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大战10年:丛林法则、黑暗森林与无限游戏

3Q大战10年:丛林法则、黑暗森林与无限游戏
2020年12月01日 23:16 界面

3Q大战10年:丛林法则、黑暗森林与无限游戏

从“丛林”到“黑暗森林”,再到“无限游戏”,十年过去了,中国互联网似乎还是没有真正文化自信。

科技蟹

3Q大战整整10年,这是一幕被媒体不断渲染,甚至是解读过度的竞争符号。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认为,这是“腾讯历史上最大的灾难,而且是人祸,不是天灾”。

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的确是腾讯公司成立以来第一个真正挑战者,但事后来看,3Q的“二选一”对腾讯来说,绝非毁灭性打击,腾讯的社交网络无人可以撼动。周鸿祎和奇虎360或许只是马化腾危机意识的一条导火线,腾讯焦虑与危机深处,从来不会是“人祸”,而是“天灾”。

2010年,互联网的环境开始变了,错综复杂的因素交融媾和,酝酿着一场前所未有的产业风暴。

关于这一年,许多人只记得Google搜索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却忽略了两个更为重要的事件:2010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超越PC,全球PC出货9210万,智能手机是1.009亿部;2010年,中国城市人口4.03亿,城镇人口2.66亿,乡村人口6.63亿,城镇人口占比50%,这是中国城市化进程里程碑的一幕。

2010年11月20日,是腾讯的救赎日,挽救腾讯的,不是工信部责令腾讯和奇虎360双方停战的通告,而是微信产品的正式立项。2010年10月19日,KIK messager登录苹果和安卓市场,12月10日,米聊发布了Android版本,12月23日发布了iPhone版本,雷军认为米聊能否成功,要看腾讯的反应速度。2010年11月20日,微信立项,三个月后,2011年1月20日,微信正式登陆App store。

在腾讯官方历史记录《腾讯传》中,马化腾向吴晓波描述说,“如果再咬牙坚持一周,360就彻底出局”。

周鸿祎远没有马化腾的底气十足,他只能发布“与其苟且活着,不如奋起抗争”的博客,希望通过舆论,给予腾讯压力,获得喘息之机,他知道,腾讯社交的竞争优势无人能够取代。

中外互联网反复上演的兴衰故事告诉我们:巨头是无法击败的,巨头的宿命只有一个,跟不上产业的变迁,被新时代抛弃,或被新巨头替代。

3Q大战,对周鸿祎和奇虎360而言,是向死而生的惊险一跃,2011年3月30日,奇虎360登陆美国股市,一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三的公司,后来周鸿祎再次以挑战者的姿态向百度搜索发起进攻,不过奇迹未能再次重演,过分聚焦在竞争,耽于挑战,反倒让周鸿祎一度失去了对移动互联网的产品敏感。再后来,周鸿祎学雷军做过手机,也经历了公司退市,回归A股,回到安全业务。

周鸿祎对中国互联网的贡献至少有两点:1、他的故事向大众普及了“三级火箭”与“免费经济学”;2、他的故事给媒体揭示了互联网产业朝气和生机背后的运行规则——丛林法则,这里弱肉强食,胜利者不受审判,为了生存就要跑得快,不必循规蹈矩。

腾讯也好,奇虎360也好,均奉为圭臬。

3Q大战让腾讯意识到,扩张受限于管理的效率半径。经过数次反思和讨论,腾讯意识到自己的优势是流量和资本,于是有3Q之后声势浩大的“开放战略”和“投资战略”,开放也好,投资也好,在业务上,它是超越管理半径,流量变现最大化的方式,在战略上,则是“遏制对手”,所谓“驱虎吞狼”,猎豹移动、搜狗搜索都是腾讯遏制奇虎360的虎,2013年开始,腾讯的战略重心是,遏制阿里——京东58同城美团唯品会等等,既服务于流量变现最大化,也服务于“驱虎吞狼”的战略布局。

2010年11月,3Q大战期间,科幻小说家刘慈欣出版了《三体》小说第三部,“死神永生”。这本三部曲科幻小说,几乎成了移动时代的互联网宝典。大佬和创业者在《三体》小说中,找到了“黑暗森林法则”——大家通过“黑暗森林法则”,强化了竞争和挑战的正当性。

大家更认为,中国互联网竞争的一场残酷和惨烈,就是小说里描述的“黑暗森林”。

中国互联网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家公司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一样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在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丁点声音,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因为森林里到处都潜行跟他一样的猎人,如果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

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是永恒的威胁。

《三体》成为互联网公司们粉饰贪婪扩张的理论武器。2013年腾讯推出微信支付,腾讯有关人士也提出了,“我毁灭你,与你无关”的宣传策略,在他们看来,互联网黑暗森林里的竞争,就是“高纬文明碾压低维文明”,巨头公司的扩张不是“要不要”,是“能不能”。

统治中国互联网黑暗森林的,一是贪婪,对财富成功的追逐,二是极度的不安全感,只要他人存在就是威胁。王兴曾说,“大家的目的不是攻击或者是其他,而是保证安全和增长”。

2010年3Q大战前夕,《计算机世界》刊发了标题为《XX的腾讯》的封面报道。这篇报道,采访了王兴,那时候王兴还是创业者,团购Groupon模式搬到中国后,做了美团,却没想到,腾讯也在做团购,甚至跟美国Groupon做了合资公司,王兴质疑腾讯,有什么是腾讯不做的么?“XX的腾讯”,这个标题,是王兴接受采访时的原话,被提炼出来,最终由记者和编辑讨论选定的。

十年后美团发展成为200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遗憾的是,王兴成长了,却似乎没有了昔日的理想主义,他的公司也似乎变成了十年前他所讨厌、质疑的腾讯一样“有什么是不做的公司”。

美团成为腾讯投资最成功的公司,腾讯系最重要的资产,也是学腾讯最像的——美团做了团购,美团做了点评,美团做了外卖,美团做了酒店,美团做了机票,做了电影,做了网约车,做了共享单车,做了社区团购,做了互联网金融…

鲜衣怒马的白衣少年,变成了生死予夺的互联网大佬。王兴对中国互联网理论的贡献至少有一条,他把“丛林法则”、“黑暗森林法则”总结成了“无限游戏”。

“丛林”也好,“黑暗森林”也罢,有环境因素,“无限游戏”不再强调环境,不再强调对手,只关注自我。

互联网企业如果有代际,那么第一批企业家是60、70后,他们的创业更多的是:商业模式是受硅谷启发,公司管理和运营则是源自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1979年出生的王兴,被认为是新生代企业家的领军人,被划入到了80后,跟张一鸣、黄峥、宿华等是同一批。这一批企业家,它们的公司模式可能更中国,像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抖音,像拼多多,像快手,像此刻的美团,它们的模式更有中国特色,但这一批企业家的骨子里或文化、价值观上,其实更“西方化”,更受美国硅谷“极客文化”的影响,更极客。

上一代中国互联网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当下的互联网则是“香蕉人”,黄色的商业市场和应用,白色的内心,白色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王兴很喜欢玩游戏,他说游戏《文明civilization》对自己的世界观影响很深。这是个回合策略游戏,没有终点,国土面积越大越好,战争和掠夺才是王道,游戏里发动战争不需要借口,目的只有一个,胜利,不顾一切的胜利。

胜利实现的最佳方式就是不顾一切的效率追求,把追求效率作为组织的核心目标,把技术作为提升效率的唯一武器。互联网的“无限游戏”更像是经典的“贪吃蛇”。

王兴说,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是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实际上只有一个无限游戏,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从“丛林”到“黑暗森林”,再到“无限游戏”,十年过去了,中国互联网似乎还是没有真正文化自信,没有输出过超越利益竞争、超越商业博弈的价值观。

千亿帝国也好,百亿独角兽也好,始终在贪婪和不安的驱动下,躲在黑暗森林,做着贪吃蛇游戏,循环反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