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的司机,凭啥接管中国高速公路?

小鹏的司机,凭啥接管中国高速公路?
2021年01月15日 22:55 量子位

李根 发自 副驾寺

智能车参考 报道 | 公众号 AI4Auto

我把车开过广州北部花都区北兴收费站,开启G4京港澳高速的路程。

导航显示,距离目的地95公里。

接着司机给了我一个明确的提示,可以换一个舒服的坐姿,目视前方,看车:

换道、超车、定速、出匝道、过大弯、汇入主路、避让大货车,加速超过大货车……

在整段路程里,我基本就是看司机“重复”完成这些,然后在又稳又安全地到达目的地收费站出口时……

我再次听到提示——需要接管驾驶权了。

是的,在过去的1小时30分钟时间里,我,人类驾驶员,其实一直坐在驾驶位。

但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把手轻轻放在方向盘,然后目视前方看AI司机应对路上的一切。

另外也不要搞错了,这不是科幻小说和电影中的情节。

一切发生在2021年1月13日上午。

AI司机如何接管高速驾驶?

过收费站,从匝道汇入主路,系统提示我“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可以使用。

连续向下拨动右控制杆两下,功能启动,AI司机上线,屏幕都开始转换为“AI感知画面”:

然后大部分时间里,可以平稳、定速地保持在车道中央前进:

或者AI司机觉得需要提前换道以便更好进入匝道:

拐弯:

出匝道、汇入车流:

让主道上凶猛的大货车先走:

然后并线、看好时机超过它:

毕竟“远离高速上的大货车”,也是从人类司机那里得到的宝贵经验。

……

在整个高速路途中,最难的基本就是车流密集时的行车策略,以及特殊场景下的识别,比如:

交通锥识别与避让、大货车规避、故障车辆避让、拥堵道路超级跟车等。

这时AI司机会提醒或检测你是否还在“专注”——让你轻轻动动方向盘之之类的,以便真的可以及时接管驾驶权。

至于主动变道、主动超车,提前规划出匝道等等,似乎AI司机觉得已很寻常,基本不再跟你商量。

直到预设的导航目的地所在的最近高速出口,还有大约1公里的时候,AI司机会再次提醒,需要你做好接管驾驶权的准备了。

而整个路途中,近百公里的里程,右脚脚腕不再有长途驾驶应有的酸爽,身心愉悦。

这是我第一次试用这个AI司机,但我确信,作为一个人类司机,我想留下它。

AI司机靠什么接管高速驾驶?

这就是小鹏P7的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Beta版的最新体验。

在具备XPILOT 3.0系统的小鹏P7智尊版上,可以基于用户设定的导航路线,实现从A点到B点的自动导航辅助驾驶。

只要相关路段,被小鹏合作的高德高精度地图所覆盖,那么NGP Beta版系统,就会自动语音提示:该路段可以启用。

小鹏汽车方面说,NGP的能力可以按两大维度划分:

第一,通用能力。比如:

自动限速调节

自动切换高速公路

最优车道选择

自动上下匝道

自动超车

第二,适合中国道路。像:

交通锥识别与避让

拥堵道路跟车

夜间超车提醒

故障车辆避让

变道自动紧急避让

大货车规避

当然因为基于分米级高精度地图,还有支持高速路、快速路和部分城市主干道的能力。

甚至下雨天的场景,也有专门优化。

而上述这些功能和能力,实际背后也有一系列传感和计算硬件支撑。

在具备XPILOT 3.0系统的小鹏P7智尊版上,一整套自动驾驶硬件,早已随量产车交付,包含了:

14个摄像头

5个毫米波雷达

12个超声波雷达

厘米级高精度定位

分米级高精度地图

英伟达Xavier计算芯片

以及博世iBooster制动助力系统

另外,硬件之上的软件架构体系:

AI司机如何负责任接管高速驾驶?

有软硬件自然是不够的。

在自动驾驶领域,让AI如何接管驾驶,只要涉及人类需要驾驶位,就离不开悖论——

既然AI占有主导权了,人类如何能在紧急时刻接管并作出最佳决策。

所以谷歌为代表的L4玩家,坚定选择了从一开始就没有“人类驾驶员”。

但随着特斯拉AutoPilot和FSD火热,市场内外也越来越能感知到,如果能在部分场景、让部分司机也用起来,也不是全无价值,至少可以阶段性解放驾驶行为。

只是稍有责任感,就不能让敢于尝试的车主充当小白鼠,在概率游戏中碰运气。

即便永远可以有理由说——车主不正当使用车主未能及时接管

哪个车主又不是鲜活的生命呢?

所以其实相比起NGP展现的能力和实力,更让人放心的是落地该功能相配套的负责任方式

在使用前和使用中,都有相应交互设置。

使用前,需要完整观看NGP安全提示视频,然后通过驾驶员考试,才能解锁NGP能力。

有些考题还寓教于乐:

使用中,则配合方向盘握力感应系统,主动检测驾驶员是否还在“掌握之中”,每当无法感知驾驶员双手10秒左右,警报就会想起……

此外,过程中还会不断设置小交互,比如需要驾驶员轻转方向盘,检测“握力”是否真来自驾驶员。

据说车主还可以选择允许前置摄像头,利用HMS系统识别驾驶员状态,一旦出现危险驾驶的状态,就发出警报。

总而言之,最关键地是传达理念——只要还需要人类驾驶员,就需要人类驾驶员实现终极掌控,而不是主动放弃驾驶责任,把一切交给AI司机。

甚至从另一件事上,更能窥见小鹏NGP的负责任态度。

NGP,Navigation Guided Pilot,中文翻译可以涵盖“自主”、“自动驾驶”等等利于传播和销售的概念词汇。

至少行业里,类似功能的传播中,就有人使用“自主”、“自动驾驶”,“无人驾驶”等等。

但小鹏官方最后决定:小鹏NGP,就叫小鹏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

并且强调,小鹏NGP仍然属于辅助驾驶,而不是无人驾驶。

于是这也让一并推出的“首个领航辅助类功能评价标准”,黯然失色。

这套标准中,小鹏认为可以核心参考驾驶员接管次数变道超车成功率匝道通行成功率隧道通过成功率,以及夜间同类型数据等等。

固然都是能够很好量化该功能能力的方式。

但当你开车上路,思考着如何顺利又安全地达到目的地时,聘用AI司机的标准变得主观得多——

好用,针对刚需,真正解放驾驶中的重复性劳动;

易用,适配的场景多,接管的地方少,还要实时交互“向我汇报”;

用得放心,有多少智能和多少人工都需要让我知道,别为了营销和噱头夸大,真诚告知我边界,而不是小白鼠一样帮AI试探边界。

对了,据说小鹏NGP功能,将于今年春节前通过OTA推送给用户。

欢迎你在试乘试用后,告诉我们它是否值得信任

(文中配图,特别致谢同车试乘的钛媒体邓剑云老师~)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