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快跑,正在抢走武汉司机们的饭碗?

萝卜快跑,正在抢走武汉司机们的饭碗?
2024年07月09日 08:17 功夫财经

“镜子镜子我问你,中国最霸气的司机在哪里?”“秋名山车神在武汉司机面前,也只能低下高贵的头。”武汉司机的霸气,我年轻时候就知道了。有一个在驾驶界流传很久的传说,说武汉公交司机尤其开跨江路线的,比如538路,都是赛车手出身。

得飘得飘得那个飘:

也正是因为名声在外,所以武汉公交上经常有“控制车速”这样的醒目提醒,要求公交车时速不能超过40公里。武汉其他车的司机,总算松了一口气。

然而,最近一种新的车辆——无人驾驶出租车在武汉路上出现了。跟过往一段时间的公交车一样,这种车也给武汉的司机带来了某种程度的“困扰”,因为它们太过讲究交通规则,以至于在路上闹出各种各样的怪问题。没错,我说的就是百度APOLLO推出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旗下的无人驾驶出租车。

萝卜快跑的出租车,有多守规矩呢,看下边这张图,你就能感受一二了:

两台萝卜快跑在十字路口碰上,因为双方相互礼让,谁也不先走,导致路口拥堵,给来查看路况的交警都给整不会了。因为现实中屡屡搞出这种哭笑不得的事来,很多人喊这个车“笨萝卜”,但无论如何,这是一种新生事物。百度老总,也是萝卜快跑的大boss李彦宏,最近出席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时表示,大模型不能卷基础模型,要卷应用、卷场景。这话说得没啥毛病,萝卜快跑作为百度AI的一个拳头产品,确实是充分考虑了现实场景的应用中?只是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应用,它称得上是好场景,好应用吗?

应该说,在整个社会经济蓬勃向上,劳动力价格快速飙升,劳动力市场转向卖方市场的状态下,像萝卜快跑这样可以给整个社会节约人力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是有很大的存在价值的,更不失为一个好应用。就好像当年的工业革命,使得前现代的劳动生产率有了巨大的飞跃,空乏的市场上一下多出了很多物美价廉的商品。整个社会面貌也跟着发生巨变,从传统农业社会转向现代工业社会。但是以目前的现状来说,无人驾驶出租车,真的算不上什么好应用、好场景。因为眼下的出租车市场,司机已经严重过剩到快拿不到订单了。就这两天的新闻,根据广州市交通运输局每月发布的《广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市场运行管理监测信息月报》,从2023年9月至2024年5月,广州报备网约车数量从9.74万辆增至12.12万辆,注册驾驶员从12.91万增至13.85万。与此同时,从去年12月到今年5月,网约车日均订单量则从14.21单下降至12.22单,日均营收也从343.34元降至311.63元。这意味着一些网约车司机即便是“整月无休”,在未扣除用车成本的情况下月收入也不超1万元。武汉会有什么不同吗?当然不会。在武汉的热门区域,如江汉路、汉街等地,打开热力图便能看到大量司机在争抢订单,同时这些区域也常发生交通拥堵。不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网约车司机,大家的日均营收都在持续下滑。萝卜快跑在武汉投放了1000辆无人网约车,6公里4块钱,平均一公里几毛钱,而且能24小时接单,试问哪个司机干得过。就业是最大的民生,这话一点没错的。过去一段时间,网约车出租车、送外卖、送快递被誉为新“铁人三项”,是许多失业者最后的兜底。这几个行业容纳了大量新就业者和失业者,为社会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据交通运输部公布数据,截止 2023 年 12 月份底,网约车司机注册量达 657.2 万人,首次突破 650 万人。单单是2023 年一年,我国新增网约车司机高达 148.2 万人!

估计现在全国的网约车司机人数应该有千万之巨了。很难想象,倘若这群人最后连开车这碗饭都吃不成的话,他们能去干什么?又有什么样的市场,能容纳这么一大群人?

当然,萝卜快跑能在武汉落地,也是一种现实考虑。武汉作为最大的中部城市,在疫情后遭受重创,不少经济数据难言乐观,尤其是过去的经济引擎——基建,在这两年更是一言难尽。2023年武汉土地财政是2022年的一半,只有2021年的三分之一。土地财政逐步缩水的情况下,很多线下实体开不下去了,写字楼空置率跟着大幅提升,就连高科技中心光谷,繁华程度也大不如前。在这种情况下,要突破,要有高科技引领怎么办?引进无人驾驶汽车,不失为一个明智选择。而且,我相信引进消费市场的网约车不是最终目的,将百度旗下的AI产业引进到武汉,才是目的。根据汽车咨询机构埃信华迈(IHS Markit)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共享出行的总市场规模将达到2.25万亿元,其中无人驾驶出租车占比将达到60%,即1.35万亿元。为了抢这块蛋糕,武汉是真拼了。然而司机们面临的困境也是切实的困境,我们在课本上见识过的“破坏机器”的斗争,已经若隐若现的出现了。萝卜快跑近期在武汉屡遭投诉就是力证。对此,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回复称,已将情况反馈到平台,并督促平台处理。平台反击很快,马上就有了下面的行动:

这是可以预料到的,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无人驾驶的前景,AI的叙事想象,都支撑武汉方面的天平向平台倾斜。这就带来了一个矛盾,一个很难得到妥善解决的矛盾,即科技一方面降低了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提升了运行效率,另一方面又确确实实会抢掉不少人的饭碗,进而威胁到他们的生存。对后者的同情和帮助,并不是一个民粹主义的观念。须知如果一个群体的劳动权利被剥夺,相应的保障和福利又跟不上,那最后的结局注定难言美妙。特别是在当下,网约车对很多人来讲,几乎成了最后的依托科技造福人类没错,但并不总是造福全人类。在AI 能够取代的工作越来越多的时候,社会还是应该提前做好准备,不能一味地将发展代价交由普通人来承担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