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倒逼下的改革,八问腾讯组织架构大调整

竞争倒逼下的改革,八问腾讯组织架构大调整
2018年09月30日 13:56 蓝科技

【蓝科技讯】天清晨6:14,腾讯公布了组织架构调整方案。这是腾讯历史上第三次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方案出炉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自9月21日腾讯召开中期会议以来,组织架构的调整方案事实上已在圈内流传。昨天晚间,证券时报率先曝出方案细节,腾讯新成立云和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和内容事业群(PCG),原本的七大事业群被改组为六大事业群。

今天上午腾讯官方的发布,确认了这一消息。

图:腾讯组织架构调整

我们不妨通过下面八个问题,透视腾讯此次组织架构调整背后的玄机。

1、为什么是现在改?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腾讯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成长瓶颈。在2C业务方面,头条系产品的崛起,严重威胁着腾讯既有的护城河;在2B业务方面,长期的“赛马机制”无法集合公司层面战略资源,数据割裂和中台缺失问题日渐凸显。港股市场整体不景气,“腾讯系”仰赖的投资获益模式也受到冲击。“腾讯没有梦想”,并不只是对腾讯的价值观质疑,更是腾讯在经历漫长幸福时光之后整体进取精神退化的真实反映。

这一切已经体现在腾讯的股价上。自从年初股价登顶475港元,仅仅半年多,资本市场便预期反转,市值蒸发近三分之一。

就连腾讯二当家刘炽平也坦率地承认,“我们需要时刻保持清醒,充满危机意识和前瞻性,才能引领腾讯进入下一个时代”。“危机意识”四个字相当刺眼,这反映出腾讯此次改革的真实背景——为竞争压力所倒逼的产物。

回溯腾讯的三次重大改革,2005年的BU(事业部制)很大程度上是自我进化,到2012年的BG(事业群制)则已经更多考虑腾讯和外部的关系,重在释放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信号,以摆脱“狗日的腾讯”的霸道人设。而今天,腾讯这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无疑有更多外部冲击的影子。

2、腾讯真的要发力2B了吗?

腾讯一直引以为傲的是它的2C业务,在2B业务上长期相对滞后。这一次,腾讯将腾讯云、开发平台等业务都统一纳入云和智慧产业事业群,这对于腾讯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它第一次尝试将所有2B业务聚合到同一事业群里。

用腾讯官方的话说,这是要“从消费互联网进入产业互联网”。这背后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共识,所有巨头都在进入2B领域,“数字”和“赋能”正在成为几乎所有巨头的话语标配,马云在2016年就提出“新制造”,作为国内仅有的和阿里体量相当的互联网公司,腾讯显然不能接受在企业服务领域的落后。

腾讯要做2B业务的意愿不用怀疑,然而对腾讯而言最大的挑战,还是2B业务的模式选择。腾讯一直强调自己要“轻”,要做企业升级的“数字化助手”。腾讯的小程序,正是这方面的积极尝试,但对于大型企业尤其是面临转型的海量传统企业而言,这种模式的战斗力还没有受到检验。

3、IEG为何只剩游戏?

这次组织架构调整另一个引人关注的部分,则是对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的大手术。这一个原本涵盖游戏和文娱的业务线,只剩下了游戏。

这一调整的背景显而易见。在游戏行业迎来强监管的当下,通过游戏驱动娱乐业务的战略必须调整,游戏业务和其他业务之间的隔离,也成为必要的选择。

4、为何成立内容事业群?

据财新报道,在9月21日的内部会议上,腾讯提出要从科技公司走向文化公司。新闻、资讯、视频、娱乐,原本分散在多个事业部的内容和娱乐类业务被打包,新成立的PCG,最基本的立足点就是和头条的战争。

PCG是此番新成立的事业群中结构最为复杂的,它吸纳了原IEG、MIG、OMG、SNG四个业务群的部分业务,显然是为了打破旧的内部竞争机制下的资源耗散,避免重蹈头条和抖音在眼皮子底下长成参天大树的覆辙。然而,对PCG而言,最大的挑战除了内部整合,还包括怎么重建产品的创新能力。从某种程度上说,随着腾讯成为成熟大公司,创新文化被守成文化侵蚀,可能比组织的老化更严重。

5、“大中台”战略走了多远?

2015年,阿里巴巴进行了“大中台”改革,而腾讯是否效仿阿里实施“大中台”机制,自然备受关注。

此次大调整中,腾讯将成立技术委员会,具体细节尚待公布。在主要创始人、原CTO张志东离开四年后,腾讯CTO的缺位问题,已被腾讯管理层所深刻认知。没有CTO,并不意味着公司的技术能力不够,而在于缺少从公司战略层面系统把握和推进技术场景的关键决策者。

过去的TEG作为技术后台存在,据信未来也将更多扮演中台角色。但平心而论,此番调整之后的腾讯技术中台,还有很大整合空间。典型例子是人工智能。作为2B级技术中的前沿领域,腾讯现有AI业务之前分属SNG的优图实验室(主要做图像识别)、TEG的AI Lab(算法和通用技术)和微信内部(主要是语音识别等),目前还没有整合的迹象。

6、微信事业群会有改变吗?

至少从组织架构上看,微信事业群完全没有变化。在刘炽平的全员信里,提到PCG的各个内容平台,将会与微信建立更紧密的联动,这种联动的效果如何,非常值得关注。微信和其他事业群之间的相对独立,的确使微信得以“做减法”地避免承接过多的腾讯内部需求,但在互联网下半场产业互联网整体战背景下,这种隔离带来的效率损耗也不容小觑。

7、广告业务为何划归CDG?

此次变革,原本分属多个事业群的广告业务,划归腾讯总裁刘炽平直接领导的CDG,凸显腾讯对广告业务的重视。“头条系”产品吸引更大用户时长,加之算法精准匹配和销售团队强推,获得更大市场份额,阿里系的阿里妈妈也打通了底层数据平台,为B端提供强劲支持。相较竞争对手,腾讯在广告市场中显得相对被动,此番调整,也显示腾讯对流量转化为广告收益的急切。

8、腾讯未来的组织挑战在哪里?

观察这次腾讯组织架构调整,在事业部总裁层面并未出现新面孔。在事业部总裁层面,基本格局没有大的变化,原本主管IEG、MIG和OMG的COO任宇昕,出任PCG总裁,原SNG总裁汤道生任CSIG总裁。

对于腾讯而言,除了组织架构,更大的挑战其实来源于人。当滴滴、拼多多的掌门人已经是80后,阿里巴巴已有2位80后合伙人甚至“85后”的淘宝总裁蒋凡时,腾讯的事业部总裁仍然是群老面孔。腾讯仍需直面缺少后继管理者的难题。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