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快等不到黎明了 || 焦点

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快等不到黎明了 || 焦点
2022年08月08日 00:00 无冕财经

wumiancaijing.com

////

2025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但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怕是要倒在“黎明前”。裁员、欠薪、欠款.....互联网败将的队伍,恐怕要再添一员。当年光环加身的明星股寺库,何以沦落至此?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海棠葉

编辑:易鸣

设计:岚昇

实习生:龙钰虹

趣店“过街”人人喊打,同行者有“难兄难弟”寺库。

8月2日消息,奢侈品牌Prada申请冻结奢侈品电商寺库(SECOF.US)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财产,期限为一年。该申请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裁定符合规定,并立即开始执行。

除Prada外,寺库还与多家供应商或合作方发生合同纠纷。当曾经合作最密切的伙伴对簿公堂,市场的信心跌至冰点。

二级市场方面,寺库股价缩水近99%,间接持股24.5%的趣店损失惨重,供应商、员工、消费者接连被拖下水,遭遇欠款、欠薪。

寺库曾把此归结为受疫情影响,但有趣的是,大环境持续看涨:2020年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逆势增长48%,在2021年依然增长了36%。

黎明降至,寺库却频频暴雷,背道而驰。

挣扎在2022

“寺!库!还!钱!”一直要不回钱,供应商周月(化名)愤怒地在朋友圈写道,“寺库一个上市公司如此不要脸,欠供应商押金,货款不退还,现在已经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和老赖没有区别,任凭你去打官司,告媒体,不为所动,哪里来的脸啊??”

寺库与供应商的聊天截图。图源自网络。

检索会发现,在微博、小红书、贴吧、黑猫投诉[投诉入口]等平台上,以“寺库”为关键词的投诉信息数不胜数。

早在2021年年初,就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数百名寺库供应商未按时收到货款,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为了维权,供应商自发组织了多个维权团体。

但截至发稿,双方矛盾反而越发尖锐。

天眼查公司风险信息显示,寺库涉及269条法律诉讼,其中包含网络购物合同和供应商货款支付纠纷。受此影响,寺库旗下的北京、上海和西安等关联公司被冻结财产金额超过1亿元,并传出破产重组一说。

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图源自第一财经。

供应商之外,消费者也焦躁不已。

“2021年的订单,6480元,到现在不发货也不退款。”今年7月11日,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抱怨,最新结果是仍未退款。

据该平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5日,涉及寺库的投诉共17310条,投诉原因主要包括不发货、不退款、客服不回复等。多个消费者反映,寺库给出的不退款理由包括“系统升级”“退款审核”等。

对此,寺库曾于2021年12月回应中国新闻周刊称,其在2021年八九月出现技术升级以及金融接口断裂,持续一个月不能退款引发消费者恐慌发生挤兑事件。寺库方面还表示,公司遇到一些困难,但已经在解决中,目前现金流良好,公司经营正常。

然而现实中,寺库的危机还在各个角落继续发酵。

“每日优鲜还只是欠6月7月的工资,寺库从今年一月工资、公积金就一直没发,HR还特别拽,说直接让仲裁,不想给赔偿。”7月29日,有网友在职场社交平台上吐槽。

欠薪风波最早曝光于去年。

曾有寺库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从2021年9月份开始就再没有收到过工资。而公司飞书群内的人数也从2020年的900人上下减少到了2021年的535人。“每个部门都被分配了裁员指标。”该员工表示,自己所在的部门也从13个人缩减到了7个人。

裁员、欠薪、欠款.....寺库正沿着互联网败将们走过来时的路。

2021年财报显示,寺库全年营收31.3亿元,同比下跌48%;净亏损5.66亿元,同比增加547%。

同期,寺库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2020年的6.4亿元降至1.56亿元,可以说,寺库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面临枯竭的状态,公司进入到了非常危险的状态。

在天眼查上,寺库母公司风险等级显示为最高级的“高”,自身风险高达713项,周边风险224项。

惨淡退市?

寺库危机,是因奢侈品市场不行了吗?

数据显示,2020年奢侈品电商行业在全球奢侈品销售市场的份额从12%增加到23%,2020年在线奢侈品销售额为58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奢侈品市场处在蓬勃发展的阶段。

据资讯公司贝恩的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中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奢侈品销售额分别为3460亿和4710亿元,增长幅度分别为48%和36%,整体规模较疫情前的2019年近乎翻番。

贝恩的报告预计,2025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但寺库似乎没有把握到时机。数据显示,从2020年开始,寺库的新增活跃客户明显放缓,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89.6%下降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7.5%,用户天花板变得突出。

2021年,寺库用户开始遭遇巨大流失。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寺库活跃客户数为56.89万户,2020年同期为65.87万户,而在2018财年,这个数据为73万。

对于互联网公司,对于电商平台,流量匮乏堪称原罪。

伴随而来的是,大幅下降的订单总量:2021年上半年,订单总量为144.01万份,2020年同期为175.1万份。

没有天然流量池、也不具备巨大影响力的寺库,逐渐被大牌们抛弃。

随着各奢侈品品牌推出自营电商、入驻微信小程序,天猫、京东等综合类电商平台升级“天猫奢品(Luxury Pavilion)”、“京东奢品”等奢侈品频道,寺库的奢侈品销售市场份额正在被逐步蚕食,而这正是集团的主要营收来源。

为了拓宽路子,寺库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日学也曾不断尝试转型。

带领团队向精品生活方式平台转型,布局美妆、家居、旅游、汽车租赁等领域;2019年借“库店”进军下沉市场,在官网卖起了杂粮、火锅底料、零食等大众平价产品。

但这一系列试水收效甚微,还进一步稀释了寺库“奢侈品电商”的定位。

2020年,寺库大胆加码直播领域,在北京三里屯寺库大厦打造首个奢侈品直播基地,并宣称与3800个品牌达成了直签合作,但随后被调查发现直播数据造假,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元。

目前看来,直播也无法拯救水深火热的寺库。

没有庞大的交易量和流水作基石的寺库,还缺少了资本的支撑,这使得寺库雪上加霜。

以往,寺库是获得过资本的关注的,上市前其获得了5轮共计2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则包括IDG资本、Ventech China(银泰资本)、森合投资等知名机构。

但自2017年9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以来,寺库股价呈波动下跌,最新报0.31美元/股,较2018年高位缩水98.3%,最新市值仅为0.22亿美元,不及巅峰时期的零头。

寺库的股价持续下跌至0.31美元/股。图源自雪球。

2021年1月,寺库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李日学的私有化要约,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3.27美元的价格私有化寺库。

但一年后的2022年5月,寺库又表示已收到李日学的信函,其中指出“在充分考虑近期市场情况后,决定撤回此前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要约”。

时至今日,市场上仍然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有分析人士指出,这种不稳定且不具持续性的运营方式只会让寺库更难从泥沼中脱身。

寺库的最终结局,大概是惨淡退市。

2021年12月,寺库公告称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原因是该股连续30天收盘价低于1美元。

遗憾的是,从收到退市警告至今,寺库的股价未突破1美元,且走势持续下降。对此,2022年6月,寺库申请将其美国存托凭证(ADS)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转移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所谓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是纳斯达克专为成长期的公司提供的市场,财务指标要求没有全球市场标准严格。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