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号政策下的游戏江湖:腾讯网易也只能苦等

版号政策下的游戏江湖:腾讯网易也只能苦等
2020年08月10日 19:59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杜海燕 王亦赟 实习生王怡溪

据七麦数据统计,8月1日App Store中国区发生大规模下架事件,累计下架游戏类应用26961款,是整个7月下架数量的1.8倍。

绝大部分被下架的游戏没有获得游戏版号。 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早已要求,所有付费或提供应用内购买的游戏,在发布前需要获得许可证。

在此之前,游戏公司还可以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也就是在苹果商店中选择全球上架(不选中国),然后等上架后再选择的方式回到中国市场。

最后的“安全地带”消失,国内整个游戏生态都受到了影响。

2016年,《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和《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陆续施行。游戏必须通过出版审批,获得游戏版号后方可上线盈利。

2018年3月起,游戏版号审批停摆8个月,12月重启审批后,过审游戏数量明显减少。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有限,只有获得游戏版号,新游戏才能进行商业化变现,这决定着游戏开发者的收入和盈利。

游戏圈资深观察者郭凌在2019年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2018年里,游戏圈有三四百家游戏团队因为版号原因宣告解散。即便是游戏巨头腾讯网易也受到很大影响。从天眼查的数据中可以看出,2019年吊销、注销的游戏公司数量为4080家。版号或许不是游戏公司倒闭的主要原因,但是版号收紧,影响着小型创业团队的营收和成本,从而加速了部分小型游戏厂商的退场。

谁能获得游戏产业的“入场券”?

游戏版号政策出台后,有哪些公司是拿到版号的幸运儿?

版号申请需要有出版单位和运营单位。我们爬取并分析了国家新闻出版署自2016年6月至2020年7月公示的游戏审批结果,发现这些获得版号的游戏,只有大约3000家的公司同时充当出版者和运营者的角色,其他近15000家公司都需要联合运作才能申请到版号。

在这当中,出版社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相互合作较为常见。

那些手握游戏版号的头部公司中,不仅有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还有出版社,甚至有专门的版权服务公司。不过,在游戏版号这块蛋糕上,出版社却拿到了大头。在出版单位TOP10中,仅有2家游戏公司上榜。

出版资质,是版号审批的前置条件

为何在游戏版号的申请中,出版社和版权服务公司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呢?

游戏版号相当于游戏的“准生证”。在审批过程中,有两个必要条件:出版单位需具有《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运营单位则需要具备《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

一般来说,同时拥有这两个资质的公司较少,尤其是《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审核更为严格。但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公示的信息,大部分的出版社拥有出版游戏的资格。所以不少游戏公司会与有资质的出版社或者版权代理公司合作,为游戏申请版号。

根据2016年2月4日由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网络出版服务是指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网络出版物。网络出版物包括文学、艺术、科学等领域内具有知识性、思想性的文字、图片、地图、游戏、动漫、音视频读物等原创数字化作品,与已出版的图书、报纸、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内容相一致的数字化作品等等。

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和中音数协游戏工委联合发布的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中国游戏产业发展势头向好。但是,在版号全面约束的今天,游戏江湖的洗牌正在发生。是联合运作,还是自行突围?游戏公司将何去何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