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风光背后问题多 专家称其在“无意义”造轮子?

特斯拉风光背后问题多 专家称其在“无意义”造轮子?
2018年09月29日 17:03 月霜曼阿罗

美国科技媒体Industry Week最近邀请了几位汽车制造行业的资深人士,分享了他们关于特斯拉的一些看法。

毫无疑问,特斯拉首席执行埃隆·马斯克是一个少有的世界级人才,他才华横溢,有时表现得很无私,有时候会为自己的一些行为公开忏悔,跟其他CEO相比,他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创意相当超前。

但在每一支大麻和深夜推特的神游背后,一个根本问题依然存在:特斯拉真的能完成这项工作吗?马斯克会成功大批量生产Model 3吗?或者整个生产过程最终会化为灰烬吗?

Model 3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开始大规模生产的14个月后,彭博社报道说,特斯拉每周生产3857辆汽车,仍然低于其每周5000辆的目标。最后期限到底有多重要?目前为止,特斯拉的粉丝们似乎愿意忍受延迟。

多个油漆室火灾的报道、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数量的安全事故、高层人员的流失......很多人都在疑惑:除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之外,该工厂究竟发生了什么?

生产计划需调整

精益企业研究所的高级顾问、福特的前工程总监Jim Morgan认为,特斯拉拥有伟大的产品,以及“一个强大而充满激情的客户群,”但他们的情况“看似混乱,充满了困难”。

他说,特斯拉的某些岗位缺少经验丰富的人,缺少可以让企业稳定运行的领导者。

“我认为管理系统是由领导行为或领导能力与运行机制构成的,”Morgan说,“如果其中任何一项出了问题,那你的产品也将失败。”

本世纪初Morgan曾在福特汽车公司工作,那时候福特与特斯拉不同,“他们没有客户所喜爱的产品。”Alan Mulally于2006年担任福特CEO,他扭转了局面,建立了明确的领导期望和运作系统,让高管们参加每周一次的领导汇报会议,每个人需在会上介绍自己实现目标的进展情况。

在观看了八月拍摄的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的视频后,Morgan提出了他的看法:

特斯拉的车间堆了很高一摞歪歪扭扭的硬纸板箱,还有很多看不清的东西。“地板上堆满了东西,而且很脏。装配车间竟然有很多叉车——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在车间见过了。他们兴奋不已的大多数自动驾驶汽车都是空的。我不确定这是怎么回事。过道狭窄拥挤,有些东西堆在一起,斜靠在过道上——这明明是几年前我刚进入汽车行业时的那种装配厂。”

Morgan没有看到太多关于视觉管理的证据,而工作台上的绿色照明使得视觉管理变得更加困难。

装配线上Model 3的后门是关闭的,但前门没关。“我想现在大多数人都会关上门的。我不知道他们的生产过程是怎样的。在我去过的大多数工厂里,汽车的所有门都是关闭的,这样工人们可以更好地进入工厂,而且汽车门也不会轻易损坏,”他说。

“我注意到的另一件事是,车间有很多人走来走去。这很奇怪,因为你不会在其他工厂看到那么多人。“

一些灵活的组件是靠机器人而不是人来组装。“线束等一些东西更适合人类使用,我以为汽车行业早已经清楚这一点了,所以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让机器人参与其中。这是否指向更大的问题?也许特斯拉有适合的人才,但他没有真正利用。”

马斯克在视频中提到有10000人在弗里蒙特工厂工作。而当通用汽车公司和丰田公司在弗里蒙特工厂进行NUMMI业务时,每周有5000人平均生产5000辆汽车。

马斯克提到了三种汽车的三条装配线,这在现代汽车制造中被认为是低效的。Morgan说:“如果考虑一下他们的产量以及其他汽车行业正在做什么,你就会发现特斯拉的工厂里每个人都有多辆汽车停在同一条生产线上。” “在丰田,有5,6,7辆不同的车在同一条线上运行。为什么特斯拉会有这么多生产线对我很好奇。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呢?这是否说明了更大的问题?”

急需COO

汽车研究中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日产北美研发部高级副总裁Carla Bailo表示,特斯拉的低产量、工人数量和设施规模,表明它生产效率低下,它的团队正在做大量的手工工作,而不是优化生产过程。

弗里蒙特工厂整个户外区域有很多用于返工的帐篷,“这说明,他们在质量方面存在根本问题,”Bailo说。

Bailo还怀疑,他们正在对工厂内部进行改造。她说:“你可以停掉生产然后那样做,或者在生产完成后进行改造。目前这种一边进行生产任务一边又改造工厂的做法只会降低生产效率。”

“该公司需要一名首席运营官,现在就需要,”她补充道。考虑到领导的能力(而不是CEO通宵达旦地在工厂里进行微观管理),一个优秀的首席运营官应该具备专业的知识,快速确定哪些创新可行,哪些是死路,而不是一下子从10个方向出发。

Bailso说,理想的候选人应该是一个曾在大型汽车制造商工作过的领导者,“他应该拥有制造业大师的经验、项目和预算管理的经验,应该了解物流和供应链、购买和使用产品的规划、并知道如何培训工作人员。”

急需制造业专业人才

制造技术和组织顾问Joe Barka曾为克莱斯勒、福特和IBM公司提供咨询服务,他在Model 3投入生产的第一周时就访问了弗里蒙特工厂。他注意到,生产工作并没有真正开始,有一些机器人闲置一旁,最先进的舒勒冲压机尚未投入使用。

Barkai说:“特斯拉一开始非常关注高水平的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后来才意识到这有多么困难,现在他们开始缩减规模。他们浪费了大量时间进行恢复,以便可以达到他们认为可以达到的自动化水平。然而一个真正拥有深厚制造经验的人很可能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过,过去6个月产量大幅增长的事实是一个亮点。“终于有了动力,”他表示,“我几乎想说,‘别烦他,让他放手做吧。’但是,他需要让他的制造专家来做这件事。”

Barkai认为,尽管特斯拉的高管们在不断更换,但它仍然拥有吸引优秀制造人员加入的明星品质。

“马斯克仍然拥有非常强大的品牌,但他需要让这些人工作,”他说,“我认为他们离开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自由。”

此外,加州的地理位置可能对制造业不利。他表示:“他们需要更多拥有专业知识的人才。”“但硅谷比底特律少。”

Barkai的建议是:继续缓慢增加产量,并同其他制造商建立合作关系,加大产量。

拥有工程学博士学位的Morgan认为,马斯克在SpaceX上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因为挑战主要在于产品的工程设计。特斯拉的工程师花费了太多时间来解决生产问题,他们无法给予产品开发过程足够的关注,来设计Model 3之后的汽车。

“他在SpaceX上面临的技术挑战已经完成,他做得很好。但那与年产30万辆Model 3的挑战截然不同。”

Morgan补充道:“从表面上看,马斯克很聪明,但这并不总是件好事。”“他有时候有些狂妄自大。比如设计Model X的鸥翼门,在车身周围待过的人看一眼那个东西就会不寒而栗:你要怎么造那个东西?”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