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大将被直接撤职!刘强东的控制欲,太可怕...

三名大将被直接撤职!刘强东的控制欲,太可怕...
2021年06月22日 12:13 功夫财经

作者:马良,资深新媒体人

6月18日,刘强东致股东的一封信将其正式带回公众视野。自明州事件后,刘强东已经多次对外公开发声,包括内部信等。这次在618—这个京东创造的购物节发出股东公开信,是罕见的。

显然,刘强东此为不是低调作风。事实上,在“去刘强东化”后,刘强东也一直在幕后实际控制京东。

这次从幕后转到前台早有预兆,不光京东多次铺路,而且去年底开始刘强东自己就在有意推动。

刘强东个人风格突出,手腕强硬,而且心气极高。青锐创投创始合伙人吴斌指出,在造就互联网巨头的创业者中,似乎不需要合伙人的只有刘强东。

马云认为合伙人是可以用来分担压力的人,最著名的就是十八罗汉。此外,诸如腾讯小米等公司也均有合伙人,唯独京东例外。

京东的例外既表明刘强东能力强,也反映出其控制欲旺盛。有次王利芬主持采访,刘强东表示,如果自己失去对京东的控制权,那么宁愿把股份全部卖掉。

由此可见,刘强东之性烈,之霸道。基于此,当明州事件热度显著下降后,刘强东摁奈不住野心而强势归来理所当然。

事情的发展证明也确实如此。

2020年底开始,刘强东亲自出来主持社区团购大战;当徐雷、陈生强和王振辉扶持数科等上市时,被直接撤职换将,谢幕;同时,刘强东及章泽天还在资本圈频频出手,似乎筹备“京东资本”。

由此可见,刘强东不甘寂寞而复归一线已成必然。

问题在于,刘强东复出到底是纯粹的权力欲使然,还是天时地利人和下的契机呢?进一步来说,刘强东复出对京东本身是否完全利好呢?从既定事实来看,其造成的结果又是如何呢?

1

风波渐消,野心再现

京东引发“去刘强东化”,源自刘强东卷入明州事件后,为避免波及市值采取的办法。2020年4月4日,刘强东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由京东零售CEO徐雷接任。

另据不完全统计,其接连卸任200余家公司高管岗位。这被外界一起解读为转向幕后或放权。但截至今日,京东坚挺的市值以及不断拆分上市后的表现,均表明此前担忧属于多余。

在京东及其拆分公司的势头持续稳定的情况下,先前被迫避居幕后的刘强东自然意图重回台前。这是刘强东选择复出的大环境前提。当然,明州事件舆论降温也是重要原因。

此外,不管是刘强东本人还是京东的正面鼓吹也功不可没,就像这次公开发声就正能量满满。在致股东的信中,刘强东认为,未来中国会是“世界市场”,“一定会诞生让全球瞩目的供应链企业”。

听话听音,刘强东抱着的显然是让京东从电商企业变身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的野心。毫无疑问,没有实现措施的野心注定沦为笑话。

刘强东自信有能力实现目标,他还为京东披上了理想主义和长期主义的外衣。

“我们始终信守正道商业价值观”,“愿意为数百万合作伙伴打开增长的新空间”;京东的一切成就,“都是要依靠我们的团队和员工”。

但是,刘强东忘了当初之所以提高第三方业务比重是为了改变京东岌岌可危的利润水平,也忘了曾发公开信呼吁削减员工待遇。须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本更不可能做慈善。

2020年,当徐雷执掌京东商城,陈生强执掌京东数科,王振辉执掌京东物流时,相继被从岗位上调下来,最终谢幕。在这密集的高管变动背后,刘强东收权的信号越来越明显,迅猛突然。

2

强敌环伺,枭雄手腕

刘强东推动的人事变动相当突然,尽显枭雄手腕。

徐雷等人均属京东老将功臣,其中徐雷坐镇京东商城拼到1600多亿美元,陈生强使京东数科扭亏为盈,抵达上市门口;王振辉让京东物流快速发展,但翻手之间都被解除原职务。刘强东一直牢牢掌握大权。

要知道,对京东物流,刘强东通过京东集团获得76.9% 的投票权;对京东数科,刘强东自身持股就超过50%。

刘强东的控制欲可见一斑,且出手凌厉。当然,某种程度上这也跟京东处境有关。刘强东自身承认京东业绩向好时依然面临挑战。

在其视野中,电商领域的格局已从京东和阿里两强相争演变为京东、阿里巴巴、拼多多以及字节跳动强势入局后的群雄混战。

换言之,京东是强敌环伺,必须展示“枭雄手腕”,而不是“长期主义”。对于这点,可能数据表现得更加直观。

截至美东时间6月18日20时,京东市值为1117亿,拼多多市值为1567亿,阿里市值为5751亿;字节跳动尽管尚未上市,但有估值为2500亿;总的来看,京东市值最低。

此外,截至北京时间6月18日16时收盘,京东港股市值为8964亿,阿里则高达4.49万亿港元。

不仅如此,很多人都忽略京东才刚扭亏为盈,但市场竞争却再次白热化。2020年1月,刘强东曾在员工内部信中提到,2020年要赢得下沉市场作为目标。

8月,京东“管培生”邵宏杰在主题演讲中直言要做社区团购的长期主义者,但其他巨头粗暴式高补贴大战很快就打乱了京东的节奏。刘强东坐不住了。据悉,11月京东高管早会上刘强东表示将亲自下场带队。

重点是,这次组织变革也为刘强东的复出成功铺路了。据Tech星球报道,京东原来零售集团下面的事业部直接升级为京喜事业群,新任负责人李亚龙不再向徐雷汇报,直接向刘强东汇报。

刘强东也在从幕后走到前台,至少在京东内部已经是这样。但有必要指出,刘强东的亲自带队进行资源倾斜并没有产生质的效果,目前京东投入的成本却已经影响到了利润。

3

京东资本,浮出水面?

不管是对刘强东还是京东来说,意图撕掉快递公司或者零售企业的标签已经很久了。不过,从目前所谓成绩或者兜售的概念看,要完成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此,刘强东重临一线并不能够改变什么。

这就导致,京东一方面继续加码社区团购,利用社交电商和社区团购带来的多元用户和多元品类来填补剥离上市后的空白,一方面加紧资本布局,构建资本帝国。

先说社区团购,不仅是致力于下沉市场,也投射了成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的希望。

在去年一年,京喜新增1.1亿消费者中近八成用户来自下沉市场。换句话说,是下沉战略为京东带来了新的增长。也因此,2020年9月改名后,10月就接入微信一级入口,旋即又被组成一个事业群。

但从流量上看,相比诸如美团、拼多多,京东是用户最少的平台。

相应地,成本却在增加。分拆成本结构可以看到,2020年第四个季度成本增长来自履约费用和管理费用,各增长了34.2%和34.4%,都超过了收入增加的幅度。

今年第一季度,市场、销售和管理费用92.12亿,远超2020年同期的58.80亿。

在生鲜供应上,京东也处在起步阶段;唯一具有优势的,可能是仓配物流的经验和利用率;但这还都是有待检验的问题而已。

有道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对枭雄来说更是如此。换言之,不管是野心还是控制欲,一个侧面就是不甘寂寞。刘强东并未被社团团购拖住,反而在资本圈频频出手。

根据投资界消息,刘强东正亲自带动筹备京东资本。

当前,京东科技、京东工业品、京东产发三大独角兽,复加上京东、达达、京东健康、京东物流四大上市公司,刘强东的资本帝国体量已经树大根深。

正是立足于雄厚的资本帝国,刘强东有底气“做任何事”。不管是复出,还是主持社区团购,亦或成立京东资本,背后深层次逻辑可能都离不开此。

据悉,刘强东夫妇还参投了红杉中国、奇绩创坛、拾玉资本、高榕资本等旗下的基金。

根据天眼查显示,2020年6月9日,北京奇绩创坛一期创业投资中心新增由刘强东和章泽天持有100%股份的宿迁天强股权投资实体。

事实上,京东资本的布局早已开展。

2017年,由红杉中国作为联合发起方之一成立的星界资本,其大股东正是京东能邦全资控股的宿迁辉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9.26%,而刘强东即为后者实际控制人。

2018年,拾玉资本旗下苏州丹青二期基金最新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刘强东和天强股权投资。2019年,刘强东夫妇还斥资参投了高榕资本四期康腾投资实体。

由此可见,京东资本正在越滚越大。对此,有必要追问的是,当资本的逐利本性叠加上人的权力欲,一切又会如何呢?

或许,正如刘强东在致股东信中所说,要坚持长期主义,要坚持理想主义。否则,谁都不知道将来成长起来的会是什么。从这个意义上讲,走到台前要好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