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UL开售,国内网红产品还坐得住么?

JUUL开售,国内网红产品还坐得住么?
2019年09月12日 11:15 功夫财经

在过去的一年里,资本市场几乎看不到任何的活力,除了一个行业:电子烟!

不仅老罗赤膊上阵为自己的老部下朱萧木加油助威,他也撸起袖子自己干,找来陈冠希代言自己的产品。更不乏把电子烟奉为新蓝海的各大基金:真格基金、动域资本、源码资本、IDG资本等多家一线投资机构纵身于电子烟市场。

在当下资本寒冬里,电子烟可以说是一个为数不多还能够吸引投资人眼球的行业。之所以能够让一众投资机构选择出手,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个行业不需要通过补贴来教育用户、培育市场,用户的需求价格弹性也相对较低。这让行业具有了高毛利、强用户粘性和高流行度的特点,简言之就是,短期能盈利,长期更被看好。

电子烟只要能够吸引一小部分的烟民,就足够整个行业发展壮大了。事实也印证了投资人的判断,根据《2017年世界烟草发展报告》数据,全球电子烟市场规模达到120亿美元,到2023年全球电子烟有望达到48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速达到26%。

在中国,整个行业的潜力更大,目前我国烟民数量超过3.5亿,但电子烟渗透率还不到1%,而在欧美国家,电子烟消费比例占到了30%。

如果行业的潜力只是影响投资人判断的一个因素的话,那么行业独角兽的崛起则坚定了投资人的信心。2018年年底,JUUL被万宝路的母公司、全球最大烟草集团之一的奥驰亚以12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35%的股权。

尽管整个电子烟行业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但对于电子烟究竟该如何评判,是该积极推动还是该有更多的限制,还有很多争议。

2015年8月,英格兰公共卫生局发布报告称,吸烟人士改吸电子烟后,其戒烟成功率比一直吸香烟的人的戒烟成功率更高。英国伦敦大学的研究成果则称,使用电子烟可以提高60%左右的戒烟成功率。

但在美国,电子烟则被纳入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监管,各种口味都需要审批才能销售。

世卫组织2005年2月27生效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是以原材料为烟叶来界定是否属于烟草制品。当时,全球仅中国有一家电子烟公司,可是到了2015年已经有500多家公司和8000多种产品。所以到2014年公约修订时不得不加入了对尼古丁加热和气雾传送产品的限制。

目前我国对于电子烟的监管还处在缺失的状态,还没有正式颁布电子烟的国家标准,整个电子烟市场野蛮生长,处于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与无安全评价的“三无”状态。与此同时,深圳却是全球产量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基地,全球90%的电子烟都出自深圳宝安区。

这个地理面积不足半个北京朝阳区大小的地方集中着上百家电子烟工厂。近两年,由于手机行业不景气,有不少手机生产线也调转方向,改造成了电子烟生产线。大多数产品的质量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

所以,不管是资本的加持,还是明星入局,对于消费者来说,产品质量和安全标准才是最为关心的问题。就在国内电子烟行业纷繁复杂的时候,JUUL选择了进入国内,这或许会有助于提升行业的风气。

毕竟,在产品安全方面,JUUL称自己不会使用FDA认定的有害和可能有害的成分清单,也不会使用欧洲化学总署法规中所列的致癌性、诱变性或再氧化性物质。公开资料显示,JUUL雾化烟的电池是经过了国际电工委员会电工产品合格测试和认证组织CB体系的测试,符合国际安全标准。这或多或少会让国内消费者获得一丝安慰。

在国内电子烟产品纷纷用互联网和流量思维打动用户的时候,JUUL选择了反其道而行之,他们的目标用户不是追逐潮流的年轻人,而是追求高品质生活的老烟民。

JUUL发言人Victoria Davis曾表示,“解决低龄人群使用电子烟的情况是目前公司的首要目标。”因此,为了让年轻人远离尼古丁,JUUL在自己的天猫和京东官方旗舰店不仅在页面增加了未成年人不得购买的提示语,还专门在电商购买链路中增加了年龄验证环节:每位购买者都需要输入身份证和姓名以匹配是否年满18周岁;如若发现是未成年人,则不能发货。

这也是目前市面上电子烟品牌里率先对青少年限制购买采取实际行动的品牌,可以看到,JUUL正在中国践行着自己的社会责任。

这或许不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商业逻辑,但对于电子烟产品来说,这样做或许才能减少伦理道德层面的争议,让整个行业更健康发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