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产品有望成为AI手机标杆,却永远无法上市......

这款产品有望成为AI手机标杆,却永远无法上市......
2020年02月14日 20:48 雷科技

近日,Essential官方宣布,Essential Phone将进行最后一次安全更新,随后停止运营并关闭Essential。该公司称:“我们的愿景是发明一种移动计算范例,使其与人们的生活方式需求无缝集成。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做到”。

Essential Phone的失败背后,是智能手机的全球变局。

“天才”开局

虽然Essential Phone从生到死,都没掀起多大的水花,但Essential Phone背后的开发者,“安卓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可是大名鼎鼎。

早在1978年,15岁的安迪·鲁宾就展现出了他的天赋,还是高中生的鲁宾在电脑上写了一个程序,可以用来来远程操控Kenner R2-D2机器人,让它经过走廊开进他哥哥的房间。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鲁宾已经是一名出色的机器人工程师,就任于卡尔蔡司。随后被挖到了苹果担任软件工程师,他很喜欢苹果公司轻松的工作环境,并做出了史上第一个软Modem。

而在1992年,鲁宾加入了出自苹果的General Magic,这家公司主攻个人手持计算机。据说鲁宾很喜欢这家公司,吃住都在公司里。而最后,鲁宾也做出了手机操作系统和界面Magic Cap,可惜由于过于超前,而在商业上遭到了失败。

几年之后,鲁宾加入了微软,并进入了超级机器人项目。而之后他又主动跳槽,创办了Danger,并研发出了T-Mobile Sidekick手机。

T-Mobile Sidekick是智能机的先驱之一,鲁宾称之为“价格合理、用户体验出色的端对端的无线网络解决方案”。

事实上这款手机也确实做到了,它可以连 Wi-Fi 上网,还能给邮件中插入图片,并且价格低廉。

但可惜的是,由于公司内部斗争,鲁宾又被踢出了公司,但鲁宾在人机交互上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机会,现在他要的就是一个机会。

被踢出局不久后,鲁宾成立了自己第一家公司“Android”。22个月之后,谷歌低调收购了成立仅22个月的Android及其团队,鲁宾成为谷歌公司工程部副总裁,继续领导Android项目。

彼时,谷歌需要一个能够值得推广、开放的平台,而鲁宾显然做到了。在2012年,安卓就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占有率最高的操作系统。

在2014年,鲁宾又辞职了,去投身于机器人开发,创立了Playgound,“我无法忍受世界现在的状态”,鲁宾如是说。

作为一个极客,鲁宾显然是不满足于安逸生活,而且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甚至在鲁宾夫妻开的面包店内,鲁宾也亲自编写了销售POS系统程序,并且不需要收银台就能完成收钱,找零和储存交易。

而智能手机,就是鲁宾的新战场。

Essential Phone的诞生和失败

2015年,安迪·鲁宾表示,如今的智能设备越来越多,但是也越来越蠢。大公司在智能时代,依然用着诺基亚时期的套路——旧设备变得老旧,人们就只能花大钱去买新设备。

对此,鲁宾说,我们推出一台全新的手机,它只有必要(Essential)功能、开放的生态,极致的设计,并且能够“自我进化”的简单产品。

这就是Essential Phone。

经过几个月的跳票之后,Essential Phone终于推出。它采用“美人尖”设计,搭载高通骁龙835处理器,运存为4GB,拥有128GB的存储空间,后置1300万像素双摄像头,电池容量为3040mAh。

而为了贯彻鲁宾“高端、简单、开放”的理念,Essential Phone没有logo,使用了钛边框和陶瓷背板,紧随谷歌Pixel,第一批推送安卓9 Pie更新,同时拒绝运营商捆绑销售,售价699美元。

而“自我升级”的理念体现,不仅是在软件方面,硬件上也是如此,手机提供了两个磁点,可以用于连接鱼眼镜头,可以通过30帧/秒的速度拍摄4K全景视频,还拥有4个扬声器用以捕捉音频。。

然而,这台机器却并没有收到市场认可,根据IDC的数据显示,2017年,Essential Phone发行首月仅卖出五千台,全年出货量只有8.8万部。而到了2018年年底Essential Phone停产时,总销量也只有15万台。

而鲁宾并不打算气馁,他说,公司正在开发一款小屏AI智能手机,并且在2019年10月宣布了Gem,它是Essential手机的继任者。

然而随着Essential品牌的关闭,Gem也胎死腹中。

不过虽然Essential失败了,鲁宾还有Playground,作为机器人方面的专家,他也能够通过机器人来实现“全球人工智能”的愿景。

全球变局

回顾Essential推出那年(2017)的全球市场,我们可能就能找到它失败的答案。

诚然,Essential Phone的硬件没什么可挑剔的,在外观和模块化都做到了有自己的特色,甚至在当年,“美人尖”还是一个新鲜技术。如果时间再提前几年,Essential Phone未必不会活下来。

但在2017年,全世界的手机厂商都遇到了一个“坎”: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下滑,就连中国市场也不例外,手机已经从增量市场变成了存量市场。

而这两年,我们也看到,在全面屏时代之后,已经没有哪一款手机相比上一代能进行“飞跃式进步”,强如三星、华为、苹果,也都是在“按部就班”的升级自己的硬件,同时弥补过去自身的短板。

某种意义上,全球旗舰厂商都陷入了“创新者的窘境”的前三步。

1.破坏性技术首先在成熟企业研制成功。

2.市场营销人员根据新技术收集公司主要客户的反馈。

3.成熟企业加快对延续性技术的开发步伐。

4.新企业已经出现,破坏性技术市场在反复尝试中逐渐成形。

5.新兴企业向高端市场转移。

6.成熟企业在维护客户基础方面棋慢一招。

而在硬件市场,当全球旗舰厂商都陷入了相同境地之后,那么生态服务就变得尤其重要:华为研发了自己的方舟编译器和鸿蒙;小米华为OV联手开发的应用商店;苹果推出了Apple Music和Apple Arcade。

而中小厂商就不太好过了:硬件销量少,成本压不下来,拼软件研发拼不过,生态统合自然也没有能力。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一加一样,不用担心供应链问题,并且有母公司可以全方位支持它进行产品差异化和价格战。

而坚持极简的Essential Phone,自然就是黎明到来之前,被绞杀的对象。Essential Phone的失败,只是全球中小厂商溃败的一个缩影而已。

作为智能机时代的先驱,鲁宾看的很明白,未来属于AI,然而在当今时代,大企业也势必不会像诺基亚一样轰然倒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