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数科的底气:9个行业首创,毛利率67%远超科创板平均水平

京东数科的底气:9个行业首创,毛利率67%远超科创板平均水平
2020年09月14日 11:21 AI财经社

文| AI财经社 佐拉

编|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从金融科技巨头转型到数字科技新贵,京东数科只用两年就突破了原有天花板。

9月12日,京东数科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为203.67亿元。一旦成功上市,京东数科将成为科创板的“数字科技第一股”。

图/视觉中国

从2013年独立运营,到2018年向数字科技转型,再到如今登陆资本市场,京东数科经常被外界与蚂蚁金服相提并论。但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京东数科将“以客户为中心“的核心业务逻辑贯彻到自己的商业模式中,分别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实现了ToF、ToB、ToG的全覆盖。

从业务条线划分可以看出,京东数科已经转型成为一家新型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公司,与蚂蚁集团等通过支付入口招揽流量,再利用技术能力搭建金融生态的科技金融公司截然不同。

何为数科?

京东数科的前身——京东金融脱胎于供应链金融中的池保理业务“京保贝”,主要为京东供应商提供周转贷款,金额在50万-80万元不等。2014年10月,京东金融又推出了面向开放平台第三方供应商的“京小贷”业务,最高额度500万元,直接放款到京东钱包。

2018年11月,京东金融在成立5周年之际更名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在内部演讲中解释称,“并不是说我们放弃做金融业务了,而是我们基于数字应用边界的拓展,业务范围早已超出了金融行业本身,所以我们决定使用一个新的定位和新的品牌来诠释公司的变化”。

“金融业务原来是独生子,现在有了二胎三胎。”陈生强如此形容京东数科金融业务与非金融业务的关系。

自2013年独立于京东体系后,京东数科经历了数字金融、金融科技和数字科技三大战略演进。转型后的京东数科,开始在智能城市、数字营销、AI等领域发力。如果外界还在用金融标签来审视京东数科,将会是对这家新兴巨头最大的误解。

一位接近京东数科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京东数科转型的逻辑十分易于理解,在金融领域深耕五年之久,2018年时的京东金融早已通过京东自有体系积累庞大的数据信息,还培养了团队内部强大的数据挖掘能力,这是京东金融升级为数字科技的基础能力。

“有一年京东数科的创新大奖是给到智慧农牧的养猪团队。他们的创新就是用数据记录每头猪的成长,在我们看来可能是一个二维码就可以搞定的事情,但他们觉得这就是另一回事,其中有很多数据可以进行深度挖掘。”上述人士称。

基于这一逻辑,转型之后的京东数科本身具备强大的金融和产业生态,可以基于场景、用户和数据与金融机构、企业和商户、政府及其他三大类客户产生联结,为客户提供业务数字化服务;同时,核心的数字科技能力,又能够基于对行业的理解,为客户提供应用及底层技术的数字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的收入中来自京东集团的占比分别为29.50%、29.08%、29.18%及29.89%。

不过,京东集团作为间接持股36.8%的大股东,京东数科与京东之间并不是单纯的业务输血关系,而是与京东集团旗下零售、物流等业务板块具备高度的战略协同。

京东数科的部分收入来源于与京东集团旗下京东零售平台上的第三方商户、消费者之间的交易,一定程度上依托于京东零售的应用场景。与此同时,京东数科同样是京东数字化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双方也在互相提供技术服务支持。京东数科也在招股书中称,相关服务都在综合考虑市场参考价格、成本及各自的服务内容等因素后,由双方协商确定,具有公允性。

此外,在京东生态外,京东数科已经实现了很高的造血能力。目前,京东数科服务于600家银行、保险、基金、信托、证券等金融机构和1000多家资管科技注册机构,累计为金融机构带来约1.5亿高质量用户、7000多亿元存款、17000多亿元贷款。

万物互联时代,京东数科在下一盘产业数字化的大棋。

转型的业绩率先从金融行业产出,而其中效果最显著的就是金融风控模型。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数科服务金融机构的大数据风控体系已积累各类模型超过1000个,风险策略超过10万个,日均决策4.7亿次。

逻辑是通用的,对数字科技的不断深挖成为京东数科最核心的护城河,并将技术从金融拓展到智能城市、数字营销等场景,京东数科正在不断裂变。

京东数科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智臻链”现已对外开放JD Chain和JD BaaS两大核心技术平台。截至目前,智臻链落链数据超10亿级。此外,京东数科AI平台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企业与合作伙伴快速构建统一的AI基础能力,目前已实现真人识别正确率达99.8%,达到国家认证的金融支付级安全标准。

京东数科的智能城市构想也已在雄安、南通等地有所应用。在江苏南通,京东数科在市级和县区部门已有系统和数据的基础上,通过数据打通、系统联通和展现贯通,构建了“一网统管”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解决跨多个委办局的业务痛点。

撬开产业数字化的大门

带着金融科技的印记诞生,在外界看来,京东数科势必将与支付宝一战,但支付宝背后的蚂蚁集团在全球拥有13亿用户,双方一旦产生竞争,将会是无休止的消耗。而事实上,京东数科从没有想过要和支付宝竞争,从一开始,陈生强想的就是要做一件对行业有价值的事,正如刘强东当初对他的要求一样,做“最苦最累最长久的事”。所以,即便含着金钥匙出生,京东数科却也不得不转换打法,干技术输出的“苦差事”。

在招股书中,京东数科直言自己要产业数字化领域的“首席增长官”,帮助产业客户降低行业成本、提高行业效率、提升用户体验并升级产业模式,“我们坚持做行业里最苦、最累、最难的活,因为这一定是最有价值的事情,也是最长久的事情。”

陈生强为京东数科的转型设定了一个颇有“无限游戏”意味的战略:打破金融行业的固有边界,用技术赋能实体经济,为金融和产业搭建一座桥梁,即为客户提供”科技(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

图/京东数科CEO陈生强

不是所有公司都可以在转型TO B业务上大展拳脚。早些年原腾讯副总裁吴军就曾表示,相比于社交、游戏等TO C业务,腾讯做TO B的产业互联网、云计算等业务将会遇到更多困难,原因是腾讯缺乏TO B基因。

好在京东数科在诞生时就具备了TO B业务基因。早年的“京保贝”正是面对京东集团产业链上的众多供应商。

正因如此,京东数科转型发轫于金融行业客户,搭建起T1金融云和JT\ufffd0\u20265资管科技平台两大金融数字化服务体系,将原有的京东金融构建成一个向所有金融机构开放的开放平台,为其提供数字化技术服务和增长于一体的综合性解决方案。

图/T1金融云

图/JT\ufffd0\u20265资管科技

招股书显示,为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目前已是京东数科最大的营收来源。2020年上半年,金融业务为京东数科贡献42.84亿元的营收。

京东数科的转型典范则是为商户与企业提供的一站式产业链金融解决方案,包括保理融资、订单融资、动产质押、线上票据贴现、资产证券化等,帮助商户与企业提高供应链管理效率、增强资金管理能力。

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数科累计为12万家企业提供超过6500亿元的产业链金融服务;累计为1.4万多家企业提供超过3300亿元的票据贴现和流转交易服务;累计主导发行了超过140支应收款项资产证券化产品,总规模超过1600亿元。

产业革命也在京东数科的数字化改造进程中掀起。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南宁的一家火电厂应用京东数科团队研发的深度强化学习和深度神经网络的方法,动态控制发电的各个环节,优化锅炉燃烧过程。锅炉热效率提高了0.5%。按照这种效率推算,如果在全国推广,每年可为国家节约70亿元的燃煤消耗和污染治理费用。

但这些远远不是京东数科想要做的,京东数科的终极梦想是帮助更多的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

按照京东数科提出的愿景,对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的产业数字化改造最终将与智能城市建设相联结。

陈生强近日在2020服贸会“数字贸易发展趋势和前沿高峰论坛”上表示:“智能城市发展的新趋势和新目标已经不是简单的政务上云,而是要在顶层设计层面,把包括产业数据、政务数据在内的数据全面打通。”

京东数科依此提出基于城市操作系统的“一核两翼”体系,其中“一核”是指“市域治理现代化”,“两翼”分别是服务企业的AI+产业发展和生活方式服务业。按照京东数科的设想,将通过智能城市的调动,将“两翼”相连,将金融机构、商户企业的服务半径拉长。

这也正是京东数科被外界称为“数字科技第一股”的原因。在全球范围内,京东数科没有“选秀模板”,没有对标企业。所有的愿景只为实现一个目标:以客户为中心,为实体经济降本增效。

上市不是终点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京东数科其实是放弃了一个站着捡钱的买卖,选择了一门吃力不讨好的生意。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末,京东数科整体营业收入均保持了高速增长,2019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82.03亿元,并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分别实现盈利1.30亿元和7.90亿元。2017年至2019年,其毛利率分别为54.69%、64.38%、65.77%,呈逐年上升趋势。今年上半年,其毛利率更是达到67.08%,这一数字堪比奢侈品厂商。

但其业绩波动也很明显:2017年亏损38.2亿元,2018年才刚刚实现盈利,2019年的净利润仅有7.9亿元。

事实上,对于快速成长的京东数科而言,短期内的业绩波动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对数字技术应用的探索,正在倒逼京东数科不断加码研发投入。

图/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AI机器人系列产品

陈生强曾在2018年内部员工大会上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建立科技领先优势,在技术投入上不设上限。过去三年来,京东数科用于技术研发的投入在持续提升,而且占整体营收的比例也从2017年的11.88%提升到2020年上半年的15.67%,这一比重几乎是蚂蚁集团的近2倍,在科创板年营收超百亿的公司中(含已申报)也仅低于中芯国际,位列第二名。

此外,在研发人员和专业人才引进上,京东数科同样不惜代价。现阶段,京东数科共有在岗员工数9989人,其中研发人员及专业人员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的比例约70%。

京东数科在招股书中表示,本次募集的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其中72%将直接用于与技术和数字化服务升级相关的项目。

在重金投入和强大的创新能力推动之下,京东数科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等组织和机构三大类客户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的业务齐头并进。成立7年来,京东数科仅行业首创就做出9个:业内首款信用消费产品“京东白条”、首个互联网消费金融ABS、首个基于物联网的全新数字营销服务体系“京东钼媒”、在雄安新区构建起城市级别的数据底座“块数据平台”……

图/京东数科服贸会上的室内运送AI机器人

利用自身数字科技和生态建立数字化平台赋能实体企业,帮助产业实现业务模式升级,助力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深度拓展行业价值空间。成立仅仅7年的京东数科已经将搭建实体经济与产业互联网之间的桥梁,当作是写在骨子里的核心愿景。

从京东金融到京东数科,看似是一个简单的更名,实则包含着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火种。

对于京东数科来说,第一次变革带来的“白条”至今仍支撑公司四成营收;第二次转身加码金融科技,成为京东数科产业互联网技术输出的排头兵;第三次战略升级,则是试图用无限游戏的手段,去横向拓展数字应用的边界。

巨人转身,往往带来行业剧变。

2020年的开局并不顺利,疫情大流行与国际形势的变局同时抵达。对于陈生强和京东数科来说,上市只是创业路上的一道风景而已,远远不是终点,但资本市场对于企业快速盈利的要求和短期效益的考量却是坚持长期主义的陈生强不得不面临的一道考验。

正如陈生强所说:“我希望我们所有人达成一个共识,我们不是要做一家十几年或者几十年的公司,我们要做的是百年基业。在通往未来的路上,我们不需要去关心风口是什么,因为我们的未来由我们自己来创造。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