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危难之时,代理商称Zoom打算撤出中国

TikTok危难之时,代理商称Zoom打算撤出中国
2020年08月05日 07:55 AI财经社

文|AI财经社 牛耕 麻策

编|赵艳秋

在中国准备大干一场的Zoom,可能要撤出这块风水宝地了。

8月3日,美国在线视频会议企业Zoom宣布:将停止在中国的直销业务,仅通过合作伙伴在中国大陆销售服务。“这些合作伙伴的产品中嵌入了Zoom的技术,他们将为贵方提供更好的本地化服务。”

对此,Zoom推荐了三家合作伙伴,分别是会畅通讯、随锐瞩目和尚阳Umeet。他们基于Zoom的技术授权,各自开发了自有品牌的视频会议软件,如瞩目等。这也意味着,未来Zoom品牌在中国大陆将不复存在。

图/视觉中国

在年初,因为疫情和远程办公火热,迅速蹿红的Zoom在中国摩拳擦掌,曾打算今年增加直销渠道。不过,之后美国的各种审查和质疑接踵而至。出生于中国山东的Zoom创始人、美籍华人袁征曾意识到时局的复杂。“我每天就感觉好像有某股力量在暗中捣鬼,想要摧毁我们。可是我太忙了,根本没时间想这些阴谋论。”

如今,一家Zoom代理商告诉AI财经社,Zoom打算把团队撤出中国。

主动建墙,隔绝风险

“Zoom在主动建墙,把自己隔离到墙的外面,向中国卖技术而不是卖网络。”一位SaaS行业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社,Zoom有意把可能的“风险”都隔离。“毕竟做网络通讯类产品容易被美国找茬,袁征又不是出生在美国。”

去年9月,Zoom国际版在中国被封,原因与服务器在海外有关。很多国家都对数据离境有严格的监管要求。中国也明文规定,在中国境内提供网络服务的企业或个人,对于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中国境内存储。如果因业务需要,需向境外提供的,照章进行安全评估。

从那时起,一家Zoom代理商告诉AI财经社,“Zoom疯狂找国内代理商。”

与代理商合作,Zoom采取的是非常“轻”的模式:Zoom提供底层技术和SDK(软件开发工具包),由中国代理商做二次开发,相当于在Zoom技术上套了一层外“壳”,做成代理商自己的产品品牌。除了软件之外,中国代理商要自己租赁数据中心、搭服务器和买带宽,完成硬件投资。然后,代理商卖视频会议账号,定价则综合了上述软硬件投资。

在这个合作模式中,Zoom既解决了服务器本地化的合规问题,又没有基础设施投资风险。

不仅如此,Zoom还依靠自己产品的口碑,做到“稳赚不赔”。比如,要求代理商先缴纳一年100万美元,这是代理商的业务底线。如果代理商完不成,也是不退费的。超过部分,代理商再和Zoom进行收入分成。

这种取巧的模式,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初。疫情爆发让袁征看到了国内更大的市场:Zoom的中国区App Store商务榜排名从50开外蹿升到前4,全球用户总量也暴涨到3亿人,是去年的数十倍,股价也翻了四番。Zoom决定:在中国开始做直销模式,并加大投资。

代理商告诉AI财经社,Zoom亲自做直销的决定让他们十分尴尬,“因为Zoom直销无疑更有技术和价格优势。”2019年底,Zoom已经在中国成立了自己的销售和商务团队,即上海东涵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一份网上流传的报价单显示,Zoom“原厂”的账号价格比代理商便宜得多。

为了讨好中国市场,Zoom还取消了以往免费版本对2人及以上、100人以下免费会议单次40分钟的时限,让中国用户对Zoom加分不少。据AI财经社了解,多家企业本来都花数万元买了其他供应商的远程会议系统,但了解到Zoom千元左右的年费之后都大呼不值,准备转而使用Zoom。

但好消息并没有持续太久。Zoom在美国持续遭受着“泄露隐私”的质疑,并为自己的中国基因所苦恼。5月19日,Zoom宣布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只有付费企业账户和5月1日前已升级为付费的个人账户才能主持会议。

之后,Zoom还被曝光将在两年内,在美国研发中心招聘500名软件工程师,是现有研发人员的60%。这有效稀释了中国研发人员的比例,被视为撤出中国的前兆。

如今,AI财经社从一位Zoom合作伙伴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此番Zoom取消直销业务,是尽量减少在中国的直接业务,准备将团队撤出中国。这些团队分布在合肥、杭州、苏州等地,下一步何去何从,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美国麻烦不断,皆因身份尴尬

在TikTok禁令风波下,Zoom在美国的麻烦不断,这是Zoom做出主动隔离的原因。

今年3月底以来,Zoom频繁被指存在安全漏洞。例如,iOS端Zoom用户数据会被共享给Facebook;黑客利用平台漏洞,可以接管或窃听用户的摄像头和麦克风,造成在线会议录像泄露。

图/视觉中国

期间,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个离职研究员爆料,超过15000个公开的Zoom视频被攻入,其中有企业会议、私人对话和网课,涉及企业财务报表、员工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报道指出了Zoom安全的具体问题,包括没有实现端到端加密,以及身份验证的漏洞等,使得攻击者可以加入很多会议。

一位安全行业资深人士曾在当时告诉AI财经社,当一家企业市值飙升,但并没有与市值对应的防护等级,类似问题就会出现。“因为信息安全方面的争议,Zoom相继失去了包括谷歌特斯拉在内的大客户。后来Zoom被报道已经解决了上述技术问题。

事实上,除了上述正常的安全技术问题之外,美国国内对Zoom的质疑也有很多出于背景偏见。虽然Zoom是一家地道的美国企业,但“CEO的华人背景还是招来了质疑”。

4月,有美国研究人员称,Zoom部分流量被路由到中国,引发了更大的不满。在这次的安全审查中,Zoom承认在提高服务器容量以应对超高负载的过程中,允许部分境外流量路由到中国境内的两个数据中心。

这就像捅了马蜂窝。当时,美国司法部的多位成员在一封信中称,Zoom可能导致美国私人信息的泄漏,突出强调了Zoom与中国的特殊关系,存在被监听的可能性。“数据隐私和言论自由受到威胁。”

创始人袁征在此期间不得不亲自出面道歉并承诺整改,Zoom在美国一度陷入重拾市场信任的尴尬局面。

一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Zoom和TikTok面临的问题几乎一样,都是因为和中国的关系受到美国的严格审查。

事实上,这也牵出全球性在线视频会议企业面临的一个尴尬。如果企业或个人需要中美跨境沟通的话,两个国家都会有通话记录备份,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总不能把数据一分为二,这不现实。”他说。

另外一个质疑来自于一家名叫Keeper Security的网络公司,该公司的创始人在研究中称,Zoom为了降低人员成本,在中国雇佣大量研发人员。他无端猜测:“这种安排可能会使Zoom不得不回应来自中国政府的要求。”

一家国内企业软件创始人也印证了Zoom面临的这个挑战。他对AI财经社说,美国针对Zoom提出的不合规假设,依据的是Zoom在中国有大量的研发人员。

Zoom主要的研发在中国。根据Zoom今年早些时候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截至2020年1月31日,Zoom在中国的研发中心拥有700多名员工。

两名参议员7月底致信美国司法部,敦促对包括Zoom在内的社交媒体公司进行调查。他们认为,“Zoom意图掩盖和分散与中国的联系”。

迫于美国的舆论和日益严格的审查压力,Zoom现在不得不与中国市场保持距离,这也被认为是时下“无奈”的选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