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造星到造新,搜狐生态建设下的内容升级

从造星到造新,搜狐生态建设下的内容升级
2020年01月19日 12:18 镜像娱乐

“我们2019年比2018年过得好。相信2020会比2019年更好。”

过去的一年里,资本市场温度下降,宏观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正如张朝阳的总结,搜狐持续减亏,过得还不错。根据2019年Q3财报,搜狐集团第三季度总收入为4.82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9%。得益于搜索及搜索相关业务、在线游戏业务的营收增长,以及视频业务的成本管控,搜狐的亏损大幅收窄。

而面向2020年,盈利、创新,是张朝阳提出的两个关键词。“一个企业的本分,就是要做到盈利。然后就是要有创新。平台的增长不能只靠把成本降低,稳住收入。收入必须增长,平台规模就必须扩大,规模更大就必须有产品创新。”

完整的生态建设下,搜狐的内容经营与商业化能力也在稳步提升。从造星到造新,内容不断升级。

以剧造星,形成闭环

自2019年起,各大视频网站都在加紧布局艺人经纪,依托平台资源优势“绑定”新生代艺人,挑选有潜力的新人出演自制影视剧。而搜狐早在2016年就举办了第一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发力艺人经纪业务,也在近年来成功试水了以剧造星的模式。

“狐友国民校草、狐友国民校花大赛”,是搜狐举办的面向全国高校遴选国民校草和校花的活动。大赛覆盖全国七大赛区、200多所重点高校,从颜值、才艺、表演潜力等多方面考验选手,最终选出全国10强。

四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两届“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为搜狐输送了一批有潜质的新人。2019年,往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中的优秀选手刘贾玺、徐沁、孙嘉琪等以签约艺人的身份参演了《奈何Boss要娶我》《热搜女王》《哈哈健身房》《非黑即白》等搜狐自制剧。

而随着活动影响力的扩大,“狐友国民校草、狐友国民校花大赛”的商业价值不断凸显,也引起了品牌方的注意。

1月13日,“东风悦达起亚·搜狐时尚战略合作发布会”在京召开。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会上宣布2020“狐友国民校草、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将于4月陆续启动,由东风悦达起亚独家冠名。此前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新人,则成为2020年度东风悦达起亚品牌形象大使,从素人晋升为具有商业价值的明星。

“他们走向艺人明星的道路更加宽广了,这是2020年跟2019年不太一样的地方。”

签约艺人除了参演搜狐自制剧之外,还会得到搜狐全平台的曝光。“现在他们主要还是依赖于搜狐的网络剧,以及成为搜狐时尚频道的驻站记者进行采访。而在搜狐平台上,我们要守正出奇。狐友和搜狐视频的社交方面都有计划,所以我们希望在这两个平台上培养他们的粉丝群,成为由搜狐培养出的网红。”

长线布局之下,搜狐的造星产业链形成了闭环:校花、校草大赛为向年轻人推广狐友而诞生,大赛选手来自于狐友。最终获胜的校花、校草有机会成为签约艺人,化身演员、主持人、搜狐时尚频道的驻站记者,成为搜狐直播、社交平台的“知名狐友”。

搜狐DNA的网剧方法论

2019让人“真香”的好剧,必然少不了《奈何boss要娶我》。

作为一部小体量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凭借实力“出圈”,多次获得网络剧热度单日冠军。节奏快、剧情甜,加上靓丽的新人演员,给观众带来了轻松、愉快的观剧体验。

“小而美”是《奈何boss要娶我》的“出圈”秘方,也是搜狐网剧的一项爆款方法论。

以轻体量、低成本,换取高流量、播放量,张朝阳将这项成功尝试归功于“搜狐DNA”。

“剧本是由搜狐的制片人团队、文学团队挑选的。搜狐DNA和团队风貌,能挑出一些好的剧本。在剧本的选择上,我会大概了解故事梗概,主要让他们互相评审,然后立项;导演的选择上,业界有一些著名导演,我也会听取汇报最后决定;演员的选择,我会参与的比较多一些,主张用搜狐自己的艺人。除了好的剧本,还有拍摄、剪辑要考虑。一部成功的网剧真的跟太多东西有关系了。”

在内容团队的把控之下,近几年搜狐的悬疑、爱情两大类型自制剧走出了一条“小而美”的爆款路线。

甜宠剧代表《奈何BOSS要娶我》口碑流量双赢,搜狐也与Netflix达成合作,成功推动精品剧集出海。同时,最新上线的《不知东方既白》主打悬疑,以律政行业为切入,以男主角寻找真凶为主线,展开了多个单元故事。从《法医秦明》到《不知东方既白》,搜狐出品的悬疑剧保持高水准,豆瓣评分均维持在7分以上。

自制剧是平台差异化竞争的重要发力点。与烧钱换版权、下重注押宝相比,题材安全、成本可控、品质精良的“小而美”剧目更划算,能达到以小博大的效果。在这条赛道上,搜狐已然积累经验,形成了优势壁垒,未来也将继续坚持“小而美”的内容开发策略,运用到自制综艺方面。

“2020年我们会拍更多的剧。主要是围绕两个方向,一个是悬疑、探案、动作,另外一个方向就是爱情甜宠。所以我们正在看一些剧本,正在立项。同时,我们已经拍好的剧会陆续上线,比如说《奈何boss要娶我2》,会在2月份会跟大家见面,还有《非黑即白》《我成了他的班主任》都将上线。”

生态建设+内容经营

2020搜狐World大会上,张朝阳宣布,正式恢复搜狐门户,回归媒体业务。

“回归媒体”,是搜狐完善生态建设的一个发力点。互联网门户时代,搜狐是佼佼者,从信息业务到文娱板块,布局多元化。而如今的搜狐平台矩阵生态,也包含了选秀平台+社交平台+艺人经纪平台+视频平台+媒体平台,涵盖了多个应用场景。

搜狐网、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资讯客户端、手机搜狐网、搜狐号,是搜狐的一套组合拳,长视频+短视频,则是搜狐的“双引擎”。开辟了短视频通道,让UGC短视频与PGC长视频在内容生产体系中“相遇”,丰富平台社交形式的同时也增强了用户粘性,搜狐意在“打造Netflix和YouTube的结合”。

除此之外,张朝阳还提出了“活动即内容”。“确实包括我们好几个活动,最初都是无心插柳,面向To C的。狐友国民校花和校草大赛,当初是为了推广开发初期的狐友。后来越做越大,变成了一个具有品牌效果的大型活动。”以“狐友国民校草、狐友国民校花大赛”为代表的一系列活动,吸引了品牌合作,完成品牌的圈层营销,也为搜狐打通了新的流量入口,反哺平台热度,实现商业变现。

在这套生态体系中,纳入了内容生产方、平台方、品牌方,而面向C端用户,搜狐仍在强化、升级内容。搜狐视频锐意进取,面向5G时代进行了视频应用场景的新探索,也在内容营销上寻求升级玩法。搜狐视频与铂爵旅拍联合发起的“7.26亲爱的旅拍节”,就是内容升级、玩法升级的一个缩影。

亏损减少,生态建设日益完善的情况下,搜狐内部的氛围似乎也变了:“进入2019年以来,搜狐的管理文化变得更加严格。我们觉得每个员工在公司花足够的时间是非常重要的,尤其作为一个媒体平台、一个营销平台、一个具有创意的产品开发平台,大家同时在这个地方来探讨、激发和互动是非常重要的。”

回归媒体,也是回归初心。巩固以媒体内容生态为竞争力,探索内容经营之道,搜狐正在蓄力重新崛起。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