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打通任督二脉:企业微信开放朋友圈内测,帮用户获客增效

微信打通任督二脉:企业微信开放朋友圈内测,帮用户获客增效
2019年12月30日 12:49 AI财经社

撰文 / 董雨晴

编辑 / 王晓玲

12月23日发布的企业微信3.0版本终于放出大招。风闻已久的企业微信与微信之间的互联互通有了实质进展,等于企业微信有了触达连接11亿微信用户的可能性。

具体而言,除了升级了内部 “会议”、“微文档”、“日程”等基础管理功能,同时将企业微信延伸向企业外部,推出了直接添加客户个人微信、百人互通群以及开放客户朋友圈内测这三大功能。

企业对此期待已久,并对后续发展持续想象。“虽然互通群人数上限仅有100人,但谁说以后的空间不会更大呢”,一位相关从业人员告诉AI财经社。

对企业微信充满期待的可不仅仅是外部企业,对腾讯产业互联网转型也尤为关键。在2018年4月重庆举办的“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马化腾便提出企业微信定位为腾讯助力各行业数字化升级(即后来930的产业互联网战略)的七大工具之一。

与此同时,企业级IM(即时通讯)产品地位提升已是整个互联网的默契。

2019年6月,钉钉并入阿里云,成为阿里云突破增长瓶颈,面向To B市场开拓新发展的关键调整。2019年12月26日,华为宣布推出智能工作平台WeLink,这款产品同样归属于华为云事业群。

目前腾讯To B能力还散落在微信和云与智慧产业两大事业群间,企业微信也成为连接这些能力的重要枢纽

此前有消息称,腾讯正在加速整合内部资源,推进包括腾讯云、企业微信在内的多个腾讯B端业务形成统一的账户和支付体系,以此建立To B基因。

目前企业微信仍旧归属于微信事业群,但企业微信与腾讯产业互联网互通的大门正在打开,这才是用户和多方合作伙伴最看重的。

实际上,2018年腾讯启动930变革后,仅仅半月时间,企业微信便开始了与微信生态的互通内测,当时也邀请了天虹、屈臣氏等企业参与,尝试“单聊互通”。这些企业的员工可以通过企业微信直接添加用户的个人微信为好友,同时也将小程序、微信支付等功能一并连接过来。

微信堵不如疏

马化腾最常说的是,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无论是做To B还是To G的生意,归根结底是To C。

对应到用户端的需求,正如迪信通CIO白雪曾在媒体采访中所说,实现员工在线,一个是钉钉,一个是企业微信,但目前只有企业微信可以连接到顾客的个人微信。

虽然迫切希望微信进一步将能力开放给企业微信,但微信的大门想要完全打开并非易事。中间的隔离带是张小龙最为重视的用户体验。

“我们不能把顾客看作是可以割的草或者是流水,顾客是有生命力的,顾客需要的是有温度的服务”,微信事业群副总裁黄铁鸣在媒体采访中这样说道。

他表示,企业微信的确非常在意如何能够帮到企业,但前提是,企业要对顾客提供更加人性化的服务,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收割和变现。

可以说,企业微信正在尝试的是一种介于B与C之间的新地带。企业微信的服务对象是企业,但微信用户是个人用户,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隐私,“企业微信和微信的中间部分被我们连接起来了,中间这部分怎么办,这是对我们的挑战”,黄铁鸣解释道。

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企业微信一直在这个中间带上反复测试各种可能性。

黄铁鸣举例道,这并非没有解决办法,就像打金融服务电话时,客服会提醒用户“您的通话会被录音”,“我们会非常清晰的告知用户,如果用户不愿意,他可以马上挂电话”。换言之,企业微信和微信的互通,如果企业需要对这种服务内容进行合规存档,企业微信会在聊天对话框里有非常清晰地服务告知,如果用户不愿意,可以选择不接受服务条款,后续服务人员将不能再发消息给给这个个人用户。

几乎就在企业微信3.0版更新同时,最新的个人微信就在添加好友时新增了一道验证:是否向这位新好友开放朋友圈。也就是说,即便看上去双方实现了互通,但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用户自己手上。不管是微信还是企业微信,用户都可以自己选择要不要将自己的私人空间开放给其他用户以及企业。

此外,企业微信还有这样一条机制,企业微信与微信互通时,必须是双方通过线下或线上先互加好友,这意味着,用户至少和类似导购这样的企业微信用户已经见过面,有了初步的信任关系,基于这样的关系,企业微信用户才可以为微信用户提供更深层次的服务。

张小龙和微信对用户体验的执着,腾讯内部也曾有不同意见。2016年,张小龙请腾讯前CTO张志东在微信内部开过一次管理大会,“我们年轻的总监们,更喜欢长时间的憋大招,渴望打造出令业界惊叹的特性,而对于这些短周期、技术含量不高的民间的痛点,总监们会被各种任务、各种原因而延误很久。”张志东说。

虽然外界都认为张小龙奉行“克制”的产品哲学,但张小龙早在2017年微信公开课PRO时就解释过,微信并不是“克制”,合理性才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我们希望在微信或微信相关的产品里,展现的是对用户有价值,是他们需要的东西。”

这种小心翼翼测试的态度,主要出于对用户体验的担忧。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一位腾讯内部技术员工称,微信并非外界所解读的那样傲慢,这位技术人员曾经因为微信使用上的产品类型问题向微信反馈,当天就得到了微信团队的反馈。

当验证效果可行时,微信也在加快与企业微信的互通。2019年的6月,已有新一批企业参与了互通内测,除了通讯录互通外,还加入了朋友圈和互通群,但当时互通群的人数上限只有20人。在12月发布的3.0正式版本中,这一上限调整到了100人,企业员工可以搭建外部群聊,为客户提供多对一或一对多的社群服务模式。

目前,朋友圈权限依旧受限,既限定触达人数,同时申请审核条件包括企业是否验证、每天使用企业微信的员工人数,成员添加的客户数以及经营情况等等多项指标。而已开放权限的,每天也仅可发送一条信息,用户刷到即消失。

企业微信的全局

如果说诞生于2016年的企业微信还只是为了对应钉钉打造的防御性产品,那么腾讯930之后的企业微信价值就又另当别论,它已经成为腾讯在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重要进攻产品。

作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入口,阿里云目前正在通过与钉钉的整合寻求新的突破。尤其是当钉钉拥有1000万企业、2亿用户这样亮眼的数据。相比之下,Lark眼下之于字节跳动也许只是防守性的产品,但对于不设边界的字节跳动而言,凡是大的市场都要进行卡位。

产业互联网时代,腾讯要做To B的市场,必须有一个统一对外的平台。而企业微信就是连接B端企业的关键性窗口。

同时,它还可以嫁接起腾讯的各项To B能力。黄铁鸣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也肯定了这一点,“企业微信是连接B和C的直接枢纽,这个枢纽还需要跟公司的其它To B工具产生联动”。

因此,企业微信的价值可以大致分为三种连接。第一个是企业内部的连接;第二个是企业与生态链上下游的连接,第三个就是与整个腾讯生态的连接。

从某种层面上说,腾讯云也尤为需要企业微信。此前业内对腾讯云的微词主要在缺乏竞争优势上,如若企业微信与腾讯云可以进行深度绑定,未来的想象空间,对企业的吸引力,甚至是生态建设的驱动力都将进一步提升。

目前,企业微信已覆盖了医药、保险、汽车、银行、奢侈品等50个行业,头部企业覆盖率在60%-90%之间。

在腾讯的to B战略部署中,微信已经太过重要。据雷晓宇频道的报道,2018年930变革前,马化腾在将To B任务交给汤道生时,给了他两个锦囊。一个是要从C的角度来考虑To B业务,这是腾讯做To B业务最大的优势和合理性所在。另一个锦囊,就是为他提供各种资源,包括找张小龙争取微信入口。

微信的入口虽未拿到,但此前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已有表示,“两个团队现在经常出现在同一个会议以及同一个沟通群中”。同样归属于微信事业群的企业微信正在尝试与腾讯云打通,而微信对此并不做限制。

对企业微信,张小龙也一直在思考全局,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他更关注于企业微信能够给用户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在2019年1月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在谈到企业微信时,第一句是这样说的:“企业微信如果定位在公司内部的一个沟通工具的话,我认为它的场景和意义会小很多”。

当一些企业们只想以更便宜的价格获取用户时,张小龙对企业微信抛出了更长远的愿景——希望让每一个企业员工都成为企业服务的窗口。人就是服务,而且是认证的服务。

而这个人,可以是“迪信通的卖货员”、“平安保险的销售”、“天虹商场的导购”等等,这让企业微信可以看作是企业在微信端的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可以直通企业的营销、交易、售后等多个环节。

这是目前相较于其它企业级IM产品,企业微信最大的不同。对于企业数字化转型这个长期战略,张小龙和他的团队同样也在思考,尽管看上去推进速度没有那么快。

黄铁鸣告诉AI财经社,如何更好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微信长期思考的问题,“企业线上与线下的获客成本都在增加,市场已经从拼增量到拼存量,我们希望能给企业带来更好的效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