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镇岛”之宝,韩国人的眼中钉,美国强逼二选一

台湾“镇岛”之宝,韩国人的眼中钉,美国强逼二选一
2022年08月08日 07:55 大猫财经猫哥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佩洛西这个快要退休的82岁老太太,为啥要千里迢迢跑到亚洲呢?

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肯定不只是为了被人指着脑袋痛骂。尽管佩洛西一直在塑造自己的强硬人设、还喜欢抛出各种惊世骇俗的观点,但她本质上还是一个披着政客外皮的“生意人”。

议长一年才能领多少工资?还不如人家炒股赚的零头。

2020年12月,她们一家子突然重仓杀入特斯拉,没多久美国就官宣要将65万辆燃油车换成新能源;2021年5月,她们故技重施重仓亚马逊,没几天公司就被五角大楼喂了个价值100亿美元的大单。

凭借这种堪比股神的“灵敏嗅觉”,佩家的日子像坐了火箭一样蒸蒸日上。当年她刚步入政坛时申报的个人财产不过350万,现在,老太太的身价已经飙升到了2.5亿美元。

而这一次,佩洛西的主要目的就是敦促“四方联盟”配合“芯片法案”

要知道,法案里不仅包括520亿美元的补贴、以及240亿美元的税收抵免,未来十年内还将追加2000亿美元的拨款,这不光能帮美国遏制中国,说不准还有不少赚钱的大机会。

不过这个计划能不能成功,目前还有很大的变数。不仅她的老对头特朗普没事就在集会上对此疯狂嘲讽,连部分“盟友”也不太买账,比如前两天韩国就给佩洛西吃了个“闭门羹”。

按照以往约定俗成的接待规格,佩洛西就算不跟总统吃饭,也能跟外长握个手。

结果等到她的飞机落地了才知道,韩国总统尹锡悦“休了年假”不见人,就连外长都借口国事访问躲到了东南亚。

为啥要这么干呢?当然是因为觉得心里委屈。

目前韩国国内的半导体对华进出口的比重已达60%,2021年贸易额更是高达760亿美元、占当年贸易总额的21%,现在突然跳出来说这钱不让赚了、谁都不能轻易答应。

更让韩国人接受不了的是,你搞小团体就搞小团体吧,为啥要把台积电也给拉进群里来?要知道,台积电不仅是三星的死敌和竞争对手,更是韩国人眼里的“世仇”。

台积电的创始人叫张忠谋,1931年出生于浙江宁波。

别看老爷子现在91了,可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叱咤风云的大学霸,18岁进哈佛、19岁读麻省理工,毕业又跟半导体行业的祖师爷、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同时入行,看尽了行业的荣辱和兴衰。

1989年,三星大当家李健熙专门带了一堆人跑到台北“三顾茅庐”,就为了能请张忠谋吃顿早餐,可任凭他怎么劝说,已经成立了台积电、开始创业的张忠谋就是不肯改换门庭。

当时台积电的业务模式,主要是替其他芯片公司做代工,听起来很Low是吧?

但正是由于不涉足设计,被认为既没有野心、也没有威胁,同时台积电又愿意独自承担建造晶圆厂成本,所以才能在那个神仙打架的日子里左右逢源,能不断拿下各个大厂的合同。

当时半导体领域的老大日本看不起它,因此懒得腾出手来“剿杀”,老二美国想着干垮日本、凭借逻辑芯片弯道超车,因此乐得扶持一个海外工厂,于是各种订单和技术指导纷至沓来。

得益于美国回流的人才、IBM授权的技术和英特尔等大厂的手把手指导,台积电很快就开始反哺美国半导体行业,甚至一手撑起了包括高通、英伟达在内的一堆初创芯片公司,帮助美国实现了反超。

当然了,张忠谋并不打算一直在IBM屋檐下仰人鼻息。

为了实现真正的技术自主,台积电集结起了团队猛攻铜制程。结果就过了一年多,以余振华、梁孟松、孙元成、蒋尚义、杨光磊、林本坚为核心的团队就实现了突破,终结了IBM的技术霸权。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台积电还逆流而上开启了湿法光刻技术的研发。

当时业内的成熟技术其实是干法方案,所以光刻机巨头日本佳能和尼康对此嗤之以鼻,只有荷兰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愿意试着跟台积电干,结果呢?自然是以台积电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那个荷兰小破厂的名字,叫做阿斯麦尔,而这个技术的发起人,叫做林本坚。

凭借着高瞻远瞩的战略判断,台积电逐渐坐稳了行业内的头把交椅。

2004年,台积电拿下了全球一半的芯片代工订单,紧随其后的是韩国三星,它在美国粑粑的“暗中帮助”下在存储芯片领域干掉了日本,拿下全球30%份额。

眼看着四海升平、一切都欣欣向荣,张忠谋也于2005年卸任CEO、退居二线,过上了7点钟下班回家的休闲生活,每天吃吃饭、听听歌,日子好不快哉。

但在制造业这方面,韩国却是个可怕的对手。

早在1974年,李健熙就打定主意在芯片领域弯道超车。然而日本几大半导体巨头正如日中天,根本就没给这个小年轻机会,最后三星半导体砸光了3亿美元本金,却一点成果都没做出来。

好不容易捱到1987年,机会来了。

当时日本巨头东芝因为私下向苏联出售数控机床,结果被美国发现。为了消除影响,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亲自道歉、日本还花了1亿日元在50多家美国报纸上公开“悔罪”。

可即便如此,美国还是借机发动了对日制裁。趁着这个机会,虎视眈眈的韩国站了出来。

三星不仅用三倍工资挖光了东芝的技术骨干,还开始呼吁海外韩国工程师回国,紧接着在97年亚洲危机后用价格战和著名的“反周期投资”对日本发起了致命一击。

等到日本公司被斗垮了,三星又盯上了台积电。你台积电不是只做代工么?那我就利用多元化的优势,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比如对台积电的大客户“以买寻卖”,即由三星手机出面采购芯片,以此为条件要求对方把代工订单交给三星;再比如把存储芯片、面板和代工服务捆绑销售,以此来挤占台积电的市场份额。

这么搞了几年,三星的代工生意越做越大——从2006年到2010年,三星的代工收入增长了足足3倍,其中大部分都来自于台积电曾经的老客户苹果。

更可怕的是,李健熙的儿子李在镕还秘密制定了一个叫“Kill Taiwan”的计划,先逐步消灭台湾的面板和存储芯片产业,最终将台积电狠狠踩在脚下,彻底实现电子产业的技术霸权。

如果不是已经78岁的张忠谋重新出山力挽狂澜,三星搞不好还真的能成功。

当时台积电被08年的金融危机搞得很惨,不仅因利润下滑而大搞裁员,CEO蔡力行还开始在公司内部推行起末尾淘汰制,并秀起了对生产毫无卵用的财报技巧,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

对内严抓考勤、对外大秀财技,这在互联网领域是无往不利的运营良药;可在朴实无华的高精尖制造领域,这几乎能跟自杀划等号,痛定思痛下,张忠谋只能把乱搞的老蔡发配去坐冷板凳。

为了扭转颓势,张忠谋干了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暂停收缩,并宣布之前的裁员无效、想回来的可以立即到岗,以此来安定军心;

第二件是扩产,直接给蒋尚义批了10亿美金用于研发——花不完都不行。

在他的带领下,台积电重新实现了技术领先。借着苹果和三星感情破裂、大打出手的机会,他们还绕过了专利墙,顺利拿下了苹果的A8芯片订单。

2015年,台积电还组织了一个代号为“夜莺部队”的研发团队,啥意思呢?就是晚上也要不停干活。

与此同时,他们还参考富士康的流水线经验,将研发改成了三班倒、实现了“24小时不间断生产”+“24小时不间断研发”,当然他也没忘记调高底薪和分红。

由于熬夜十分伤肝,台湾还流传起了“十万青年十万肝”的说法。尽管听起来有点残忍,但这最终实帮助台积电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技术突破。

除了在技术领域闷头研发,张忠谋还专门组织了一场对叛将的“残忍绞杀”。

2009年的时候,台积电的技术骨干梁孟松因受排挤愤而出走。在韩裔妻子的牵线搭桥下,求贤若渴的三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并许以超出三星联席CEO的优渥待遇。

士为知己者死,老梁的加盟让三星的技术实现了从45nm制程到28nm制程的迅猛突破,就在韩国上下为之鼓舞震撼的时候,台积电要求梁孟松停止泄密、立即离职的诉状寄来了。

不过在法庭上,梁孟松的泣血控诉反倒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情。

眼看着舆论向着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台积电组建了空前强大的律师团队,“逼”法庭换了一位熟悉韩国案例的法官,甚至力促商业秘密法的修改,最终再一次将梁孟松从三星逼走。

失去了技术方面的灵魂人物,三星又一次错过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更尴尬的是,由于太过急于求成,三星还在苹果的芯片订单上翻了车——续航比台积电代工的芯片少、可能耗和机身温度却高出一大截,由此在技术圈内引发了不少讨论。

随着质疑越来越多,网上甚至出现了教你辨别手机芯片是不是由三星代工的技术贴。尽管苹果嘴上对此极力否认,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把订单转给了台积电。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在张忠谋功成身退、在此退休的前一年,三星太子李在镕锒铛入狱,而躺在重症病房里的李健熙也逐渐油尽灯枯。

打那以后,韩国人终于又尝到了被台积电碾压的恐惧。

目前台积电5nm制程出货占2021年晶圆销售金额的19%,市占率已达90%;而7nm制程出货则占了31%,市占率达到了80%以上。

对了,等到了今年年底,台积电的2nm芯片可就要开始建厂生产了。

当然了,三星也不会坐以待毙。多年以来,三星一直卧薪尝胆;2022年5月,处于假释中的李在镕更是高调宣布将在未来五年,投资3550亿美元用于芯片、生物科技等领域的技术研发。

不过想靠这个实现对台积电的弯道超车,还是有点困难。

虽然三星在半导体方面的资本投入比台积电只高不低,但其中有一大半的支出都被存储芯片业务分走了,剩下的那点根本就不够让三星实现功耗和良率方面的反超。

更尴尬的是,美国的芯片法案这时候又开始跳出来搅局。

不听美国的吧,后续的制裁少不了要跟着落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就是前车之鉴;可要是听美国的过去建厂、放弃在中国的投资,那就意味着要将存储芯片业务的产能和市场彻底放弃。

到底是听还是不听呢?就目前来看,韩国人仍然在纠结。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