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彩妆业的鼻祖:靠一支口红打天下,建起首屈一指的彩妆帝国

中国彩妆业的鼻祖:靠一支口红打天下,建起首屈一指的彩妆帝国
2020年08月03日 23:35 EMBA微金

常言道:中国化妆品看广东,广东化妆品数潮汕。据证券时报报道,截至2019年4月,广东省共有化妆品生产企业2600余家,约占全国生产企业总量的55%。粤企几乎占据了化妆品行业的半壁江山。

发源或扎根于广东地区的国内龙头化妆品企业不在少数。而作为主力军,叱咤风云的杰出潮汕企业家更是不胜枚举。例如,屈臣氏老板李嘉诚、广东立白集团创始人陈凯旋、上美集团创始人吕义雄、卡姿兰的创始人唐锡隆、万邦国际集团的创始人周昭扬、雅丽洁集团董事长吕南明、丹姿集团董事长张楚标、广东名臣健康创始人陈勤发、温碧泉品牌创始人陈廷桂等等,都是潮汕人。

在行业中,万邦集团被誉为广东地区最大的彩妆品牌集团公司,掌门人周昭扬则往往被冠以行业中的劳模代表,以及口碑最好的企业家。

▲万邦集团董事长周昭扬

提起周昭扬这个名字,或许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位在化妆品行业兢兢业业了20多年的企业家甚少出现在媒体面前。然而,他所创办的万邦集团,90年代在大陆市场率先推出了本土生产的第一支口红,开创了中国彩妆业的先河,他是中国彩妆梦的践行者,亦是中国彩妆业名副其实的鼻祖。

历经20多年,万邦集团旗下的雅邦、兰瑟、悠姿、芭宝丽、丽时、优然等等多个品牌,组成了一个彩妆帝国,已为国内女性奉献了超过10亿支口红,并引领着民族彩妆品牌的潮流风尚,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集化妆品生产、进出口贸易、品牌运营等为一体的综合性美妆集团。

一支口红,二十八年,七大品牌

周昭扬,1956年6月出生于汕头市潮南区峡山街道。

说起与彩妆的缘分,面对媒体一向言语不多的周昭扬,有些滔滔不绝了。在成立万邦集团之前,周昭扬在广东汕头从事进口贸易工作,在这个与国际前沿打交道的工作中,周昭扬发现了彩妆的魅力,也看到了机遇,“那是一个变革与机遇并存的时代,让本就对彩妆敏感的我有了更多的机会”。

1979年1月份,时任广东省省委领导的吴南生来到久别重逢的故乡——汕头,看到曾有“小上海”之称的故乡在几十年的光景里,竟变成一座残旧不堪、臭气熏天的城市,顿觉气愤,于是冒着巨大风险向省委提议把汕头市划出来,办成像台湾那样的出口加工区,这样才有了后来包括汕头在内的四大经济特区的设立。

当时只有23岁的周昭扬并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也没想到经济特区这事会改变自己的一生。那时的他正“头悬梁锥刺股”,一门心思只想考上大学。但不幸的是他考了四次,都没有考上,而这也成了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憾事。“我当时没考上,并不是因为学习不好,而是因为填志愿和家庭成分不好。”今年已经64岁的周昭扬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眼中依然会湿润。

既然不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周昭扬只好另谋生计。思来想去,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去做生意。

自从1858年列强逼迫清政府将汕头设为通商口岸后,很多潮汕人便离开了地少人多的故乡,前往东南亚、香港等地从事种植业、商业和转口贸易业,并逐渐养成了从商的传统。而经济特区的设立让更多的潮汕人有了在家门口从商的机会,也让周昭扬有机会在家乡从事进口贸易。

凭借“充满信心,努力不要偷懒”的信条,周昭扬成了庞大“潮商”群体中的一员。但到1992年的时候,36岁的周昭扬已经明显感觉到汕头在进出口贸易这一块落后于深圳,但化妆品行业正在快速发展,于是果断转行,成立了万邦,专门从事化妆品行业。

当时,“潮汕系”化妆品企业大多起源于洗涤品类,而周昭扬却没有选择依靠洗涤产品去打开市场,他的想法是,当时做洗涤产品确实是件很容易的事,做法也比较简单。但正因为大家都做,而且做得很成功,所以要做和大家不一样的才能赚钱。于是万邦成了一个彩妆OEM工厂,并拥有自己的彩妆品牌——雅邦。

那个时候,国内本土美妆市场还没有彩妆概念,涂口红上街的情况几乎没有,所以当雅邦推出“中国品牌·中国造”的第一支口红时,这款口红在当时可谓供不应求,生产的速度远远赶不上销售。几乎全国人都在抢这款口红。即使到现在,大部分70年代出生的人都知道这款雅邦口红。于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周昭扬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在21世纪初,化妆品店开始出现在街头巷尾。那时很多才刚接触化妆品行业的店老板经常会看到一个年近50的男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一脸慈祥地走进店里,然后打开箱子,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彩妆新品。紧接着他会如数家珍一般给你介绍每一款产品的卖点,一边说还一边拿着产品在手臂上画,以便能最直观地看到产品效果。

这个男人就是周昭扬,而他自从做彩妆以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走访代理商和化妆品店。

2006年的时候,中国彩妆市场迎来一波小高潮,众多日化商家纷纷涉足彩妆市场,一时间显得格外热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周昭扬看到了国产彩妆的一个通病,就是大家都挤破了脑袋去做低价位的彩妆,而高价位的彩妆市场却白白让给了国外的品牌,于是便在2006年推出了中高端彩妆品牌——兰瑟。在国际大牌垄断中国彩妆市场十余年的关口,万邦推出中高端定位的新品牌兰瑟,这意味着本土彩妆品牌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据周昭扬介绍,国内一线品牌之所以能够起来,就是紧跟国际大牌的步伐去做市场。2006年万邦打造兰瑟时,并没有一味跟风,兰瑟刚推出市场的均价是99元,比国内一线品牌都高很多。不少人对此感到怀疑,认为这样的定价能不能做成功。“当时我就知道,要做成一个品牌,就要形成差异性,脱颖而出。事实证明,这条路是对的,让兰瑟一跃成为了国内Top3彩妆品牌。”

2007年周昭扬又打造了彩护一体的悠姿品牌,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对俄罗斯、芬兰、阿联酋等国家输出产品,开启了对外贸易。

2009年推出了以植物花卉为核心的护肤品牌丽时,这也是集团唯一一个护肤品牌。

此后,随着彩妆市场的快速发展,周昭扬又前瞻性的发现了开架彩妆的市场未来,创立了优然、芭宝丽等品牌。

▲万邦集团

以产品质量填满

周昭扬的品牌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那个“做生意简单”的年代,周昭扬一开始就执著于产品质量。讲求质量,就意味着高成本的投入。对产品质量的过于苛求,让他遭遇了诸多的困难。

即便如此,周昭扬从未产生放弃的念头,也未曾对产品质量的要求放松过一丝一毫:为了进一步提升产品的质量,周昭扬在工厂的建设中不遗余力,投入了大量的资金。3个现代厂房,占地90000平方米,生产产能及设备与国际水平接轨,科研实验室中招揽了一批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等世界各地的高端科技人员,及时掌握当今市场的流行趋势和发展方向。企业也已通过ISO9001认证,为OEM与自有品牌的产品质量提供坚实的后盾......

“创二代”是新鲜血液

如今,周昭扬已经六十有四了,他的儿女们也已经在公司中担任重要的职务,成为公司的中流砥柱。

2011年,周昭扬的长子周运进进入万邦,从企业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开始一步步地摸爬滚打。4年后,越发成熟的周运进出任万邦总经理一职。在他的带领下,从发力电商到重视O2O,再到启动全新的品牌营销模式,兰瑟于品牌脉络的发展及建设上紧跟时代步伐。

除此之外,周昭扬的长女周映纯也进入万邦管理层,并以兰瑟品牌副总经理身份全面负责兰瑟的品牌传播及推广事宜。而万邦于日本东京成立的万邦爱育技术研究院,次女周映娜为主要负责人。周昭扬称,“他们喜欢的事业,就给到他们去做。只有热爱和不断学习,他们都能够做得很好。”而在他的接班人计划中,周运进是当仁不让的人选。期待着这位接班人凭借自身敢想敢干的勇气和果断出击的创造力,延续老一辈精神的同时再创品牌辉煌,为中国的本土企业创造新生力量。

竞争才刚刚开始

“我仍然不满足,有数据显示,中国彩妆以每年10%以上消费增长,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要从进口材料和技术研发上的投入,从而不断升级产品去持续满足消费者日益变化的需求。”周昭扬认为,过去10年,本土美妆品牌面临的主要挑战有两个,一是电商及海淘等渠道对CS渠道红利的侵蚀;二是消费者需求发生根本上的改变,年轻一代消费者更加追求时尚张扬和性价比高的产品。在他看来,兰瑟只有紧跟国际彩妆大牌带动的潮流风向,并结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因地制宜,才能让品牌的市场基础变得稳固起来。

另据周昭扬透露,目前兰瑟已实现CS、屈臣氏、电商等多渠道发展。其中,屈臣氏和电商渠道表现不错。预计2018年,兰瑟仍然能够维持10%的增长。“现阶段回款还未达到10个亿以上,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奋斗。”

不过,在周昭扬看来,“任何市场都是一步步慢慢做出来的,只有专注地去做,相信一定能够做好。”他同时表示,随着市场竞争环境和消费者发生改变,未来万邦将更聚焦于彩妆品类,且渠道商也更为看重专注某一品类的企业。毋庸置疑,随着全球彩妆市场的进一步升温,万邦进一步巩固自身彩妆的护城河,无疑能够强化品牌的竞争闭环。

而这种对市场动向的精准掌控力,更与周昭扬长年累月奋战在一线市场不无关系。“我的经验方法全都来自于市场,在市场中发现的好产品或者客户给我推荐的好产品,我们团队讨论后觉得合适,就可以动手干了。”周昭扬称,正是几十年的市场经验积累,才让自己面临竞争时表现得很淡定。

当问及是什么撑起这几十年如一日的激情,周昭扬略为思考后回答,一切源于对色彩有着坚持不懈的热爱。在他看来,中国美业前面一直发展得很顺畅,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竞争才刚刚开始。“未来只有专注一个正确的方向和优化供应链建设,打造出吸引年轻一代的爆款产品,才能让万邦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跨越新的高度。”

来源:青眼、化妆品资讯、根号C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