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大跌近10%、流媒体混战加剧,留给Netflix的红利时间不多了

股价大跌近10%、流媒体混战加剧,留给Netflix的红利时间不多了
2020年07月18日 10:21 界面

股价大跌近10%、流媒体混战加剧,留给Netflix的红利时间不多了

Netflix发布了二季度财报,该季度成绩整体弱于前一季度,并且管理层对第三季度营收继续持悲观预期。

犀牛娱乐

Netflix在二季度的财报表现,可以用喜忧参半来形容。

当下,美国疫情态势有增无减,一众传统影院仍旧处于水深火热的状态,何时复工也充满不确定性,相比之下,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则展现出了较强的增长韧性,并在上半年继续推出多个兼具口碑与爆款的内容。

近日,Netflix发布了二季度财报。从营收与用户增长来看,也延续了一季度的高增长性,超过分析师预期,不过喜中也有忧,该季度成绩整体弱于前一季度,并且管理层对第三季度营收继续持悲观预期,在财报发布后,盘后股价甚至一度大幅下跌近10%。

海外疫情持续发酵,Q2用户数再度大幅增长

随着《信条》、《花木兰》不断跳档,以AMC为首的美国传统影院决定再次延后复工时间,目前美国疫情确诊病例已超过350万,电影产业依然处在绝境当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流媒体平台Netflix再度给出一份不错的答卷,第二季度营收为61.48亿美元,高于一季度的57.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9.23亿美元增长24.9%,也超过分析师60.8亿美元的预期。

会员方面,Netflix第二季度全球流播放服务付费用户的总人数达到了1.9295亿人,与去年同期的1.5156亿人相比增长23.4%。

Netflix第二季度全球新增付费用户为1009万,高于去年同期的270万人,虽然相比第一季度有所减缓,不过也依然稳住了1000万大关。

从地区角度来看,不同地区的新增付费用户都高于去年同期,其中,美国和加拿大地区的新增付费用户人数为294万人,高于去年同期的-13万人;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新增付费用户人数为275万人,高于去年同期的169万人;拉丁美洲地区的新增付费用户人数为175万人,高于去年同期的34万人;亚太地区的新增付费用户人数为266万人,高于去年同期的80万人。

Netflix因疫情带来的用户需求激增,在今年一季度的趋势就已经显现,一季度新增付费用户数达到1577万,远远超过市场预期的847万,在今年上半年,Netflix的新增用户数量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季度都要多,也扭转了外界认为Netflix增长已达天花板的悲观声音。

不过结合Netflix整体背景来看,股市却未能如期大涨。

Netflix公布的二季度每股收益只有1.59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82美元。虽然在财报发布前,高盛公司的希斯·特里已将Netflix的目标股价上调至每股670美元,创下华尔街最高估值水平,然而财报里第二季度每股收益和第三季度营收展望均未能达到预期,从而导致其盘后股价大幅下跌近10%。

华语剧作迎口碑转折,Netflix“一雪前耻”?

今年上半年,Netflix一直在不断发力原创剧集,继续发挥出平台的领先优势,不仅有类型的拓宽延伸,也在数量上呈指数级增长,并在上半年屡传捷报:

比如5月推出的校园爱情片《真心半解》,目前列于上半年内豆瓣北美年度评分最高的作品;斯派克·李深挖种族议题的《誓血五人组》在美引起轰动,被评为Netflix最佳原创之一。

对于公认“出品必属精品”的Netflix,获得这样的成绩实属情理之中,由于美国会员增长渐缓,这些年,Netflix不仅在熟悉的本土市场保持一贯制作水准,也不断在海外发力,推出不少口碑热度双高的剧集作品。

针对剧作,Netflix建立一套较为成熟的创作体系,加上Netflix在海外拥有多年经验,也早已确立一套完备的出海体系,以平台特色为用户树立起精品剧的认知。

内容依然是决定流媒体平台成败的关键,以Netflix的出海逻辑,是先确定适宜本地的订阅费与网站功能,调研当地市场喜好,与内容出品方谈判版权协议甚至确保独播权,再对本土原创剧的开发进行深耕。

Netflix的此套打法,前几年在华语原创市场却“失灵”并惨遭口碑滑铁卢,推出的《彼岸之嫁》《极道千金》《罪梦者》等剧都相继扑街,被用户评论完全失去Netflix一贯的内容精品风格,在故事可看性、逻辑感等方面也并不突出,颇有水土不服之势。

然而Netflix并未放弃尝试,终于在今年迎来转机,4月40日,Netflix上线《谁是被害者》,与此前全面发力原创有所不同的是,这次Netflix并没有干涉创作,而是将制作权交给台湾本土制作公司,制作阵容均为中国台湾班底,也让整部剧更加贴近台湾本土环境,剧中以本土观众更容易接受的视角,反映那些积弊已久的社会性问题。

外表悬疑内核揭露社会问题的剧集,在台湾市场一直广受认可,典型如近年来的高分本土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同样,这部《谁是被害者》在上线当天便获得台湾地区的点击量排行榜第一,目前豆瓣超3万人打出8.0高分,值得一提的是,这也在业内被看作是Netflix在华语剧作领域的一次翻身仗。

除了原创、出品华语剧集,Netflix也在版权方面不断试探,最近Netflix购入中国《征途》电影的海外播放权,负责该影片的全球发行,该片也是奈飞制作的首部大体量中国动画片,被业内解读为是Netflix在华语领域的再进军,未来Netflix与大陆制作方联手共建原创内容也有可能。

这样看来,Netflix的本地化策略依然适用于海外市场,也符合用户对其“精品”印象预期,能够看出Netflix在发力华语剧市场已见成效,本地特色与国际视角的磨合有逐渐成熟之势,既不违背台湾本土观众的观剧体验,又能以超地域的文化特色继续讲好“Netflix”故事。

海外流媒体平台混战加剧

疫情倒逼传统影视行业改革,老牌影视公司也开始将重心逐渐向流媒体业务推移。

根据数据分析公司“安培分析”推断,流媒体将会成为大赢家,其在报告中预测,未来5年流媒体的营收增长将比此前预测的高12%,因为全球各地因为疫情导致的居家隔离政策致使“流媒体消费和新用户剧增,让视频付费点播、付费直播以及其他回看服务受益匪浅”。

整个长视频流媒体市场的蛋糕在不断增长,但同时,美国本土市场迎来更多的玩家,竞争对手的实力不容小觑,战火也越来越猛烈。

典型如近年来增长凶猛的Disney+,分析师预计,Disney+的毛利润率将从2010年第二季度的24.6%提高到46.9,这与 Netflix2014年第四季度持平。高盛认为,Disney+将在2021年实现盈利,这比此前的预期快了两年。Disney+的用户则被预计在2025年订阅用户数将达到1.5亿。

截止5月4日,Disney+已获5450万人订阅,用5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Netflix七年的成绩。迪士尼流媒体表现出了如此强势的增长速度,甚至连NetflixCEO里德·哈斯廷斯也不得不感叹,“我从未见过有新入局者能如此优秀地学习并掌握这一行业的游戏规则。”

因为线下影院关闭,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在流媒体平台上观看电影首映,Disney+瞄准大众需求变化,及时以7500万美元的天价买下了音乐剧《汉密尔顿》的版权,给平台自身带来不小流量,有数据统计,该音乐剧在7月3日上线后,是平台观看次数最多的电影,也为Disney+的日活创造贡献,Disney+的七月初下载量较上周增加64%,Hulu视频网站的家庭平均播放时间较上个月也有所增长。

另一边,苹果TV、HBO+也在加紧追赶的步伐,苹果TV+在七月份的家庭平均播放时间也在大幅增长,从平均53分钟飙升至80分钟,增幅达51%,在老玩家竞争的不亦乐乎的同时,新入局者也在跃跃欲试。

最近,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推出了流媒体平台孔雀(Peacock),同样是背靠老牌影视公司,孔雀的优势也在于版权丰富度,值得一提的是孔雀还采用“一半免费、一半付费”的策略,不同于一般平台的会员付费制度,免费政策能使平台吸引更多的流量,以及伴随分走Netflix的用户蛋糕的威胁。

而且这些竞争对手在未来也有发力海外市场的可能,进一步蚕食Netflix的市场份额。同时,因疫情推动的用户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加上疫情期间影视剧拍摄停工造成内容供给减少,Netflix面临的挑战更胜以往,要走的路还很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