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来信:如何用VR构建未来核心竞争力 | 新商业情报

扎克伯格的来信:如何用VR构建未来核心竞争力 | 新商业情报
2019年08月13日 23:54 三声文娱情报站

来源 | 新商业情报NBT

布莱克·哈里斯(Blake Harris)的《未来的历史》(The History of The Future)中深入探讨了Oculus的创立故事,以及Facebook的收购、随后的诉讼和创始人帕尔默·勒基(Palmer Luckey)的个人政治问题。

在写这本书的早期,哈里斯与Facebook的公关团队密切合作,并定期进行重要高管的采访。在这个过程中,哈里斯获得了扎克伯格发给Oculus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布兰登·伊里贝(Brendan Iribe)、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其他六名Facebook高管的一封电子邮件。

这封日期为2015年6月22日的邮件提出了进一步优先布局AR/VR并购买游戏引擎公司的理由。根据书中的说法,Facebook计划把世界上最知名的游戏开发工具之一的Unity纳入自己的怀抱。

以下为邮件的完整内容:

随着我们最近关于加快VR /AR工作的讨论,我认为,阐明我希望通过投资能实现哪些目标是对我们有益的。

我们的愿景是,VR / AR将在大约10年内成为继移动设备之后的下一代主要计算平台。它甚至更加普遍——尤其是当我们使用AR时,因为你可以随时使用它。它比移动设备更自然,因为它使用我们正常的人类视觉和手势系统。它甚至性价比更高,因为一旦你有一个好的VR / AR系统,你不再需要买手机、电视或其他实体物件——它们会成为数字商店中的应用程序。

除了通过加速这一技术的发展为人类带价值,我们还有三个主要的商业目标:战略、品牌和财务。其中战略目标最为明确。我们在移动端很容易受到谷歌和苹果的制约,因为它们是主要的移动平台。我们希望在下一波计算热潮中拥有更强的战略地位。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既要建设大平台,也要建设关键的应用程序,以提高我们在下一代平台上的战略地位。如果我们只开发应用程序,我们将保持目前的地位。反之,如果我们只开发平台,我们的处境可能会更糟。我们必须兼顾两者。

从时间的角度来看,下一代平台越早普及,并且由谷歌和苹果主导移动世界的时间越短,我们的境况就会越好。这段时间越短,我们的社区就越不容易受到他人行动的影响。因此,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在VR /AR领域获胜,更重要的是加速它的到来。

这是我收购公司并尽早增加对它们的投资的原因之一,而不是等到以后才进一步化解风险。通过加速这一领域的发展,可以降低我们在移动设备上的弱点。

我们的品牌目标也很简单。我们品牌最缺少的元素是创新,这是我们作为一家依赖于吸引优秀工程师来建设未来的科技公司的弱势。拥有一个创新的品牌不仅会在招聘中获得回报,也会体现在我们所有的产品和其它的努力中。

一个创新的品牌来自于创造有形的新产品。我们在VR /AR领域的发展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的核心社交网络工作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Internet.org正在专注于扩展而不是发明,而Al目前还没成型。

我们可以在每一个领域做更多的事情来讲述我们的故事,但是VR / AR的成功在未来5-10年有着最大的创新潜力。当然,我们需要在该领域取得成功才能获得这些品牌优势,但如果我们做到了,这带来巨大的价值。

财务目标是最具体的,我将讨论我们应该开放VR /AR生态系统的哪些方面,以及我们希望从哪些方面获利。该生态系统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应用程序/体验、平台服务和硬件/系统。在我对VR / AR的愿景中,这些都是按重要性排序的(尽管值得注意的是,苹果通过颠倒顺序,凭借高端的愿景打造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

关键的应用程序就是社交和媒体平台,尤其是沉浸式视频。游戏是至关重要的,但它需要人气的支持并且通常持续时间很短,所以拥有关键的游戏并没有确保它们存在于我们的平台上重要。每个人都会使用社交网络和媒体平台,如果我们在这些领域取得成功,我们将建立一个庞大的企业。

我们将需要大量的投资和专门的策略。不过对于现在来说,我只能断言,构建社会服务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会对这一点的进行更详细的阐述。

我们对于平台的愿景围绕着应用程序使用的关键服务展开:账号、内容、应用程序分发商店、广告、支付和其他社交功能。这些服务具有网络效应、稀缺性以及盈利潜力等共同特征。使用我们的内容市场、应用商店或支付系统的开发者越多,他们就会越好,我们就能更有效地赚钱。

有几件事值得注意。首先,这些平台服务应该是跨平台的。大多数服务可以在iOS、安卓、Windows上等提供。在安卓上,我们可以提供一个应用程序商店,并为分发的应用程序提供许多服务。如果我们的应用程序切换到预装的市场进行销售,我们甚至不用支付谷歌30%的收入份额。

其次,这个平台实际上不是一个技术意义上的操作系统。在现代操作系统中,对于供应商来说,大部分价值来自于使自己的服务在安装了自己操作系统的设备上具有优势。

我认为我们的主要平台战略不应该专注于构建一个完全独立的操作系统,而应该拥有跨系统的这些核心平台服务。这将是一个挑战,因为操作系统的供应商会试图把我们赶出市场,但如果我们构建了更好的服务,并提供了操作系统需要的东西,我们就有机会成功。

生态系统的最后一部分是硬件/系统。这一类别包括了VR / AR工作所需的所有核心技术,但这些技术单独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可持续的商业价值:头显、控制器、视觉跟踪、图像APl。这些部分都必须对整个生态系统非常有利,才能使其可行。

例如,智能手机需要好的触摸屏、电池管理无线电技术等,但除非品牌、专利实施和团队建设始终遥遥领先于其他人,这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难发展成大型企业的部分。即使公司取得了成功,也没有一家硬件公司像我们的愿景那样,遍布于应用程序领域。

开发硬件和底层系统非常重要,可以加速和影响VR / AR的发展,也能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机会,在所有的系统中整合我们的平台服务。如果我们一直做得很好,它可能就会像在苹果那样,成为我们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我们对于这一领域的愿景就是,我们将占据杀手级应用,在平台服务中拥有非常强大的覆盖范围(就像谷歌在安卓上所做的那样),在硬件和系统上足够强大,至少能够支持我们的平台服务目标,最好是成为一家企业。

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我们需要进行许多不同的投资。在关键的应用程序中,我们需要快速启动社交应用和视频功能。在平台服务方面,我们已经开始用Oculus打造一个账号、应用商店和支付平台,但我们比Valve和谷歌落后了好几年,我们在虚拟形象和内容市场上甚至还没有起步。在硬件和系统方面,我们在VR头显、控制器和底层SDK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我们没有真正地开发图像系统,在AR方面远远落后。

在未来几年,我们需要在应用程序、平台服务、图像和AR领域进行重大的新投资。其中一些将是收购,一些可以由我们在内部构建。如果我们试图从头开始打造一切,那么可能就会花费太长时间或失败,从而使我们的整体战略面临风险。为了避免这一点,我们应该从其他企业那里收购一些此类资产。

鉴于我们自身的优势,我们最好在内部构建大多数应用和平台服务,同时利用收购机会,在我们几乎没有经验的情况下收购大部分核心的VR/AR和3D技术。这就是我支持收购Unity的原因,我们在未来几年内很有可能会收购一家AR公司,并有机会收购VR应用程序团队。我同时也一直鼓励我们要在平台服务上增加内部投资。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的战略是赢得关键的应用程序和平台服务,那我们为什么要在硬件和系统上进行如此大的投资呢?当我们考虑在未来十年为Unity投资数十亿美元时,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为了说明这个核心技术的价值,我将概述拥有Unity的优势。

首先,Unity将帮助我们打造实现战略所需要的世界级的VR / AR体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需要紧密集成这个生态系统的所有软硬件组件——头显、控制器和硬件端的跟踪; 在软件方面的虚拟形象、内容和账号——Unity可以为大多数开发人员实现这一点。如果我们拥有Unity,我们就能确保这一切总是顺利地、迅速地进行。

如果我们和Unity这么做,Unreal和其他的游戏引擎也会优先与我们一起提供优质的体验,我们将推动整个市场的发展。如果我们没有收购Unity,那么最好的情况是,我们可以激励他们优先为我们这样做,只是一切会进展得更慢。但最坏的情况是,其他人可能会收购他们,阻止这一切发生。

在某种程度上,拥有实现任务所需要的核心技术非常重要。即使是一个潜在的前进道路,拥有它也会增加并购整合的机会并减少风险。

其次,Unity将增加对内容市场和应用程序分销商店等关键平台服务的支持。我们将通过与Unity合并这些服务来实现这一点,从而使它们更加优质和易于使用。

作为一个优势,如果我们想要确保我们的形象或账号系统适用于Unity,我们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一点。其他任何一个构建形象系统的人都离不开Unity的引擎,而每个人都使用Unity引擎来以一流的方式支持他们的服务。我们将继续履行Unity的承诺——支持每个开发环境。但毫无疑问,拥有Unity将提高效率,帮助我们成为打造关键服务的最佳团队。

作为易用性的一个例子,因为我们拥有Unity,我们关键的服务将始终做得又快又好。我们也可以让我们关键的服务成为开发者使用的默认服务。我们可以让Unity的编译程序直接与我们的应用商店兼容,默认的内容会使用我们的格式。如果我们的服务不够好,这并不能保证它们会成功,但是如果够好,这就保证了所有的开发人员都能很容易地使用它们。

此外,由于我们的关键服务将被很好地融合到Unity中,这将给其他引擎带来压力,比如Unreal,它需要与我们的关键服务进行紧密的整合,并确保它们的开发人员具有相同的访问权限。这将有助于实现我们的目标,既传播重要的平台服务——甚至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平台。

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我们的开发人员量将给我们更多的机会来整合和提升我们的关键平台服务。就像深深依赖Google Play服务的开发人员更有可能使用它们下一个推出的API一样,使用我们的系统来建立VR/AR体验的开发人员,也更有可能使用我们提供的附加服务。

第三,Unity增强了我们确保其他平台公司支持我们服务的能力。

我们拥有了Unity,就等于拥有了安卓。Windows和iOS都需要我们在其生态系统的更大范围内支持它们。虽然我们不会直接拒绝他们,但我们可以选择在多大程度上支持他们。

对于安卓和Windows等开放平台,这有助于公平竞争,有助于确保我们能够继续提供我们的应用商店和其他关键服务。对iOS来说,这不会影响到苹果允许我们提供应用程序商店,但它可以给我们其他重要的谈判筹码,作为我们的VR / AR策略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如果有人收购了Unity或这个新生态系统中任何核心技术的领导者,并且收购者怀有敌意,决定不支持我们,我们就有可能完全被赶出市场。同样,这也不可能是一个突然宣布Unity不再支持Oculus的声明,但是谷歌或者其他人永远不会优先考虑改善我们和Unity的结合。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不利因素是如此的脆弱,即使这笔交易没有带来我们最初设想的所有好处,仅仅是为了减轻这种风险而付出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回到是否值得在未来十年在Unity和其他核心技术上投资数十亿美元的问题上,最难评估的是,我们不能肯定地说,如果我们做了一件事,我们就会成功。这个生态系统有许多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可能会受到许多阻碍。但我们能确定的是,这增加了我们成就伟业的机会。

鉴于我们有机会在下一波计算热潮中巩固我们的地位,我认为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来增加我们的机会。几十亿美元不是个小数字,但我们可以负担得起。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企业,所以我们可以为世界创造更伟大的东西。这就是我能想象的我们为未来创造的最伟大的东西之一……

©新商业情报NBT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主编正在输入...

你觉得VR在未来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