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正在把人类变成赛博格?

苹果正在把人类变成赛博格?
2021年02月28日 13:30 AI前线

作者| Alex Hern

译者 | Sambodhi

策划 | 刘燕

20 世纪 60 年代,NASA 的两位科学家 Manfred Clynes 和 Nathan S. Kline 在对宇宙旅行的研究中,提出了赛博格(Cyborg)的概念。20 世纪后半叶以来,赛博格在许多科幻文学和影视作品中,都描绘了人类借助机械能量超越肉体极限的可能性。苹果会不会把人类变成赛博格呢?这种技术到底是为人类带来了光明,还是对人类进行了不可容忍的改造?

本文最初发表在 The Guardian 网站,经原作者 Alex Hern 授权,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伴随着 iPhone 手机,手表,以及即将到来的智能眼镜,苹果手机越来越成为我们大脑和身体的延伸。这个梦想太宏大了,但是它会不会变成一场噩梦?

苹果公司的工程师们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就与谷歌进行了一次罕见的合作。其目的是建立一个系统,在整个人群中跟踪个人的互动,以便在隔离潜在的传染病携带者方面取得先机。根据 目前的发现,这种疾病可由无症状的病人传播。

交付速度非常快,最终的曝光通知工具还没有证明其价值。它已被 NHS 的 Covid-19 应用程序所使用,世界各地的其他应用也在使用。但是,封锁令减少了人际互动,限制了该工具的实用性,而且在传播失去控制的国家,它也没有强大到能够把 R 值保持在低水平。条件刚好时,在可居住的地方也能救人一命。

NHS 的 Covid-19 应用程序在初期阶段就遇到了问题。该公司被批评不能用在老旧手机上,还会影响电池寿命。但是还有一项批评没有实现:如果你离开家不带手机会如何?那会发生什么?一种已被接受的基本假设是,我们可以通过跟踪手机来跟踪人们的运动轨迹。

对于科技公司而言,2020 年是一个好年头,苹果也不例外。世界范围的封锁潮使得我们比以往更依赖于我们的设备。由于中国工厂停工,iPhone 12 的上市时间被推迟了一个月,尽管苹果是第一批受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的大公司之一,但它仍连续破纪录地创造营收。它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拥有着巨大的优势:在 2020 年,其市值增长了 50 %,达到 2 万亿美元(1.5 万亿英镑),比排名第二的微软高出 4000 亿美元。

难以想象有哪种产品能像 iPhone 那样,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眼镜、隐形眼镜和植入式医疗器械是我们唯一比手机更加私密的东西。

不经意间,苹果已将我们转变为与科技共生的生物体:部分是人类,部分是机器。目前,我们已将通讯录、日程表和待办事项全部外包给设备。不需要再去记住有关世界的基本事实,我们可以根据需要调用它们。

但是,如果你觉得带着一部智能手机,或者带着一个可以实时跟踪你的生命体征的 Apple Watch 还不足以让你成为一个赛博格,那你也许对公司未来的计划有不同的看法。

这款已经研发了 10 年的智能眼镜最快将于 2022 年面世,它将使我们透过苹果的镜头,非常真实地观察这个世界,并在我们与这个世界之间形成一个数字层。现在已经有一些活动人士担心每个人脸上都有摄像机会引起隐私问题。

但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我们应该与控制我们与世界的每一种互动的技术保持怎样的关系,这一问题也许不会被问及,除非已经太迟了才能得到答案。

赛博格这个词是“控制论生物体”的简称,由 Manfred E. Clynes 和 Nathan S. Kline 在 1960 年创造,他们对太空飞行的研究促使他们探索如何结合机械部件来帮助“使人类的身体适应他可能选择的任何环境”。这是一个非常医学化的概念:他们两人都设想有自动分配的嵌入式泵。

译注:赛博格,cyborg(cybernetic 和 organism 的结合词),又称生化人、电子人、机械化人,音译为赛博格,即是机械化有机体,是以无机物所构成的机器,作为有机体(包括人与其它动物在内)身体的一部分。通常这样做的目的是借由人工科技来增加或强化生物体的能力。

20 世纪 80 年代,赛博朋克等流派开始表达作家对新生互联网的迷恋,并想知道它能走多远。美国科幻小说作家、未来学家 Bruce Sterling 笑道:“这是我们当时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他的《镜影》(Mirrorshades)赛博格小说集为许多人定义了这个流派。

Sterling 说,将电脑芯片、机器手臂或铬牙植入动物体内的想法可能非常“赛博朋克”,但它们并没有真正奏效。他指出,这种植入物并不具备“生物相容性”。有机组织反应不良,会在接口处形成疤痕组织,甚至更糟。当科幻小说追求金属插口嵌入软肉的母体式愿景时,而现实却走了一条与之不同的道路。

译注:赛博朋克,cyberpunk(ybernetics 和 punk 的结合词),又称数字朋克、赛伯朋克、电脑叛客、网络叛客,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现在赛博朋克的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不像早期科幻(如太空歌剧)背景多在外太空。它的出现是对科幻小说一贯忽略信息技术的一种自我修正。

Sterling 说:“如果你在 2020 年看到赛博格,那就是 Apple Watch。这已经是一款医疗监视器了,它拥有所有的健康应用。假如你真想弄乱自己的身体,手表能让你监视它比别的东西更好。”

Apple Watch 起步并不顺利。虽然公司试图把它当作 iPhone 的第二款产品来卖,但是早期用户更愿意使用新配件作为健康状况跟踪器,而不是尝试用小得无法容纳键盘的设备发送短信。所以到了第二代手表的时候,苹果改变了战略,转向了健康和健身方面的技术。

现在,你的手表不仅可以测量你的心率,还可以扫描你体内的电信号,寻找心律不齐的迹象;它可以测量你的血液含氧量,如果你处于一个可能伤害听力的噪音环境中,它能发出警告;如果你跌倒了,不能站起来,甚至可以拨打 999(急救电话)。和其他消费电子产品一样,它也可以记录你跑步、游泳、举重或者跳舞等活动。当然,它还会把你的电子邮件放在手腕上,直到你把它关掉。

正如 Sterling 所指出的那样,对于我们曾经视之为科幻小说的大量健康服务来说,当我们手腕上一块昂贵的手表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时,就没有必要在我们的头上植入芯片了。

但这并不是说赛博朋克的所有想象都在小说的世界里。说到底,还是有人戴上机器人的四肢上来回走动。但即便如此,苹果的影响力也已经对未来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我认为,苹果比其他任何品牌都更关心用户体验。他们进行测试、测试、测试,不断迭代、迭代、迭代。而这正是我们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Bristol 的 Open Bionics 公司首席运营官 Samantha Payne 表示。这家公司是她在 2014 年与首席执行官 Joel Gibbard 共同创立的,制造的产品是多抓握仿生手 Hero Arm。随着 3D 打印机技术的快速发展,Open Bionics 公司成功地将这种先进的假肢的成本降至数千美元,而这一在 10 年前可能要花费近 10 万美元。

Open Bionics 并没有专注于肉体色调和栩栩如生的设计,而是倾向于机械人的形象。Payne 引用一位用户的话说,它是“不折不扣的仿生人”。“所有其他假肢公司给人的印象是,你应该努力隐藏自己的残疾,你需要努力适应,”她说。“我们是一家对此持强烈反对意见的的公司。”

有时候, Open Bionics 几乎是成功地完成了这个目标。2020 年 11 月,该公司推出了一款手臂,外形酷似视频游戏《合金装备 V》(Metal Gear Solid V)中主角所佩戴的样子——红黑相间,闪亮的塑料,是的,不折不扣的仿生手臂——引起的反响令人不安。“很多科幻小说迷说他们真的在考虑砍掉自己的手。”Payne 说。

有些依赖科技维持日常生活的残障人士认为,赛博朋克的形象可以将他们面临的真正困难变得异国情调。而更平淡无奇的设备,能给残障人士带来只能说是超能力的东西,也是有借鉴意义的。

就拿助听器用户来说吧:拥有 iPhone 的听障者不仅可以用蓝牙将助听器与手机连接起来,甚至可以将手机设置为麦克风,并将其移到离自己想听的人更近的地方,从而克服繁忙的餐厅或拥挤的演讲厅带来的噪音。仿生耳朵有人要吗?

“当今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赛博格,这一想法绝对有道理,”Payne 说。“全球拥有智能手机的用户数量之多令人疯狂,所以,这些人都被技术增强了。更重要的是,你要依靠这项科技来维持你的日常生活;当它装饰到你的身体上的时候。但是我们每天都在利用互联网的巨大力量。”

让设备变得如此引人注目,以至于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随身携带,这对苹果来说是喜忧参半。iPhone 每年为其带来约 1500 亿美元的收入,比其他所有收入来源的总和还要多。在创建 iOS 应用商店的过程中,它承担了一个守门人的角色,能够通过仔细定义其服务条款来重塑整个行业。(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现在每个应用都要求订阅?就是因为 2016 年苹果的一个决定。要是你喜欢预付软件费用,那就倒霉了)。但是,该公司允许甚至鼓励强迫性行为模式,这也遭到了人们的批评。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有句名言,将个人电脑比作“心灵自行车”,它能让人们以同样的精力完成更多的工作。1984 年的 Macintosh 电脑就是如此,但现代智能手机的功能要强大很多倍。假如我们在一天中的每个清醒的时候都要求助于它们,这是因为它们的实用性呢,还是因为更有害的原因?

“我们不希望人们一直使用手机,”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 2019 年说。“从商业角度来看,我们没有动力这么做,当然也不是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当年晚些时候,库克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我们制造手机是为了让你的生活更美好,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决定这意味着什么。简单地说,我的原则是,如果我看设备的时间多于看别人眼睛的时间,那我就做错了。”

苹果已经发布了一些特性,如屏幕时间设置,以帮助人们达到这种平衡:用户现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追踪并限制自己使用一个应用程序,或者整个类别。一部分原因是,尽管苹果制造了手机,但是它无法控制人们如何使用它。

Facebook 需要用户每天都打开它的应用程序,而苹果只能做这么多来对抗这种倾向。假如这些争论,关于屏幕时间、隐私、公司对我们的数据和注意力做了些什么,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很小众的话题,那么一旦苹果的最新计划变成现实,它们就会变得至关重要。理由就在于这家公司多年来最保守的秘密:智能眼镜。

2006 年,该公司就申请 了一项初级版本的专利,这是一种能让用户看到 “周边视觉元素”(peripheral light element)的头盔,这种头盔能提供“增强的视觉体验”,能够在用户的视野角落里显示通知。这一点终于在 2013 年获得了批准,当时谷歌自己也试图说服人们使用智能眼镜。但谷歌眼镜在商业上失败了,而苹果也对自己在该领域的意图保持沉默。

近来,该公司更加注重于“增强现实”,即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相结合的技术。2016 年推出的视频游戏《精灵宝可梦 Go》(Pokémon Go),将任天堂可爱的角色与公园、办公室和运动场相结合,或许是该游戏最受欢迎的地方。

不过,苹果公司坚称,其潜力远远大于仅仅增强游戏性能。导航应用可以在真实世界之上叠加一个方向;购物服务可以让你看到穿上你想买的衣服会是什么样子;建筑师甚至可以在铁锹破土动工之前就在他们设计的空间里来回走动。

每次新 iPhone 发布后,苹果公司都在科技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比如 iPhone 和 iPad 都采用了“激光雷达”(想想雷达与激光),这使得它们能够精确地测量自身所在的物理空间。

到了 2019 年底,这一切都走上了正轨:据彭博社报道,谷歌眼镜在遭遇失败后,苹果并没有放弃智能眼镜,而是花了 5 年时间来打磨这一概念。这场大瘟疫 让 2020 年硬件上架的目标 付之东流,但该公司仍希望在今年宣布 2022 年上市。

苹果的计划包括两款设备,代号为 N301 和 N421。据彭博社的 Mark Gurman 报道,前者旨在采用“超高分辨率的屏幕,让用户几乎无法区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这款产品的吸引力远远超出了采用现有 VR 头戴设备的铁杆游戏玩家:你可能会戴上它来享受逼真的沉浸式娱乐,或者做一些创造性的工作,充分利用这项技术,但可能也会摘下它来吃午饭等。

而 N421 才是真正的雄心所在。预计在 2023 年,它将被描述为“使用 AR 的一种轻型眼镜”。但是,Mark Pesce 在他的《增强现实》一书中认为,这将是 80 年代赛博朋克们梦想的 “镜影”的巅峰之作,以 iPhone 作为设备的大脑,并“保持显示器本身的轻盈而舒适”。整天戴着它,每天都戴着它,你和现实之间没有数字层的世界这一想法最终会消失在记忆中——就像现在许多人生活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一样。

GlobalData 的分析师 Rupantar Guha 表示,苹果并不是第一家尝试制造这种设备的公司,但它可能会引领这一潮流,使其与此相关。几年来,他一直关注着智能眼镜的商业趋势。“大众对智能眼镜的看法很难摆脱谷歌眼镜高调失败的影响,但大型科技公司仍然认为这项技术有潜力。”

Guha 列举了亚马逊最近发布的 Echo Frames——你可以与之对话的太阳镜,因为它们内置了 Alexa 数字助理,以及谷歌在 2020 年 6 月收购智能眼镜制造商 North。“苹果和 Facebook 正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推出消费者智能眼镜,并将期望在前辈无法做到的地方取得成功。”Guha 补充道。

如果苹果能成功举办这场发布会,那么赛博朋克以及赛博格的未来就会到来。不难想象,由于文化问题和技术问题之间的矛盾,人们会担心:孩子们是否应该像我们现在要求他们把手机放进橱柜里那样,在教室摘下眼镜?是不是我们需要在晚上留一些没有镜片的时间来享受传统的健康活动,比如看电视或者玩游戏?

“在我们还没有拥有硬件之前,想象 AR 的每一个用途都是痴人说梦,”开发者 Adrian Hon 写道,他在十年前被谷歌叫去为他们的智能眼镜开发游戏。“然而,AR 眼镜有一种用途却很少有人谈论,但却会改变世界:从我们所看到的一切中提取数据。”这种“世界提取”将是一个巨大的科技梦想,同时也是隐私保护人士的梦魇。

一副智能眼镜把人变成了行走的闭路电视摄像机,一家精明的公司能从中搜集到的数据令人瞠目结舌。每当有人逛超市时,他们的智能眼镜就会记录下实时的价格数据、库存水平和浏览习惯;每当他们打开报纸时,他们的眼镜就会知道他们读了哪些故事,看了哪些广告,目光停留在哪些名人的海滩照片上。

“2035 年我们不能选择不戴 AR 眼镜,正如我们今天不能选择不拥有智能手机一样。”Hon 写道。“数十亿人别无选择,只能用它们来完成教育、银行、通信和获取政府服务等基本任务。再过几年, AR 眼镜也可以实现同样的功能,但是速度更快,效果更好。”

苹果公司会认为,如果任何公司要控制如此强大的技术,它应该这样做。该公司拒绝就这篇文章发表声明,但是它已经花费了时间和金钱来证明它是可信赖的,并且没有滥用权力。这家公司提出了一个更简单的商业模式:生产产品,然后卖出,赚很多钱。它并不是试图将个人数据货币化的谷歌或 Facebook,也不是试图取代高端市场的亚马逊,它只是一家恰巧生产 1000 英镑手机的公司,每年可以卖给 1.5 亿人。

但是如果我们还不知道是否能相信自己,那么我们是否相信苹果也许并不重要。从 iPhone 推出到屏幕时间控制,用了 8 年时间才跟上。在智能眼镜变得无处不在的八年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会是什么样子?当我们的手机变得粘在手上的时候,我们的赛博格悄然而至。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梦游到我们的赛博格未来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