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教育大裁员开启:无一幸免

K12教育大裁员开启:无一幸免
2021年06月13日 16:04 铅笔道pencilnews

编辑|吴晋娜

又一家已经在A股上市多年的知名K12教育集团爆出裁员消息。

据知情人士向铅笔道透露,该集团昨日召开最新裁员会,全国各地校区开启不同程度的大比例裁员(含北京),部分校区比例达30%。

近段时间,“裁员”两个字仿佛是K12教育行业的主流。据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透露,新东方等教育集团也陆续开启裁员行动。此外,高途、VIPKID、作业帮等无一幸免。

在相关部门对校外培训机构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教育行业迎来地震,从业者面临生死转折。有业内人士估计,仅仅一个暑假,在线教育行业岗位裁员就可能会超过10万人;上市企业股价会持续下跌;抗风险能力更差的中小机构们,不少会选择直接转换赛道。

祸不单行,内忧外患之下,资本陆续撤离在线教育行业。不少受访的教育赛道投资人表示,现在已经很少看教育项目,更偏向于投资大消费与企业服务。

核心业务面临不确定性、资本熄火、政策收紧……眼下,K12教育公司的转型已经迫在眉睫。接下来,就到了从业者们修炼内功的时候了。

希望K12教育过这一关。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K12教育的“末日”

裁员行动开始了。一批应届生首先感受到了这波浪潮——还没毕业就失业。

暑期到来前夕,K12教育行业频频传出停止招聘、毁约应届生的消息。一位应届生表示,在即将入职某头部机构的前两天,突然收到微信通知岗位被取消。对方公司HR称,由于政策收紧,公司临时通知不需要该工作岗位,要么推迟入职且期限不定,要么转为销售岗。

这种情况并非少数,在选择K12教育行业的应届毕业生中,有些人已经为毕业后的首份工作提前租好了房子,有人为此拒掉了其他的offer,有人把三方协议寄给了机构,但一直没有签约,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无一例外最后都被“牺牲”。

即便是早已入职的正式员工,也没能避开。学而思、作业帮、猿辅导、高途……各教育机构的在职员工纷纷爆料,公司开始“劝退”和裁撤相关岗位,从运营、用户增长、到投放、师训等岗位,无一幸免。

给出N+1的补偿是机构最后的体面,但更多企业选择直接撕破脸皮。一位教育机构员工对铅笔道表示,上午还在开会,下午就通知被裁,HR不露面,让直属领导来做工作,赔偿金没有,内部安排转岗当然也没有。而且正在培训的员工全部加大考核力度,逼迫员工自己离职。

有专业人士估计,这场裁员风暴至少殃及10万教育机构员工。“运营、技术之类的岗位可以去其他互联网企业,但是我们辅导老师、班主任又去哪里找相关工作?”95后男生贾政对铅笔道诉说自己的困境。这份工作,现在无法给他任何的安全感。他曾经为了教育机构的高薪资,放弃专业对口的工作,在退潮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直在裸泳。

挥舞裁员镰刀的企业们也不好过。二级市场上,好未来、高途、新东方的股价持续暴跌,此前的投资机构纷纷大手笔减持;一级市场上,即将赴美上市的作业帮也被传言按下了暂停键。

大企业纷纷选择断臂求生。高途是最早对外公开“战略调整”的企业之一。5月27日,高途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在小早启蒙全体会议上宣布了两件事,除了宣布员工转岗与裁退外,还表示“3—6岁的业务我们不做了”。

作业帮员工也爆料:“体验课被砍,‘0元课转正’团队内部,端外流量组(投放组)、大班课师资培训两个团被一锅端。”

至于抗风险能力更低的中小机构与创业项目们更是迎来自己的至暗时刻。

一位投资人透露,自己投资过的创业项目刚步入发展期便赶上疫情,调整后好不容易步入正轨却又再度被迎面痛击。“大半夜,创始人给我打电话说这次连坚持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了,想要放弃这个行业决定转行。”

这一次,K12教育行业“失速狂飙”的引擎似乎真的要彻底熄火了。

核心是去销售化

2020年,教育无疑是最受关注的“明星赛道”。

受去年疫情刺激,在线教育企业业绩明显增长。在美国上市的好未来、跟谁学、新东方等在线教育的龙头股股价屡创新高。其中,好未来的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元。

在线教育在一级市场上更是火热。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超过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这一总额比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资总额都要多。

甚至有数据显示,全球教育投资大约80%都流向了中国。

资本是把双刃剑。不断出台的政策使得K12教育行业地震,但是有专家分析,政策大力治理的重要原因是资本的介入。“资本在其他行业跑马圈地,引起的影响没有这么大,但在教育行业,资本的介入动了很多根基。”

有了资本助力后,2020年也是教育机构们疯狂烧钱的一年。有公开报道称,在投放高峰期,一些头部在线教育平台日均广告消耗超过1000万元。海量营销、低价引流,高薪招人的打法,使收入和成本不可避免地倒挂。

在线教育仿佛又回到了互联网行业竞争的主旋律中——烧钱,获客,耗死对手,然后获得更多定价权。

“2020年的教育行业是不是有点像前几年的网约车、共享单车?”一位创投圈人士对铅笔道分析道,逻辑都是先通过资本烧钱,然后在行程垄断地位之后,开始收割。

资本之战非常残酷。2019、2020年,大量金钱和资源涌入在线教育这一相对窄小的赛道。一番洗牌后,基本只剩下一些头部公司。

仍留在赛场上的头部公司也不轻松,竞争愈发激烈,尽管营销额增长,亏损却也在扩大。比如某在线教育公司2016年营收3.3亿元,净利润为5955.1万元,随后三个年头,营收一直保持了增长势头,但净利润却在不断地下滑,2019年,首次由盈转亏,2020财年的亏损更是达到了惊人的7.6亿元。

广告投放、招人支出、开展多条前途未卜的业务线,这些都使得成本水涨船高。为了能继续留在牌桌上,企业只能继续扩大投入。有从业人员表示,机构的获客成本占总收入的一半以上,有的更夸张,差不多到了100%。

在过往两年,有钱的教育机构们成了最受欢迎的金主。霸占各类广告牌,冠名、赞助电视节目,大手笔地在百度、快手、抖音等平台投放信息流广告。更有传言说,教育公司2020年为字节跳动贡献的广告收入排在了前3名,甚至一家濒临破产的广告公司靠着教育机构活了下来。

“其实,此次监管的核心思路是‘去销售化’。”有从业者表示,随着市场竞争的白热化,很多培训机构疯狂地获取新用户,把人和财全部铺在了营销和销售上,相应地在课程质量把控、教师管理方面难免出现问题。

就像前面提到的已经被机构裁员的贾政一样,他发现“班主任”这个岗位与自己想象的截然不同。“这个岗位其实更像是销售,每天更多时间是维护与家长的联系,催他们续费,业绩提成也全部依靠成单与续费。”但因为教育机构的高薪吸引,还是有很多名校应届生义无反顾地投向这个行业。

资本大撤退

资本的嗅觉永远是最灵敏的。在此次地震爆发前,投机机构们的态度就已悄然改变。

据不完全统计,教培行业2021年完成的融资超116起,而K12领域的融资事件仅为12起,仅仅10%的占比与去年同期50%左右的占比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投资了掌门1对1的某投资机构投后管理负责人表示,由于担心“不允许教育资本化”的细则随后落地,目前已经申报材料的教培机构的上市步伐并没有暂停,但是在基石投资者方面,受国内政策的影响,美元基金的投资意愿明显降低。

押注二级市场的机构们开始举手投票。5月17日凌晨,高瓴资本向SEC披露的最新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高瓴已清仓好未来,将持有的405万股全部出售。好未来曾经是高瓴资本在美股的第一大持仓股,2019年初,高瓴资本还直接参与了好未来5亿美元的定增。不过,高瓴资本又新建仓新东方7.88万股,市值110.3万美元。虽然外界对高瓴资本“一买一卖”的态度感到有点迷思,但无可争议的是,它已经开始对K12教育的未来产生怀疑。

除了高瓴资本外,另一家投资机构景林资产也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幅减持好未来,卖出257.06万股,占所持股数的77.61%,目前余下74.14万股。

同时披露减仓在线教育的还有老虎环球基金。2020年第三季度,老虎环球基金建仓高途,买入302.08万股,但2021年第一季度则全数清仓。

一级市场的投资人们也似乎选择屏蔽了这个赛道。不少受访的教育赛道的投资人表示,现在已经很少看教育项目了,更偏向于投资大消费与企业服务。

一位教育方向的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从今年就没怎么关注过K12教育的项目。“这个赛道早就变成头部市场,行业的中早期投资机会差不多消失,投资机会并不大。而且,对于中小体量的投资机构而言,也没有财力玩这个赛道了。”

“教育行业在现有政策监管下,已经不能随意资本化了。没有资本化,所谓投资方是没有意义参与的。”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从PE和VC角度来讲,大概率今年将从整个教育赛道全线撤退。

在他看来,“虽然目前政府鼓励职业教育这样的赛道,但这些领域的天花板都比较低,企业能做到的总容量、规模和K12领域不在一个量级。国内的K12业务在整个教育赛道的占比基本达到70%-80%。”

K12领域的政策还未明确落地,针对当前的行业现状,对于资本而言,最好的方式还是静观其变,等靴子彻底落地。

修炼内功的时候到了

核心业务面临不确定性、资本熄火、政策监管因素,眼下,K12在线教育公司的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头部公司的动向值得从业者关注。据消息称,在6月7日下午,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CEO陈林在内部全员讲话中表示,未来将大力度投入到进校产品,服务于帮助学校与老师的精准教学。同时有大力教育的内部人士表示,此前大力教育也有扩张进校业务、建立营销团队的打算,但考虑到成本原因并没有大规模进行,而现在意识到进校或许是未来的大趋势。

字节教育未来重点推进的极课大数据、AI学都是进校产品,通过向老师、学生和家长提供精准学习服务,来进入学校的资源采购预算系统。

一位字节教育部门的员工对铅笔道表示,公司接下来确实会向这方面发力,为此他马上要赶往山东等地出差谈进校合作。

2C受限,转而2B服务学校。字节教育确实给了其它在线教育机构一个未来发展的方向:与其在2C的夹缝里求生存,不如转型或者转变业务重点,服务拥有最多学生的学校,从而实现规模效益。

另外,一位资深的教育方向投资人还对铅笔道提出一个思路:转型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和老年教育。

比如素质教育,头部的机构仍然获得大笔融资,今年上半年,K12赛道里最大的一笔融资,是以数理思维为主的火花思维正式对外宣布完成E轮全部3笔融资,共计超过4亿美元,占了今年上半年K12赛道融资总额的95%。

素质教育正在进入一些在线教育公司的视线,它能满足在线教育公司继续从幼儿“收割”用户近十年的愿望,让素质教育的需求一路陪伴孩子的长大。

在学科教育被禁止的时候,一些机构已经将宣传重点转到素质教育上面,以思维启发敲开家长们的钱包,而“XX课”的字眼已很少见到。

再比如职业教育,随着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对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日趋强烈。目前,我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年均向社会输送1000万毕业生,年培训量达1.5亿人次左右。

职业教育也已开始引起资本关注。2020年下半年,作业帮、网易有道等已经布局成人职业教育。在政策不断向职业教育施惠的背景下,职业教育领域无疑将获得更多投资者的关注。

接下来,就到了从业者们修炼内功的时候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