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大罢工组织者离职:自曝不得不走,“遭遇秋后算账”

谷歌大罢工组织者离职:自曝不得不走,“遭遇秋后算账”
2019年07月23日 07:58 量子位

一个谷歌员工,级别不算高,但离职消息上了热搜。

这个人叫Meredith Whittaker(梅雷迪思·惠特克),在谷歌担任科学家,也是纽约大学的教授。

但比上述title更知名的是她的社会活动事迹。

或许有些事你还记得。去年11月因“安卓之父”安迪·鲁宾性骚扰事件曝光,谷歌高层被揪出不仅掩盖丑闻,还给安迪·鲁宾9000万美元天价辞退补偿。于是谷歌员工掀起了覆盖20多个城市的全球大罢工,共有2万名员工参与。

这次轰动一时的大罢工,组织者正是这位惠特克。而且更早之前多次涉及谷歌道德的监督和抗议事件中,惠特克都是主力干将。

可以这么说,惠特克正是谷歌公司的道德监督侠。

并且就在此次离职前,惠特克还公开发声,称遭到谷歌打击报复,被强令改变工作内容、降低职级。

所以离职消息一曝出,自然也被视为谷歌秋后算账的一部分。

有人把这视为谷歌的堕落,让英雄离职,是谷人希耻辱簿上的又一笔。

也有认为这样的人离开对谷歌发展更好,毕竟一个公司,给员工自由过了火,就会没完没了搞主义……

谷歌道德监督侠

惠特克算得上是老谷歌,毕业于UC伯克利,2006年入职谷歌,其后成为谷歌测量实验室的负责人,后来隶属谷歌云计算业务。

比业务更知名的是她的社会活动热情。

惠特克在谷歌内部发起了开放研究小组,希望与外部学者合作解决全球性问题。她也一度为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撰稿。

并在2016年与微软社交媒体首席研究员Kate Crawford,正式发起名为AI Now的项目。该项目的主要目的是关注AI和其社会影响,包含偏见、权利和自由。

道德自然是绕不开的一部分。

所以惠特克和AI Now,也因为“近水楼台”,先后在谷歌多次道德事件中发挥作用。

比如之前AI用于军事的Maven项目、人脸识别带来的隐私危机,以及性别平等话题,都有惠特克的身影。

而“安卓之父”的性骚扰丑闻曝光后,惠特克更是成为了谷歌全球大罢工的组织者,真正“一战成名”。

虽然后来谷歌CEO皮猜也明确声明支持员工抗议的权利,但惠特克认为高层依然两面三刀。

就在抗议事件后,惠特克及抗议同仁转组工作的申请受阻,其后公开发声说自己和其他几位抗议组织者遭遇打击报复,一度被调整、调离和降级……

就在last day后,惠特克自己还写了公开信,除了感谢之前一起工作的同事,她还含沙射影地表达了自己离职的原因。

她说想继续开展AI等技术发展和道德之间平衡的工作,但谷歌显然已不是她能继续推进的地方。虽然不舍,已到不得不走的时候。

更早之前的发声中,惠特克也披露过来自公司的压力。

谷歌在今年4月曾通知她,如果希望继续留在谷歌,最好放弃公司之外的工作——核心所指即AI Now。

惠特克显然不希望如此,于是最终离职并不令人意外。

主义与问题之争

然而惠特克离职一事能上热搜,倒意料之外。

惠特克推特评论区,留言者多是力挺派。

有网友感谢她在AI道德和劳工关系方面的付出,认为她在推动谷歌甚至科技行业变得更好。

有网友称其为“英雄”,并惋惜谷歌损失了一位杰出人才。

但也有其他评论认为,推动AI道德、开展抗议都是正当权利,但没完没了在公司组织里搞主义,并不恰当。

一直以来,谷歌都以给足员工自由而著称,并且十几年来,谷歌也受益于此,诸多创新项目,正是谷歌员工自由创造的结果。

然而AI当前,自由尺度造成的发展困境,也开始变得尖锐现实而尖锐。

比如在AI用于军事合作、刷脸等问题上,谷歌遭遇的最大麻烦,不在于外部市场争夺,而是内部道德压力。

不少员工认为技术会被滥用,最终联名抗议压力之下,谷歌不得不在类似订单中撤退。

但谷歌不做,并不意味着这些合作就被终止。

亚马逊和微软等渔翁得利,而且这两大竞争对手内部也不是没有抗议,但贝佐斯和纳德拉,压根视而不见。

所以在类似事件中,也有另一种观点受到越来多支持:

谷歌员工的高道德要求令人敬佩,但作为公司发展,盈利发展理应被置于首要位置,现在技术还在不断发展,就用最高道德标准自我束缚,最终把世界让给道德要求没那么高的人,也是另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如果AI技术注定无法避免被用于军事或争议领域,那谷歌做,是否会更令人心安?而且这样的营收,对于公司的长远发展,也有益无害。

但现在谷歌不行。AI巨头遭遇的困境,如今也越来越明显。

一方面,新的竞争形势下,谷歌之前的优势越来越小,从市值到业务,亚马逊和微软都在重新完成对谷歌的超越。

另一方面,用户的善于遗忘,也令人啼笑皆非。

比如今年微软和谷歌,前后脚召开开发者大会,但事后得到的反馈及评价,却似乎与往年互调了方向。

之前常年备受期待的Google I/O大会,今年得到的评价是没有新技术,缺乏新亮点,都是在重复AI for social good的案例,好像是为了展示高道德水准而展示。

而微软Build大会,发布命令行工具和完整内核的Linux子系统WSL 2后,引起了社交网络上诸多赞美,很多开发者以“真香”姿态赞美微软的变革,曾经的wintel霸道和“作恶”,早已无人再提起……

所以也不乏替谷歌喊冤的呼声。

他们认为谷歌这样一路高道德标准的公司,不能松懈丝毫,而那些之前口碑不尽人意的企业,稍有改变就能赢得掌声一片。

这就公平?

他们担心,继续没完没了谈道德,漫无边际地给员工自由,最终可能只会让谷歌掉队和陨落。

无论谷歌内外,AI时代正在带来全新疆界,解决前所未有的问题,想要更上一层楼,可能要少谈主义……

你觉得呢?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