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治疗黑幕事件”持续发酵,这次他赌上了职业生涯!

“肿瘤治疗黑幕事件”持续发酵,这次他赌上了职业生涯!
2021年05月12日 18:44 中国搜索

如果我输了,我请求卫健委吊销我的行医执照,终生剥夺我的行医资格,无怨无悔。如果我赢了,我请求卫健委重新更换专家团,并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审查,期望得到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结果。”

这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化疗与放射病科主治医师张煜,近日在知乎的一篇文章中写下的话。

这篇文章得到了超过59000个赞和7700多条评论。这次张煜赌上了职业生涯。

4月18日,北大第三医院张煜医生在某平台发文揭露“肿瘤治疗人财两空,很多源于医生肆意妄为”的肿瘤治疗黑幕,他公开质疑同行“蓄意诱骗治疗”,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10倍以上”,引发关注。

4月27日卫健委对“北医三院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一事进行了回应,经专家和同行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中,治疗的原则基本符合规范。

5月5日张煜医生再次发声,他请求卫健委给予机会,让他和专家团对陆巍医生事件进行辩论,并且最好在全国媒体公开进行。

张煜医生在文中表示,所有发言均是他作为中国一名普通医生的个人行为,与他所在医院——北医三院无关。对于这次发声原因,他写道:“忍无可忍,必须发声”。

5月9月张煜医生在微博再次发声:这一年多看见的形形色色的癌症患者的治疗,震惊的我无话可说,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医生为了利益连脸面都可以不要,坑蒙拐骗的手段都可以用,哪有一点当医生的样子。请记住,我们可是医生。

我知道我在做对的事,别说你们发的这些破玩意,就是真的辞职、失去医生资质甚至入狱都不可能让我屈服。

5月12日,经济参考报发表题为《“肿瘤治疗黑幕事件”仍在发酵,治疗乱象拷问合规边界!》的文章指出了三个问题。

 肿瘤治疗合规边界答案仍待继续 

张煜在知乎上表示,上述结论是在为所有医疗不良行为背书,后果是未来中国肿瘤治疗很可能更没有规范化可言,可以在指南、说明书、临床文献之外自由使用药物而不违反原则。

但事实上,除了张煜医生,2020年11月有业内人士发文,直指抗肿瘤,盲目联合最为致命。该人士指出,随着肿瘤细胞本身、肿瘤微环境以及与机体相互作用的研究不断进步,联合方案的选择也日渐增多:化疗+靶向药、靶向药+靶向药、靶向药+抗血管药物、靶向联合微环境治疗、免疫治疗+化疗、免疫治疗+免疫治疗、免疫治疗+抗血管药物等等。截至2020年11月,clinicaltrials.gov上登记的肿瘤联合试验共计超过5000项,其中,我国占总数的近30%。

“合理的联合策略能提高临床获益、为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结果,而不恰当的联合不仅会减弱疗效,甚至可能引起严重不良反应,同时也浪费了时间和资源。”上述人士表示,这意味着,肿瘤联合用药绝不是简单、盲目的药物叠加,而是需要进行严密的分析。在进行联合用药试验时,不仅需要充分考虑药物本身的作用机制、细胞动力学、药物毒性以及可能产生的拮抗作用等,还要考虑不同年龄段、不同用药史患者的生理状况。

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监事会监事长马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指出,不规范治疗是现在肿瘤治疗普遍存在的问题。

一位评论人士表示,癌症患者很多人接受了不合理治疗却不自知,“绝症”成了一切失效治疗的借口。后续应建立合法合规、有具体流程的质疑途径,毕竟靠个人推动是有难度的,靠舆论施压绝非长久之计。这次事件发酵将会激发患者的热情,可能成为规范诊疗的一次契机,又或可能是医患关系的一次危机。

的确,从医学伦理和专业角度而言,哪怕是出于善意的自由裁量权,也应有界限或参考依据,否则难免给了动机不纯之人可乘之机。

 超适应症用药指南亟待建立 

事实上,除了治疗手段是否合规外,此次争论焦点之一便是用药是否合理。

“与国外不同,对于患者而言,我国主治医生用药权限较大。”一位业内人士坦言,虽然我国院内会诊等机制明确,但各级别医院执行差距较大。例如:肿瘤治疗判断是否进行手术等问题由外科负责,但肿瘤化疗,应由肿瘤内科给予判定。

而此次被举报事件中,也存在上述情况。例如,处于舆论漩涡的五药联用化疗方案的处方,便是由陆巍医生开具。但经百度百科显示,陆巍医生具体职位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

前述人士表示,我国医疗资源紧缺,医生鱼龙混杂,做到每个处方、方案都复核更是不可能。因此,应提升专科医生入门门槛,加强相关方面监管力度,最大化避免不合理用药。

但不是所有超适应症用药都存在问题。前述人士也表示,对于超适应症用药,得做一定区分,并不是所有超指南和标准用药就是违规用药,指南和标准更新较医学发展相比速度较慢,且患者个体差异较大,个性化用药不可避免,此外,急救使用某些药物时,无法按规定走规范的用药流程,这些都需有明确区分,而这就需要加强体制机制的建立。

“目前对超说明书用药有相关立法的仅有7个国家。”该人士表示,美国、德国、日本等6国明确规定允许超说明书用药,印度则明确不允许。澳大利亚、中国、南非则是有政府部门或学术组织发布了与超说明书用药相关的指南或建议。

 细胞院外治疗乱象丛生监管待加强 

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监事会监事长马军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国内细胞治疗乱象已经到了亟须治理的地步,几个人以临床研究名义就能成立公司,尤其在一些不规范“医院”的“医生”,以利益诱骗患者进行无意义的免疫细胞治疗十分普遍。

马军表示,细胞治疗主要是干细胞治疗和免疫细胞治疗。除造血干细胞移植外,药监部门也从未批准干细胞和细胞免疫治疗(CAR-T、CAR-NK)上市应用于临床。

“但实际上,却是国内细胞治疗‘遍地开花’”,号称可以治疗一切疾病,近几年,我国CAR-T已有近200多家公司在临床应用,干细胞有近千家公司,从保健、美容到治疗都有,中国这些治疗机构占了世界80%还多。

的确,各路资本也蜂拥而至这个香饽饽。

据动脉网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20年4月,国内在统计的80家细胞免疫治疗企业累计发生融资事件95起,总融资额达73.5亿元。

除了细胞治疗外,基因检测也类似,有人士表示,目前我国可实现院内基因检测的医院较少,只能送到院外。“院外上千家基因检测公司,大的比较正规,小的就是皮包公司,整个公司也就几个人,十几个人。”

根据媒体报道,此次患者做NK免疫治疗的上海嘉慷公司,根据马荣描述,治疗所在场所并不正规,就像一个美容院。企查查显示,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本1333.33万元。

的确,正因为院外治疗处于监管盲区,纷杂的治疗乱象应运丛生。上述人士表示,院外治疗,由于不得公开进行宣传,因此严重依赖医生的推荐,很多小公司为了有竞争力,会把返点设的很高。

上述人士指出,对于这类企业,我国普遍缺乏监管。检查结果准确度不明、治疗疗效不明确,费用不透明,有效性和安全性更是“碰运气”,但收的却是患者的真金白银。对此,他建议,我国应加大对相关机构的监管力度,尽快出台院外肿瘤检测治疗机构监管规范。同时,警惕这些产业资本对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的渗透和控制。

 专家回应 

在5月5日张煜医生再次发文后,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联系国内多位各个领域的肿瘤医院院长和知名专家,多位专家均对此事件持“支持此前国家卫健委发布会赫捷院士此前回应”的态度。

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原副院长、国内著名鼻咽癌专家卢泰祥表示:我赞同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赫捷院士的观点。

原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刘端祺表示:癌症的适宜治疗既是一个医学问题,也是一个经济学问题;既需要医生尽力尽职尽责,也需要患者的付出和配合。肿瘤治疗药物价格昂贵,再完善的医保也不可能满足所有患者的多种治疗需求,一些国家“医保崩溃”的教训必须记取。所以,面对全球性的肿瘤治疗的经济毒性问题,必然要有医患双方的努力才能使其缓解。对于晚期癌症患者当抗癌治疗获益甚微,乃至完全无效或其毒性远远大于疗效时,应该及时进行安宁疗护,对病人进行舒适治疗。不仅要给安宁疗护“一席之地”,还要让安宁疗护“唱主角”。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安宁疗护对延长肿瘤患者生命可能会优于晚期患者的抗癌治疗。

中山六院一位大肠癌专家表示,张医生应该只是作为一个医生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一名好医生,应该更多站在病人角度和立场去看问题。

指南是医生的参考,而不是医生为病人愿意付出所有努力的桎梏。指南也是人指定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医生和病人以及家属一起努力积累和创造的结果。

医学是为病人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把病人简单对号入座的。

北京某部队医院肿瘤科主任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我同意此前国家卫健委专家的回应,指南不能当作全部患者的诊疗抓手,要根据患者的个体话差异进行针对性的治疗。其实对于肿瘤治疗,就像使用导航一样,它可能只给出3条路,但实际上如果是老司机、肯定知道导航之外的路线,尤其道路堵车的情况下,肯定可以找到更快捷的小路,指南就像导航,“此路不通”的时候,车如果是好的,想要到达终点,就要另辟蹊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