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亏损下资本仍在追风,起底中日虚拟偶像(Vtuber)产业

巨额亏损下资本仍在追风,起底中日虚拟偶像(Vtuber)产业
2020年04月10日 16:44 VR陀螺

文/VR陀螺 案山子、Zutomea

虚拟偶像,也被称为Vtuber,由于是虚拟人物且活动平台为Youtube而因此得名。

2017年年底,虚拟偶像四天王——爱酱(キズナアイ)、輝夜月、MIRAI AKARI&SHIRO以及萝莉狐娘成功引爆虚拟偶像热潮,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近日根据User Local统计,在短短两年内,虚拟偶像数量翻了10倍已经超过1万人。

日前,绊爱的运营公司再次获得10亿日元的高额融资,然而1月,这家公司发布的季度财报显示亏损将近7亿日元。疯狂的资本风口,究竟是虚假繁荣还是?中日虚拟偶像产业究竟如何?本文将全面揭秘。

日本市场

1、虚拟偶像疯狂增长,产业链逐渐完善

自2017年年底开始,日本虚拟偶像数量一路飙升,根据User Local统计,截止到2020年1月虚拟偶像的数量已经超过1万人,几乎保持在每月1000人以上的速度递增。

随着虚拟偶像的热潮爆发,日本的大企业、创业公司、个人都以不同的姿态入局,到现在已经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包括平台、输出系统&工具、观看设备、虚拟偶像事务所&制作公司、直播平台、市场推广公司、虚拟偶像培养公司、投资公司、B2B应用、专门的垂直媒体等。以下是Media Innovation在2019年3月发布的Vtuber产业链版图,几乎各个版块都已有企业入局。

原本以Youbube为主的配信平台,如今也加入了如TikTok(抖音海外版)、SHOWROOM、REALITY等新角色,近年来,抖音在海外迅猛增长,已经成为了虚拟偶像的第二大重要平台。

2、巨额融资不断,资本市场仍在追风

2018年开始,资本开始疯狂进入,甚至被称为“虚拟偶像元年”,出现了多起巨额融资,如:

2018年8月,爱酱的运营公司Active8获得6亿日元(约3700多万元人民币),投资方为日本游戏公司Gumi;

同样也是在2018难8月,推出了2D 虚拟偶像组合“アマリリス組”的BitStar获得13亿日元(约8000万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Global Brain 6号投资事业有限责任公司、ABC Dream Fund 1号投资事业有限责任公司、COLOPL NEXT 6号基金投资事业公司、GREE旗下Wright Flyer Live Entertainment、INTAGE Open Innovation投资事业有限责任公司、Makers Fund LP、朝日新闻社、名古屋电视台投资等;

2018年6月,推出了时乃空虚拟偶像的日本公司COVER成功融资2亿日元(约1225万元人民币),其在2017年8月份曾经融得3000万日元(约183万元人民币);

2019年1月,虚拟偶像“音羽ララ”的运营公司Unisonlive获得来自Gumi Ventures的5000万日元投资;

2019年2月,游戏直播平台公司Mirrativ获得31亿日元融资,其在2018年8月推出了虚拟角色生成功能エモモ,据称有数十万人在其中使用虚拟化身来进行游戏直播。

2019年3月,BitStar收购虚拟偶像团体“ぶいらいぶ”运营公司メゾワン(Mezzo.One);

2019年5月,虚拟偶像粉丝交流社群MeChu的运营企业株式会社ZIG获得1.3亿日元融资,由gumi ventures、MAKOTO Capital、朝日Labo Ventures投资;

2019年5月,虚拟偶像演唱会企业Balus(バルス)获得3.5亿日元融资,由GMO Venture Partners株式会社、三井住友海上Capital等3家公司投资;

2019年7月,VTuber「斗和キセキ」的制作公司Pictoria获得1亿日元融资,由XTech Ventures领投;

2019年8月,にじさんじ虚拟偶像事务所的运营公司いちから获得7亿日元融资,进军海外市场;

2019年8月,VR直播平台VARK的运营公司ActEvolve获得2亿日元A轮融资;

2019年10月,推出了VR直播交流以及3D模型运营服务的Virtual Cast获得10亿日元融资;

2020年4月1日,Activ8再次获得巨额融资,此次融资额高达10亿日元,由Shogakukan,Too和Horipro三方投资,其表示将开发VR实时系统“ Spectacle(临时名称)”,提供与多设备兼容的VR内容。

整体来看,日本真正将虚拟偶像作为重要业务的企业仍然以创业公司为主,而10000多名虚拟偶像中,大部分仍然为个人,企业只是小部分。而企业采取的策略,几乎都是“广撒网”。

3、广撒网策略下,头部效应难撼动

推出了50名以上的虚拟偶像运营公司实际上并不多,根据VR陀螺统计,包括NJISANJI(彩虹社,运营公司为ICHIKARA)、爱酱的运营公司Activ8、株式会社ZIZAI、COVER、株式会社ZIG、バーチャル美少女受肉6家公司。

日本虚拟偶像主要运营公司以及虚拟偶像数量、粉丝数统计:

(数据来自Use Local网站,VR陀螺于2020年4月3日统计)

广撒网的效果如何?从粉丝数量排名来看,虽然很多企业推出了很多虚拟偶像,但广撒网的策略并不奏效,两年前粉丝数量排名第一的爱酱到现在仍然居于榜首,四天王中的其他三位——輝夜月、MIRAI AKARI&SHIRO以及萝莉狐娘也仍然在头部位置。

粉丝排名显示头部效应仍然非常明显,并且增长速度放缓。2018年8月时,爱酱的两个频道粉丝数量已经达到近300万,而截止到2020年4月,粉丝仍然只有410多万,大量虚拟偶像出现抢夺并分散了流量。从第7名开始的虚拟偶像,粉丝数量甚至不足50万,第20名之后粉丝数甚至不足20万,这也意味着大量虚拟偶像的粉丝数量实际上寥寥无几。

虚拟偶像在Youtube平台的粉丝数TOP20(粉丝数量+观看次数,截图时间4月1日):

4、虚拟偶像收入来源?

据VR陀螺了解,虚拟偶像的盈利方式类似主播和娱乐圈艺人。不久前日本虚拟偶像樋口枫在Youtube上公布了其主要盈利来源,包括音声产品·手办销售、YouTube(广告、superchat、会员)、活动出演费(直播等)、商业推广(游戏等营销)以及音乐活动(唱歌、CD等)。

VR陀螺从日本一家虚拟偶像企业口中了解到,对于有一定名气的虚拟偶像来说,商演直播活动的收入是重要来源之一,据称为游戏公司直播一场的收入可以达到300万日元左右(约人民币20万元)。

而体量比较大,并且企业拥有多名知名虚拟偶像也会举办演唱会来获取收入,比如NIJISANJI去年12月在日本两国国技馆举办的VtL(Virtual to Live)演唱会,旗下多名虚拟偶像出演,票价根据不同的位置从4500日元到16000日元不等。最终现场约10000人观看了此次演唱会,火爆程度和规模丝毫不亚于人气真人明星演唱会。除了线下之外,线上在线观看直播的用户也需要买票,加上周边同步销售,成功的虚拟偶像收入非常可观。

VtL演唱会现场

线上线下周边销售

当然,并不是所有虚拟偶像都可以靠商演、演唱会和直播广告获益,对于一些人气不足的虚拟偶像,最直接的收入来源则只能靠Youtube的广告和用户打赏获取收入。

据了解,Youtube对于粉丝人数少于1000人且1年内播放时长少于4000小时的UP主,是无法获得广告收入的。2017年,Youtube加入Superchat功能,用户可以在直播中打赏主播,平台与主播三七分成。不像国内直播平台,Youtube上用户每次打赏的额度范围为100-50000日元,每日可以打赏的金额50000日元封顶。打赏主播的用户可以获得留言高亮权利。

5、竞争激烈,新晋虚拟偶像靠直播反超

根据日媒发布的一份2019年虚拟偶像Superchat打赏收入排名,2019年打赏收入最高的虚拟偶像是湊あくあ(Youtube粉丝数39万),达到3815万日元。其次是吸血鬼人设的虚拟偶像葛葉(KUZUHA),粉丝数量27.3万。

据VR陀螺了解,打赏排名上榜的很多虚拟主播的粉丝都不是很高,远不及爱酱等“四大天王”,但新晋主播大多以实况直播为主,相对于靠视频播放数量的广告收入,其源自直播过程中的用户打赏收入更高。而绊爱等粉丝高的主播,反而在直播方面处于劣势。

此外,从日本网站上流出的一份2019年12月Vtuber打赏收入排名来看,单月Vtuber的收入达到了680多万日元(约44万元人民币)。同样,由于“四大天王”不以直播为主,因此在这份榜单中也没有出现。

相对于广告收入,直播打赏明显收益更快且更高。据了解,今年2月8日,隶属于日本Cover会社的虚拟主播桐生ココ(中译:桐生可可)出道时间仅一个多月,在一次收益化纪念直播中仅用一小时便获得1200万日元(约合76万人民币)的打赏,创下了虚拟偶像直播的新记录。

去年9月,Cover会社的CEO谷乡元昭曾在一次行业访谈中表示,旗下虚拟偶像湊あくあ在2019年4月个人收入达到400万日元,成为了连续五个月内获得最高粉丝打赏数的虚拟偶像。

湊あくあ

另一方面,关于广告收入,由于更依赖粉丝和播放量,因此头部仍然是绊爱等粉丝和播放量最高的虚拟主播。根据Tuber Town网站上查询到的数据,爱酱两个频道去年的播放量合计约4.33亿次,广告收入合计约1590.66千万日元(约103.9万元人民币)。

6、新平台的契机——Tiktok

跟国内情况一样,短视频风潮正在席卷全球,而抖音海外版TikTok是其中最大的赢家,从2017年年中在日本上线开始,已然成为了日本最新潮的娱乐方式之一。2018年,TikTok超过LINE、Google Maps等经典应用程序,成为日本App Store年度热门免费应用榜单的第一名。同期公布的Google Play年度大奖中,TikTok也进入日本年度“用户喜爱的应用”榜单前五名。

据了解,截止到目前TikTok的全球累计下载量逼近20亿,今年1月单月的下载量达到1亿次,在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双榜登顶。

作为流量的集中地,许多虚拟偶像也开始转战TikTok。2019年2月正式入驻TikTok的绊爱,如今在TikTok的粉丝达到95.6万,高居榜首。对比Youtube平台,TikTok的虚拟偶像粉丝涨势明显。不过由于TikTok各国分区,因此相比全球都能访问的Youtube,一个国家地区的流量难以匹敌。但对于很多新的虚拟偶像来看,依然是一个大有潜力的新平台,比如第二名的MOMO,是一位中国小姑娘推出的虚拟偶像,粉丝数排名第二仅次于爱酱。

7、培养1个偶像前期投入1亿日元?虚拟偶像真的赚钱吗?

从以上数据来看,不论是直播打赏、广告收入,还是大型演唱会,虚拟主播似乎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

然而,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

粉丝量第一的绊爱运营公司Activ8在今年1月发布2019年8月期财报,财报显示该季度最终亏损6.75亿日元,利润剩余金额减少了7.2亿日元。

Activ8旗下共有52名虚拟偶像,除了头部的绊爱之外,其他虚拟偶像整体粉丝并不多,旗下虚拟偶像从第3名开始粉丝量仅30多万,而有25%的虚拟偶像粉丝不足1万。

而Activ8的投资方Gumi,在XR领域投资了14家虚拟偶像企业,包括ZIG、Unisonlive、mikai、FAV、ActEvolve、Unbereal等(Gumi设立的VR FUND还投资了35家XR公司,包括Varjo、InstaVR等)。根据Gumi 2019年半年期财报(2019年5月1日-2020年1月31日),XR业务亏损2.79亿日元。

此外,GREE旗下的专注于虚拟偶像的企业Wright Flyer Live Entertainment,其2019年6月期财报显示亏损10.4亿日元,而2018年同期亏损额为1.1万日元。WFLE旗下共有13名虚拟偶像,总粉丝量36.2万。

随着动捕技术的提升,虽然现在能够以非常低门槛实现虚拟偶像,但如果要达到全身动作流畅,并且能够展现自然的表情,则需要更专业的动捕设备。VR陀螺甚至从日本相关企业口中听闻培养一个虚拟偶像,前期就需要投入将近1亿日元(约654万元人民币),包括制作内容、购买动捕设备、声优等等,且培养期几乎要半年左右。在投入越来越高的同时竞争也在加剧,流量被瓜分,出场费、广告费被不断压低。

企业集中运营虚拟偶像类似国内MCN,形成IP效应需要较长的培养期,而且伴随着声优变动等风险,因此目前进入的企业多为创业公司,并且几乎很少有知名IP直接切入虚拟偶像领域,拥有知名IP资源的大公司仍在观望状态。

在众多创业公司中,NIJISANJI(彩虹社)的运营公司ICHIKARA以及Hololive是成长极为快速的两家公司。ICHIKARA成立于2017年5月,在短短两年多时间内成为日本规模最大的虚拟偶像公司。根据日本网站上流出的一份NIJISANJI事务所所有虚拟偶像2019年打赏收入明细来看,旗下102名虚拟偶像全年总计打赏金额达到4.71亿日元,12名主播年打赏收入超过1000万日元。

虽然总额看起来很高,然而平均下来,每个虚拟偶像一年的打赏收入只有462.13万日元(约30.2万元人民币)。

NIJISANJI虚拟偶像2019年打赏收入明细:

8、战略差异下的发展差异

整体来看,日本虚拟偶像仍处于平稳上升阶段,企业也还在投入期。对比几家主要的虚拟偶像公司,从不同战略下也看到了明显的发展差异。

如Cover,主打精品策略,每一期严格限制人数,走精品化路线,部分主播有自己的定制节目(早安可可),通过参与短视频节目、游戏联动等方式,给社内不人气主播提供扶持。适应长时间耐久直播的主播多,能保证不间断地吸纳粉丝。在海外市场,其同样主推本土主播,依靠民间字幕组、主播自制短视频进行梗传播。一部分所属主播具有外语能力,进行B站限定放送也是Cover Hololive的常态。

对比NIJISANJI的战略,相对Hololive的招募模式,彩虹主播没有高门槛,人数众多,公司也基本对主播采取放养模式。同时,虚拟主播自身的关注数与社内资源直接挂钩,NIJISANJI的蛋糕相比Hololive分配更加不均匀,对底层主播没有优秀的扶持机制。海外方面,NIJISANJI本土主播进行海外直播情况较少,除开极少数个例外,虚拟偶像本人并不重视海外市场,相对的,NIJISANJI会用当地主播打开市场,印尼的NIJISANJI ID、韩国的NIJISANJI KR,以及中国与Bilibili合作的VirtuaReal,偶尔会举办多国主播间的联动节目。

对于日本虚拟偶像来说,未来最大的收入增长点,一方面是来自IP形成后的B端业务,包括商演、直播广告等;而另一方面则是线上直播以及演唱会等收入,以及海外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带来的提升。

中国市场

说到中国的虚拟偶像,虽没日本市场火爆,近两年也可以看到一些新的企业和角色出现,包括巨人网络、bilibili等企业均有相关布局。

1、数量大幅增长背后其实是……

据报道,国内平台上的虚拟偶像数量在2018年年初的时候仅20名左右,如今根据小葫芦平台数据,国内平台虚拟偶像(直播向)数量超过1200人。

然而,虽然看着数量超过1200人,实际上国内的虚拟偶像仍然非常少,其中很多都是日本虚拟偶像在国内开设的官方号,以及一部分“搬运工”,而头部几乎完全被日本虚拟偶像所占据。

不只是日本人气最高的绊爱,NIJISANJI、COVER旗下多名虚拟偶像都已经正式入驻Bilibili,在国内开展活动。而且,在拥有庞大二次元用户的中国,也给日本虚拟偶像带来了极高的收益。

从2020年3月虚拟偶像打赏收入榜来看,TOP20的虚拟偶像中,有8名来自日本,而这8名虚拟偶像中有6名在TOP10中。Cover的星街彗星最近在国内热度非常高,在3月的打赏额达到54.7万元;而同月其还举办了一场3D演唱会,当时直播间人气达到260万,直逼热度榜首。

(数据来自小葫芦平台,VR陀螺统计于4月3日)

所以整体来看,国内原创的虚拟偶像数量并没有太大的提升,而大部分的虚拟偶像也是个人账号为主,类似于NIJISANJI这种运营着数十名甚至百名虚拟偶像的企业并未出现。

2、虚拟偶像:企业的营销手段?

而谈到国内布局虚拟偶像的企业,的确在过去两年陆陆续续有新的企业进来,但产业链并未形成,相比二次元的虚拟偶像,三次元显然在国内市场更广。

而这两年入局虚拟偶像的企业以游戏娱乐企业为主,如腾讯网易、巨人网络、乐元素、西山居等,包括bilibili、爱奇艺等也有加入,此外,更垂直于虚拟偶像的企业如魔珐科技、超次元、克拉互娱、一几文化开始崭露头角。

腾讯:打造“貂蝉”偶像计划,推出《王者荣耀》的四个虚拟偶像;

网易:推出《阴阳师》“平安京偶像计划”,为“大天狗”角色定制了一场虚拟演唱会;

Bilibili:与日本GREE设立 bg GAMES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开展手游业务以及虚拟偶像业务;控股虚拟偶像“洛天依”所属母公司香港泽立仕,推出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等5个虚拟偶像;举办BILIBILI MACRO LINK VR(BML全息演唱会);

巨人网络:斥资1亿人民币进军虚拟偶像市场,推出首位虚拟主播MenheraCHan;

乐元素:发布原创偶像IP企划《战斗吧!歌姬》;

爱奇艺:推出6人偶像团体RiCH BOOM,参与《青春有你》、《中国新说唱》等综艺节目;

克拉克拉:获得1.2亿元投资,主推虚拟偶像平台;

2019年年初,微博、克拉克拉、奇光影业、超次元等十几家企业联合发起成立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据称将投入价值1亿元资金和资源,汇集业内AI技术,协同直播、社交平台,扶持超过1000个优质内容IP,发掘行业优秀人才和优质项目。

魔珐科技作为一家2018年1月才正式成立的公司,截止到目前就已经完成了两轮高额融资,2018年10月完成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9年6月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主推虚拟直播和线下互动产品及方案。

整体来看,国内真正垂直在虚拟偶像领域的企业非常少,产业链并不完善。而虚拟偶像的收入,相比传统的主播明显更低,但是前期投入却更高(使用高端动捕的场合)。所以在国内,虚拟偶像基本“沦为”游戏公司的营销手段,利用现有的游戏中的角色,举办相关的营销活动,带动游戏的活跃和新增。

3、Bilibili、繁星直播双分天下,背后正在崛起的抖音

从1200多名虚拟主播所在的主要平台来看,主要集中在两大平台——Bilibili和繁星直播,而其中Bilibili为主流。

据了解,繁星直播上目前有200多个虚拟主播,而B站上有将近1000个。

相对来说,大部分的日本虚拟偶像几乎都选择了B站,繁星则主要聚集的是国内的虚拟主播。

虽然繁星直播主播数量少,但打赏额却丝毫不亚于B站,头部的甚至更高。

2020年3月繁星直播虚拟主播打赏排行:

2020年3月B站虚拟主播打赏排行:

除了这两大平台外,与海外一样,抖音的虚拟偶像正在崛起(目前还没有虚拟偶像分类)。比如一几文化,其在抖音的虚拟偶像“伊拾七”,以“小情侣日常段子”为核心内容,在抖音平台不到半年时间内吸粉近百万。抖音凭借庞大的流量,包括跟电商模式打通,成为了许多虚拟偶像的下一个重要阵地。

结语

总结来看,国内虚拟偶像产业相比日本,不论是偶像自身的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仍有一定差距,包括产业链的完整度也仍有待完善。但是,中国正在成为培养虚拟偶像(包括虚拟主播)最核心的土壤。

相比真人,虚拟偶像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以及更强的可塑性,用户对于二次元文化的接受度正逐步提高。未来加上5G网络发展以及VR的逐步渗透,不久后,或许我们都会戴上VR眼镜,在VR终于虚拟偶像互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