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纷纷取消“大小周”,“反内卷”时代要来了?

大厂纷纷取消“大小周”,“反内卷”时代要来了?
2021年07月20日 13:30 AI前线

作者 | 凌敏

互联网公司的“大小周”,正慢慢消失在历史中。

据 36 氪 7 月 14 日消息,美团旗下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已于近日发布通知,取消“大小周”,本周起立即执行。据了解,美团优选从今年 3 月开始实行“大小周”,至今仅实行了 4 个月左右时间。

稍早前的 7 月 9 日,字节跳动也曾发布公告,宣布将于 2021 年 8 月 1 日起取消隔周周日工作的安排。字节跳动表示,8 月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

在这份公告发布之前,字节跳动曾在公司内部开展过关于“取消大小周”的调研。据新任 CEO 梁汝波 6 月 17 日在公司例行 OpenDay 上公布的调研结果,公司内有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最终高层给出的答复是:暂无结论,尚待进一步研究。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 2012 年成立起,字节跳动就一直保持着“大小周”的工作传统。而在 7 月 9 日正式发布公告之后,“大小周”终于要成为字节员工的“过去式”了。

而从近期的风向来看,互联网公司的“大小周”,或终将消失在历史中

“大小周再也不见,我要双休”

“很期待以后的双休生活”。李立刚加入字节跳动没多久,就赶上了取消“大小周”这项调整。

不过事实上,字节跳动并不是李立工作过的第一家实行“大小周”制度的互联网公司,在此之前,李立曾在两家这样的公司工作过。“我有非常丰富的大小周经验,我从 2017 年开始就大小周了”,李立对 InfoQ 说道。

所谓“大小周”,指的是一周工作六天,一周工作五天的工作制度。为了追求速度与效益,最近几年很多互联网公司开始实行这一制度。实行“大小周”制度的公司通常会选择隔周周日工作,也有少数公司选择隔周周六工作,不过不管怎么选,对员工来说都意味着——法定的双休没有了。

“一开始我没多想,以为每个月多上两天班无所谓,那时候刚毕业一年多,身体也还能拼的动。但是过了半年,我的身体明显出现问题,心情也从一开始的充满干劲变得抗拒。”回顾 2017 年刚接触“大小周”的那段日子,李立满是感慨。

在那家公司里,李立觉得不管是大周还是小周,周末都非常痛苦。“单休那天也要工作,如果不做就会被警告开除,相当于一周没有休息。双休我会选择在家躺上一天,什么都不做,其实相当于只休息了一天。”一位微博用户生动地总结了“大小周”的烦恼:每到双休就报复性休息,每到周日就极度焦虑

有一段时间,李立的情绪非常负面,甚至一度饱受抑郁症的困扰。但也正是在那之后,李立开始更加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在那家公司的最后半年时间里,我基本上每天 7 点就下班,很少加班。一方面,我当时也不太想在那里继续工作了,另一方面,我需要足够的休息时间来调整身体”。

后来,李立又加入到一家实行“大小周”制度的互联网企业。不过与之前相比,李立的心态明显要好很多。“同事都很不错,做的事情也是我自己喜欢的。单休的时候,我会尽量在家,双休的时候,我也会选择出去玩玩。”

尽管如此,常年的“大小周”还是让李立原本就不够广泛的社交圈进一步缩小,没时间交新朋友,没时间谈恋爱,和家人的亲密关系也受到了影响。所以当他得知新公司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后,即便自己会损失数万元的加班费,依旧难掩喜悦地表示“大小周再也不见,我要双休”。

有人欢喜有人忧

和李立的兴奋有些不同,另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小 C 则显得淡定了许多。在她看来,公司取消“大小周”是必然的事情,“从腾讯爆出 6 点下班,再到快手官宣取消大小周,字节取消大小周感觉是迟早的事”。

6 月 14 日,腾讯旗下的光子工作室发布了加班管理机制,设立周三健康日,强制要求员工在周三晚上 6 点下班,其他工作日下班时间也不能晚于晚上 9 点。同时,该加班管理机制中还提到,全面双休,并禁止周末连续两天加班。

6 月 24 日,快手宣布从 7 月 1 日起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据了解,快手从 2021 年 1 月 10 日开始实行“大小周”制度。在快手内部,“大小周”也被称为“聚焦日”,当时快手人力负责人刘峰曾表示,在西方,周日是一周的开始。周一开例会,员工周日就着手周报和例会。小周最开始的定位是为了休整、提前计划下周工作,为周一做准备。同时,他也透露,该公司目前已经有 70% 的人员在实行“大小周”,为了让前中后台联系更紧密,决定全面开始“大小周”。

不过很明显,在“大小周”这件事上,互联网大厂正在发生变化。而对于身处变化之中的员工来说,也出现了赞成与反对两种声音。

收入是员工反对取消“大小周”的主要原因。 在大厂,周末加班可以获得双倍工资,国家法定节假日加班可以获得 3 倍工资。有些大厂甚至会把加班费算在薪酬总包里,如果取消“大小周”,则意味着自己被降薪 15%-20%。

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不少认证为字节员工的用户发言表示,取消“大小周”后工资缩水,希望能普调。小 C 在接受 InfoQ 采访时也表示,在公司宣布取消“大小周”之前,自己是很期待的,但是真的取消了之后,公司并没有发布相应的福利通知。相较之前,自己的收入上确实减少了一些,期待公司后续能够普调。不过她也感慨,“考虑到生活是自己的,取消大小周我还是比较赞成的”。

李立则把大厂员工简单划分为三类:第一类员工生活压力巨大;第二类员工生活压力较小,但是没有太多自己的生活,工作也不忙;第三类员工生活压力小,想要自己的生活,工作也很忙。对于第一、二类员工,明显是反对取消“大小周”的,因为比起周末休息,他们更想赚取加班费。第三类员工则站在支持取消“大小周”的一方,因为在他们看来,生活会比加班费更重要。

李立坦言自己属于第三类员工,“因为之前没有自己的生活,我现在对健康的需求会更多一些。尽管取消大小周会损失数万元加班费,但是我还是觉得,更希望双休吧”。

在收入之外,工作量也是员工反对取消“大小周”的主要原因之一

互联网大厂通常会采用 KPI 或 OKR 作为员工绩效衡量指标,如果目标没变,那么工作量也不可能减少。这意味着,原本可以 6 天完成的工作,现在要缩减到 5 天,完不成的话,还是得加班,并且还没有加班费。

因此,在一部分员工看来,取消“大小周”不仅减少了收入,也没能让他们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压。知乎用户 AliceDiana 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公司不招人,不解决工作量问题之前,一切形式的改组都是表面形式的文章”。

互联网员工苦加班久矣

在是否取消“大小周”的讨论背后,折射出的是互联网行业畸形的加班文化。从 996.ICU、大小周、超级大小周,再到内卷,互联网行业的加班文化总是能轻松地成为舆论焦点。

一方面,很多互联网企业并不能做到像大厂那样,可以按照规定发放加班费,有些企业甚至连调休等形式的加班补偿都没有,员工相当于义务加班。脉脉发布的《2021 职场人加班真相调研报告》显示,40% 的加班行为被企业置之不理,员工在薪酬层面并没有强烈的体感。“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久而久之,员工自然心有怨念。

谷雨实验室联合镝数发布的一项调研报告指出,近 15 年员工周平均工作时间虽然变化不大,但收入增速却在逐步回落。这意味着,虽然员工一直在持续性加班,拉长工作时间,但却没有获得同等增幅的收入回报。尤其是在 2012 年之后,收入增幅更是呈断崖式下跌。

另一方面,即便是给足加班补偿,随着加班猝死新闻屡见报端,员工对健康的重视程度日益趋增,“用命换钱”显然不是员工认可的奋斗文化。

此外,随着内卷加剧,“表演型”加班也在互联网行业中有了一席之地。当加班文化盛行,身处其中的每个员工都容易被裹挟其中,即便没有工作安排,也宁愿下班后留在公司“磨洋工”。更有甚者,加班已然形成攀比之风,为了刷存在感,或是不背上悠闲的“罪名”,只能不停地堆砌劳动时间。

有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的企业员工工作时间始终居高不下。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 1-5 月份,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 47.3 小时。而根据《劳动法》第三十六条,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 8 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 44 小时的工时制度。

面对内卷,普通员工能做得并不多,很多时候即便跳槽也很难解决实际问题。“劳动力市场本身就是一个买方市场,一个人的反抗是无效的,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力量才能推动。因为每一个人都没有话语权,只能保住饭碗,能做的就是尽量识破公司的 PUA 套路,让自己不要被洗脑。最多也就是,同事都还在卷的时候,你该下班下班。”李立总结道。

畸形的加班文化终将消亡?

从互联网巨头近期的举动中不难看出,风向在变,也许在未来某天,畸形的加班文化终将得到彻底医治。

至于改变背后的深层原因,有声音认为或许与政策监管有关。“调整工作时长,我觉得和国家整体调控有关,不可能因为部分员工就去随便取消”,小 C 对 InfoQ 分析道。在社交平台上,也存在不少相似的声音。

实际上,早在 2019 年 996.ICU 成为舆论热点时,新华社、工人日报等央媒就曾刊发过“奋斗应提倡,996 当退场”“针对 996ICU,有关部门应有所作为”这样的评论文章。对于公然要求员工执行“996”工作制的企业,彼时也有当地劳动监察部门进行过调查。

不过抛开监管层面来看,畸形的加班文化或许本就不具备长久的生命力

一方面,随着互联网行业整体进入下半场,巨头增速放缓,增长空间变得愈发有限,传统通过堆积工作时间换取企业流量高速增长的发展路数已然遇到瓶颈。如果说互联网上半场靠的是流量,那么下半场靠的就是创新。提出互联网下半场这一概念的王兴也曾提到过,“通过创新为用户创造价值,这正是中国互联网下半场需要构建的新的核心能力”。

另一方面,把提高员工效率寄托在延长工作时间上,本就是管理上的“懒政”行为。“当一个管理者的智慧无法衡量一支团队的产出的时候,他就会把‘工时’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死死抱住——这是他唯一听得懂的东西了。”前阿里 P8 专家 winter 曾公开评论道。

那么,一味地堆砌劳动时间是否能换来更高的工作效率?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曾对 1980 名上班族进行过调查。结果显示,44.1% 的受访者认为过度加班会降低工作效率,让员工患上“拖延症”。

很明显,提高工作效率的良药并不能依赖加班二字。对企业来说,如何通过流程、工具等方式提升员工效率是需要持续探讨的课题。而对于员工来说,如何更好地追求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也的确值得自己深思。

畅想彻底结束“大小周”之后的日子,李立决定要先利用周末时间好好休息,锻炼身体,恢复健康,然后再通过读书学习等方式提升下自己;小 C 也把未来的周末计划安排得很丰满,旅游以及提升技能,都在她的计划清单内。如果说单休的那天是用来“续命”的,那么双休则是用来享受生活以及提升自己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立、小 C 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