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制片人被抓,腐败竟成互联网行业顽疾

腾讯制片人被抓,腐败竟成互联网行业顽疾
2021年10月28日 09:12 界面

昨天(10月26日),腾讯视频制片人张萌被立案调查的新闻一时间成为媒体竞相报道的大瓜。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咱要吃的瓜是个有“内涵”的瓜。

以往站在荧幕前的明星是我们关注的焦点,其幕后的运作人员往往退居二线,远离公众的视野,对于观众席上的你我来说,那是一个黑匣子一样的地方,各种暗箱操作不为人知。

“看不见的地方往往藏污纳垢”,这或许是张萌事件警惕我们的一点。尤其在互联网这个高利润的行业,资本被玩得天花乱坠,消费者却被蒙在鼓里。

张萌事件是什么?暗箱操作是操作了什么?我们真拿他们没办法吗?

一个“张萌”的出现,意味着已经有很多“张萌”了

张萌,男!是腾讯视频资深项目制片人,也是大热剧《你是我的荣耀》、《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制片人之一,与郭涛、Angelababy、杨超越等人合作过《摩天大楼》《且听凤鸣》等热播网剧。

事件的起因是有关方面收到了网友举报,称张萌在《倩女幽魂》(系郑爽阴阳合同事件)制作中存在违规行为。遂对制片人之一张萌展开调查。

偶然的是调查并未发现张萌与阴阳合同事件有瓜葛,而是在其他剧中涉嫌违法。

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随后腾讯发表声明,称在反舞弊调查中发现,“腾讯视频影视项目制片人张某存在违反公司“高压线”行为,并涉嫌违法,现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目前警方已经对此立案调查。”

“腾讯高压线”作为腾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线,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此界线,一律开除,永不录用。

内容中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弄虚作假、收受贿赂和泄漏机密。由于案件正在调查中,张的具体罪名还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腾讯再无张萌。

制片人到底是干嘛的,这种“易贿赂体质”因何而来?

思其晟CEO伍岱麒表示,一个影视剧制作过程中,涉及到庞大的人、财、物资源的运用。而统筹人,比如电视剧制片人,他们对整个剧组的日常运作及项目预算,都是有着最高决定权。类似于企业中的CEO,所以在这样的岗位如果出现贪腐也是有可能的。

更有影视公司创始人表示:“从剧集产业来看,目前行业单集成本通常在500万元以上,S级大剧甚至能达到2000万元,一部剧集的制片成本动辄上亿元,在影视剧生产环节中,制片人的发言权范围很广,比如剧本内容、选角、广告植入的选择等,其中有太多的空间可以徇私舞弊了。”

视野投放到整个互联网行业,张萌的量级或许只是“小商小贩”。

2018年12月,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为被举报涉经济问题,接受警方调查。事因为“这就是”系列综艺的收支问题,涉案金额可能过亿。

两年后的11月,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受贿罪一案——在职期间,杨伟东受贿855万元,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20年4月21日,百度前副总裁韦方被内部通报涉嫌贪腐犯罪,已被移交公安机关。这是在百度下马的第四位副总裁。

2020年11月25日,原阿里巴巴副总裁,天猫快速消费品和服饰风尚事业部负责人胡伟雄(花名:古迈)已确认被警方带走。

2021年2月24日,快手前副总裁赵丹阳,因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在离职之后被逮捕。

……

类似的案件不胜枚举,还没有被查处的“小生意”也还深埋水底。还有多少个“张萌”不得而知。

暗箱操作操作了什么?

可能有很多人觉得,这些人的腐败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新闻而已,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貌似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干嘛制造恐慌?

诚然,互联网腐败是一种内部腐化,损害更多的是企业的利润,而与“人民”不同。称前者为“老板的民义”或许更为恰当。

另一方面,长期在市场里的浸泡让“消费者”的身份变得稀松平常,普遍被强调的“消费者至上”在频次的叠加过程中消逝了它本来的重要性。

但是,我们应该警惕,只要消费者还是市场经济里的一环,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连带”。

首先提高了的市场价,受害——消费者;

其次滥竽充数的产品,受害——消费者。

我们都知道市场调节价格的规律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而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劳动。企业制造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成本增加,价值也就上升,价格也跟着上调。

拿专业影像设备制造商大疆来说,因为公司内部的腐败问题最终导致其部分产品需以高于市场2-3倍的价格出售。

该腐败事件出现在供应链上。采购经理收受供应商贿赂,将企业订单大部分交于该供应商,双方合作共同去讹公司的采购资金。因此那段时间大疆的平均采购价格超出20%以上,高价物料高出20%-50%。

公司要想继续盈利就得提高售价,而被薅羊毛的最终还是毫不知情的消费者。

其次,腐败问题的破坏性还表现在扰乱市场秩序。

如果靠着金钱买卖就能拿下项目,谁还能潜心做产品?

当年,检方对刘春宁的指控内容有:在推销《宝贝》《兰陵王》两部剧时,行贿70万元,并涉嫌干预电视剧《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评级,从中行贿143万元。

推销和评级两方面的操作,对于一部电影的推广至关重要。

如果任何影视作品,不论质量,只要能出得起“行贿资金”就可以获得不错的渠道,那我们可能永远看不到高质量的电影了。

除此以外,在制作层面,影视圈里的贪腐和回扣也是贯穿了全部链条。

比如剧本环节,很多制片人会成心压着合同不给编剧,或许成心给编剧出困难不让剧本顺利经过,就是想让编剧“意思意思”。

假如编剧不给“回扣”,就会安插本人的人出来对剧自己物关系、时期背景或许局部台词停止略微调剂和改动,公道合法地分走编剧的局部报酬,而且在署名的时候也会大做文章,停止“挤兑”。

比如选角,演员片酬里的“回扣”也很常见。推高“天价片酬”的不仅仅是明星,还有各大制片人。因为“天价片酬”里常常预留了属于他们的回扣空间。

这些中饱私囊的暗中交易,见怪不怪的各种猫腻,让人细思极恐。也许这就是大家说“贵圈很乱”“烂剧横行”的真正缘由吧。

花了更多的钱却没看到更好的剧,消费者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结语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一个事实:互联网反腐话题并不新鲜,各大互联网巨头反腐措施也是早早出台。

阿里于2009年成立的廉政部,主要职责就是调查内部是否存在违反纪律的情况,阿里员工守则规定,员工不得利用在阿里的工作、职位或身份索取或接受任何人利益或赠与。在符合当地风俗的情况下,仅在春节期间可接受不超过人民币200元或等值的其他外国货币的红包或利好。

京东的作风同样干脆。CEO刘强东曾公开表示:你贪十万,我就是花一千万也要把你查出来!你敢拿一分钱我也一定把你开掉!

在腾讯,就是《阳光准则》,在入职培训的时候甚至一定要你默写下来,只要碰到“高压线”,就立马要被公司执行处罚。

2016年9月,百度公司职业道德委员会发布了《严重违纪案件通报》,对17起严重的违纪案件进行全员通报,包括了糯米、北京客户发展部、渠道部、商务合作部、搜索产品市场、贴吧、多酷游戏,移动分发等多个部门。

这么多年的努力,如此大的力度,没有筑起高墙……

失望之余,我们不得不认清——互联网反腐,不是进入深水区,而是一直在深水区。

反腐工作任重道远,如果还做不到一网打尽,就应该做到不放走一个。严厉打击每个新“冒出”的腐败事件,以儆效尤。

作为“受害不明显”的受害者,我们也要多发现、多举报。

参考来源:

传媒头条、36氪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