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风口”到“浪尖”,大语文的跌落

从“风口”到“浪尖”,大语文的跌落
2021年09月17日 16:47 芥末堆

编者按

被热炒三年后,大语文“风口”之说,销声匿迹了。

“大语文”并非是一个新概念,追溯源头,新中国成立前后,叶圣陶先生把国语和国文合起来称之为“语文”,这个定义,从叶老的初衷上来讲,其实已经指向大语文。

“大语文”这一概念本身也已出现多年。上世纪80年代初,河北省特级教师张孝纯提出要以语文课堂教学为轴心,把学生的语文学习同他们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有机结合起来,提出大语文学习“一体两翼”的理论,即以语文课堂学习为主体,以加强语文课外学习和拓宽语文学习环境为两翼。

“大语文”在学生和家长间真正火热,则得益于新课改及新高考,学生语文学习评价内容及高考语文学科考核维度的变化,让学生和家长直接感知到了大语文教育的紧迫感。随后敏感的市场供给端迅速崛起,诸多大语文教育培训机构出现,大语文热潮来袭。

今年的“双减”政策,则给大语文类培训机构迅速降了温。

新高考“加热”,新改革“降温”

9月15日,我国第四批高考综合改革启动。黑龙江、甘肃、吉林、安徽、江西、贵州、广西7个省份公布了“新高考”改革方案,宣布从2021年秋季入学的高一新生开始进入“3+1+2”的新高考模式,2024年起高考不分文理,而多地区表示,外语科目待条件成熟后实行“一年两考”。

不分文理、外语或将一年两考,这就意味着高考主要的三科中,数学和英语的考试难度将相对降低,由此语文则成了众多学生家长关注的拉分科目,而新课改及新高考后,语文在考核广度和难度上都提高了。

语文是一门很难突击提升的学科,语文素养需要长期积累养成,这就需要考生平时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部编版教材落地之后,要求语文学习需要回归人文性、加强阅读量、增加传统文化学习。仅古诗文一项,小学6个年级12册教材共有古诗文132篇,平均每个年级20篇左右,占课文总数的30%左右。

阅读量增加的同时,语文学科培养目标也提出具体要求。新版《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版)》提出“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四方面语文学科核心素养。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近些年来,我国的文化自信大大提升,国学回归,传统文化的市场教育相对成熟,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语文教育,对孩子语文素养的价值有了更充分的认知,对孩子的文化视野和人文修养有更高的需求。

在政策及市场的刺激下,2018年,大语文正式被公认为“风口”已至,多家头部机构及地区龙头入局大语文赛道,一年之内,学而思发布学而思大语文产品体系、立思辰(现“豆神教育”)大语文宣布推出大语文3.0课程体系、新东方大语文暑期落地部分校区、大山教育发布“御夫子大语文”课程品牌……

“英语造就了新东方,数学造就了好未来,而大语文,未来一定会造就立思辰。”豆神教育董事长池燕明当年这句经典的发言,之后被反复引用和提及,而近期豆神教育的动作却表明,豆神教育和大语文开始“若即若离”。

八月初,豆神教育发布《关于公司主营业务转型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主营业务将进行全面转型,原大语文学科服务业务全面转向非学科类服务,推出“豆神美育”子品牌。

豆神教育对“大语文造就梦”的放弃背后,是中国教培行业的大改革,2021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双减”政策,学科类培训机构们随后不得不踏上转型之道。

七月底,教育部办公厅发布通知,明确语文的学科类属性,八月底,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提到,如果培训实质上是对学科相关内容进行专门的学习等,就应当按照学科类来进行管理。随后,天津市滨海新区将作文、阅读、国学划入学科类范畴。

被划入学科类,意味着大语文类机构属于“营转非”对象,要遵守“2021年底,所有营利性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机构转为非营利,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登记前,应暂停招生续费”这项要求。并且“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自此,本以为会乘着新课改和新高考东风的大语文,热度骤降,曾在“大语文”赛道活跃的教培机构们悄然偃旗息鼓,低调寻求转型之道。

大语文机构转型,“难务正业”

“大语文”赛道的入局机构有三类:全国性的大型机构、区域龙头机构以及微型创业机构。

大语文赛道课程产品和其他科目相比较为丰富,品类分支导致客群稍分散、需求差异性也稍大,不同体量的公司,在大语文赛道各有其发展特色,整体来看,大致可分为大型机构扩张、区域型机构下沉,微型机构防守三类。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过去,大型机构和区域型机构因其品牌影响力及资金等实力,在发展方面占据极大优势,微型机构在夹缝中寻找发展可能,但在“双减”和新高考的综合之下,这一局面或将大转变。

首先是上市企业或将不能再从事学科类培训,剥离学科类培训或另立品牌是其发展方向,未上市的大型机构受培训时间及市场需求一定萎缩的影响,其主营业务若押注大语文,显然风险极大,由此将会出现类似于豆神教育“不务正业”等现象,今后或将出现规模缩减的现象;微型机构则面临“营转非”申请流程及资金门槛限制。整体来看,今后大语文机构数量或将大大减少。

目前,秋季开学已逾半月、“双减”政策发布已近两个月,各大语文类培训机构的转型思路也逐渐清晰,总体有三类转型方向,一类是接受学科类定位,一类调整课程内容,转向口才、语文素养能力等素质教育,还有一类则是转向新业务,开展家庭教育、营地教育、书法培训、阅读室业务等。

创建于1988年的阳光喔教育部分校区发布秋季课程表显示,其排课时间仅限于周一到周五的,认可了自己的学科属性;以“情商语文”为教学特色的心田花开上线伴读全托班,将业务产品拓展至非学科品类中;豆神推出智能学习硬件语文本,入局教育硬件,提升抗风险能力;除此之外,还有多家大语文类机构近期推出国庆亲子营产品,积极寻求机构第二增长业务。

总体来看,真正能继续沿着原路径前进者寥寥,在大形势跟前,生存难题凸显,不愿离场的教培机构们,只能不断丰富业务产品,多条腿走路,才能抵抗急剧变动后市场未知变化。

办学要求变了,课程需求没变

当下的办学环境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对于教培机构而言,首先是转变为非营利性机构时,投入的开办资金属于捐赠资金,需要实缴,且资金必须用于章程规定的业务范围和事业的发展,盈余不得分红。

目前,不同地区对于这部分资金数额要求不一,主流的有50万、30万、10万元这三类,这对于机构创办人而言,开办时的资金考验是第一道门槛

随后则是限价制度。9月6日,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发布《关于加强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监管的通知》,明确了:义务教育阶段线上和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属于非营利性机构收费,依法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由政府制定基准收费标准和浮动幅度……各地制定的浮动幅度,上浮不得超过10%,下浮可不限。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课程价格受限制背后,是对教培机构的课程成本控制提出要求,课程成本主要则在教师工资,这就意味着教培机构老师的薪资将受限制,而一旦薪资未及教师心理预期,优秀人才将减少流入,教培机构曾一度作为卖点的“名师”、“深度课研”、“高质课堂”难再。

而限时对大语文教学而言,其影响更是直接而深远的。仅能在周中开展相应的课程培训,翻阅各大语文培训机构的课程表,上课时间大多聚集在18:30-20:00,每天仅一个半小时的课程时间,或还将面临其他学科培训的挤占,时间可谓紧张。为了让学生及家长看到培训效果,曾经主打大语文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在课程内容选取及设置上,或将更加集中与学科辅导,而弱化更难呈现的素质养成。这样一来意味着,“大语文”或将逐渐成为“小语文”。

但与压缩的时间相对应的,却是不曾改变甚至更高的大语文学习要求。今年年初,教育部印发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指南》和《革命传统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指南》(以下简称“两个指南”),明确各学段学生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要求。

我国已经到了文化自信时期,进一步弘扬和发展中华传统文化是其大趋势,而大语文教育则是其中一大手段。但璀璨的中华文化内涵丰富、分支庞杂,对于学生而言,要培养较高的语文素养高,和其他科目相比,则需要花费更多时间,但如今培训时间缩减,各大机构以学科的时间节奏来制定课程体系,再加上语文学科培训效果本就很难立竿见影地呈现,今后大语文教育在校外的发展空间,或将随着课程内容的集约化、单调化逐渐缩小。

在文化自信及政策鼓励下,大众对语文教育或将越来越重视,但在“双减”政策大背景下,校外教培机构如何平衡好教学与经营,做好做优大语文产品、做深做细大语文内涵,真正发挥校外培训机构的优势,成为校内语文教育的有益补充,其探索之路可谓漫长而艰难。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ID:xiaozhangbang),作者钢笔。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