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虚拟会议:“逆境”下的“盛世”

VR虚拟会议:“逆境”下的“盛世”
2021年01月21日 16:36 界面

原标题:VR虚拟会议:“逆境”下的“盛世”

在过去的2020年,“疫情”成为了许多话题绕不开的起手式。事实就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原本按部就班的人们不得不另辟它路,寻找新的生存之道,可以说疫情带来了打击,也同样带来了机会。

全民居家办公的上半年,人们对线上办公的需求飙升,从百度指数上看,在提倡全民复工复产的4月之前,国内对线上办公的关注度达到了顶峰。包括微信、钉钉、飞书等办公沟通工具都集中推广线上会议系统。同时随着MWC等展会的相继取消,线上会议活动成为了2020新热潮。

而VR作为更具临场感的线上交互技术,显然也更适合在线上会议活动等领域大施拳脚。在5G时代到来之后,数据传输速度加快、网络更加稳定的优势,或许能够让VR虚拟会议活动成为下一代主力办公形态;同样的,虚拟会议活动也会是VR在未来的关键应用场景。

一线厂商会议均线上举办,VR逛展成新常态

2020年,可以说是各大厂商开始频繁将VR相关技术应用在展览展会、线上会议中的一年。从谷歌苹果Facebook、MWC、E3、Unity等等每年备受关注的大会纷纷宣布改为线上举办后,利用科技手段在线上举办发布会逐渐形成一种潮流。

回顾过去一年,在艺术展览方面,VR行业比较关注的圣丹斯电影节和翠贝卡电影节都宣布在线上举办。而圣丹斯电影节还为线上特别构建了一个虚拟空间作为专属的展览平台,其中还包含多个不同的房间作为展厅和影片放映厅,参展过程中,观众可以与展品互动,甚至可以彼此交流。

通过构建虚拟空间以举办各种类线上活动的代表厂商是HTC Vive,过去的一年HTC Vive方面举办了V2EC和2020 HTC VIVE虚拟战略发布会两场大会,并且都采用了构筑虚拟主题空间的形式进行呈现。值得一提的是,在HTC Vive所构建的虚拟空间中,包含构建虚拟形象,同时每个人都能够与彼此、与环境有各种有趣的互动、交流。

而在江西南昌举办的2020世界VR产业云峰会大会也利用了类似的技术和模式。

Kaigi大会作为日本知名的MR行业大会,今年也选择了在VR虚拟空间中举行。作为日本To B行业盛会,Kaigi将虚拟空间的交互功能更精准的定位在名片互换上。也就是说在参会期间,与会者不仅能够语音沟通,还可以交换彼此的虚拟名片。

除了在虚拟空间中举办之外,更多的一些展览展会、头部厂商选择虚实结合的方式。

中国移动主办的第五届全球虚拟·现实大会,是在构建的虚拟展厅中提供虚拟参展,也有虚拟导览员,但参展的视频大多数都是真实场景拍摄。

而由华为举办的2020华为春季新品线上发布会则是以真实演讲场景拍摄+虚拟空间背景点缀的方式,并提供通过VR头显观看。

一些大型的诸如在广州举办的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则是利用全景拍摄、建模构建虚拟展厅,并提供一些简单的互动。

目前来看,在2020年举办的线上虚拟会议中,可以分为全虚拟和半虚拟两种类型。全虚拟指的是构建一个新的虚拟空间、其中的物品、人物形象等等都是通过建模完成的;而半虚拟则是在真实拍摄的基础上,将虚拟空间、建模作为展示的辅助手段。利用全虚拟的发布会、峰会、行业会议占大多数;而半虚拟则集中在一些大型的展览展会上,部分通过全景拍摄的模式则更偏向于“云逛展”模式。

总的来说,受疫情及头部企业的带头作用影响,2020年VR虚拟会议呈现出“新常态”之势。

2020融资风向标,虚拟会议企业成“香饽饽”?

时代的洪流总是总是率先冲刷着B端业务,这在VR虚拟会议方面也毫无例外。

一场虚拟会议的举办,往往需要主办方、公关公司和虚拟会议解决方案提供商三方协作。

在国内方面,得益于对疫情的良好控制、全国范围内复工复产节奏良好,线下的展会并没有完全停止,但主办方谨慎的态度成为了VR接入的端口。诸如前文提到的深圳文博会,其线上展览业务由国内全景厂商720云接手。随后,720云陆续获得百度1500万Pre-A轮投资,推出VR全景内容的情景化线上互动沟通工具“熊猫带看”,联手圆周率打造全景直播服务等。不论从资本、市场还是产品的角度,720云都显示出良好的发展势头。

诸如此类的国内公司还有北京科卓。科卓更专注于拓宽VR+线上会议、教培服务等方面的可能性,同时也获得了大量B端客户的认可。

而HTC则提供全虚拟的VR会议构建服务。

据业内人士透露:“除了举办自己公司相关的会议之外,在HTC投资Engage、VRChat等VR社交、虚拟会议软件企业后,海外一些知名的奢侈品品牌、行业头部企业等合作的公关公司已经开始陆续与HTC进行合作,也与诸如Jean-Michele Jarre这样的世界级音乐人达成合作,举办数场虚拟演唱会、音乐会等。而国内与故宫等重点单位的合作,引入烟花大师蔡国强的虚拟烟花表演,也进一步拓宽了VR虚拟会议在落地方面的渠道。”

同样是受到疫情肆虐的影响,国外虚拟会议的关注点更集中在全虚拟会议方面,一些初创企业、小微工作室得到了更多机会。除了网传Spaces被苹果收购之外,得到确认的Engage、VRChat、Verbela都获得了HTC的投资甚至被收购,Arthur获得2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日本初创公司Holotch也融资2500万日元用于虚拟远程会议的开发。

而全虚拟会议的企业通常是与主办方的公关公司合作,由公关公司方面提出需求,VR虚拟会议企业则为他们提供虚拟空间构建、建模、音视频等解决方案。

大额、频繁的投资,高频率的落地,一些幕后企业走进公众视野……无论是从资本动作,还是从企业收益、成长等各方面综合来看,2020年的VR虚拟会议是一块真正的“香饽饽”。

2020年获得融资的虚拟会议相关企业:

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是VR虚拟会议的巨大优势

HTC推出虚拟会议系统Sync,VR虚拟社交程序Spaces接入Zoom微软开发VR会议机器人系统VROOM……陆陆续续的VR虚拟活动、会议都证明更多公司和企业正在将目光放在VR+会议上。那么相较于线上连线形式,VR虚拟会议活动优势在哪?

首先就是提高效率。

当把线下会议变为线上后,很多管理者出现了新的担忧:长时间无法面对面沟通,缺乏团队感怎么办?团队感会直接影响工作效率和结果,让团队无法更高质量的完成工作。而VR虚拟会议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相比于线上电话沟通,VR虚拟会议能将会议室放进每个人的办公桌前,也能把散落在各地的员工集合在同一个虚拟空间里,除了使用的工具不同之外,其他方面与线下沟通无异。

HTC Vive全球产品与战略高级副总裁鲍永哲就表示,HTC在疫情期间内部员工有部分是通过VR虚拟会议平台进行工作沟通的。

“Sync平台的团队每天固定会有几个小时,每个人带着头显,在虚拟空间里握手、比赛、和同事聊家常,通过这样的方式加强团队关系。虽然可能身处自己的家里、书桌前,但是你会感觉是和同事在一起办公,不管你今天是看着3D显示屏,还是需要和同事讨论,都可以实现无缝虚实结合。”鲍永哲举例说。

而在信息共享和吸收方面,VR也更有优势,这一点与VR虚拟教育的应用类似——VR更适合人的认知方式。

比如在虚拟空间中,通过3D展示产品,拆解、功能说明、协作编辑修改,即便身处异地也能在同一空间中实现,这是线下远无法实现和比拟的。

在VR虚拟空间中沟通,不仅能够听到声音,还可以看到到对方此时此刻下意识的动作手势,结合文件的即时共享,能够更好地解读团队伙伴的观点。北京科卓CEO蒋春雷表示:“通过会议直播+虚拟背景+VR可交互模型+虚拟主持人等技术环节的加入,能够提升用户参与度,加强用户对知识的接受能力和意愿。”

而相比于小型的内部会议,更多的企业将VR会议技术应用在举办发布会或大型活动上。特别是在疫情期间,HTC就在VR虚拟世界中举办了V2EC,而诸如巴黎世家等国际知名品牌,也在线上活动中加入了VR部分。

对于企业来讲,利用VR举办活动大大降低了成本。通常举办一场线下的发布会,或者参加一次展会,所需要的物料、人力等成本在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并且时常会出现超预算的情况。而根据HTC相关负责人的介绍,在VR空间中举办发布会等大型会议活动,如果对场景没有特殊的要求,除了沟通成本之外,只需要一些虚拟形象建模的成本,仅仅需要原本企业预算的50%甚至更低就能够完成,这也是许多企业愿意在疫情期间利用VR举办活动的原因。

行业相关人士告诉VR陀螺,现阶段公关公司、VR企业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VR线上会议活动方案,能够在1-2周内完成一次线上活动的实现。这证明不管是从需求方、执行方还是技术供应的角度,市场对于VR虚拟会议活动已经有了较高的认知度和利用率。

北京科卓CEO蒋春雷也表示,VR技术在虚拟现实上的应用也开始出现了细分的现象,有针对企业的全沉浸式,也有应用在教育培训领域的半沉浸式。相信这一趋势的出现,说明VR在虚拟会议活动领域会有很好地发展空间。

企业标准化是发展前提,5G、云化是普及路上必需品

从诸如巴黎世家营销活动、虚拟演唱会等VR虚拟会议系统的实际应用案例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点——VR虚拟会议更多地是作为广告公司、公关公司的新媒体营销手段之一。通过采访从业者,VR陀螺发现了一些现阶段VR虚拟会议系统存在的实际问题。

在公司内部小型会议方面,一些标准化程度较深的企业,利用VR等科技手段辅助办公也是终极目标之一。像微软这样的国际知名企业,今年宣布一部分员工永久居家办公,其背后也是因为内部标准化程度深、职责明确、协作效率高,才能够做到实现完全的线上办公。

另外,内部的线上协作中文件传输是必备的功能之一。而目前的VR虚拟会议系统还是基于网盘等实现文件传输,一方面是操作复杂,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在文件传输安全上不同国家有不同监管规则,如国内企业必须要拿到相关资格才能够拥有文件传输功能,在VR中相关规定的缺失,的确会带来很大的安全风险。

在大型会议活动上VR技术瓶颈层面的问题则直接决定会议质量的好坏。

首先是音视频传输技术问题。诸Engage、VRChat等企业并非以音视频传输技术著称,根据相关工作人员的介绍,在音视频技术方面,一些开发团队采用的是开源SDK,所以在降噪、回声处理、视频解码等技术优化上,并不十分擅长,这会致使出现一些用户使用上的技术问题。

其次网络以及设备性能带来的局限,特别是当所有的虚拟Avatar全都以全身形象出现,当需要渲染的面数越多,对设备以及网络的压力越大。一些比较简单的Avatar,由于运算量不大则能够在同一空间中容纳更多人,如微软收购的Altspace,模型只显示上半身且无四肢,2020年微软的Mixed Reality Dev Days(混合现实开发日)选择在该应用中举办,据称同时(同一空间)可容纳千人级别。但据其他开发者反馈,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如果是千人规模的会议,采用镜像的方式是最保险也是可行性最高的。

比如2000人规模的会议,分成40个房间,每个房间50人,演讲者以镜像方式同步到所有房间,好处是能够减轻服务器压力,让每个房间都能流畅运行,但局限在于除了演讲者所在的房间之外,其他39个镜像房间中,观众无法与演讲者即时互动。

这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小型会议中,因为加载虚拟形象等图像需要的数据量极大,地铁、电梯等地点的网络信号时常导致连接失败、掉线的情况。但随着5G以及云化的发展和大力建设,未来将渲染置于云端,数据传输和加载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VR虚拟会议将成为线下会议的“补充”

看似发展迅猛的虚拟会议,未来是否能完全替代线下展会?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虽然VR虚拟会议有着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打破空间限制的诸多优势,但并不能适用于所有线下会议场景,特别是线下场景中的实物体验、沟通社交(如聚餐、派对)是在虚拟空间中无法实现的。

从目前阶段来看,VR虚拟会议在营销层已经小有成效。公关公司乐于采用这种新科技手段,在原有的会议中加入“VR”噱头,作为会议的营销亮点呈现给客户,在未来的探索下,可能会发展成小规模的生态,成为一门“能赚小钱”的业务。

但实际上,VR技术的强沉浸感、多维度是明显区别于H5等新媒体传播手段的,而VR虚拟会议也有真正合适的场景。

一方面是广泛应用于峰会、研讨会等形式的会议。就目前来看,VR在峰会、研讨会等方面已经拥有了很多实践经验,诸如HTC、VRChat等企业已经有了针对不同客户的标准化方案。而VR技术对于峰会、研讨会等来说,能够带来更丰富的形式、更便捷的沟通等多维度的加持。

另一方面是虚拟音乐会、Live演出等等。前文提到,VRChat过去一年承办了多场VR音乐会等,验证了虚拟世界在娱乐化方面的无限可能,比如音乐可视化、舞台空间不受限等。随着VR技术的加入,可能改变未来音乐会、LiveShow的形式。

而在大型展会(如ChinaJoy)上,VR技术则不能很好成为线下的替代品。从技术角度,大型展会需要的数字资源数量极大,制作成本会相应增高,实际效果则很难保证。从效益层面,线下大型展会的目的包括B端业务的合作拓展,而目前人们尚未适应线上交流“谈生意”的模式。

对VR虚拟会议活动来讲,一方面要抓住市场上正在大力推进标准化、数字化的企业进行推广,让VR虚拟会议成为被选择的对象之一;另一方面则是不能故步自封,需要整合更多的技术,提供完整丰富的会议体验。

北京科卓CEO蒋春雷表示,在未来的发展中,VR虚拟会议可以整合VR、直播等多种技术,为B端用户提供更多可用的功能,提升输出端和客户端的使用体验。

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线上会议需求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爆发,在虚拟世界中的交流和沟通成为了2020年的“新常态”。

行业相关人士表示:“疫情下的线上会议发展是一个触点,让用户能够接触到未来沟通方式的形态。在用户接触后,由我们提供多样化、体验良好的服务,慢慢教育市场,从而让新常态成为常态发展出更多‘用武之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