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榜、集资应援,“饭圈”供养的追星APP等,也该退场了

打榜、集资应援,“饭圈”供养的追星APP等,也该退场了
2021年08月28日 14:45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程靓 杨俏

编辑 | 杨洁

粉丝打榜,或许将成为历史。

和流量明星造星息息相关的“饭圈”,迎来了更大力度的整治。根据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关于“饭圈”乱象治理的最新通知,为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重拳出击解决“饭圈”乱象问题,将落实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严管明星经纪公司、严禁呈现互撕信息、不得诱导粉丝消费、严控未成年人参与等十项工作措施。

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被取消。8月24日晚间,赵丽颖工作室微博因管理失位、引导不当,其官方账号被微博禁言15天。自25日起,多家明星工作室开始发布倡议书,呼吁大家文明上网、理智追星。

在此之前,包括微博和各类追星APP上,充斥着打投、签到、投票等各项追星功能,供粉丝们应援、控评等,成为“收割饭圈”的工具。目前为止,在微博上的明星势力榜和超话社区明星、音乐、CP排名已经取消,抖音、快手等平台也已下线明星排行榜。包括桃叭、超级星饭团等追星应用,也在各大APP商店下架。

随着荧幕上的“失德”明星和荧幕下的畸形的“饭圈文化”被清理,“收割”粉丝流量们的平台和应用也该准备退场了。

流量推手

2009年8月新浪微博正式上线,凭借低门槛、轻操作、互动性强和裂变式传播等特性,微博一跃成为备受网民青睐的新兴媒体。成立之初,以媒体属性和名人属性作为整体基调的微博,成功占领了兼具权威性和趣味性的舆论高地。

同时,去中心化带来的话语权再分配,也让沉默的大多数在微博上有了更多的发声机会。这一点和彼时野蛮生长的饭圈文化“不谋而合”。

2012年,微博开始“去KOL”,进一步强化娱乐大众的调性,逐渐淡化其媒体属性。2013年,明星们纷纷入驻微博,庞大的粉丝群体紧随其后。2016年,明星超话社区开通。

“饭圈”来源于“fans”这个英文单词。但是,如今的饭圈,早已超脱了当年粉丝们为明星的音乐会、演唱会等贡献门票、关注影视作品、购买专辑和周边贴纸海报那些行为。流量时代、数据为王,粉丝们开始被各种推手组合起来,其中也形成了各种利益圈层。不管是斥巨资应援打投,还是掐架谩骂、刷屏控评,被组织起来的粉丝形成了巨大的流量,行动也更加规模化、专业化。

微博上,粉丝们主要通过点赞、评论和转发与偶像进行互动,此外,群体合力助推偶像实现流量的再一次扩散。

作为某内娱明星3年粉丝的晓闻对AI财经社表示,“微博是饭圈非常重要的阵地。首先可以实时跟踪艺人的新动态,其次粉丝还通过微博来做数据、带话题,既能辅助工作室宣传,又可以维护艺人流量。有时候,如果粉丝人数不够,还会买数据。”

在微博的助推下,明星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被转赞评数量化,同时,在大多数人看来,微博热搜榜也开始“名不符实”,充斥其中的大量娱乐明星消息,让它成为了“灰色”生意榜。有媒体曾报道,要想上热搜,一是直接和微博官方谈固定广告位的商业合作,其中热搜第三条价格为140万元/天,第六条为120万元/天;二是通过精通算法的第三方不断刷热度而进入榜单。

面对外界大量的质疑,微博在日前还公告了热搜管理规则,并对“花钱买热搜”“花钱压热搜”等质疑进行回应,表示这些均为不实传言。这也是微博第一次对外公布热搜产品规则和管理细则。

除了热搜榜外,微博的明星势力榜和超话社区也是不可忽视的流量重地。粉丝们可以在势力榜投入真金白银的“爱慕值”,在超话社区签到、打卡、更新动态。不少粉丝为了让自家爱豆获得更多资源,将打榜变成了动辄几十万的巨额投入。据了解,在2019年周杰伦和蔡徐坤的粉丝大战中,败下阵来的蔡徐坤粉丝在退出竞争时,粉丝总计送出的爱慕值,折合投入了1039.8万元。

作为饭圈PK的最大舞台,微博在过去几年里成为粉丝们的必争之地。但是随着非理性应援加剧,虚假繁荣的流量泡沫越吹越大,出现了粉丝群体间拉踩引战、谩骂互撕和网络暴力等恶性行为和现象。微博开始陷入了接二连三的整治风波。根据最新通知,目前微博开始全面下线超话模块中明星、CP、音乐分类超话排行和“明星势力榜”。

根据微博2021年二季度财报数据,虽然营收增长超预期,同比上升48%至5.75亿美元,日活、月活同比增量为近4个季度以来最高,但是净利润却较去年同期下降59%,而仔细对比近几年微博用户规模、产品黏性和营收结构后发现,微博的增长已然见顶。

此外,数据显示,在二季度营收中,广告及营销依然是微博的主要营收来源,占比高达87.5%。可见,这几年的微博不但没有找到第二增长曲线,反被流量陷阱所反噬。

“以前参与过应援,非常繁琐也比较费脑筋,很累人的。感觉不少集资打投都有点劳民伤财,所谓的应援到最后更多是在攀比,不知道对艺人自身到底有没有用。这次整治其实很好,因为大家都规范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晓闻说。

当前,脱轨的饭圈正在严厉的整治下回归正道。但如何走出流量怪圈,如何平衡商业利益和用户体验,微博依然任重道远。

追星APP:资本裹挟的打榜游戏

“饭圈”出格行为的背后,也有职业“推手”吹风和追星APP们造势的原因。

追星APP主要是通过网络信息的采集、整合,给粉丝们推送相关明星的资讯,同时为粉丝们提供交流的空间。然而,这些APP却在鼓动粉丝们刷流量、打榜、集资等。

在近日“饭圈”乱象整治力度加大的情况下,8月10日,超级星饭团APP、魔饭生pro、桃叭、饭爱豆等APP均已下架。此外,部分未下架的应用也开始采取了禁止未成年人消费等措施。

截至目前,中央网信办6月开展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已经拦截下架涉嫌集资引流的小程序39款。

不过目前AI财经社发现,APP下架后,众多小程序依旧还能使用。例如,桃叭APP小程序还可以正常打开,但应援资源、经费众筹等板块业务已经暂停服务;“明星新势力”小程序中赚花打榜、VIP会员充值等也可正常使用。

作为被“收割”的粉圈,粉丝们只想着为自己偶像付出精力和金钱,却不知道这场游戏的背后,牵扯着各方的利益纠葛。

这些追星APP们大多数都是在2014年左右成立的。在“限韩”之后,追星软件们逐渐将重点转移到了国内明星上。

而追星黑产浮出水面则是2018年,“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了舆论对流量造假的关注。该事件也牵扯出了背后的刷流量APP“星援”——粉丝们可以在APP上进行充值,实现对爱豆微博内容的定向转发,刷高评论量、转发量和点赞量。

新浪微博的员工表示:“星援APP并非公司授权的APP,功能主要是刷微博转发量和评论量,该APP每绑定一个账号收费0.3元人民币。使用方法是登陆大量的微博小号,绑定到软件中,设置完信息后,大量的转发或评论同一条微博。”

通过刷量,该APP的开发者95后蔡坤苗旗下的两款软件星援和应援宝累积充值达到了超700万元。2021年3月,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因蔡坤苗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刑5年、并处罚金10万元。

星援APP被查封后,类似的软件超应援、爱应援等也相继下架。但追星家族,永远不止刷量APP这一类软件,粉丝们手机上还有更多的软件用于追星,了解偶像动态。

例如超级星饭团,它除了为粉丝提供资讯以外,还有独家的明星专访内容,通过自制节目《团长超级尬》播放。2021年,超级星饭团还邀请到了唐嫣、薇娅、张云雷等明星为粉丝们送出新年祝福。

不过,超级星饭团背后的运营主体云智联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曾因为抓取数据,被微博告上法庭。2021年7月6日,云智联曾以技术手段对新浪微博内容进行抓取、同步等行为,其中涉及到吴亦凡、杨幂、张杰等多位明星的数据,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赔偿1023万元。

爱豆APP则是追踪明星发布的微博和ins,发布和偶像明星们相关的最新最热门的话题。它隶属于深圳市爱豆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从发展之初的2013年至2016年,这款产品已经获得了3000多万的注册用户和100多万的日活。

爱豆APP当初的营收主要依靠广告收入、会员增长体系和电商收入,但广告业务始终都有天花板,为此爱豆也开始与艺人和经纪公司建立联系,为其提供艺人宣发、粉丝运营等。

有业内人士表示,大部分追星软件与明星工作室、品牌方之间有合作关系,通过包揽业务从中赚取相关的佣金。

其中,以“集资”为主的追星APP则是以Owhat和魔点网为代表。Owhat已经成为了粉丝们追星道路上的聚集地,可以在Owhat上购买明星周边产品。有媒体报道,有超过5000家粉丝团入驻了Owhat,单年交易额在2018年时已经增长至6亿元。平台上入驻了不少站姐、大粉丝和明星后援会。

此外,Owhat的应援项目会上,众筹的目标从几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据了解,这些“众筹”项目中大部分都能完成目标,有的甚至超额200%完成集资目标。粉丝们点开链接给站子汇钱,站子在平台上申请提现,然后再用于各种“应援”活动。活动内容可以包括明星的生日会、探班、买宣传广告,以及购买杂志和周边、专辑等商品,不一而足。

即使不是大众耳熟能详的“超级流量”,其粉丝对应援也毫不含糊。据了解,偶像团体坤音四子ONER成员岳岳2019年的“生日应援”仅用102天集资了100万元,是总募资金额目标的两倍。

但大多粉丝们也并不清楚站子们拿到钱到底用在了何处。此前在Owhat平台上,“朴灿烈吧CHANBAR”原吧主售卖明星周边,粉丝付款后迟迟未收到产品,后来才知道原吧主卷走了钱款。今年6月份,该平台还因为在明星的营业性演出活动中,倒卖、转让演出活动经营权等行为,受到北京文化和旅游局的5万元处罚。

此前,2020年8月,这些APP或者平台们就因存在着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等行为,被网信办约谈、责令限期整改、停止相关功能等处罚措施。

不过在本土偶像崛起、粉丝经济盛行的年代,资本们也一度看好这些APP们。天眼查APP显示,在近几年,超级星饭团已经获得了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2800万美元。

爱豆也获得了5轮融资,累积融资金额达到了3000万元,背后的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盛景网联、坤万创投等投资机构。其中,经纬创投在该公司当中持股比例15%。

Owhat在2014年至2016年间完成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了太合音乐、远东控股集团等机构。

就连以集资为主的摩点APP也曾获得过新浪微博基金、真格基金、华谊兄弟、华创资本等知名机构的投资。目前,微博在该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为39.2%。

此外,饭团、粉丝网们也争相拿到了资本的融资。但大部分追星APP的融资都是2018年之前。之后,粉圈越发疯狂之下,同质化类型APP也层出不穷。

利用明星加强粉丝社交并开展集资、打榜、刷量等行为已经成为了追星APP、平台和资本们心照不宣的事情。粉丝心甘情愿被掏空钱包,资本们则“理所当然”地榨干他们。

在粉圈内部,内卷也很严重。追星已经有10年以上时间的年轻白领张菲说:“我们经常被‘道德绑架’,大粉和我们宣扬说,‘少喝一杯奶茶的钱去打榜’等。”

共青团曾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网民的粉丝应援比例中,小学、初中、高中、中等职业教育占比分别为5.6%、11%、10.3%、10.2%。未成年人和广大尚未被生活洗礼、充满激情的大学生,也成为最容易被“职业大粉”道德绑架和带动的群体。

张菲也很难过。“很大一部分粉丝追星是一种心灵寄托和希望。”但是她说,“粉圈”在外界看来,更多地是被看作狂热和失去理智的群体,“被污名化了”。她说,和她一样,更多的粉丝也不想在集资、控评、刷榜中轮回。“资本裹挟的产物,该整治了。”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