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量、假货、低俗……抖音,真的有毒!

刷量、假货、低俗……抖音,真的有毒!
2019年07月19日 10:39 功夫财经

短视频究竟有多火?

今年五月底,快手刚刚宣布DAU突破2亿,随后创始人宿华就发出了年底冲3亿DAU的号角。

抖音自然也不甘示弱,其通过非官方的形式放出风声,目前抖音的DAU已经突破3亿,达到了3.2亿的水平。

巨大的用户池意味着巨大的流量,所以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很多“网红”的粉丝量动辄就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些KOL很多时候一个视频,能获得几百万的点赞量。

不过,这些网红的粉丝以及点赞,似乎不只是依靠视频内容这么简单。根据央视的报道,杭州一家网红新媒体公司的工作人员声称:抖音上可以刷单,直接在淘宝搜索抖音,就会有价格出现。

而作为字节跳动旗下的广告营销平台,巨量引擎武汉直营中心的销售人员生称,他们可以汇聚流量,为想在平台卖货的商家提供广告投放代理服务。

这也就意味着,抖音是允许官方刷量这件事存在的。

刷量的背后其实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激进的收入增长目标在作祟。据悉,2019年,快手主要商业化部门直播加广告的预期总收入约为400亿,抖音的预期更是高达500亿。

其实,在巨大的流量加持下,抖音和快手都在2018年获得了急速的增长,而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的问题和巨大的争议。

短视频,究竟是明日之子,还是昙花一现?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1.失控的内容电商

抖音平台的网红,为什么都在刷量?终极原因就在于,所有人都想成为下一个李佳琦,借此收割一拨抖音的流量红利。

2018年开始,“短视频+电商”开始成为一种新的商业化形态。

能带货的KOL也爆发了巨大的能量,在去年的“快手卖货节”上,粉丝4000多万的散打哥3个小时达到5000万的销售额,11月6日当天更是完成了1.6亿元的销售额。

而在抖音平台火爆的“口红一哥”李佳琦,凭借一句“oh my god”,在2018年双十一这一天,就实现了5分钟就卖掉1.5万支口红,5个半小时带货353万的惊人战绩。

如果从更宏观的层面看,短视频平台制造网红带来流量,然后由背后的电商进行流量收割,成了目前内容电商最常见的玩儿法。

在抖音带火的“小猪佩奇手表”遇到了全网断货,兔子帽在去年双十一期间,抖音购物转化销售额达到了2亿。

面对这些数据,抖音不可能不动心。因此,平台陆续上线了购物车及商品橱窗,推出精选好物联盟、蓝V企业号、POI权益、抖音小店,推出了商品搜索功能等。

而为了实现2019年500亿收入的目标,抖音也正在企图进一步放大自身的电商价值。推出的首批电商小程序,不仅缩短了用户购买产品时的交易链路,还能通过社交和信息流裂变,释放更大价值。

但就像一枚硬币不可能只有一面一样,电商在短视频平台的成功带来的却是产品质量的失控,甚至一些骗子都盯上了抖音的流量。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我一个世界五百强做食品的,被抖音卖烤虾的骗了》的文章迅速在朋友圈刷屏。作者的遭遇,也让人们意识到,原来内容电商现在还只是看上去很美。

一心想建设电商生态的抖音,目前除了和淘宝合作外,还吸引了大量二类电商前来抢占流量。这些二类电商是依靠流量做单品爆款的方式进行销售,但由于这些单品的来源相对复杂,因此管理起来的难度也更大。

淘宝做了这么久的电商,假货的问题还经常会被拿出来遛一番,一个短视频内容平台,建立起更严格、更系统的电商管理体系,难度更大。

2.暴涨的流量和滑坡的口碑

除了内容电商遭遇的一系列问题,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最被人所诟病的一点其实是“算法没有价值观”。

在这个每个人都想要获得成功的时代,抖音的成功定律已经从怎么在15秒内来抓住观众,变成了前5秒甚至3秒内就抓住用户的眼球,只有这样才能有推荐量。

所以,我们看到短视频平台的网红们行为越来越怪异。

很多网友总结出了抖音快手成名的三部曲,分别是:够奇葩、迅速走红、马上套现。在这样功利性的激励下,拼死也要拍出吸引眼球的视频。

于是,我们看到,为了博出位,抖音小姐姐们拼命开滤镜,让自己从路人甲变成天仙姐姐为了用视觉刺激到用户,一些小哥哥在高楼做无保护的极限运动而殒命。

为了取悦用户平台、网红甚至MCN机构,在取悦用户的时候,是不是逐渐丧失了应有的价值观?这是很多人所担心的。

如果说,国内对于这个问题还仅仅停留在争论阶段的话,国外的监管部门已经因此而挥舞起惩罚的大棒了。

今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抖音的海外版TikTok收集“13岁以下用户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和其他个人信息”,违反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TikTok同意支付570万美元的罚款来了结此案。

4月,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高等法院发布临时命令,提出要禁止下载TikTok 、禁止 TikTok视频在电视播出。

此外,TikTok还在印尼、日本、韩国、西班牙等国家遭遇了类似的问题,被罚/被抵制的原因都是“色情、低俗内容”。

当然,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很多国家在面对互联网产品时,思维并不如中国开方,这些国家也因此错过了很多新的机会。

然而,频频被冠以“文化堕落”或者“内容低俗”,却是短视频平台值得反思的问题。

据说,张一鸣极为推崇《少有人走的路》这本书中的一个观点,也就是著名的“延迟满足感”。

事实上,这种延迟满足是与人性相悖的,因为信奉这种价值观,就意味着放弃了眼前安逸和享受,需要先面对痛苦、解决问题,才能获得快乐的享受。

可是,张一鸣和他的产品,却正好相反,为用户提供的都是即时满足的产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说“抖音5分钟,人间2小时……”

3.未卜的将来

普通用户抵抗不了算法推荐的诱惑,沉浸在张一鸣和宿华这些精英们打造的算法世界里无法自拔。同样,而在商业化的世界里,面对估值、IPO,以及巨量的广告投放,这些精英们也开始不淡定了。

本来,抖音和快手有着不一样的产品逻辑,各自把直播和信息流广告玩儿的很溜。

但抖音将slogan改成“记录美好生活”,与快手的“记录世界,记录你”的slogan“撞车”时,二者已经开始了正面的交锋。

就像宿华说的那样,“本质上来说我们和抖音是非常不同的产品,只是在前往各自终点的路上碰到了一起。”

根据36氪发布的《5月互联网行业经营数据》显示,5月快手和抖音的用户重合度达到了46.5%,较上月的44.8%再次上升。平台的大V也深度渗透。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斌也曾公开表示,快手前100名的大V有70个是抖音用户,抖音前100名的大V有50个是快手用户。

当短视频流量的增量越来越难做,整体的用户池已经接近饱和的状态下,未来流量的获取成本会越来越高,抖音和快手的商业化变现也就成了焦点。

如果说,快手由于是面向“老铁经济”,主要的业务收入来源是直播。那么,从直播转型广告还相对容易,依靠开放商业广告的形式,实现400亿的收入目标还算好实现。

那么,几乎完全依靠广告的抖音,一年之内,要将收入从200亿的直接拉升到500亿,难度是巨大的。

而这种“激进”增长策略也自然带来了“烤虾”事件、价值观等一系列问题。

曾经,上一个“独角兽”滴滴在高速增长中因为忽视了用户的安全,出现了严重问题而被监管部门和用户质疑的时候,程维发出过这样的反思,滴滴狂奔过程中好胜心盖过了初心。

现在,抖音和快手也在狂奔,他们是不是也像当初的滴滴一样,好胜心已经蒙蔽了双眼了呢?如果遭遇增长瓶颈,他们的未来又会如何呢?

或许,很快我们就会有答案。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