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招200万:一场公办校与民办机构的生源争夺大战

扩招200万:一场公办校与民办机构的生源争夺大战
2020年06月01日 16:56 芥末堆看教育

“今明两年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要使更多劳动者长技能、好就业!”

总理的这一句话,不仅在今年会议的现场上无比响亮夺耳,更是给整个职业教育行业敲起了振奋响亮的鼓声。

至此,职业教育再次走向前台,在镁光灯下接受着来自大众的灼热聚焦。这个对于稳就业、促就业具有重大意义的教育赛道,再一次引起了全行业的关注。

与此同时,教培行业内的各个职教教培机构们也都立刻提高了重视——职业教育被重点提起,这对于整个赛道来说能迸发出哪些新的火花和新的机遇呢?

高职院校计划扩招200万人的情况下,职教教培机构们又该作何应对呢?

01 聚焦之下 风口涌动

继去年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被写进工作报告后,今年的工作报告中再次表示,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要使更多劳动者长技能、好就业。

2019年的百万扩招计划,以全国高职院校共扩招116万人的成绩,如期交付了满意的答卷。今年的工作报告中再一次的提出了实施高职扩招,这不仅是对高职教育人才培养工作的充分肯定,也赋予了高职教育新的职责和使命。

是的,职业教育如今在行业内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在以前,职业教育带有着一定的“社会偏见”,但是现在人们谈及职业教育的时候,语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多的是将职业教育放在国家的宏观发展中来看待,无论是从经济社会的发展对高素质技能人才的大量需求,还是从当前如何稳就业、促就业的角度来看,职业教育都是站在一个非常重要且有分量的位置。

在前几日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做好2020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提到,“要深刻认识发展中等职业教育的重要意义,要从支撑经济社会发展和培养满足现代化建设所需人才的角度出发,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适度扩大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

自然,在大家感慨职业教育重要性的越发突显后,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焦在了行业内的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上。

职业教育受重视程度的提升,说明这一风口将持续翻涌沸腾,而今年全国两会上提出的“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这,让职业教育培训机构如何接招呢?

本就具有招生难特点的职教机构,在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这一大境况之下,要在生源方面作何思考呢?

难道,刚从疫情大战中好不容易突出重围的各家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们,现在又要开始面临与高职院校之间的残酷生源争夺大战了吗?

02 公办校与民办机构的较量

是的,一场生源大战的再度打响是不可避免的。

据资料统计,我国现有高职院校近1500家,在去年交付出了116万招生的满意答卷。各大高职院校在今年200万的扩招计划的面前,都早已开始摩拳擦掌,思索战略。

在2019年高职扩招中,除了应届中职和普通高中毕业生以外,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和新型职业农民等“四类人员”也被纳入了招生范围。在过去,高职生源以18-22周岁适龄人口为主,主要都是传统生源。而在去年之中,那些“非传统生源”总数约52万人,占去年高职扩招总人数的一半左右!

这对于2020年的职教培训机构来说,自然是不利的。不仅要面临着扩招带来的生源抢夺,还要背负着在疫情期间受到的沉重打击。

但是,正所谓凡事都有两面性,接下来,我们就从优劣两势分别分析,利弊各方之重量,相信大家自然心里有各自的理解。

首先我们先来说说劣势。

说起职业教育教培机构与高职院校之间的差异,最明显的莫过于“个性化”。高职院校为高等职业学校,学生需要在学校里去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招生对象大多是高中毕业生、高中同等学历者等等。

在这一方面,职教培训机构所能面对的生源群体可以更为广泛,它可以面向更多的人群,比如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人等等。

然而,在去年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非传统生源”在高职院校的招生人数里达到了52万人,占去年高职扩招总人数的一半左右!并且,在今年的高职扩招计划里,对于“非传统生源”人群的扩招工作将加大力度。

这对于职教培训机构来说,自然是带有强烈的抢夺生源态势的。

其次,2020年开年这一场疫情给教培机构带来的重击是不可忽视的。

疫情之下,教培行业从一月末起一直到现在,经历了长达5个月的困境。若说K12类或语言类等刚需类教培机构,尚可通过转型等方式进行自救,那么那些非刚需类教培机构在这段时间里,就只能默默忍受着“无节流无开源”的黑暗日子。

这之中,职教培训机构也没能逃脱这些黑暗日子,在疫情的重击下,他们变得岌岌可危。现如今也是挤在急盼曙光、亟待复工的行列之中,日夜思考着出路。

细看这些劣势,一个个都成为了鲜明的痛点,引得职教机构被迫进行思考。但正所谓凡事都有双面性,在整个赛道的大环境下,还是有一些优势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希望和动力。

刚才我们在提及第一个劣势痛点时,首先提到了职教培训机构的个性化,显然,这也是职教培训机构的鲜明优势之一,机构们不可忽视。

据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上海中华职教社副主任胡卫发现,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等“非传统生源”普遍年龄偏大,且部分已婚,出于机会成本和费用支出等考量,整体报考高职院校的意愿偏低。且不同地区院校、同一地区不同院校、同一院校不同专业、公民办院校之间招生都存在“冷热不均”的情况。

而职教培训机构在面对生源群体上,就显得更为“个性化”和“定制化”了。面对那些不能配合院校上课的群体,这些被称之为“非传统应届生源”,比如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人等等,他们在想要寻求职业教育培养的时候,职教培训机构便成为了他们的不二选择。

其次,高职院校在面对扩招的时候,资源承载能力是个更为现实的问题。而相对来说,职教培训机构的师资力量会更为针对性与专业化。

师资,是高职院校紧缺的资源之一。据资料显示,    按平均师生比1∶18计算,2019年扩招后,全国高职院校共缺5.5万名教师,如考虑每年自然减员约1万人,则有6.5万人的缺口。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普通高等学校教职工256.67万人,其师生比为1:17.95。其中,本科院校师生比为1:17.39,而高职院校师生比已达1:19.24。

而今明两年高职若再扩招200万人,那么师资力量方面将更加紧张。职教教培机构则可以对此发力布局,充分发挥自身团队的协调能力,提高自身机构的师资力量,将教学做的更为系统、更为细致、更为专业。

03 教培机构如何应对?

近年来,国家一直高度重视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在今年5月18日出台的    《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中,结合了新形势、新要求实现了大量的政策突破创新。

其中,让教培机构们不能忽视的一项,便是加大对培训主体政策激励和支持力度:落实民办职业培训机构与公办同类机构享受同等待遇政策,不断培育发展壮大社会培训机构。

这一政策指明职教培训机构的重要性,表明其受重视程度也在日益提高。那么,面对新形势、新政策,职教教培机构们到底该如何振作精神,做好接下来的布局呢?

1、招生思考

大部分中小职教培训机构,依旧都在走传统机构的老路子,在招生方面,大多都较为依赖本地生源。随着职业教育受重视程度越来越深,且互联网越发渗透,也出现了更多的同类型教育机构与新兴教育形式的双重困难打击。

在这一境况的面前,就更需要教培机构把产品内容做的更加精细,且做出差异,以此来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其次,可以重点布局为学生提供就业服务上。因为对于职业教育的学生们来说,来此学习最为在意的就是学到一门能力然后去解决就业问题。那么教培机构就更应该着力布局这一点,提升教学质量,提供就业服务。帮助学生规划好自己的职业生涯,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筛选多家备选企业,保障学生顺利上岗。这一点将会是非常吸引人的加分项。

最后,做好与学生群体之间的联系和服务也是尤为重要的。从最开始的咨询到最终的缴费,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服务的润色与升华,让家长和学生们更为信赖。

2、转型思考

对于大量的中小型职教培训机构们来说,经历了疫情的严重打击之后,房租成本与教师成本成为了压在胸口的两大巨石。

对此,职教机构是时候将注意力移到线上模式之上了。要知道,线上教育,可以良好的解决房租与优质师资的问题。

在职业教育行业调研中有一句总结:“疫情影响下,职教培训机构招生延后,线上高增长。”

对于现在的用户群体来说,一个更加明显的变化便是,大量在职者都更为深刻的加深了对自我能力提升的认知,希望在空闲时间内可以进行自我提升。所以,对于职业学习的需求将会呈现更为针对性的增长趋势,学习群体也将更为依赖线上技术的支持。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今年两会中提交了《关于加快制定产业互联网国家战略壮大数字经济的建议》,他提出,在教育培训方面,应鼓励名校名师、培训机构面向社会开展在线课堂,大力发展在线职业教育,帮扶各类重点群体提升业务技能,增加就业机会。

可见,职业教育培训逐渐转型和布局线上也将是大势所趋。

3、规模思考

正如文中刚有所提及,职业教育机构主要的线下生源皆来自于本地的生源群体,随着越来越多的入局者进入赛道并布局,便使得职教机构的招生工作更为困难,师资力量的储备也更为艰难。

再加上我们身处于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国家的政策及社会的变化都在不停地更替,我们平时所重视的证书或行业,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失去热度。

那么,在这些困境之下,职教培训机构更应该注重于树立自身品牌,来达成规模化效应。

对于“一次性”性质颇为明显的职业教育培训,大家会更加倾向于信赖大机构。比如当我们提起公考,首先就会想到“中公”与“华图”。所以,对于职教机构来说,趁着风口正盛,形成独立的品牌效应、规模化效应是非常重要的。

4、下沉思考

对于现在的教培行业来说,寻找新出路成了每一天大家所思考的首要事情。而抢占下沉市场这一个词,再一次变成了被大家频繁提起的热词。

而职业教育,或许就可以在这一点上进行思考,抢占下沉市场,避开与公立校的抢夺生源大战。比如,有行业内专家去新疆塔什库尔干县调研,当地的脱贫工作主打产业扶贫,这就需要大量有劳动技能的农牧民,于是,培训成了当地县委最头疼的事。

那么这就是职业教育可以大放异彩的时候,这种项目合作和灵活机动是高职院校比不了的,反而更适合于职教教培机构,我们可以在这一方面进行深入思考。

扩招200万的计划已然开启,公办校与民办机构的生源争夺战悄然打响。

然而,这之中国家对于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2020年,职业教育的风口将继续盛行和翻涌下去,这对于广大职业教育培训机构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行业赛道机遇。

职业教育培训机构如何抓住机遇,并在2020年实现华丽变身,这是值得整个教培行业拭目以待的。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