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构“狙击”爱奇艺:运营状况、营收数据均遭质疑

做空机构“狙击”爱奇艺:运营状况、营收数据均遭质疑
2020年04月08日 07:17 界面

做空机构“狙击”爱奇艺:运营状况、营收数据均遭质疑

爱奇艺第一时间回应称,其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坚决否认所有不实指控,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财联社

当地时间周二,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研究报告称,有中国“奈飞”称号的流媒体平台爱奇艺涉嫌通过会计手段虚增营收和夸大用户数量。

消息发布后爱奇艺股价大跌逾10%,但随后伴随着公司“全面否认指控”股价翻红。截至发稿,爱奇艺上涨2.57%,报17.19美元。

对于遭到做空一事,爱奇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回应称,“其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我们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我们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简略翻阅这份37页的做空报告,WOLFPACK Research重点质疑了爱奇艺的运营和财务数据。

问题一:是否夸大用户数量

WOLFPACK通过三处独立信源调查发现,爱奇艺的日活用户数量虚增了42-60%。根据两个广告公司向研究机构提供的后台数据显示,与爱奇艺2019年10月声称的1.75亿移动端日活相比,当年9月的实际移动端日活数据“下降了”60.3%。

研究机构表示,广告公司提供的数据为爱奇艺在中国19个“一线”城市的日活数据。根据爱奇艺在2018年公开的数据,这19个城市用户占公司总用户数36%。根据2019年9月采样的四个工作日(3个工作日和1个周末),19个城市后台数据平均为2470万。据此推算得到该公司在中国的实际日活约为6229万。

研究机构抽样数据,来源:WOLFPACK

研究机构进一步指出,虚增的用户数量恐怕来源于机器伪装的“点击工厂”。根据爱奇艺热门综艺和影视作品《偶像练习生》、《热血街舞团》、《老男孩》近三个月的“点击热图”来看,在中国人口数量并不算多的新疆、海南、西藏和宁夏屡屡出现在榜单前列。

热门影视点击热图指数,来源:WOLFPACK

作为辅证,今年二月数据统计机构QuestMobile发布的《疫情下的中国移动互联网报告》中也指出,爱奇艺在今年农历新年前十天的日活数据为1.26亿,也要低于公司自身公布的数据。

来源:QuestMobile

疑问二:是否虚增营收

WOLFPACK指出,爱奇艺通过会计操作将2019年营收虚增了80-130亿人民币,占营收总额的27%-44%。

研究机构指出,爱奇艺在财报中表示其2018和2019年电视剧版权交易费用平均每集为7.9和6.4万人民币。根据该公司雇员透露,一般的非独占剧集每集售价约为1000-5000人民币,热门剧集的售价也只不过是每集2万人民币。

所以研究机构指出,即使按照每集2万的费用来算,爱奇艺的得把2018-2019年中国生产的所有电视剧都卖3遍以上才能达到这一数字。

这名消息人士透露,相较于非独占版权,一些热门综艺的独播版权可以达到300-500万人民币,但爱奇艺只交易非独占版权。

版权交易营收核算,来源:WOLFPACK

此外,研究机构发现,将爱奇艺所有运营实体从2015年起的递延营收相加(视频网站会员通常为预付费制度),与公司上市时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F-1表格数据也有显著的差距。

差距显著的递延营收,来源:WOLFPACK

此外,根据研究机构在中国对1563名爱奇艺用户进行的实际调查显示,有约31.9%的会员用户是通过爱奇艺与京东小米携程等合作伙伴的渠道获取VIP资格。但爱奇艺将这些用户的付费全部计入了营收,然后把合作伙伴的分成计入了费用。通过这样的渠道,爱奇艺可以轻松制造大量营收同时在费用端处理掉本来就不存在的收入。

一个显著的例子是,在2018年二季度合作会员制度上线后,爱奇艺的季度ARPU(单用户付费)与公司的滚动毛利率出现了显著的背离。

来源:WOLFPACK

研究机构同时指出,除了上述疑问外,爱奇艺的体育业务、广告业务、投资业务和内容购买业务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价格虚增问题。对于这家成立马上要满十年且亏损状况不断扩大的公司而言,投资者理应感到忧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