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披露:3家知名VC数千万抢投1支博士团队 用机器人帮船舶“洗澡”

独家披露:3家知名VC数千万抢投1支博士团队 用机器人帮船舶“洗澡”
2021年01月15日 17:58 铅笔道pencilnews

编辑|吴晋娜

给万吨级的船舶除锈,给易燃易爆的石化储罐做清洁,给近百米高的风机叶片除冰……

在这些特种行业,过去这些脏活、累活和高危作业,都必须由人工完成。几年前,中科院何凯博士到船厂调研,他就亲眼看到了这样的场面——工人站在二三十米的高空车上对船舶外板喷砂除锈,巨大的扬尘淹没了他们的身影。

“这种既损害健康,又危险的工作,能不能交给机器人来做?回到实验室,他就开始带着团队研发可以除锈的爬壁机器人。2017年,经过三年时间,团队研制出了样机。

这时,他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如果把这件事当成学术项目看待的话,可能发完论文就束之高阁了。想把这项技术真正产业化,还是要成立公司。于是,他带领团队,成立了行知行机器人,专门研发能够进行高危作业的特种机器人。

2019年底,行知行的产品线已经逐渐完善,研制出了履带式机器人、轮式机器人、半自动设备等系列产品,可以为船舶企业提供整套除锈方案。202010月,行知行签下了第一笔订单,为浙江舟山友联船厂提供船舶清洗整体解决方案及成套装备。目前,行知行服务的客户覆盖了船舶、石化、风力发电等行业。

近日,行知行获得了数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 前海母基金淮泽中钊天使基金领投,峰瑞资本和分享投资跟投。何凯表示,公司将继续扩大市场,辐射更多船舶和石化等行业的客户。

注:何凯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除锈工人的启示

何凯在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工作,并担任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是精密制造和特种机器人。2010年起,他的实验室着手研发高压水成形技术。超高压水掺砂就能形成水刀,可以切割20cm的钢板。何凯介绍,传统的金属成形主要要靠物理挤压,对于金属表面会造成一定损害。相比之下,高压水成形技术的柔性更好,可以通过水压控制等方式实现金属薄板的无模成形。

柔性化制造技术如何应用于业界?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何凯决定到船厂调研,想探寻如何把柔性化制造技术应用到船板曲面的加工里。

有一次,他在码头上正走着,忽然来了一股扬尘。“我当时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船厂的人告诉我,是工人正在给船体除锈。”他一抬头,发现几个工人正站在二三十米的高空车上,在船体锈蚀的地方喷射矿渣,巨大的粉尘淹没了他们的身影。

当时,国内的船舶除锈基本依靠人工喷砂,其原理是利用压缩空气将喷砂材料喷射到金属表面,利用高速喷射的磨料除去锈斑。人工喷砂的特点是除锈质量好,但作业中产生的大量粉尘会污染环境,也严重损害工人健康何凯想到,国外的船舶企业已经开始用高压水技术除锈了,而自己正好也在研究高压水技术。于是,他开始思考这项技术如何能服务国内的船舶行业。

除锈是船舶行业的刚需,但从事除锈的工人正面临断层。年轻人不愿意做这种劳累又危险的工作,目前的除锈工人多是中老年人。因此,船舶企业迫切需要更加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何凯的设想是,先研发出一款可以在船舶表面上行走的爬壁机器人,然后携带高压水设备,在需要除锈的地方进行作业。他介绍,除了船舶除锈,爬壁机器人可以应用于很多场景,例如石化行业储存罐的清洗,风力发电塔的喷涂和检测等等。他把目标行业梳理了一遍,发现市场规模大约有800亿元。这份前景也驱动他进一步推进机器人的研发。

2014年起,何凯开始在实验室研发爬壁机器人,到了2017年,样机研发成功。他觉得可以成立一家公司,把他的实验室成果彻底落地。“如果把这件事当成学术项目看待的话,可能发完论文就束之高阁了。想把这项技术在业界推开的话,还是要成立公司。”

于是,他和自己的同事李赳华,还有几个实验室毕业的学生,成立了行知行机器人公司。

从实验室走向船厂

即便已经在实验室摸索了三年,何凯心里清楚,自己的产品还远远算不上成熟。所以成立公司后,要想让产品走向市场第一步,就是继续完善产品。

何凯介绍,船舶的表面因为撞击和腐蚀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地方,船板的连接处还有焊缝,机器人如果走不稳很容易掉下来。为了模拟复杂的真实场景及提升产品的稳定性,团队在公司实验室拼焊多块钢板,有直面,曲面,反底面等,尽可能还原作业的真实场景。

经过反复试错,何凯的团队做出了第一款产品——履带式爬壁机器人。

但是把产品带到船厂后,问题接踵而至:履带式机器人在船舶竖直面可以很好的完成任务,但是无法在曲率较大的地方作业;而且机器人的操纵需要靠键盘,对于工人来说不方便。

“做学术项目的时候,我们帮船厂解决了部分问题,人家就会肯定我们;但是现在作为一个公司,对方就希望我们可以提供整套的解决方案。”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何凯介绍,行知行的团队后来研制出了更轻便的轮式机器人,可以在船舶侧部的曲面和船底进行除锈工作,和履带机器人相比更灵活;针对点打的除锈作业,行知行还开发了可搭载于高空车的半自动设备,体量也比履带式机器人小了很多。

为了让产品更易用,何凯和团队把机器人改成了无线控制,工人用一个遥控器就可以控制机器人的前进和后退。遥控器设置了自动模式和手动模式,当机器人在平整区域作业时可以直接选择自动模式。“我们后来把遥控器做的像小孩玩的遥控车一样,只有几个按钮。操作简单了,工人自然就愿意用了。”

到了2019年底,行知行的产品线逐渐完善。

何凯觉得这些被船厂反复试炼的爬壁机器人可以进入市场了,但一场疫情打乱了他的节奏。

疫情中的曙光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行知行的业务没法开展,公司的现金流一下子变得紧张。“最难的时候几个合伙人出了将近200万元来维持公司运转。”令何凯欣慰的是,团队里没有人离开。“大家对产品很有信心,觉得风口马上就来了。

何凯透露,国内大部分船舶企业对是否采用超高压水除锈新工艺持观望态度。一方面,进口设备比较昂贵,维护起来也比较困难。“像是德国的超高压水清洗装备,一套买下来就得一千多万元。设备一旦出了问题还要找国外的售后团队,沟通起来很麻烦。”

另一方面,国内公司还在摸索技术,离商业化落地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和进口设备相比,国内设备也有一些优势。何凯举例,行知行的单套设备部署成本为100多万元,仅为德国设备的十分之一;售后团队可以驻守船厂,随时应对机器人出现的问题;和德国设备相比,行知行还研发了污水回收处理装置,实现了绿色除锈清洗。他认为国内自主研发的装备更贴合船舶企业的需求,但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2020年6月,何凯等来了机会。当时,位于浙江舟山的友联船厂想引进可以除锈的爬壁机器人,邀请行知行等国内外厂商到现场做演示。何凯回忆,在众多的竞争对手当中,行知行的机器人脱颖而出,在产品稳定性和作业效果等方面都得到了船厂的首肯。到了10月,友联船厂清洗服务商向行知行确认了第一笔订单。

作业中的轮式机器人

目前,行知行的盈利模式为销售、租赁和运维,2020年的营收额达到了千万级,客户覆盖了船舶、石化、风力发电等行业。石化企业存在大量储存易燃易爆物的储罐,行知行为此研发了防爆的爬壁机器人;风力发电机叶片到了冬季就会有除冰需求,以前都是依靠蜘蛛人,现在可以用搭载融冰剂的爬壁机器人。

突破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后,行知行也获得了资本的认可。近日,行知行获得了数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前海母基金淮泽中钊天使基金领投,峰瑞资本和分享投资跟投。何凯表示,公司将继续扩大市场,计划在舟山成立分公司并在青岛建立研发基地,以此来辐射船舶和石化等行业的客户。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