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女孩殒命背后:货拉拉估值650亿,创始人曾称一定会上市

花季女孩殒命背后:货拉拉估值650亿,创始人曾称一定会上市
2021年02月23日 14:09 德林社

文 | 金卫

一则“23岁女生在乘坐货拉拉车搬家途中身亡”的消息,让货拉拉走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事情是这样:年仅23岁的湖南姑娘车女士于2021年2月6日晚9点左右,因搬家上了货拉拉的车,但在当晚却在途中跳车,并在送医后因医治无效去世。离奇的是:在不到10公里的路程中,面包车曾三次发生偏航。

事发当晚,女孩还与朋友、同事多次互动沟通,没有任何轻生迹象。据公开报道,家属后来向派出所询问调查进展时得知,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三天后便被警方释放。事件上热搜之后,长沙市交通运输局、长沙市妇联等部门表态介入调查。

2月21日,货拉拉发布事件说明,称公司已成立专项小组负责此事,并在该事件中平台不会逃避该承担的责任。另外货拉拉透露,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然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货拉拉,作为同城货运的独角兽企业,也是资本的宠儿,刚获得5.1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00亿美金,相当于650亿人民币,背后有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等加持。

近年来,同城货运持续受资本热捧,滴滴货运、快狗打车、满帮等相继获巨额融资,但竞争激烈、缺乏监管让这个行业处于野蛮生长状态。这次事件敲响了同城货运的安全警钟,也冲击着货拉拉这个百亿级的同城货运平台。

货拉拉是谁?

货拉拉于2013年创始于香港,是一家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互联网物流商城。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货拉拉业务范围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货拉拉平台注册司机数已超300万,注册用户数超过2000万,订单增长率每月高达20%。

货拉拉的创始人周胜馥,曾经是德州扑克职业选手,在香港创办货拉拉,他看到了国内同城货运市场的空间,迅速转战内地市场。

2015年,随着共享经济的兴盛,货拉拉迅速做大,平台上的注册司机大增。货拉拉类似于货运界的滴滴,是一个信息撮合平台,货车司机在平台上抢单。

货拉拉官网宣称,货拉拉平台优势是“订单多、收入高、空返少”。司机在平台接单,货拉拉则从中收取信息服务费、会员费等。

不过,不同于滴滴的派单、抢单模式,货拉拉的司机需要花钱购买平台会员,花的钱越多、会员的级别越高,才能接到更多的订单。这种抢单模式会刺激吸引司机充值,不同等级的会员获得的订单量有所差别,使得不愿投入过多成本的司机难以获利。

2019年7月,为与同行业展开抢单大战,货拉拉单方面调低运费价格,直接损害了司机的利益,引发货车司机大面积的不满和抗议,抗议现象在东莞等多个城市爆发。

目前,货拉拉风波背后,同城货运赛道玩家越来越多。一份名为《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同城货运赛道中TOP10的市场占有率仅为3.5%,市场规模整体仍呈上升态势,从市场占有率来看,该市场尚未达到存量博弈的阶段,未来3-5年预计仍将保持5%-7%的增长速度。

巨大的市场空缺,让资本和玩家不断涌入。2020年6月,滴滴入局货运市场,很快启动4亿美元融资,与货拉拉展开正面竞争。

2020年9月,快狗打车宣布获得红杉资本中国的战略融资。两个月后,原专注于长途货运的满帮集团完成17亿美元融资,将通过旗下“全满满”平台,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今年1月26日,滴滴货运宣布已完成首轮15亿美元融资协议签署工作。除此之外,像哈啰出行上线了“哈啰快送”、顺丰亦拿下了网络货运牌照,纷纷抢食同城货运市场。

同城货运赛道上,目前集中了货拉拉、滴滴、哈啰、顺丰、快狗、满帮等多家公司,各家平台凭借各自优势,取得了一定市场份额,同城货运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100亿美金估值的货拉拉缺啥?

目前,货拉拉至今保持着快速用户增长和融资纪录。

前不久,货拉拉发布2021新春拉货节数据战报显示,2021年1月11日至2月2日期间,货拉拉单量同比增长60%,超650万人下单,总完单里程达到38408公里。

今年1月,货拉拉宣布获得总金额为15亿美金的F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至此,货拉拉已完成8轮融资。本轮融资后,货拉拉估值达100亿美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年,货拉拉进行天使融资,获1000万美元,同年9月进行A轮融资,再获1000万美元;2016年,获1000万美元融资;2017年初,货拉拉进行B轮融资,获得3000万美元,同年10月进行C轮融资,获1亿美元;2019年,货拉拉进行D轮融资,获3亿美元;2020年年底,货拉拉宣布获得5.15亿美元的E轮融资;今年1月21日,货拉拉完成15亿美元的F轮融资。其中,货拉拉还在1个月之内创造出融资20亿美金的纪录。

投资方都是当今的明星资本,包括红杉资本、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级先后参与D轮、E轮、F轮投资,这显示资本对同城货运道的持续看好。

不过,货拉拉的模式却历来广受诟病。长沙女孩跳车事件,不是货拉拉第一次陷入舆论风波。

2018年8月,有媒体报道《杭州女孩遭遇货拉拉司机性骚扰,吓得有家不敢回在酒店住了20多天》,事件让货拉拉上了热搜。事后,深圳货拉拉登门向小王一家人当面道歉,涉事司机也被永久封号。

同样是2018年8月,北京市民闫女士使用货拉拉搬家,搬家师傅迟到并且多次找不到地方且态度恶劣。订单结束后,闫女士给了两星评级并提出改进建议。结果当天下午就接到了多个骚扰辱骂电话,甚至还有人威胁要上门来殴打她。

不仅仅是人身安全,在货拉拉爆出的问题中,还不乏司机私自议价,甚至是开出天价的事件。

2020年5月,有媒体报道,有网友在北京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1.2公里的直线距离被收取5400元搬家费。货拉拉对此发布声明,称涉事司机行为严重违反平台规则,已被平台封号并清退,且终身不可再加入平台。

据黑猫投诉显示,截止到2月22日,货拉拉的投诉数量为3265条。其中涉及内容包括客户投诉司机服务态度和司机投诉平台等方面的问题。

无论是“货拉拉司机骚扰女乘客”、“天价搬家费”事件,还是如今的“女子跳窗”事件,不难看出,货拉拉业务模式上存在着bug,货拉拉对司机群体缺乏监管。

虽然货拉拉对外称,要成为货拉拉的司机,包括培训在内的五个步骤。但从层出不穷的负面事件来看,货拉拉的门槛设置遭受质疑。

市场的竞争激烈,一些货运平台前期通过发券、拉人头、奖励等吸引司机入驻,比起安全性保障,为了业绩,这些平台能更关注的是如何招到更多司机,这让平台的安全性更无法得到保障。

早在2017年,货拉拉在完成C轮融资时,其创始人及CEO周胜馥就表示:“上市是一定的,也就是3~5年的时间吧!”

货拉拉目前融资进入到F轮,无论是基于资本退出的需求还是做大做强的需要,上市是货拉拉的必选项。

这一次,长沙花季女孩跳车事件,给货拉拉模式敲响警钟。作为信息撮合平台,货拉拉尽管收取的是信息服务费用,但平台对乘客的安全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正处于野蛮生长的同城货运平台,也或将迎来新一轮的监管。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