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商用后路灯成战略性资源,华为、华体、腾讯展开"扫街式"抢夺

5G商用后路灯成战略性资源,华为、华体、腾讯展开"扫街式"抢夺
2019年12月07日 17:30 数据局

随着11月1日三大运营商5G手机套餐的推出,5G商用时代正式开启。

何小明作为第一批5G体验用户,家住北京朝阳区,当初买5G手机并不在计划内,不过11月份他发现想买的华为Mate30 Pro手机出了5G版,而且只比4G贵600元,他抱着不妨试试的心态开始了5G体验之旅。

不过,虽然拿到手机出门的第一天,他便搜到了5G信号,但是乘公车去上班一路的信号断断续续,进办公大楼信号便没有了。每天搜索5G信号成了他的乐趣之一。

他所在的北京,是三家运营商部署5G的先行区域,截止11月20日,北京市共建成5G基站14542个,开通5G基站13094个,建设基站总数占全国八分之一以上。

在如此密集的基站网络下,5G信号还是会时断时续,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相较于4G,5G频段不断走高,频率越高、波长越短、衍射能力也就越小,相比4G基站1-3公里的覆盖半径,5G基站的覆盖半径仅有100-300米。除了增加宏基站数量来提升信号覆盖质量外,在盲点地区和人流密集的热点地区就需要小基站来帮忙扫“盲”扫“热”了。

而智慧路灯作为 5G 小基站的最佳载体,市场有望在2022年达到上千亿。各大企业(通信巨头、灯厂、安防企业等)近两年来瞄准了这块蛋糕,将其作为战略性资源进行一场“扫街式”抢夺。

智慧路灯是 5G 小基站的天然“站点”

小基站具有灵活部署、功耗低、成本低的特点,容易满足未来物联网海量连接、海量部署的特点,填补网络覆盖漏洞并提升网络服务质量,甚至有望替代现有 WiFi 的单一无线制式路由器,因此需求与日俱增。

目前小基站部署方式主要有三种:

抱杆安装:利用路边水泥杆、电表箱等既有建设进行安装。

楼面安装:部署一体化微站,采用与大网异频的D频段,适用于有信号遮挡的高层建设。

地面安装:将直立式小基站直接部署于地面。

楼面安装的小基站因用户担心“辐射问题”而屡屡被投诉。这里需要给大家扫个盲:

其实,我国标准中基站辐射的强度,仅是太阳光照射强度的2500分之一。

而且相反,基站越多,辐射越小!基站越密集,基站发射功率就越小;与基站越近,手机的发射功率越低,电磁辐射也就越低。

地面安装虽简单但面临财产安全问题。基站内的蓄电池组、电缆、铜排、空调等被盗事件屡屡发生,不仅让信号中断,也让维护工程师们头痛不已。

基于智慧路灯的抱杆安装,具有供电、管理智能、覆盖密集、节省空间、盲点覆盖的优势,无疑是作为小基站部署的天然 “站点”。

“5G基站由于高频通信及支撑大容量高速度的需求,需要大量的微小基站来完成更密集的网络涵盖,基站间距往往在100米-200米。” 互联智慧科技有限公司CEO朱剑飞介绍称,“目前城市路灯的间距约在20米-30米,因此通过路灯杆进行5G基站部署,是当前5G网络建设的重要选项。”。

根据相关报告测算,5G 小基站的市场规模或为 2500 亿元左右。5G商用时代给了路灯一个莫大的机会,据测算,我国智慧路灯杆市场预计在今年达到300多亿,在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000亿。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就兴起的智慧路灯,在2017-2018落地受阻后,会再度掀起热浪。

而且,这内置通信基站的智慧灯杆还是集“才华貌美”于一身的“奇杆子”,囊括通信基站、电线杆、路灯杆、充电桩、传感器、摄像头等各种设施和服务。与智能控制平台一起可以实现无线 Wi-Fi、充电、数据监控、环保监测、广告屏等功能。

智慧路灯与城市物联网

承担如此强大功能的智慧灯杆,涉及的技术也较复杂,具体可分三方面:

1.智能路灯设计方面:采用“一杆多用,多杆合一”原则,将智能照明控制器、监控摄像头、多媒体屏、音箱、传感器、通信设施、WIFI、5G、交通指示标志、充电桩、各类网关等硬件系统或设施按需融合到LED路灯与灯杆系统中,实现道路设施集约化管理;

2.安全管理方面:伴随着智能路灯普及和联网,数据的安全将成为一大挑战,因此像数据传输加密、网络边界访问、设备接入认证等技术将得到快速发展和应用;

3.通信多元化:智能路灯作为发展智慧城市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应用场景包括自动驾驶、安防监控、智慧照明、智慧环保等,其中有对速率、时延要求高的,也有对连接数量要求高而对速率和时延要求低的,针对不同应用场景智能路灯选择的通信方式不一样,最终呈现多元化的通信网络。

而作为智慧城市建设中扮演的"末梢神经元"角色来看,智慧路灯的整体方案大致涉及感知层、网络层、平台层和应用层四个层次,四个层次配合运作。比如,当本地有火灾发生时,感知层能快速将火情数据通过网络层传输到平台层,以供消防应用层以此为依据确定是否需要出警。

广东争做“排头兵”,各地政策纷至沓来

目前,全国智慧灯杆建设仍处在实践与探索并重的初始阶段,在智慧杆的探索上,广东走在前面,成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省。

“螃蟹”吃法1:明文确定智慧杆建设数量

今年(2019年)4月份国家颁布《关于2019年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意见》的一个月后,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便立马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印发了《广东省5G 基站和智慧杆建设计划(2019—2022 年)》,明确了2019-2022广东省5G基站和智慧杆的建设情况,指出这四年期间将建设22万根智慧杆。

在随后的6月1日,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发展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2019年广州市5G网络建设工作方案》通知,表示要从道路新建和城市更新改造两方面着手加快推广智慧灯杆,新建(改造)智慧灯杆共4157根。

“螃蟹”吃法2:建立智慧杆产业联盟,多地跟随

其实,早在3月14日,由广东铁塔牵头发起的广东省智慧杆产业联盟正式成立,为广东省之后的智慧路灯杆项目协调工作提供支持,随后广东省广州、深圳、韶关、惠州等多地纷纷跟进了智慧路灯杆试点。

在广州市,按照“一区一园一街”的原则,截至11月底,已完成了从化生态设计小镇、天河南二路的试点建设,广钢新城、临江大道东延段、南大干线8标段等地段也已建成部分智慧灯杆。

在深圳市人民南路,“5G智慧灯杆”人民南路路灯设施改造作为智慧路灯建设试点,共设了77根“5G智慧灯杆”。

在汕头市东海岸新城,由汕头铁塔承建的“飞天莲花”造型智慧杆兼顾市政照明功能,预留环境监测、数据发布、视频监控、公益广告等多种功能,成为广东省最美沿海公路汕头路段的一道亮丽景观。

智慧路灯充当“充电桩”角色

在佛山珠三角工匠精神馆,“5G智慧灯杆”十分引人注目:它不仅能实现一键报警,还有环境监测、视频监控、充电桩等7个“特异”功能。

此外,在韶关、清远、中山、阳江等广东多地也都有类似的项目在实施。

“螃蟹”吃法3:第一份省级规范、第一份市级规范

与此同时,考虑到未来业务的扩容需求,24小时供电及传输等要求,建立统一标准并预留接口也是智慧灯杆发展的必然。意识到这一点,2019年9月,广东省发布了全国第一份省级标准《智慧灯杆技术规范》,主要规范智慧灯杆的规划、设计、施工、检测和验收、运行管理和维护。

同月,深圳市市场监管管理局发布了《多功能智能杆系统设计与工程建设规范》,成为全国第一份智慧路灯的市级标准。统一标准,让大规模复制成为可能,同时也保障了建设质量和面向未来的演进能力。

其他省市也不服,争做排头兵,从下表“2019部分与智慧路灯相关的政策”可以略见一二。

智慧路灯“群雄争霸”:

通讯、互联网、灯厂、安防企业各显身手

千亿级的市场蛋糕,自2019年以来,吸引了众多逐鹿者。

除了铁塔公司外,还有提供5G小基站的华为、力推擎天5G智慧灯杆的腾讯、提供安防监控设备的浙江大华的“跨界专家”,以及照明行业的“老大们”,如四川华体、上海三思科技、欧司朗、昕诺飞、洲明科技、数知科技、如通电子、大明节能、太龙智显、中建照明、名家汇科技等等。这些企业大致分为几个阵营:通讯企业巨头、互联网企业巨头、安防企业巨头、照明企业巨头。

典型智慧灯杆企业及其发展模式 来源:OFweek产业研究院

这些巨头们是如何进行“诸侯割据”的,各自抢占了怎么样的“城池”?下面,以几个代表性的企业举例:

通信巨头华为——标准化制定、建“朋友圈”

在全球规模最大的ICT科技展会CeBIT 2016上,华为就发布首个多级智能控制照明物联网解决方案,并且于 2017年联合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中国照明学会以及常州市城市照明管理处共同发布“NB-IoT智能路灯生态圈”,在常州合作共建NB-IoT智能照明实验室。更早的是,2014年,华为就为推动智慧城市而发起成立了"eLTE解决方案联盟"。

除了建“朋友圈”的常规操作外,华为还争当“裁判员”。2018年,华为发布PoleStar2.0智慧杆解决方案后,同年成为了深圳市智慧杆产业促进会的副会长单位,并且参与编制《GB/T 36333-2018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指南》国家标准等。

不过,同华为“进军汽车行业不造车,只为帮助车企造好车”的理念一样,华为的目标也不是为了生产“灯”和“杆”,华为无线站点产品线总裁郝应涛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 “华为的业务重点始终是生产和研究通信设备。虽然我们正在做一些智慧灯杆标准化的制定工作,但是这些工作仅是为了推动产业的快速前进,而不是为了生产“灯”和“杆”。

目前,华为已联手飞利浦、中微光电子、泰华智慧等路灯合作伙伴展开大规模智慧路灯部署。

华为为海淀公园打造智慧路灯垂直管理平台

华体科技、上海三思——“内外兼修”,提供硬件同时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对于传统灯厂来说,伴随5G、物联网而来的智慧路灯风口自然不可错过,这可能是改变照明业趋渐利微现状的大好机会。

例如,作为照明行业的龙头企业,对内,华体科技在智慧路灯方面,已经从布局设计、路灯、灯杆和集成等多个环节展开,研发完成并发布华体智慧城市软件平台2.0 版,形成全产业链布局,同时率先抢得了成都和丽江的运营订单。

对外,华体科技也在积极寻求话语权,担任广东省智慧杆产业联盟的发起单位和理事单位,并且主动寻求与中国铁塔、华为、腾讯的合作。

1.2018年与中国铁塔签署协议,将5G 基站安装于华体科技投资安装的智慧路灯上,共同促进5G 在成都地区的发展落地;

2.同年也进入华为eLTE产业联盟,智慧城市软件平台也在应用层全面接入了华为OceanConnect 开放平台,成为华为建设智慧城市的重要合作伙伴, 2018到2019年,公司与华为联合打造国内首个基于eLTE-IoT 技术研制的智慧路灯“维克多”;

3.与腾讯云计算公司等联合中标约8.74 亿元的由成都天府绿道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组织的成都市环城生态区生态修复综合项目(南片区)、(东、西片区)智慧绿道社会合资合作方招标项目。

如此操作下,华体科技的业绩给予了良好反馈,其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0.05%;归母利润8031.54万元,同比提升70.06%。

同样,“内外兼修”的厂家还有上海三思。这家公司的嗅觉也很敏感,自2016年就开始落地“杭州G20峰会会址周边”、“上海进博会”、“湖滨路步行街智慧路灯”等智慧路灯杆项目。对外,上海三思一直强调, “灯屏自己生产,系统自主研发”。从其焕然一新的官网便能看出,其在解决方案方面花了不少功夫,有智慧交通、平安城市、智慧社区、智能化防灾辅助系统、基础设施智能检测等多场景。

智能化防灾辅助系统解决方案示意图 来源:上海三思官网

在智慧路灯系统的运行管理方面,上海三思的CEO王鹰华年初采访时说,早在2017年就推出了基于大数据采集、存储、追踪、监测和分析的综合管理平台——SANSI云系统,今后它将更好地为城市的智慧管理提供足够强大的平台和技术保障。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相比于通信巨头,传统的路灯杆企业的优势在于落地经验,他们的硬件及整体解决方案上会更具有说服力,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像华为这样的巨头声称不造“灯”和“杆”的原因。

腾讯——寻求多方合作,助力全链路安全

腾讯也通过与互联智慧等合作,势必在要在这场竞赛中占据有利的席位。

2019年7月,腾讯与互联智慧、中国铁塔股份订立了三方战略合作协议,旨在中国共同推动5G智慧灯杆数字化项目合作。其中,互联智慧是一家提供5G智慧灯杆规划与建设解决方案的综合服务营运商。

在举世瞩目的11月20—23日首届世界5G大会上,腾讯也将擎天5G智慧灯杆搬上“台面”,大张旗鼓地展示了一番其与互联智慧共同研发的集天线基站+WiFi、智慧照明、信息发布、公共广播系统、环境检测、等功能于一体的5G智慧灯杆解决方案。从下面酷炫的宣传片也可以看出,做这智慧灯杆腾讯也花了不少智慧。

在这起跨界合作中,腾讯扮演的是“安全员”角色。针对5G智慧灯杆建设中的安全问题,腾讯提供从终端物联网身份准入,到传输管道,服务器信息安全防护、物联数据安全的全链路安全解决方案,最终形成统一端点管理的安全能力。

落地情况来看,后发力的腾讯目前只在华南理工大学(大学城校区)进行示范投放,不过据腾讯工作人员介绍,擎天5G智慧灯今后还会应用于校园、景区、交通等多种场景,助力推进智慧城市服务升级和模式创新。

除了上述三类企业,安防企业大华也有参与,其2018年推出了自研的多功能杆塔体,也号称是集新一代高速无线宽带网、物联网、视频安防、地下管网建设,融合工业设计、数据信息采集、分析与发布功能于一体。

“传统灯杆企业可能更懂路灯,但是安防企业更懂智慧城市”,大华智慧灯杆的负责人王继勇对大华非常有信心,他认为,“懂数据的开发使用。智慧路灯杆是智慧城市的分支,不仅能照明,还要利用数据进行危情抓拍、信息展示等交互,安防企业在这方面早已驾轻就熟。” 据悉,目前大华也已经在为铁塔公司、三大运营商及政府提供完整的智慧路灯杆解决方案。

创新运营模式尤为关键,专业分工乃必经之路

由于5G智慧灯杆正处于风口期,市场参与者自然鱼龙混杂,据相关调研,打着“智慧灯杆”名号的企业不下400-500家,各企业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国内的智慧路灯目前处在发展的风口,但存在过激的状态,类似10年前LED的状态。”

对此,南京市路灯管理处江苏未来城市公司研创中心主任黄李奔认为,现阶段存在产品过剩,技术过剩,资本过剩,但是整合乏力,场景不够,所以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功能的实用性,运营落地的有效性、经济性,商业可靠性等。也就是说模式创新才是当务之急。

其他业内多位专家也一致认为,“谁来出钱、谁来运营”是最为关键的问题, “建设牵头部门、运营模式不明确,无法大范围推进建设;由于投资巨大,如全市场化,企业也无法承担;由于建设过程中涉及的部门较多,企业无法协调;由于缺乏经营谋划,协作程度低,后期维护和数据收集效率低。”

就投资而言,以深圳市城管局统计为例,全市约24万个路灯杆的“多杆合一”改造初步测算的费用为500亿元左右。

尽管广东等省市已经建立了联盟及产业规范来促进智慧灯杆的落地,但是“谁来主导”的问题仍在解决中。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可盈利的运营模式,必将是决定智慧杆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方面。

广东省电信规划设计院曾在10月底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PT展)期间的“5G智慧灯杆融合发展”专题论坛上提出了3种创新运营模式,包括:

1.政府投资,并由政府部门统一管理运营;

2.政府投资建设路灯,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智慧功能并负责运营,运营收益与政府分享;

3.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智慧灯杆,政府授予特许经营权,社会资本方管理并运营路灯功能,运营收益与政府进行分享。另外,根据不同的地方政策和经济发展水平,需采取不同运营模式。

这或许能为各地在运营模式的探索上提供一些可行的思考。

此外,多企业合作、专业分工和模块化设计是成熟工业产品的必经之路。毕竟智慧灯杆是产业与专业分工的产物,LED模组、WIFI/微基站、监控、单灯控制器等模块,都需要有成熟的厂商,一家企业完成全部模块的研发制造,可谓难于登天。

一项新技术的落地,肯定不会是速战速决的,而是一场需要各方合作的持久战。在这场战役里,谁会充当前锋,谁来作为后卫,或者又有谁会落荒而逃,让我们一起等待时间的答案。

图片来源自网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