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联手星球大战:网络文学能否成为撬动国际IP的“第二支点”?

阅文联手星球大战:网络文学能否成为撬动国际IP的“第二支点”?
2019年10月18日 21:50 娱乐独角兽

文 | 周锐

一直以来,狂扫好莱坞的神级IP《星球大战》(以下简称“星战“)之于国内市场,有着“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尴尬处境,近3年来国内上映的4部《星战》系列电影,票房最高的是《星战7:原力觉醒》达到8.10亿,而其全球票房超过20亿美元。墙内墙外,差距明显。

而如何打破这一墙之隔的IP温差,完成《星战》文化的国内下沉,是迪士尼与卢卡斯影业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现在他们在试图做出解答,在国内寻求到的第一个“外援”,是国内网文巨头阅文集团。

10月16日,阅文集团与迪士尼中国联合宣布,双方将就迪士尼公司旗下“星球大战”IP品牌开启内容合作。合作的方式主要有两个:第一,40本《星战》小说中文电子书将在阅文集团旗下QQ阅读、起点读书等阅读平台上架,目前已经开启了为期7天的限免阅读活动。

第二,阅文集团将与迪士尼中国及卢卡斯影业共同创造一个《星战》中文故事,载入《星战》系列正史。故事将由国内网文大神作家“国王陛下”执笔。

显然,在持续电影输出但收效不佳的情况下,迪士尼与卢卡斯选择以网文市场作为《星战》IP的第二支点。目前来看这场合作是一个双赢局面,合作公布后第二天(10月17日),港股市场上阅文集团最高涨幅逾10%,触及31.2港元高位。截至昨日收盘,涨幅收窄至4.69%,报收30.15港元,市值报306亿港元。

而迪士尼与卢卡斯而言,《星战》系列这个史诗级的科幻文化IP在国内终于有了更稳定与长久的传播温床,文字不如视听语言具有直接冲击与沉浸感,但是文字的触达成本、下沉方式与预留的想象空间更具优势。对于《星战》IP而言,扩大认知度已经不是第一需求,最大的需求是提供土壤让IP在国内完成深度发酵。

更让人期待的是,阅文集团这次与《星球大战》完成合作,以后迪士尼的其他IP合作,或许还有更多的可能。

《星战》系列为何总在国内市场遇冷?

不可否认的是,近几年迪士尼与卢卡斯影业才终于把国内电影市场划分到《星战》IP的红利范围里。

从1977年开始,《星战》系列电影正传(《星战4/5/6》、2015年后重启的《星战7/8/9》)、前传(《星战1/2/3》)、外传(《游戏索罗》《侠道一号》)一共有11部电影(包括了2019年尚未上映的《星战9》),这11部电影横跨42年,即代表着好莱坞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科幻神话,又代表着一种全球性的大众流行文化乃至精神信仰。IP本身从电影衍生之漫画、动画、电视剧、游戏、线下周边、衍生品等,2019年星战系列的周边产品以及票房等衍生品收入合计已经达到650亿美元。

而这个全球性的文化巨物,在迪士尼收购卢卡斯以前,仅在国内上映了三部前传(2005年《星战3:西斯的复仇》、2002年《星战2:克隆人的进攻》、1999年《星战1:幽灵的威胁》)。这三部电影对当时的电影市场与观众造成了什么影响已经不可考。

但是可以推测的是,由于国内电影市场发展速度与海外文化的隔阂等因素,国内大部分观众错过了《星战》系列辉煌的70年代到90年代,也没有感知到《星战》背后的历史意义与精神文化。而无共情感的IP即便名声再大,也难以激起观众情绪共鸣。

除了一部分核心死忠粉,《星战》系列对于国内普通观众而言是一部普通的好莱坞科幻电影。甚至于部分不了解的观众看见电影里象征意义极强的光剑,绝地武士们说出的“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还会在内心轻轻吐槽一声“中二病”。

2015年迪士尼与卢卡斯影业宣布《星战》系列回归后,这个历史性的IP系列以几乎一年一部的频率出现在国内市场,但这时已经看惯好莱坞大片、快速养成电影特效审美的国内观众已经无法从电影世界观构架、科幻技术、党派对立等方面感受到《星战》系列的震撼。国内市场上《星战》系列一部分是死忠粉们的情怀消费与朝圣,一部分是IP大片吸引的路人粉,但从未真正进入大众市场。

外媒已经有了共识,在全球狂欢的《星战》系列在中国市场遇冷,2018年《星战8》敌不过国产《前任3》,2017年外传《侠盗一号》遭《情圣》分夺市场。这种情况这个证明了,国内市场对好莱坞系列大片的偏爱有一个基础,那就是需要共同成长。

同属迪士尼旗下的漫威影业就是典型的案例,漫威超英宇宙兴起之时国内电影电影市场已经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比起相隔了一段时间的《星战》系列,互联网时代下成长的年轻观众几乎是零门槛接触到了漫威超英宇宙。同时,两个IP体系存在些许不同,漫威宇宙是一个横向发展史,各位英雄几乎算是在同一时代背景下完成各自发展,这就降低了观看门槛,任何一部电影都能成为进入宇宙的渠道,每一部电影摊薄方平组成了一个宇宙大盘。

而《星战》系列更像一部纵向发展史,时间跨度大,电影前传与正传上映时间的原因,让普通考古观众与资深粉丝选择的观看顺序不同,单观看一部电影无法快速理解《星战》内部组织关系与世界架构,而无历史沉淀无法感知人物宿命、党争对抗等内容,进入系列的时间成本不言而喻。

网文巨头能否成为《星战》的“新希望”?

那么阅文的出现,是否能够让《星战》IP在国内市场上有新的可能呢?答案或许值得期待。首先,我们不妨从网文市场本身出发,以《星战》的中文电子书在国内上架来看,这是不是一笔有商机的买卖?

从受众用户分析,阅文集团作为国内网文巨头,旗下自有平台产品(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等)、腾讯产品自营渠道(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新闻、微信阅读等)、第三方平台(与OPPO、VIVO、华为等手机厂商进行预装合作,与百度、小米、搜狗、京东及快猫等合作),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2.17亿人。以用户来看,阅文在国内处在领跑位置。

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国内受众对《星战》小说是否感兴趣?事实上,《星战》电影在国内维持了一定的上映频率后,受众市场上关于《星战》的探究就在日益增加,知乎上有人提问,“星球大战的正史小说有哪些?如何购买?”而京东、当当等实体书籍销售平台上,《星战》系列小说维持着一定的市场。《星战》电子书的出现无疑让小说迷、路人粉等的内容接触成本与渠道将一步降低与扩大。

另一方面,阅文与迪士尼、卢卡斯联手推出《星战》中文故事,是否能够让《星战》在一定程度上完成本土化?

“我们团队主要负责的是星球大战这个品牌以及IP的管理和整个创作过程中的保驾护航,我们可以看作故事编辑团队,主要确保不同平台和不同形式上星球大战的故事能够维持一种延续性,同时人物可以得到持续和平滑的发展。”卢卡斯影业品牌内容和策略副总裁James Waugh表示。

从电影上映开始,《星战》相关小说就在陆续出现,这些小说内容原本都属于官方设定,是星球大战故事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体系里,官方小说与粉丝同人在共同生长,《星战》的文化体系也在不断扩充,2014年4月迪士尼正式宣布之前出版的所有小说及漫画等衍生作品不再具有正史地位,被降级为传说,之后由漫威出版的作品才算正史。

而阅文与卢卡斯联合推出的中文故事,被敲定将算入《星战》小说正史,这其中不难看出迪士尼卢卡斯对这次合作的重视。国王陛下作为被委以重任的撰写者,也分外引人瞩目。他之前成功创作出《从前有座灵剑山》《崩坏星河》等作品。

“首先肯定是一个《星战》的故事,正如James所说的,原力和绝地是星战的最有代表性的元素,我们的故事将是一个关于绝地的故事。同时,我也会将更多现代中国年轻人喜爱的故事元素添加进这个故事里,但毫无疑问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国王陛下说。

“当然,有些属于我个人的一些标志性元素也会融入,比如大家知道的吐槽,埋梗等,希望能带给大家更多的体验。”

这次合作的关键词是“共创”,也是阅文内容生态基因之一。此前阅文成功打造出《全职高手》等全产业链IP,共创模式已经十分成熟,网络文学IP与受众产生了一种双向互动,网络文学持续产出读者最需要的优质内容,粉丝则形成各种社群,最快地找到从普通受众转化为粉丝的方式,在连载过程中粉丝可以跟进参与,从故事文本到世界衍生都充满粉丝表达。这一点在《星战》中文故事中或将起到重要作用。

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表示,“我们也希望,在中国独有的故事元素中找寻有趣的点融入星战的世界观,更重要的是,将中国故事蕴含的普世价值观通过星战表达出来,让星战既具有中国色彩,又不失品牌的本真,中国元素和叙事风格可以通过星战不断传播。”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阅文集团在海外市场的布局已经日益成熟,消息显示,目前阅文旗下的起点国际,已经上线的400余部中国网文英文翻译作品,拥有超过30000名海外作家创作的44000余部原创英文作品,累计访问用户近4000万。今年以来,阅文陆续与新加坡电信、传音达成战略合作,同时收购泰国网文公司OBU 20%股权。去年10月,阅文对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进行战略投资。

海外网文市场上,阅文通过对原创作家、内容平台、分发渠道的纵向布局,逐步形成以新加坡、泰国、韩国为核心的亚洲优势交叉网络。《星战》的中文电子书与中文故事,既是迪士尼与卢卡斯打通国内市场的一部,也是阅文集团海外布局中的重要一环。

2019年12月20日《星战9:天行者崛起》将在美国上映,国内何时引进还未透露消息。随着国内票房市场在全球比重中的加大,《星战》系列的国内红利日益重要。全球狂欢,国内遇冷的场面是一个遗憾状态,而当《星战》真正打通国内市场,这个神级IP或将迸发出更多可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