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美团Q3财报:窥见增长的本质

解读美团Q3财报:窥见增长的本质
2020年12月01日 23:10 界面

解读美团Q3财报:窥见增长的本质

当我们谈论美团生态时,到底在谈论什么?

熊出墨请注意

因为熟悉,所以忽略。我们经常会因太过熟悉一项事物而忽略对其的深入研究。

比如每天都要用到的美团,当被问到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简单的“外卖”二字显然难以概括,但一时间又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答案。

11月30日,美团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业绩。数据显示当季美团营收同比增长28.8%至354亿元,经调净利润为21亿元。并且,公司各个业务版块全面收获正增长。

现象可被感知,本质藏于内部。

财报中的数字是现象,藏于数字背后的美团生态即是本质。而现象是多变的,本质是稳定的。各季度的数据表现不一,但无论同比增长还是下滑,生态能力都是支撑平台前进的核心动力。

读懂财报,摸清本质,也就回答了那个问题:当我们谈论美团生态时,到底在谈论什么?

深扎本地生活,提高服务能力

重回正常增长是本季度财报最大的亮点。

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美团营收同比增长28.8%。回顾疫情发生以来的三个季度,第一季度营收同比下跌,第二季度初步回正,在第三季度美团拿出了目前最高的增速。虽说较疫前水平仍有差距,但美团无疑已经重回正常的增长轨道。

亮点背后藏着的是本文解读的重点——美团在本地的下沉。

以主力餐饮外卖业务为例。第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207亿元,同比增长32.8%;经营利润由去年第三季度的3.3亿元增长至今年三季度的7.7亿元,经营利润率由2.1%升至3.7%;交易额达到1522亿元,同比增长36%;日均交易笔数恢复至3490万单,同比增长30.1%,客单价同比增长4.5%。

增长靠的是什么?

财报中提及,为了进一步促进餐饮外卖的恢复,美团在商家端从扩大供给规模,提升供给多样性,完善运营体系,优化营销工具多个方面入手;配送端,在强大的即时配送网络的基础上,升级智能调度配送系统,并加大对研发的投入。

简而言之,餐饮外卖业务的增长得益于服务能力的提升。更细致地讲,是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的服务能力。

定位本地生活服务电商平台,把本地生活迁移至到电商,美团首先面临的就是“互联网+服务业”的连接问题,美团通过自建即时配送网络来解决。

根据财报信息,截至9月底,今年已累计有超过400万名骑手通过美团平台实现就业增收。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一万多个站点,覆盖了2800多个县市地区,穿梭于当地的大街小巷,通过配送连接本地的用户和本地的商家。

规模之上还有技术。如前面说到的,美团通过升级调度系统,提升配送效率,同时在配送时间和任务分配上为骑手提供更多弹性,应对配送途中的意外情况,确保骑手安全。

而由于前期铺垫的工作量巨大,美团目前建成的即时配送网络在世界范围内处于领先,对应的服务能力也成了美团的核心优势,其他企业不具备且难以复制。

再看商家端,即时配送网络保证了商品和服务的送达,在这之外,商家还需要更多的消费流量以及更高的订单增长。美团面临的情况与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不一样,本地生活服务商家的服务半径仅限于本地,所以美团要把重点放在挖掘本地消费增量。

即时配送网络的建设以及多年对市场的教育工作,共同促成了本地市场的成熟。另外,美团还在携手商家实时调整运营策略,例如平台通过大数据识别到奶茶十分受消费者欢迎,于是在七夕节等节假日举办珍珠奶茶等主题的营销活动,成功推动了第三季度下午茶类别的交易增长。

扎根本地生活,持续提升服务能力,商家获得实实在在的增长,消费者享受生活服务的便捷,美团方才迎来了数据层面的增长。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平台年度活跃商户数增长至650万,年度交易用户数达4.8亿创新高。

公众企业的独特性

包括自建即时配送网络在内,服务能力的建设,目的在于解决商业问题。在建设的过程中,平台社会价值凸显。这佐证了美团其实是一家公众企业,而非狭义理解中的的外卖企业、O2O企业。

典型表现是在稳就业方面,美团为社会提供就业蓄水池,今年疫情发生后其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如疫情初发最为严重的几个月,各行各业受到严重冲击,社会出现大量的闲置劳动力,美团即成为吸纳的重要阵地。美团平台大数据显示,2020年1月20日至5月24日期间,美团平台上新注册并且有收入的骑手超过100万人,他们中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

纵观互联网行业,疫情期间能够稳住营收的企业有很多,比如阿里腾讯等大公司都做到了从疫情的影响中快速反弹。但是,能够保全自身的同时帮助社会释放压力的企业少之又少。由此,美团公众企业的独特性得以体现。

并且,美团提供的就业蓄水池具备更强的包容性。

举个例子。网上段子说疫情期间失业的很多健身教练逗趣跑外卖、开专车,可以看出,共享出行司机的准入条件必须是有车,而美团骑手则没有学历、技能、资产等过多的门槛限制。

所以,美团为社会提供了一个真正意义上普惠、公平的就业岗位。

事实上,外卖骑手也早已成为低线、贫困困地区人口进入城市实现迅速就业的主要途径,每年都大批来自低线甚至贫困地区的劳动者在美团获得收入。数据显示,2019 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中有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骑手总量的6.4%,其中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稳定的就近就业机会,做好这件事的社会价值不言而喻。而结合本地生活服务覆盖领域之广以及美团自身的Food+Platform战略,美团的社会价值未来还有潜能。

财报中关于新业务的部分就能佐证。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收入为82亿元,同比增长43.5%。经营亏损环比扩大39%至20 亿元。收入与亏损同步提升,证明美团正加大对新业务的投入。

新业务中近期最受关注的当属美团优选,该业务始于7月初,通过社区团购的模式,以性价比高的生鲜商品和隔天到货的物流服务攻占下沉市场。

在财报电话会上,美团董事长兼CEO王兴也多次提到该业务,他表示,“美团优选绝对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根据他的规划,在美团整个业务中美团优选处于战略优先位置,预计年底前覆盖1000多个市镇。

随着新业务开展,配套的就业岗位也有了更新。美团优选要在1000多个市镇开展业务,需要团长协助本地的运营,这又将带动一批社区便利店、快递站点的店主或是宝妈、自由职业者提高收入水平。

另外,根据2019年美团公布的数据,平台上平均每个餐饮经营单位吸纳就业5人。上线美团后,25.16%的业主招聘了专门负责网络运营的人才。包括骑手、优选团长在内,平台催生一系列新的就业形态。

构建本地生活新基建

最近,“打工人”的梗相当火,美团平台的打工人需要什么?无非就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安居乐业。

关于乐业,商家获得了更多的消费流量以及更高的订单增长,骑手、优选团长等等拿到与劳动付出成正比的报酬,前面其实讲过很多乐业相关的内容。

需要补充的一点,骑手的乐业还体现在社会各界对其工作价值的认可。今年2月25日,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文,正式发布“网约配送员”等16个新职业信息,骑手正式以“网约配送员”的身份《国家职业大典》。

安居方面,“打工人”收获合理回报的同时,平台更为他们准备了多重生活保障。

比如针对骑手的子女,美团推出了“袋鼠宝贝公益计划”,面向全行业骑手的子女提供健康保障、教育保障。几天前美团还举办了“骑手体验与生态建设”沟通会,在工作保障、骑手体验、职业发展、生活关怀等层面多方位提升骑手体验与生态建设。

回到本文主题,“打工人”的安居乐业和美团财报有何关系?

生态内商家、骑手等角色的安居乐业,之于美团就是平台在本地生活领域根基的巩固。由此可以看到美团下沉到本地布局的AB面,A面践行社会价值,B面对应美团作为一家商业公司的基本逻辑。

本地的布局就像是地基,美团在此之上开展业务,配送成本、人工成本等全部基于本地,自然不会存在其他公司进入新市场时所头疼的地域性成本差异。

此番优势之下,美团的新业务得以在目标市场铺开,快速复制到全国。并且,下沉到本地的美团在每一个城市都有庞大的消费群体和高频的粘性,且各个本地业务之间还能实现流量的协同转化。

新业务中在一线城市拓展的美团买菜,锚定低线城市的美团优选,以及面向商家的美团闪购的扩张逻辑都是这样。

也因此,美团近年来完成了从配送餐饮外卖至万物到家的升级。财报指出,在线上平台和即时配送网络的基础设施之上,第三季度美团继续拓宽SKU,并实现了药品和鲜花等核心品类的销售额的同比大幅增长。

而处在消费者端的我们,随之则被本地生活新基建创造的各种便利体验所包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