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做空一个月后爱奇艺发了Q1财报 亏损“黑洞”何时能破?

被做空一个月后爱奇艺发了Q1财报 亏损“黑洞”何时能破?
2020年05月22日 10:57 界面

被做空一个月后爱奇艺发了Q1财报 亏损“黑洞”何时能破?

爱奇艺的一季报没能给投资者们带来太大信心,反而让他们发现了爱奇艺越垒越高的盈利围墙。

博望财经

在被“华尔街之狼”Wolfpack做空狙击一个月后,爱奇艺在大众注目下,交出了今年的第一份成绩单。19日发布财报当天,爱奇艺盘前股价跌近6%,收盘价为17.66美元,跌幅为3.66%。

爱奇艺的一季报没能给投资者们带来太大信心,反而让他们发现了爱奇艺越垒越高的盈利围墙。

01、营收高涨下亏损加剧

今年一场新冠疫情“黑天鹅”的起飞,扇动了“宅家经济”的热潮。网购、手游、在线教育、远程办公等一众互联网业态,在这场爆发热潮中迎来了一波红利期。

“宅家经济”自然少不了追剧看综艺,作为当下主流在线视频网站之一,爱奇艺的成绩单显然不会太难看。

财报显示,爱奇艺一季度总营收达到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总营收和同比增速均超出此前预期。同时,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19亿,同比增23% ,单季度会员净增长1200万。

要知道,去年年底,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刚刚深陷《庆余年》的超前点播再付费风波,其会员服务一度在社交媒体上被指“吃相”难看。显然,因疫情致使大众宅家追剧度日的这几个月,让爱奇艺的会员业务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实现了1200万的会员净增长。

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CEO龚宇在电话会议中表示:“强劲的增长得益于我们强大的内容供给,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用户居家隔离时对于数字娱乐内容需求的激增,同时我们的内容成本相比去年也继续适度增长。”

龚宇口中适度增长的内容成本,在财报中也有体现。财报显示,爱奇艺一季度营收成本为79亿元,同比增长9%;其中内容成本高达59亿元,同比增长11%;研发费用支出6.781亿元,同比增长13%。可见,爱奇艺在内容制作上的确大花心血。

而居高不下的内容成本也直接造成了爱奇艺盈利围墙越垒越高。

爱奇艺收入构成分为会员服务、在线广告、内容发行以及其他四部分。一季度会员服务收入4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5%,在线广告收入为15亿元,同比下降了27%。两项收入营收占比分别为60%和20%左右,也就意味着,爱奇艺光一项内容成本就抵掉了其近80%的营收。

亏损自然会在财报上直接反映出来。2020年一季度爱奇艺净亏损29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8亿元,同比扩大61%。而去年一年爱奇艺净亏损为102.8亿元,今年还有要扩大的趋势。

02、内容成本“黑洞”的压缩难题

内容成本对于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这种视频网站来说,就像一个不可抹灭的成本“黑洞”。

2019年,爱奇艺全年营业成本303亿元,其中内容成本为222亿元,占了7成。腾讯全年内容成本更是高达483亿元。

龚宇在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透露,之前演员最高出现过1.5亿以上的片酬。他表示,一两年前内容主要成本是版权购买等,现在头部主要内容都来源自制,所以现在主要内容成本来自演员片酬而不是版权。

一直以来,砸钱买内容都是视频网站的惯用打法。但随着版权价格调整、“限薪令”等多方面因素的出现,各视频平台正在借此机会,压缩这个内容成本“黑洞”。

近几年,三大视频网站都在向自制内容倾斜。

优酷凭借着自制网剧《长安十二时辰》和综艺《这!就是街舞2》,在去年刷新了暑期日均DAU及会员增速的历史新高。虽然阿里在大文娱业绩中没有列出优酷的内容和采购成本,但连续几个季度,阿里都在财报中提及“优酷内容成本下降”。显然,优酷在自制内容压缩成本的试行中,已见成效。

而对于腾讯视频而言,腾讯这个两个字本身就是一种先天优势。腾讯在内容生态布局已久,旗下漫画、小说、视频等领域多个内容矩阵,就连近年来崛起的“小破站”B站都有腾讯在背后站台。腾讯视频的自制生产内容能力可想而知。

再看爱奇艺,2015年的自制网剧《盗墓笔记》曾使其会员环比增速达100%;前两年也凭借着独播剧《延禧攻略》独占鳌头;如今,又以《青春有你2》综艺中的一句“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顺利出圈。但从爆款出现的频率和数量来讲,显然还不够看。

去年的爱奇艺大会上,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宣布,2019年爱奇艺自制内容保持三位数增长,自制戏剧达到100部,头部综艺达到60部。但真正形成爆款的又有几部?

通过自制内容压缩内容成本的不可控性就在于此,如果无法稳定可持续的生产出爆款内容,最终一定会面临投入成本过高、回报不够理想等问题。因此,在内容成本压缩上对于爱奇艺来说依旧是个不小的难题。

03、难以开辟的新利润点

除了努力压缩内容成本“黑洞”,爱奇艺也一直在寻求开辟新的利润点,年底饱受诟病的“超前点播”就是其中之一。

去年年底,一场因热播剧《庆余年》付费超前点播引发的争议愈演愈烈,最后还有用户因此与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对峙公堂。部分用户对于已经购买会员服务后再出现的增值服务表示不理解,同时,用户购买的普通会员并无法跳过剧中插播的创意广告。

如果说会员付费模式是视频网站们找到的流量变现妙计,那么超前点播无疑就是其为了开辟新利润点打的小算盘。

事实上,《庆余年》推出的超前点播并非首次试水。早在去年暑期的大热剧《陈情令》结局时,腾讯视频就借此挣了6000多万。可见,超前点播模式,实质上就是利用会员基础上的增值服务来开辟新的利润点。

显然,对于苦苦寻求新利润点的视频网站来说,不可能放弃超前点播。在纷纷“认错”后,仅取消了50元较会员提前多看6集的付费方式,保留了额外支付3元/集超前点播的方式。

当下,超前点播付费看样子要成为常态。

但值得一提的是,龚宇在一季度电话会议中透露,爱奇艺在下一阶段会员业务发展方向上,将打包现有会员服务,推出一项新会员服务,而在新会员服务中超前点播将会免费。这就意味着,一旦爱奇艺的新会员服务推出了,刚刚被默认的超前点播付费模式可能会被打破。

在这个新会员服务中爱奇艺如何平衡公司的利益与用户的权益,无疑是个不小的挑战。

今年,爱奇艺已经十岁了,但依然没有打破亏损“黑洞”的征兆。去年开始,爱奇艺悄悄上线了垂直于饭圈粉丝用户的电商平台饭饭星球,主打娱乐周边和粉丝饭制。今年不久前,又因为“公司经营需要”偷偷成立了餐饮公司。

亏损中的爱奇艺,似乎在迫切的寻找真正的趁手工具,但要真打破这个“黑洞”,或许还需要很长时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