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的老路,彻底走不通了!

BAT的老路,彻底走不通了!
2020年01月13日 11:41 功夫财经

2019年,有336家科技初创企业,其中包括好几家“独角兽”公司,倒闭了。

这真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好消息,毕竟大家都在指望中国产生一大批拥有科技独创性的好企业,不仅带动资本市场,还能给中国企业注入新鲜活力,给公众带来信心。

结果科技什么的没见到,初创期募得的钱一烧光,猪就纷纷落地了。有数据显示,2019年并不是科技初创公司关闭最多的年份,实际上六年以来,公司倒闭的高峰是2017年,一年就关掉了2145家公司。

数据还显示,这些关门倒闭的公司总共从投资人哪里募得了25亿美元的投资额,有些公司的估值甚至超过了10亿美元。

年度高融资额度公司盘点

那我们就看一下融资额度靠前的公司,他们所处的行业以及科技含量吧。

第一名团贷网,融资额度24.75亿,估值100亿。

团贷网是什么类型的企业就不用说了吧,做得好呢,算是个大号的小贷公司,做不好呢,就成了非法集资和诈骗。

2019年4月1日,据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官方消息,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包括实际控制人在内的唐某等44名嫌犯已被刑拘。

融资额度和估值在2019年倒闭的科技初创企业第一名的团贷网,怎么看也看不出,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科技与创新。

第二名爱屋吉屋,融资额度21.64亿,估值高达78亿。

看看名字,也知道这是一家什么公司,说白了就是个房屋中介,搞搞二手房交易,搞搞网上租赁之类的业务,水很深但业务并不复杂。我依然看不出有什么科技含量。

第三名全峰快递,融资额度16.81亿,估值50亿元。

依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不能说快递公司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但含量主要集中在自动分拣系统开发环节,现在的快递公司基本不用太操心,自有外包商搞定。

第四名就是大名鼎鼎的熊猫直播,融资10.63亿,估值50亿。

从国民老公蜕化成国民老赖,又幸有宝妈江湖救急刚刚被解除了消费限制的王思聪,就倒在熊猫直播上了,烧光了融资不说,到现在还有熊猫前主播在讨债。不能说搞直播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比如服务器的架设,让直播快捷流畅的后台程序组织,这中间有许多与科技相关的工作要做,但是要说有多少高科技含量,我就算说了,你信吗?

第五名是麦子金服,融资额度9亿元,估值早在2017年间就已经崩盘只剩下3个亿。麦子金服说是一家移动互联网金融服务集团,为个人和企业提供包括财富管理、股权投资、投融资咨询等综合资产管理服务。旗下有海诺诺镑客、名校贷、大房东、财神爷爷等产品。说白了这就是一家上网的小贷公司,算是团贷网的缩小版,你说这样的公司有啥科技含量?

第六名 Roadstar.ai,融资额8.97亿,估值39亿元。

终于有一家看上去很像高科技公司的科创公司了,Roadstar.ai是一家主打L4自动驾驶的科技公司,选择以多传感器融合的方案切入自动驾驶,即通过算法+成本可控的传感器,进行L4级别自动驾驶的研发。

在具体业务上,Roadstar.ai 将与整车厂商和供应商合作,为他们定型开发相应的 Level 4 级别无人驾驶系统,其中包括多传感器融合技术、软件以及提供自动驾驶车辆需要的高精度地图服务。

看上去是非常前沿的科技公司,按理说应该是前景无限,资本市场的反应也是相当良好,这家公司曾经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去年1月21日,Roadstar.ai发布公告,列举其联合创始人兼CTO科学家周光私藏代码、数据造假、收受回扣等违纪行为,并宣布罢免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职务,终止所有劳动合同。原来是创始人内讧,导致公司失去了继续经营发展的可能性,并让投资人集体撤资导致项目失败。

为什么把失败公司一直排到前六?就是因为它是我看到的唯一有科技含量的初创公司。其他的公司就无需罗列了,不是小贷公司,就是什么送菜、快递或者房屋中介公司,总之跟科技毫不沾边。

初创公司想成功,为什么那么难

为什么我们的初创公司都挤在这些行列互相绞杀并导致失败呢?我想应该是可以分析出一些原因的。

第一,中国市场的庞大体量,与前面大型巨头的成功,让后来者产生了一种只要能服务大众就能成功的错觉。比如现在的互联网巨头BAT,和BAT之外的京东和美团,都不是以科技创新起家,但有了庞大的市场,无论是网上卖货,还是搞搞外卖都在资本市场获得青睐。能否及时获取利润不再重要,“获客”才是一切的根本。

第二,资本泛滥,让许多根本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也能够获得大笔投资,获得投资后玩命烧钱补贴客户,一旦资本断流,公司立刻失去发展可能。比如长租市场中的乐伽等公司,就是用高卖低卖的模式来快速获客,一旦投资烧完而没能上市,就立刻崩盘。

第三,许多公司在成立之初,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风控能力,对资本市场缺乏敬畏导致崩溃。那些成立时风风火火,倒闭时维权者赢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就是现成标本。

这种跟广大群众息息相关的行业,一旦出问题必然引来监管部门的严控,多省出台禁止一切互金公司业务就是明证。

第四,创新科技真的是一件长期艰苦的过程。

无论是什么创新科技,其研发都是无比漫长的过程,想要得到最后的成功,甚至是需要一些运气的。除非你直接拿成熟科技投入,否则初创科技公司都面临巨大的不确定和风险。

以医药行业为例,从药理实验到最后的三期临床成功,行业内有三个十的说法——十年时间,十亿美金,百分之十成功几率。

这样漫长的研发,这么巨大的投入和这么低的成功率,让所有能够上市的新药都成为极其昂贵的东西。急于收回投资的投资人明显不会选择真正具有科技初创前景的公司,只会选择那些看上去容易成功的项目。

但世界上的事往往是这样的,你越是想走捷径,就距离成功越远。风口上猪固然能飞,但风不会一直吹下去,只要风一停,猪就纷纷落地。

不仅初创公司遭遇寒冬,就连昔日一些大名鼎鼎的投资公司也相继遭遇投资者维权。

但凡事有利有弊,在资本进入寒冬的今天,希望无论初创公司还是资本公司,都能静下心好好想一想,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创投企业。是那些已经做烂掉的送菜送饭卖小商品的烂大街公司,还是能让中国科技站在世界科技潮头的伟大企业。

最重要的是,那些看上去好做的生意,真的好做吗?

相比资本的青睐,或许恒心和耐心才是科创公司更需要的东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