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港股实录│阜博集团龙辉:版权保护刻不容缓,内容变现海量机会

金港股实录│阜博集团龙辉:版权保护刻不容缓,内容变现海量机会
2020年01月14日 11:18 智通财经APP

2020年1月9日,在国内领先的港美股资讯平台智通财经主办的“第四届金港股年度颁奖盛典”上,阜博集团(03738)投资和战略发展总监龙辉就公司发展现状、战略与现场投资者做了零距离面对面沟通。

以下为路演实录:

大家好,我叫龙辉,负责阜博集团大中华地区业务。阜博2005年成立于硅谷,这十几年时间一直是中美两边同步在发展。我们的业务分为两大块,一块是版权保护,另外一块是内容变现。从整个业务面上来讲,大家现在视频网站上所看到的各种内容的输入,跟我们有关系,中国内容的走出去跟我们有关系,包括下载盗版的资源渠道现在变得越来越难了,这也是我们整个版权保护在做的一个部分。

从市场的占位上来讲,我们是全球细分领域的龙头。那么今天下午我会针对于我们版权保护,还有内容变现,以及在2019年完成的相关重大并购,在这边跟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交流。

细分龙头收购ZEFR业务,跨区域强强联合

这十几年时间,阜博其实主要是以SaaS服务的方式来给全球一线的内容方来提供版权保护。在2019年11月之前,我们是全球在版权保护领域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 2019年11月之后,由于对ZEFR公司的收购完成,我们实际上是在版权保护和内容变现这两个领域都是冠军、市场领导者。

我们的客户包括好莱坞“六大”,包括各大电视网络,包括全球各地区的知名内容制作方;在技术层面,版权保护领域,我们是2017年第69届“年度技术及工程艾美奖”的获奖者;在业务层面,内容保护部分我们的核心产品就是VideoTracker,因为这个领域的技术实际上主要是两大块,一个是水印,一个是影视基因,在影视基因这个部分,我们帮客户解决,在全球范围之内,不管是直播网站、流媒体,还有相关的下载渠道,包括社交网络,整体范围内的监测、取证以及相应的维权,我们绝大部分的工作通过机器和云端的服务器来完成,这是一个基本上接近于自动化过程的版权保护方案。

在内容变现这个领域,我们有两大块,TVOD这块基于点播形态,我们把大批内容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流动后,然后跟内容方进行分账合作。AVOD是广告模式的部分,涉及到两个方向,就是海外的内容进中国以及中国的内容走出去,在AVOD这个部分涉及到我刚才讲的,我们在2019年有对美国ZEFR公司主营业务的收购。那么ZEFR这家公司它是什么?

因为国内我们的网络环境原因,一直跟YouTube的结合点应该说是相对比较少,那么实际上在海外地区,ZEFR长期以来帮影视公司进行内容运营以及版权保护这方面的工作。它有三块最主要的业务,第一给影视内容公司、体育赛事,包括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进行YouTube平台上的短视频运营变现。第二个部分的话,对于大量被盗用的内容进行收入追回。第三个部分,它同时涉及到广告招商业务,在YouTube上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两种类型的广告,一种是YouTube平台进行直接算法推荐的,另外一部分我们也可以去自己找到广告资源来匹配到相应的内容上,当然所换来的CPM的回报会有比较大的不同。

在收购方面,行业顶尖的Accel-KKR基金,给我们提供了强力的财务支持。这个事情在好莱坞有很大的影响力,也是阜博从软件服务向内容运营重大升级的一个动作。

版权保护刻不容缓,DTC模式应运而生

在这里分两个部分来讲一下,首先我们关键性的业务版权保护,到2022年,盗版内容所给内容方造成的损失接近520亿美金,这里面还没有算体育赛事和电视付费频道的收入。在这个层面上,实际上正版内容的收入和盗版造成的损失,它们之间的差别已经不是很大了。预估数据,在2022年版权的全球收入在800多亿美金,而盗版所造成的损失在500多亿。

为什么会这样?这跟版权行业一直以来的模式有很大关系。实际上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版权的销售模式、授权模式,是非常简单的,几年期授权卖给你,这样不管是被授权方和授权方,其实在整体的交易达成之后,在版权保护方面双方的动机并不是很强烈。

但是在2018年和2019年发生了非常大的一个趋势的改变,这种改变在行业里,我们叫它流媒体革命。其中典型的动作是各大内容方以及互联网公司,他们先后成立了DTC(Direct To Comsumer)部门。这个指的是什么?举个例子,迪斯尼这家公司,它已经成立98年,迪斯尼在接近100年的时间里面,基本上就是生产内容,然后把它授权给院线、电视台,包括流媒体网站以及各个细分渠道,实际上奈飞的崛起,跟早期迪斯尼一揽子给了它大量低价的流媒体授权有很大关系。

但是随着奈飞的崛起,我们可以说奈飞一个公司的存在,它影响了整个好莱坞的格局。所以我们看到在2018年的时候,迪斯尼和福克斯的合并,紧接着不管是发力Hulu 流媒体服务,还是在19年11月推出的 “迪斯尼+”视频服务,以及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苹果也推出“Apple TV+”服务,不管是老牌内容方对于用户的直接触及,还是新入局的互联网公司直接面向用户, DTC模式对整个内容行业都产生极大的改变。

在这个变化之后,版权保护的买单方就变得相对明确了。因为原来迪斯尼内容卖出去之后,不管是再卖到中国还是卖到欧洲,实际上跟它本身的关系不大,但是现在这样的模式,迪斯尼的内容在外面被少偷一份,那么它在自己平台上面可以获得的收益就会更多一些。

DTC模式的优势在哪?因为它直接面向用户,它可以基于用户的数据来生产内容;因为它直接面向用户,所以它有更清楚的策略去发展用户;因为它是直接面向用户,它的广告投放会更加精准。所以我们整个的版权保护业务,实际上在DTC背景下,现在整体的增长是非常乐观的。

版权保护的技术方案,我们实际上不只是视频,其实在图片、音频和文字多个领域,都拥有相应的底层技术来进行版权保护,我们在客户需求的范围之内提供服务,这里面从在线的监测、取证到整体的下线服务是全链式的。我们的客户包括全球各大内容制作机构,且都是长期的合作伙伴,像迪斯尼本身也是我们的股东。

进击分账模式,海量机会等待发掘

内容变现的部分,我们有一个核心词——分账。我们所有的版权流通都是基于分账模式的,这是跟国内也好,或者国外大部分地区相比,都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不会涉及到前置付费的版权买卖,而是达成了收入之后,我们会跟内容方进行分配,当然这个基于长期以来的信任,更基于我们整个一套数据服务系统。

对于内容方来讲,这些收入实际上是帮它在做增量的收入。对于网站来讲,减小了版权购买的成本,尤其在目前这个环境下,极大的降低了视频网站在版权购买方面的支出。那么在收入来源上,刚才有提到两点,第一个基于传统的transactional模式,就是单点付费,另外一块是广告方面的收入。

我们的AVOD指的就是广告分账业务模式,阜博一直在以YouTube为代表的平台上进行视频内容的保护和收入追回。那么同时存在的另一个行业巨头就是ZEFR,ZEFR有两块核心业务,一块是帮各大内容方,包括影视公司、脱口秀节目、体育赛事,进行在线内容的运营和推广。另一块是盗用收入追回。如果你的内容被人盗用了,中国现在常用的模式是,如果你可以证明是你的内容,平台会帮你下线。实际上随着YouTube推出了Content ID这类技术服务,YouTube可以支持你做到内容不下线,但是被盗用的内容所产生广告收入要返还给内容方。

ZEFR以第三方的身份在平台上为内容方做运营,多年处于领先的位置。主要的平台包括YouTube、Facebook、Instagram等,在中国,我们现在也在把这样的模式带进来,正在跟平台进行非常积极的沟通。

那么这个领域的机会在哪里?

第一.除了前面提到的对于影视版权的分账引进,我们现在也把国外优质的品牌短视频内容向国内引进,比如说教育类的,比如说涉及到民俗、旅游、儿童娱乐这样的内容,这些在国际上有很好口碑的内容,整个品牌引进来,以分账的模式在中国运营。

第二,另外一块更关键的,我们把大批量的中国影视内容输送到海外去。当然这有几个背景,首先随着国家影响力在持续增强,对于文化输出需求也在提升,我们明显感觉到内容方对内容出海的积极性在提高。其次,因为YouTube特殊的存在,实际上中国有大批量的内容,它其实是没有在YouTube上面存在过,所以说只要是有适当的通道和平台存在,我们有大量的存量内容往海外去进行输出。 最后就是,在中国有很厉害的内容生产能力,各种视频的内容制作者或者制作机构,每天以非常惊人的数量在生产内容,加上去年下半年像李子柒在海外的成功给很多内容制作者一个强烈的信号。在流量红利慢慢变小的当下,海外变现成了一个大家都愿意去积极尝试部分。

而且确实在用户观看带来的广告收益方面,YouTube这样的平台和国内短视频平台比较,还是有很大的差距,YouTube的千次观看广告收入要高出很多。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正在把大量的中国内容往海外以AVOD模式进行输出,我们通过并购整合实际上建立了一个极大的平台和通道。

另外,TVOD这个业务模块应该怎么来理解,实际上在过去的7到8年时间里,不管是好莱坞还是说像日本、韩国这样的地方的内容,中国地区我们其实更多可以看到的是头部的或者说前15%的内容,那么大批量的腰部或者尾部内容其实并不是质量不够好,它更多是缺少一些相应的模式来引进。如果以买卖的方式,平台也好,版权代理机构也好,它更多会采取抢头部内容的策略。

但是在目前的采购成本压力下,我们把大批量所谓的腰部内容,以分账的模式引入到亚洲、尤其是中国地区来。这块业务我们是在2018年的中期启动的。目前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接受这种分账模式的合作伙伴超过50家,积累的影片库已经接近4000部。在国内这个部分,长短视频平台有超过18个平台建立了深度的合作关系,包括我们跟小米和华为,在国际范围内进行内容的合作。这是我们的TVOD分账业务,它的方向主要是从外面到国内来,AVOD和TVOD是我们两块最主要的分账业务。

这里展示一些我们的重点客户,这里面包括版权保护的客户,也包括内容合作的客户,也包括我们在分账业务上各种合作平台,这些都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一些大的互联网内容公司,也是我们的代表性客户,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参与到流媒体业务里来。包括一些著名的儿童卡通频道、体育赛事,包括老牌的家庭滑稽录像等娱乐内容,都是我们的长期客户。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市场对于阜博这家公司的了解,更多的可能是SaaS服务商,但实际上随着一系列大的动作,目前来看,我们在内容运营方面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在版权保护方面的收入。希望接下来有机会跟大家对于像内容出海这种大趋势,可以和各位再做会后的交流。

低价收购优良资产,业绩爆发指日可待

大家好,我是阜博的CFO,我叫Vincent,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整个集团的财务方面的情况。

刚刚我们提到,我们完成了对ZEFR公司的Rights ID和Channel ID业务的收购。大家可以看到ZEFR收入一年实际上有三亿二千万港币,EBITDA大约有4100万港币,那么按照对价5000万美金计算的话,Price to revenue 是1.2倍,市场上的对比公司平均8.6倍。Price to EBITDA是9.5倍,而市场上的对比公司平均39倍。所以对于这收购项目是相当划算的。如果我们完成这一个并购之后,只是按2018年的收入加起来的话,,我们大概就有4.3亿港币的收入,如果我们按照市场的比率来算的话,实际上我们的公司的股票都是很严重的低估。另外虽然我们2018加起来收入有4.3个亿,但是19年还不会完全地反映在我们财务报表当中,因为我们在11月中旬才完成收购,所以只会有一个半月的数据会并在我们的19年的财务报表当中。

而2018年阜博财务报表上EBITDA虽然是一个亏损,但是实际上我们18年的时候完成了一个对于澳大利亚的一家公司业务的并购,所以产生了一笔较大的收购费用。

还有在内容保护领域上,大家看到我们18年收入虽然有一些比17年低了一点,但实际上是因为我们之前在15年的时候从Rentrak 并购了一家有关线下内容分成的业务公司用来发展我们的TVOD 业务,在并购的时候我们也知悉该业务处于一个收入下跌的状态,如果我们不计这部分影响的话,我们的总收入有15%的增长, 尤其是内容保护板块当中我们更有19%的增长。

另外刚刚龙辉有提到,因为流媒体革命及各大内容方推出自己DTC频道的关系,各大内容方以及互联网公司对于我们内容保护的一些需求会一直会增加,所以我们对于未来内容保护板块充满信心,另外我们也会提供更多的服务方式。

从2019年看我们的销售费用跟研发费用同比有所增加,主要是我们在开发TVOD业务,把一些内容从美国或者英国等欧美国家的影片引进中国,还有把中国的影片引到美国等。因为这个业务还处于比较早的阶段,所以它的收入还没有反映在我们的上半年的报表上。但是之后我们的收入会肯定有所反映,加上我们从ZEFR并购了内容变现的业务,收入肯定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

而关于并购的资金,我们从Accel-KKR那边拿到了,大家都知道Accel和KKR都有很丰富的投资经验,从他们的尽职调查及公司行业研究中当中,发现内容版权所有人和影视制作公司将阜博及Rights ID和Channel ID视为业界领袖所以Accel-KKR欣然为此次收购提供资金支持。

问答环节

1.问:请问关于内容变现,比如李子柒的内容在YouTube播放,这广告收入是归李子柒吗?分多少钱能定下来吗?

答:实际上是这样的,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面, YouTube的广告分成机制,整体来讲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系统。那么它的区别在于哪?在不同区域的广告主投放的广告的质量或者说金额的不同,比如1000次观看在美国有可能达到5美金以上,但是在整个东南亚地区会是1到2美金这样一个规模,基本上是按照区域可以有参考区间的。

李子柒所获取的收入,是来自全球各地的用户看了之后,按照每千次多少钱结算回来的,那么在YouTube的后台也会有及时的数据反应上去,收入来源基本是这样。

2.问:因为比如说小米,可能美国的迪斯尼的片子在小米的用户上是可以看,作为小米用户我觉得看一次也没给小米钱,小米是怎么给迪斯尼钱的?

答:这个业务,比如说我们跟小米有合作,那么,迪斯尼的片子如果交给我,我们可以有几种方式的变现。

第一种,有现在有些平台已经在推这个业务了,用户为了这部片子单独付一次费。

第二种,不管是开屏的,还是视频本身片头的,还是中插的广告,那又是一个收入,每个平台它都会有自己分配机制,然后按照分成给我。那么这套数据他给了我之后,当然我们会有自己的手段去监测播放数据和他提供的分成比例是不是匹配。那么这个数据,是基于他给我这个报告以及我们验证之后得出的,不管是用户单点的,还是基于广告的。

3.问:那会不会出现内容方,比如迪斯尼最后可能会分很少的钱?

答:一次用户的观看,如果是单点业务,实际上它的起价我们可以参考爱奇艺,6块钱1部,这个数字并不小。

整体来讲的话,分账模式确实是考验量,跟传统模式不同,头部的内容只有那么多,从这个层面上,腰部和尾部的内容就要跑量,因为在中国一些内容落地的限制,所以我们在日本或者亚洲其他地区整体去跑,累积起来的量也是很多的。

4.问:你们在这个里面能赚多少?就是李子柒的收入。

答:李子柒是我用来举例,并非我们运营的项目。通常除了覆盖了我们本地化的费用,运营的费用,然后还有适当的利润。李子柒的案例,实际上是给了市场一个很强的信号,让很多公司看到了这个方面的机会,但是YouTube整体来讲有一套相对比较复杂的规则。也许不少公司在跨境结算方面都会面临阻碍。所以实际上现在很多大的内容方,包括电视节目和各种版权库内容,包括网络上各种我们认为气质上符合出海的这些内容,我们在进行大量的签约和输出。

在运营体系上,实际上用到了ZEFR在洛杉矶这边的整体的运营体系,以及整个这么多年的数据运营方法,在本地化方面,我们也配置了中国的运营团队来帮助中国内容的出海。

5.问:目前中国盗版情况比较严重,对公司业务会不会有影响?

答:盗版在目前这个流媒体时代,我个人认为是很难完全禁止的,但这个情况在过去的三五年时间里,其实已经每年都在改善,我认为它是在持续进步的。

早期的话确实不具备市场环境,但是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像爱奇艺、腾讯这样的网站,它们在内容保护上,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部分,给予了越来越高的重视,也投入了很大的费用。实际上目前中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除了长视频版权,各种短视频的盗用、混剪也是一个大问题。

当然基于我们原来的底层技术,这可能是一个增长机会,关键还是谁买单?公司在技术方面持续在创新,2018年我们完成了对澳大利亚一家公司的收购,也是因为其在盗版下载监测方面有突出的优势。

中国目前的状态还需要有耐心去等,中国的视频网站也好,内容方也好,他愿意去花钱来购买服务。目前很多内容方,其实是委托律师事务所来维权,但你光靠人的方式来进行搜索和维权,现在很多问题已经解决不了了。很多名字改的面目全非的盗版,需要使用视频识别层面的技术,那么可能对用户来讲成本会相对高,但这也是下一个阶段版权保护的大机会。

6.问:关于付费,比如这个中国和美国的会员费相比可能会有差距,那迪斯尼的片子在中国放和在美国放,费用方面会不会也会有很大差别? 会不会加重盗版产生?

答:差别是有的,但是这个事情要怎么看,即使有差别,你做了就有收入不做就没有。

至于会不会加重盗版,理论上来讲,获取内容这件事情,目前来讲是禁不掉的,因为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录屏,这很难避免,无非里面你可能会去加水印或者加视频基因然后比对。但是要获取这个内容,无非就是你拿到之后,你用什么样的追踪技术来追到源头,是谁把它盗版出去的,或者从哪个源头出去的,在这个层面上,其实你还需要配合每个地方的立法。

比如韩国那边罚的比较重,盗版情况还好。目前中国这种盗版违法成本也是越来越高,就这种威慑实际上导致大家对于整个版权保护的意识是持续在进步的,这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

7.问:请问你们集团的技术团队有多少人?

答:我们集团技术人员包括中国、美国加起来近百人。但我们目前这个阶段,在整个基础大平台基础上,现在是按照市场需求持续的优化和迭代。整体在运营层面上,对于人力的依赖性已经不高了,在版权保护这一块,基本上我们更多的成本在于机器和云资源。就像刚刚讲的,因为我们在整个运营层面上的收入,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技术,所以说我们团队规模的增长可能更多会来自于运营业务,包括在各个不同的语言区域所配套运营人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