教师反映,自己接受了学校的统一操作培训以后,又不得不再给家长指导一番,但很多年纪稍大的家长仍然无法熟练操作钉钉这个软件,“初三课程紧张,为了不浪费时间,我们有时候干脆改用QQ直播进行授课。” 南京的一位初三数学老师告诉记者。

在备课方面,线上授课与面授不同。硬件设施不足,没有板书、也没有发放课本,老师为线下授课准备的PPT和课件,不得不拆分开上传到平台上、有些甚至需要重新制作。

安徽的一位小学语文老师直播上课时,镜头对准的是自己的手写笔记,配以语音讲解,孩子们文字回复。她发现这样的上课过程比较单调枯燥,完全不如在教室上课时可以使用PPT和黑板以及安排小组讨论那么生动活泼。

一位来自101教育的受访老师强调,线上教学需要仪式感,在专业的直播间上课和在家直播上课是完全不同的体验,所以他30-40%的同事仍然会选择去单位的直播间授课。

不止如此,教学过程中最关键的互动,在转移到了线上后变得难上加难。有些老师在提问过程中,常常需要不断切换连麦;有时候很久都等不到学生的反馈,沟通很不方便,非常影响教学进度。没有及时的互动,老师便难以判断学生对知识点的掌握情况。

新东方少儿英语老师唐亚宁向记者讲述,由于直播间每次上课打开视频只能最多同时看到6个孩子的面部表情,因此无法及时地获得孩子们语言、动作、眼神等全方位的反馈,教学效果不如面授。

因为课上无法获得及时反馈,所以布置课后作业评估教学效果成了关键解决方案,这导致教师课后答疑解惑的时间大大增加。尤其是初三、高三的代课老师压力相较更大一些,常常早上一睁眼就开始抱着手机回答学生和家长的问题。晚上睡之前,手机还在被学生和家长的消息持续“轰炸”,多位教师无奈调侃道,“这辈子从未如此想上班。”

显然,目前直播授课模式的整体效果,与传统的线下面对面授课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远程教学已是非常时期下,既能阻断疫情向校园蔓延,又能一定程度保障学校教学进度的最佳止损方案了。

老师不仅要带学生,更要带家长

在线教育突然成为“刚需”,一时间流量激增。2月10日当天,全网线上上课人数超过2亿,阿里、华为、腾讯云三大服务器压力集体过载,导致全国绝大多数直播平台无法正常运行。上文中来自101教育的老师表示,他们最常用的上课平台,之前排课人数最多时会有20-30人,但近期常出现排队2000人以上的状况。

公立学校每一位老师的每一堂直播课程都成了“公开课”,意味着每节课将会面向更多的学生开放,也要处于更多家长的监督之下。这无疑对老师的控班能力、课程质量和教学趣味性、个人魅力等提出了更综合的要求。

为此,老师们也不得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来自新东方少儿英语的唐老师会在上课前特意布置一下课桌,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以更好的精神面貌去面对学生。上课时也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去观察每一个孩子的接受状况。她强调,“线上教学时,教师在镜头前放得开,才能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性”。

101远程教育的李老师也表示,线上教学很难有效监督学生,孩子们会以各种方式逃避枯燥无味的学习,“人在心不在”,因此老师个人魅力大、课堂趣味性高才能更好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浙江某小学的马老师甚至选择在直播中发红包,抢到红包的学生就要回答问题。

与此同时,老师不仅要带学生,更要带家长。

为了防止低年级学生独自使用手机和电脑,安徽一小学的一位英语老师反映,他们直播时要求家长全程陪同。但在提问过程中,家长常常会耐不住性子给孩子提示。为了防止家长的这种行为影响孩子独立思考,老师又要反复提醒家长在上课过程中不要干预、不要插话。

山东的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线上教学好的一点在于,没听懂的学生可以回放反复听,直到听明白为止。但我比较担心那些缺乏自觉性的学生,没有了老师跟在屁股后面的监督,成绩不知不觉就落下了。”

如何在教师监督缺位的情况下提高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成了在线教学的一大难题。

记者了解到,全国很多学校都开展了每周定期的疫情知识普及课堂,和自主学习的动员班会。引领学生在非常时期认清形势,帮助学生端正学习的思想态度。

南京某中学的一位初三物理老师向记者表示,虽然大多数学生目前比较配合线上教学部署,但还是有个别自觉性差的学生,由于与老师远隔着屏幕而变得更加放肆——交作业拖延、发消息提醒回复很慢,老师对着手机干着急也无济于事。

除此之外,原本处于大后方提供支持的家长,在这一非常时期也来到了线上教学部署的“前线”。多位接受采访的老师都提到,家长的合作与支持,对线上教学的开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上文中那位来自安徽的小学语文老师就指出,为了防止学生长时间使用手机和电脑、暴露于电子辐射之中,她特意把直播时间安排在了晚上。家长陪同的过程中,不仅要熟练操作平台,还要替孩子打字与老师实时交流。有很多老师也表示,布置的课后作业也需要家长配合拍视频在班级群里进行反馈。

大多数一线教师虽然对目前的线上教学效果表示担忧,但仍然保持着一个乐观的心态,认为“非常时期非常处理”。但个别带初三、高三教学任务比较重的关键年级老师相对忧心忡忡:“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学校恢复教学,我们要赶紧给孩子把落下的课程补回来。”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蓝鲸edu”,作者车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