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卖菜!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佬纷纷入局,消费者能薅多久羊毛?

烧钱卖菜!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佬纷纷入局,消费者能薅多久羊毛?
2020年12月04日 15:44 EMBA微金

站在风口上的社区团购,号称是中国零售最后一战。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滴滴、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烧钱大战愈演愈烈。

互联网巨头疯狂入局烧钱

目前各个平台对社区团购的理解不尽相同,一般来说,社区团购是以社区为单位,以社群为交易场景,依靠团长向社区居民推荐商品、促成交易的一种电商模式。

社区团购平台、团长、消费者是社区团购中三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社区团购平台根据需求采购货品,然后送至团长指定地点,由消费者自提,也有少数团长(或其团队)会送货到家,几种模式都是团长从中抽取佣金。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几个互联网巨头都派出精兵强将加入社区团购大战。滴滴今年5月份成立了橙心优选,短短几个月,截至目前覆盖16个省份;7月份,美团优选推出,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亲自带队。

拼多多入局较早,最早推出了快团团,后面还推出多多买菜。阿里则是投资了十荟团,腾讯投资了兴盛优选。

除了已入局者,还有巨头虎视眈眈社区团购市场。记者从京东获悉,京东也在筹备社区团购项目,但暂未公开带队人选。另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快手也将入局,字节跳动社区团购名字就叫做“今日买菜”或“今日优选”。

来源:吴晓波频道微信公众号

不过字节跳动方面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进军社区团购的计划,也没有开展“今日买菜”及相关业务的意向。快手暂无公开回应。

此外,有消息称,阿里已成立了社区团购事业部,要砸钱支持盒马进军社区团购。阿里方面对此暂无回应,盒马方面对中新网记者称,“社区团购给了盒马一次发展更大市场、拓展更多业态的机会,也给了阿里巴巴更多的可能性。”

据了解,早在今年2月份,盒马就在武汉探索社区团购盒马集市。盒马称,“武汉是盒马集市的一块试验田,我们先把这块田耕好,再规模化复制。目前,盒马集市已经做好了在短期内迅速向其他城市拓展的准备,目前正在工作中。”

不难预测,随着互联网巨头的加入,社区团购的烧钱大战会愈演愈烈。

得团长者得天下

团长是社区团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有说法称,“得团长者得天下”。不少平台显示,长期招聘团长,几乎无门槛。

此外,为了稳住优质团长,社区团购老玩家们也纷纷推出一系列对策。比如食享会就对销售额达到10万元以上的团长给予7500元的奖励,还与优秀团长合伙开设线下门店,同时差异化安排引流商品,吸引团长保持开团热度。

尽管想方设法保地盘,但擅长高打高举争夺流量市场的互联网巨头们,还是实实在在地瓜分了社区团购老玩家的一部分市场份额。

消费者能薅多久羊毛?

中新网记者在多个社区团购平台观察发现,便宜的东西还真不少,基本上每天甚至每小时都有秒杀活动。

除了消费者,当个团长也可薅羊毛。有媒体称,某平台团长一天20单,一个月下来,抽佣金超过1万元。目前不同社区团购平台,团长的抽佣金比例不同,最高的达到25%。

至于这波羊毛还能薅多久,这得看互联网大佬们烧钱大战打多久。目前看,大平台都信心满满,毕竟都是不差钱的主儿。

11月3日,滴滴CEO程维刚在内部会上表态“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随后滴滴就调兵遣将,将大批技术和运营业务骨干派往橙心优选,滴滴高级副总裁陈汀任橙心优选CEO。

盒马鲜生CEO侯毅称,“这是一个全新的电子商务模式,目前,社区团购仅处于萌芽阶段,今天大家看到的,一定不是未来最终模式。”

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近日则表示:“基于整个战略任务,美团优选绝对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大市场。”

“卖菜是个苦业务,但从长期看都有很大的社会价值。”拼多多CEO陈磊此前表示,“我们在农业方面的投入,无论是云端的技术模式革新,还是地面的基础设施投入和技术改造,都能为在线新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巨大动力。”

针对互联网巨头的入局,兴盛优选还举行了管理层的战略会议,“首先要让用户满意,用户满意就不会造成流失;其次,是要不断扩大规模,加筑自己的壁垒。”

不难看出,对于社区团购,大佬们都没有退缩的意思。

互联网巨头正夺卖菜商贩生计?

由于补贴力度巨大,社区团购平台上的生鲜价格往往远低于同类产品在农贸市场的价格。有网民观察发现,某社区团购平台出现1千克土豆0.98元的售价,而线下土豆的价格大约在2.5元/斤,价格相差近五倍。因此,农贸市场积压了许多未出售的货物。

这一现象引起热议:互联网巨头低于成本的销售模式是否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是否挤压了原本属于小摊贩的生存空间?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刘旭向《21CBR》记者表示,社区团购企业低于成本出售的行为违反了《价格法》中相关条例。

《价格法》第14条列出多种不正当价格行为,其中包括“在依法降价处理鲜活商品、季节性商品、积压商品等商品外,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反垄断法》中的相关条例也可用于规制社区团购企业的补贴行为。

此外,针对此现象,一篇《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的文章刷屏了。这篇文章对互联网巨头进行了大量的道德责难,“大家都团购买菜了,那些靠卖菜为生的小商贩怎么活?”“资本夺走无数卖菜小商贩的生计,这是不道德的。”“卖菜这点儿小事,你们费不着这么拼,给民生留点儿空间,也是为自己保留未来。”

南方日报评论称,互联网要不要介入“卖菜这件小事”,也无非是商业判断的问题。的确,互联网掌握着更强大的技术和资源,但并不意味着它们只能从事宏大主题的行业。况且,再伟大的生意,也是从一毛钱一块钱赚起的,把卖菜视为“小事”,是否忽略了其蕴藏的无限可能,甚至是一种带有优越感的就业观呢?作者随意挥舞道德大棒,恰恰说明自己没有想清楚支持什么、反对什么。

证券时报评论称,互联网巨头们社区卖菜,会不会让那些卖菜人失掉饭碗?有可能。但是就因为这个,要禁止互联网巨头进入这个市场吗?没必要。

卖菜人的饭碗, 背后可是一家人的生计,背后可能是生病的老人,正在求学的孩子,再加上人到中老年,也找不到其他工作,巨头们已经这么强这么大,还来端弱者的饭碗,道义全失,资本露出了邪恶本性,上演现代版羊吃人运动。

这些评价站在道德高地,一下子就为巨头社区团购定性了。但是,生意就是生意,只要不违法,哪有那么多善恶可言。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21世纪商业评论、每日经济新闻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