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公司 |《偶像练习生》幕后制作方鱼子酱的版图扩张术

创公司 |《偶像练习生》幕后制作方鱼子酱的版图扩张术
2018年04月07日 00:11 三声

雷瑛表示,现阶段鱼子酱的诉求是“一定要有完全自有的IP和新娱乐的玩法”。《偶像练习生》这样的合作会继续进行,同时,稳步提高原创节目的数量,形成相对广谱的观众群覆盖。

作者|黄云腾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352家创业公司

网综《偶像练习生》的播放量已经达到25亿,这让更多人记住了它的操盘手鱼子酱文化。

作为承制单位,鱼子酱和爱奇艺节目开发中心共同统管了《偶像练习生》节目的研发、制作、落实。这档在爱奇艺上播出的S级网综自播出以来表现优异。除去让蔡徐坤、王子异等练习生迅速走红,《偶像练习生》也在一定程度让大众视线聚焦在男团和练习生群体,并把注意力回归到偶像生态以及幕后团队。

节目外,鱼子酱已是一家成立3年的综艺制作公司。

“我们其实大体就分成两种类型,一个是我们在积极的做头部综艺,二是我们在积极探索真人秀的节目。”鱼子酱CEO雷瑛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截至目前,这家公司已经制作了《歌手是谁》、《黄金单身汉》、《熟悉的味道》、《快乐男声2017》等多档节目,输出平台主要是视频网站。

鱼子酱文化CEO雷瑛

《偶像练习生》同期,鱼子酱出品的另一档网综《闺蜜的完美旅行》也已上线。多元化的作品产出被雷瑛认为是拓宽鱼子酱边界的重要方式。“现在综艺娱乐的产品肯定是以女性化为主的,所以我们可能针对年轻女性的产品设计可能会多一些。”

《偶像练习生》之后,鱼子酱的首要创新重点当然是偶像生态。“我们将来会围绕着偶像生态、选秀养成,会做很多自己的设计。”雷瑛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

“越努力越幸运”

《偶像练习生》之前,鱼子酱已经是一家相对成熟的综艺制作公司。创始人雷瑛曾历任湖南卫视早间版块制片人、《娱乐无极限》制片人,创办并出任金鹰卡通卫视频道总监,对娱乐生态有较好的判断。“为什么叫鱼子酱?娱乐就是酱紫,它是一家专业做娱乐节目的公司。”过去3年,这家公司先后参与制作了《歌手是谁》、《零零大冒险》和《黄金单身汉》等综艺节目,让鱼子酱在业内收获了一定的知名度和辨识度。

其中,鱼子酱在2016年参与了爱奇艺出品的网综《了不起的兽人族》。这档节目属于鱼子酱探索的真人秀类型,节目播出后播放量超过2.5亿。

从《快乐男声》到《偶像练习生》,陈刚团队对于纯网偶像类节目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陈刚团队非常善于把真人秀融合在音乐表达里面,从而凸显选手或者练习生的个性。其中,《偶像练习生》打破了各大经纪公司的合作边界,和每周一集的视频边界,有直拍视频、短视频群组、泡泡社区等等,大幅提升了团队对于大体量节目的把控能力。

鱼子酱文化合伙人 《偶像练习生》总导演陈刚

在制作《偶像练习生》的过程中,鱼子酱与爱奇艺进行合作,担任节目承制方。负责节目制作、鱼子酱的陈刚团队此前是《2017快乐男声》的导演及执行团队。“现在网络开始具备了造星的能力,同时具有很强的传播力。 “雷瑛告诉《三声》(ID:tosansheng)。鱼子酱负责与爱奇艺磋商节目的大小流程,包括宣传口号“越努力越幸运”。这句口号源自于双方的协商和沟通过程。

“越努力越幸运”在雷瑛眼中的重要性在于,这代表视频平台开始注重价值观的输出和引领。“整个机制和整个正能量的起来,一定意味着整个网络的综艺或者叫娱乐节目的生态,已经完全升级到一个新的阶段了。”雷瑛说。《偶像练习生》放弃了过去选秀节目的筛选机制,由全民制作人投票选出最终的9人团。对雷瑛来说,这意味着平台自主意识的提升,“《偶像练习生》完全不是传统节目的玩法,应该是说这个平台越来越具备真正大平台的力量,现在它完全向两头延伸,平台力量越来越强了。”

雷瑛强调适应对内容公司的重要性。对于鱼子酱和内容公司,雷瑛认为,挑战主要是如何跟平台匹配,以及如何挖掘产品价值,抬高自己与平台协商的话语权,获得更强的竞争力。

在这种认识下,鱼子酱现在的定位是“娱乐产品一体化解决商”。鱼子酱将会一部分从平台承制IP综艺,另一方面积极筹备新的原创节目。“基本上现在我们跟各大平台合作的综艺,我们自己带创意,自己带投资,自己解决大部分的招商。”雷瑛说。现在,鱼子酱把节目类型分为专业性综艺和娱乐选秀,同时强调针对观众体验做不断的节目优化。“网综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就是经常会给你提供基本用户画像,然后他们在哪儿,看了几分钟,拖拽了没有,怎么个看法,他们吐槽点在哪儿。”雷瑛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当然我们也希望技艺越来越精,希望能叫好的声更多,被埋汰的点更少。”

巨大的挑战

3月份,由鱼子酱出品的《闺蜜的完美旅行》。这档节目也是鱼子酱在女性向领域的又一尝试。“我们希望它戳中少女心的这一部分,少女心是什么呢?就是你有钱、有闲、有伴的时候,才能称为完美旅行。”雷瑛说,“每个人的形象在不同人的符号面前表达是不一样的,在闺蜜面前聊的是真实的我,聊的是我的曾经,或者是我被公众关注的某某事情,在这个里面,跟个人所参与的热点、个人的故事是完全相关的。”

雷瑛表示现阶段鱼子酱的诉求是“一定要有完全自有的IP和新娱乐的玩法”。《偶像练习生》这样的合作会继续进行,同时,稳步提高原创节目的数量,形成相对广谱的观众群覆盖。

拓宽自己的想象空间成为鱼子酱的下一阶段目标。

数字偶像是另一个应对新娱乐趋势的产物。雷瑛正在计划推出数字偶像,以男团形式对外推广。“我们先出文学和漫画,然后文学很快变成剧,网大,然后我们接下来要出歌。”雷瑛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整体节奏会按照这一规划推进,相关文学作品会通过爱奇艺的云腾计划上线,“我们是希望要做到二次元向三次元的覆盖,其实是在做泛二次元文化。

数字偶像将会被定义中会成为偶像势能的最大化,同时也将给予以更大想象力。“娱乐节目最后产生的是什么?产生的是人,产生的是内容的IP。你无非就产两端,你做完节目之后,有可能产生IP,有可能产生人。”雷瑛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对于制作公司来讲,我就是一个节目,没有办法收到平台能收到的那些边际效益,所以我只能改变自己,看我们的综艺之后产品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在调整自己。”

在未来的网综战争中,平台的强势将令内容公司面临新一轮的调试和自我改革。随着用户向互联网迁移和《偶像练习生》点击量突破25亿,鱼子酱获得了更多认可和机会。“网络在从纯粹年轻人的聚集地向全年龄段在扩张,所以节目类型和价值观也在发生明显的变化,而且它上升的趋势很快,比之前可能电视用的时间会更短。”

经历过湖南广电改革的雷瑛,则更懂得抓住这些可能的重要性。“这个巨大的挑战放我们面前,成功跨越的话就是鱼子酱的幸运和成功。”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