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机器城」的诞生

「未来机器城」的诞生
2019年07月20日 23:53 三声文娱情报站

作者 | 黎佳瑜

编辑 | 申学舟

“最后一搏。” 《未来机器城》上映前夜,暴走团队联合创始人、电影编剧兼制片人郝雨在朋友圈写道。

这部国产科幻动画电影曾在去年戛纳电影节收获广泛关注——据Variety、Deadline等媒体报道,Netflix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采购其海外独家版权。但郝雨和《未来机器城》的“人生巅峰”只持续了不到48小时,随即影片便遭遇撤档、改名等风波,并在一年后重新定档。

《未来机器城》的创作与制作周期长达七年,改编自条漫《7723》,讲述了机器人7723与叛逆女孩小麦相遇和相伴的故事。这是一部超乎预期的动画电影——在题材上,擅长写段子的暴走团队选择了温情的科幻故事,这在国产动画大银幕上十分罕见;在制作上,两大好莱坞动画制作团队的加入让影片具有国际水准的动画质感;与此同时,影片还呈现了鲜明的本土化色彩与可预见的未来感。

从剧本创作、电影制作、后期配音到宣发落地,《未来机器城》诞生的过程也是暴走团队在动画电影业务线的探索过程。“动画电影是很能考验人耐力的一个东西。” 暴走团队创始人任剑在去年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采访时说。

但对于暴走团队来说,国产动画电影的方向是确定的。“咱们这一代人都是看着高品质动画成长起来的,其实我们一直都有憧憬,想做出很好的动画。”因此,在2012年,任剑及其团队做出判断:“我们觉得时机到了。”

这一预判早于平台发力布局国漫,也早于《大圣归来》的爆红。2012年,暴走团队从海外进口动画电影的票房规模中看到了动画电影的市场前景,但当时缺少优质的国产3D动画电影。“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去做这件事。”任剑说。

01 | 只有一个「机器城」

2013年,决心做动画电影的暴走团队开始在拥有1000万篇投稿的社区寻找适合改编的作品,一圈数据跑下来,位于前列的条漫《7723》脱颖而出。

在郝雨看来,这样的数据意味着故事的内核已经得到验证。“那篇漫画的画风非常粗犷狂野,但没有遮挡住它的细腻和暖。”她解释道,“即使在那样的画风下,仍然是一个能够感动人的故事。我们觉得内核是可以打动人的。”

条漫《7723》

科幻题材与科技元素也是暴走团队选择《7723》的原因之一。郝雨希望能够借此让国产动画电影的内核更加丰富:“现在国漫很容易跟古风划等号,大家觉得古风跟国漫是一个东西,但我觉得国漫的定义是可以很广泛的。”

原作《7723》是300多格的条漫,讲述了系统故障的老旧机器人为了保存对小主人的回忆,每天不断删减记忆片段的故事,其篇幅只能制作不到10分钟的短篇动画。郝雨首先要做的就是对原作进行改编与调整,用电影语言来讲故事。

“每天必须选择删减记忆”的内核必须保留,在郝雨看来,这是原作最打动人的部分。在此基础上,郝雨对机器人与小主人的经历进行扩写。她想要讲述一个关于叛逆与陪伴的故事,而为了强化辨识度,主角不能是一个“傻白甜”的小女孩:“我们一开始就想做一个真实的叛逆小孩。”

“有效的亲子陪伴”这一想法首先闯入了郝雨的脑海。她记得暴走团队曾在某天半夜收到一个17岁男孩自杀前的2000元私信转账,请他们将这笔钱用于慈善。当民警赶到男孩家中时,家长甚至不知道一墙之隔的儿子已经陷入昏迷。“我们产生了一个思考,即便有人在身边,这种陪伴也是假象。”深受触动的郝雨说,“你就在门背后,但儿子内心波涛汹涌的思绪家长完全理解不到。”

缺少陪伴、真正的叛逆小孩是什么样的?在创作与打磨剧本的过程中,郝雨不断地调整主角小麦的成长轨迹,“我们一直在反复讨论到底要在哪个点上让小麦反悔,是不是要按剧情套路在三分之二的时候让她改好了。”而暴走团队的一次经历让郝雨对“叛逆小孩”有了新的理解。

曾有一个14岁女孩私信求助称自己患有抑郁症,可家人不相信自己。在暴走团队的帮助下,女孩得以就医,而团队也决定帮她支付后续的治疗费用。然而一段时间后,暴走团队回访时却发现治疗费全部被女孩拿去购买Cosplay道具。

“后来我们觉得,真实当中的问题小孩,她的叛逆不是一两天形成的,也不是一两天可以瓦解的。”郝雨摇了摇头,“那我们就尽可能地去呈现真实的‘熊孩子’,然后出现一个人去帮助她,即使她很坏,很需要被揍一顿,但我们唯一能够帮助到她的还是持续的、无条件的爱、理解和沟通。电影原本就是个童话,我们给童话加入了自己对叛逆的理解。”

《未来机器城》电影海报

《未来机器城》的剧本创作与调整时间长达4年,郝雨的电脑里至今仍保留着8个大版与十多个小版的修改稿。团队最初曾花了一年时间跑遍国内动画制作公司,寻找专业编剧团队,但所有人都以为暴走团队要做爆笑大电影。“没有人相信我们。”郝雨说。最终,郝雨决定自己来写剧本。

对于擅长写段子的暴走团队来说,零经验挑战电影剧本创作并不容易,要自学电影剧本写作方式,还要不断克制写段子的欲望。

2014年底,捧着刚从亚马逊网购的编剧教材书,郝雨开始用英文写第一版剧本。她把这段经历称为“螺旋式的上升”:“刚看编剧教材书的时候,突然发现电影编剧是公式,就觉得我也行啊,套公式我也可以。到了某个阶段就陷入极端的自我怀疑,心想完蛋了,我简直一点创意也没有。”

第一版电影剧本创作耗时两年,2016年定稿。期间,暴走团队也在寻找动画制作公司,当时国内没有合适的制作方,他们便把目光投向海外,选择了美国的一家工作室,组建了“梦之队”一般的大牛班底——团队中所有人都是迪士尼梦工厂出身,有三人还曾获得奥斯卡提名。

机器人7723的早期设计

但郝雨想象中的人生新高峰并没有到来,双方的磨合并不顺利,暴走团队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第一版做出来就觉得太难看了,他们跟我说没有关系,我最喜欢的《狮子王》当年第一版也很难看。我们就又挤了点钱出来改,一直改了三版。”郝雨回忆道。

痛苦的磨合源于迪士尼动画创作方法的“水土不服”。在视觉化创作过程中,电影剧本只是一个参考,而经过制作团队的“改造”,故事已完全流于低幼,只有机器人等主要角色得以保留。

与此同时,文化理念的差异也成为沟通的隔阂。郝雨最常提起的一个例子便是小女孩对机器人说了二十几遍“我爱你”,“我们中国人从来不说爱你,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感情,而是有一万种表达方法,只是我不会直白地说出来。”此外,剧本中的大战场面也被制作团队删除,因为“打架太多会吓坏小孩子”。

郝雨不断地产生疑问,但面对从业20年的专业制作团队,当时的她并不自信。后来,她带着耗费了300万美金的三版电影回国请同事观看,并问他们会不会去电影院看,只有一个人举手。放映会后,王尼玛安慰郝雨说,没事,大家不会看不起你的。

现在的郝雨并不抗拒提起走过的这段弯路,相反,这是她破除盲目崇拜、重拾自信的契机。“我们一下子反应过来,即便你是大牛,我们觉得你做的东西不够好,就不应该继续做下去。”

她也意识到,暴走与迪士尼最大的区别在于,迪士尼有无限的时间、资金与项目,能够不断投入反复修改,但暴走只有《未来机器城》。

02 | 制造“可预见的未来”

2016年3月,广州珠江夜游游轮上,郝雨带着新的导演与美术设计团队为《未来机器城》采风。

导演安恪温第一次来中国。他是初期动画制作团队的一员,在与安恪温沟通后,郝雨认为他能够理解暴走团队想要的《未来机器城》是什么模样。“他看过的港产片和日漫比我还要多。”郝雨说,“我问他,你能做到吗,他说我等了二十年。”

即便如此,在魔都广州的夜色下,体验着“左手小蛮腰,右手天河CBD”的安恪温依然忍不住问郝雨:“你们怎么生活在《银翼杀手》的世界里?”

郝雨想要让创作的主导权回归暴走团队,因此对导演的选择与团队的组建有格外清晰的目标:“你做项目要找灵魂匹配的人,你的创意才能实现,所以还是找到了能够理解并且尊重彼此的人。”在重新搭建的团队中,导演由安恪温与其合作伙伴龙子乔担任,美术设计由国内团队完成,并由暴走主导编剧。

为了让团队吃透中国式科幻、让观众在《未来机器城》中不出戏,闭门开会是郝雨最常用的方法,而“广州一日游”则是为了让导演与美术团队有更直观的感受。“当时他们觉得这就是未来。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高速路可以从楼中间穿过。”。郝雨回忆道。

《未来机器城》中的未来都市“米都”

在设计影片中的未来都市时,团队又去上海捕捉城市样貌。

“一开始设计出来的街区,一看就不是中国人能想象的,很美国。”郝雨说,“在上海法租界走一圈以后我们发现,加几个简单的东西,瞬间就不像外国了。”树木,电线杆,空调外机,还有挂着被单的晾衣绳,这些元素都是她所乐道的细节。

在暴走团队的最初设想中,前期分镜由北美著名的独立动画分镜工作室House of Cool开发,中后期制作在国内进行,在见识了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化体系后,他们决定“把预算撑一撑”,并辗转找到了动画制作工作室Tangent Animation。

电影工业化体系渗透在动画制作的各个环节,而让郝雨印象最深刻的是人物设计与色彩脚本两条轴线。

在角色设计阶段,导演做了一条轴线,按照角色的人性化程度将其定位在相应的坐标上,“越是偏冷漠的、机器的,它的外形就越棱角分明,线条越硬;越偏向人类与人性化的,就要设计得越圆润。”因此,在影片中,反派机器人“战王”造型最接近方块,小狗馍馍设计得最为圆润,而反派庞贾庭虽然是人类,其设计也都以冷硬线条为主。

以人性化程度为坐标的人物轴线

在设计场景时,团队同样制作了每一场戏的色彩脚本。首先根据情绪的高低为场景打点,其次根据场次的关键程度标注重点,再据此确定每一场戏的关键色彩。“色彩也有它的语言,但很多国产动画电影在这一块是缺失的,你会觉得不同情绪的场景色调是不成体系的,像来自两部不同的电影。”

《未来机器城》色彩脚本

在郝雨看来,电影工业化的成功之处在于将情感的表达具象化成一套方法论,除了剧情与台词,还能通过音乐、音效、色彩与打光的调整精准传递情绪。

基于成熟的逻辑体系与方法论,编剧的创意也更容易得以呈现。影片中机器人7723为小麦制造了彩虹,郝雨说这相当于是机器人赠予的一束玫瑰花。但机器人的玫瑰花是什么?她觉得不能是充满科技感的先进技术,制作团队便设计了一盏由仓库旧物拼凑的彩虹灯,“其实非常巧妙,全部细节都非常合理。”

为了让《未来机器城》的3D打斗场面更加真实,制作团队参考了真人电影的打斗运镜方法,有一场戏还用了长镜头,“当时觉得疯了,干嘛要在动画片里做长镜头,因为真的很贵。”运镜以外,音效的强化与镜头上有光斑、污渍的设计,都让郝雨真切地感受到工业化体系下流畅的设计与制作逻辑。

在制作过程中,暴走团队也充分利用了自身的社区优势与粉丝基础。“我们可以通过通过各种平台触达两亿多粉丝,把一个概念抛出去,让粉丝来验证与反馈。”任剑举例说,在设计主人公某个节点的情感表达方式时,暴走团队会模拟多种方案并制作成漫画,在流量平缓时段投放社区,根据数据对比做决策。

与制作周期相似,影片的配音过程同样漫长。一般译制片配音时间为2至3天,而《未来机器城》的配音工作持续了32天,既有冯远征、石班瑜等配音演员,也有张全蛋作为暴走式彩蛋出现。郝雨笑称,整个配音过程就是配音导演王蕙君的台词课。

最基本的要求是“说人话”,台词本因此一改再改。改动过程中,王蕙君提出了两个方向。一是强调本土化,回归中国人真正的表达方式,经过多版改动,影片的中英文版几乎没有对照的台词;二是打造未来感,想象属于未来的语言风格。“机器人怎么吐槽?机器人怎么骂人?我们后来想出一个‘α你个β’。”

尽管编剧们极力克制写段子,但电影依然融入了暴走团队的风格。“我们觉得可能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做机器人电影的机会了,要把我们对机甲大战的幻想全部投射进去——发大招一定要喊话。”

影片制作最大的难点在于时间与预算限制了暴走团队对影片的打磨空间。“有些东西不能大改,只能微调,但幸运的是我们每个环节都在加分。”对于预算要求过高的创意,暴走团队也会尝试用其他方式实现同等效果。

郝雨相信,如果前期对故事没有足够坚定的想法,就会面临反复修改的困境,最后流为妥协的产品。

2015年,《超能陆战队》上映,团队一度陷入矫枉过正的思维困局。“我们最初设计的形象就是白色的圆脑袋圆肚子。当时误入歧途,就说不能跟大白撞,我们要改。”

第一次修改轮廓,去掉了机器人的一条腿;第二次修改颜色,设计了数十种配色,最后选择了“机器人从来没有过的”紫色;第三次把机器人模块化,让它在形状上更靠近数字7、2与3。

“每一个逻辑都很厉害对不对?但它就是很丑怎么办?”郝雨不断滑动手机屏幕展示着设计图,像是在问旁人,也像在问自己。

机器人7723配色设计图

当团队终于决定抛弃“撞梗”的枷锁,创作过程反而流畅了起来。“我们不能盲目地相信他们,还是要做我们自己的东西,传递我们的思维。”郝雨说,“说白了就是我们的私货一定要夹带进去。”

03 | 出海与落地

据估算,《未来机器城》成本是一般国产3D动画电影的两倍以上。然而,《未来机器城》最初寻找项目投资的过程并不顺利。

据任剑透露,早期成本来自暴走文化其他业务线的收入支持,“基本消耗了我们从2012年到2018年间赚的钱。”

郝雨的电脑中仍然存着170版石沉大海的项目PPT。面对第一次做电影、原本擅长短视频的内容公司,投资方对《未来机器城》提出了诸多质疑,其中不少反馈对暴走团队也造成了一定打击。

“有人说,我觉得你们做不了机器人,因为日本人有高达,美国人有变形金刚,它的高度非常高,你们为什么还要做?”早期的质疑也让任剑意识到动画电影对团队耐力是一种考验。

2015年,任剑向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合伙人金城提起《未来机器城》,后者最终成为影片的联合制片人。

金城对国产动画电影前景的判断与任剑相似,他同时看中了暴走团队的IP孵化能力:“相比于国外的成熟市场,动画电影占中国电影票房市场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能是方法不对。暴走能够把短视频做成、知名度做大,而且树立了一系列IP,为什么不能做动画电影?”

在金城的牵线下,暴走团队开始与阿里影业、万达影视、新东方等投资方接触。而在没有成片、只有15秒渲染片段的情况下,相中《未来机器城》科幻题材与制作水准的万达影视与阿里影业先后决定参与投资,联合出品,由阿里影业主控发行。

2017年末,金城代表《未来机器城》与创新精英文化经纪有限公司(CAA)达成海外代理协议。此后,《未来机器城》的出海在Netflix购买独家版权后更加顺畅。

在金城看来,国际化意味着中国原创作品在相对成熟的市场上得到了认可:“市场化认可意味着它不再是低附加值的加工品,而是高附加值的文化创意产品,是新门类。”

国际认可也成为了国内投资方判断的依据。“《未来机器城》这样高质量水准的动画是国际市场的硬通货,可以面向全球发行。” 阿里影业宣发总经理杨海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真正好的动画电影很容易跳出来,因为它跟所有动画都不一样。”

相较于对经典IP的重复演绎,杨海认为原创项目有更多可能性,在他看来,投资是对电影人的一种鼓励:“创新的人总要有一定支持,《未来机器城》第一次将国产科幻动画电影做到这么高制式,我觉得很容易打动人,但成本确实很高,这就需要作出决策。”

在对《未来机器城》的定位上,暴走与阿里影业达成了一致。郝雨想把影片送给“缺爱的小孩”,暴走团队建立的机器城社区互动性也偏向合家欢。而根据灯塔平台的用户画像与数据反馈,阿里影业同样将影片目标指向亲子档与家庭观影。

杨海对《未来机器城》有着更高的期待,他认为影片可能打破亲子人群的天花板,不同的人群对影片中的“正能量”也有不同的解读,如儿童从中获得更多想象力,而成年人则得以反思有效陪伴的意义。

郝雨曾戏称《未来机器城》是“三无产品”(无明星,无IP,无厂牌),在影片推广过程中,国际认可与角色辨识度成为宣发的两大切入点。在口碑层面,面向海外发行的《未来机器城》已积累一定的国际认可,对国内观众而言具有正向反馈作用。在内容层面,影片中的机器人7723、小狗馍馍等角色辨识度较高,而根据灯塔平台的分析,这两种形象在动画中最容易被接受。

阿里影业与万达影视的合作让《未来机器城》的宣发实现了线上与线下场景的覆盖。具体而言,阿里影业拥有淘票票等线上宣发渠道,于去年4月启动的“灯塔”计划也为用户运营、片方营销与大数据协同提供智能宣发支撑,而万达影视则拥有丰富的线下场景。

《未来机器城》的宣发逻辑以亲子档、家庭观影用户群为核心,向外辐射青少年等群体。“灯塔会给我们一个清晰的定位。”杨海解释道,“我们测试发现,推荐《未来机器城》的家长比非家长高出一大截,在资源、时间和预算有限的情况下,肯定奔着核心去。”

因此,《未来机器城》的宣发渠道以偏社区的线下场景铺设为主,如大型商场、亲子主题街区等,让亲子档用户能够触达影片信息,同时在各个渠道投放以“陪伴”为主题的宣传物料。此外,《未来机器城》参加了今年的上海电影节展映,并在多地举办点映以积累口碑。

《未来机器城》点映与机甲巡游

在各种因素作用下,今年暑期档成为国产动画电影交锋的战场。杨海观察到一个明显的趋势:近几年进口动画片取得口碑易,收获票房难,属于国产动画电影的机遇正在来临。“大家对一个品类的消费需要时间达到饱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期待国产动画能把这个类型撑起来。”

已向动画电影迈出第一步的暴走团队将继续搭建这条业务线。据任剑介绍,2015年,暴走在国内成立影业公司,此后在美国建立了自己的动画部门,并在加拿大联合创办Tangent Animation,后者负责动画电影的技术开发和制作。郝雨则透露,团队已经开始策划新的动画电影和剧集。

《未来机器城》的成功出海也让国际化将成为团队的发展方向。“必须得走国际化,因为我要有更多额外的收入支撑作品的质量。”郝雨说,“国内动画的平均体量撑不起大预算,但减预算意味着减质量,那就更不可能创造好的票房。有了海外收入以后,我们就可以稳定、大胆地去做一些尝试。”

(李浏、罗立璇对本文亦有贡献)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