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货拉拉被约谈背后:烧钱、补贴、乱定价,行业乱象几时休?

满帮、货拉拉被约谈背后:烧钱、补贴、乱定价,行业乱象几时休?
2021年05月01日 18:27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杨俏

编辑 | 郭洁

滴滴、满帮、顺丰等企业入局,同城货运战事再升级。在资本和巨头的搅局下,包括满帮集团、快狗打车等同城货运都传出了即将冲刺资本市场的消息。但在行业风口之下,同城货运乱象却屡禁不止,而这次,终于等来了监管部门出手。

4月30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满帮集团和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约谈。

监管约谈指出,部分平台特别是满帮集团、货拉拉公司,存在着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生产经营不规范、主体责任不落实等突出问题,平台部分经营行为涉嫌侵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广大货车司机对此反映强烈。

对于同城货运市场乱象频发的原因,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表示,这是物流行业数字化转型期的阶段性困境,市场透明确实让司机陷入价格被动。但随着平台与司机更多联动,司机将更深入地参与到全链路协同服务中,从而获得更大的价值。

他认为,价格战对这个还未形成格局的同城货运而言,造成了一定的冲击。货运平台为了抢夺用户,争相制定比对手更低的价格,导致平台没法从用户端挣钱,只能提高司机们的会员费。被“压榨”的司机不得不从价格方面从用户身上补足自己的收益,这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网络货运平台诞生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公路运输市场的零散杂乱、价格不透明等问题。一位行业人士曾向AI财经社表示,当时货运市场,价格体系的不透明,经常导致乱收费、宰客的现象出现,尽管用户使用货运服务,也只能只能通过电梯、电线杆等小广告寻找拉货平台,或者经熟人介绍靠谱的拉货司机。市信息匹配效率的低下、用户体验不高等催生了网络货运平台的诞生,在2012年的 “互联网+物流”热潮中,大量的整车信息撮合平台应运而生。

目前,网络货运市场的崛起,在无明显差异化竞争的情况下,货运平台最核心的壁垒便是拥有足够的司机和客户。司机多,便能为客户提供便捷的服务;用户多,平台才能有足有的订单养活司机、留住司机。

中物联发布的《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货运市场影响司机收益的主要问题,集中在运价持续走低、油价上涨过快和压低运价的恶性竞争三个方面。其中,货运互联网平台在使用中仍存在诸多问题。货主随意压价、无序竞争;平台对交易情况缺乏控制力,导致货主压价现象时有发生;平台审核不严,货源信息不真实;货车拖欠运费、克扣运费,出现问题后难与平台协商等。

司机端对平台“怨言”不断。黑猫投诉平台上显示,有关货拉拉的投诉有5100条,除了末端消费者的投诉,也有司机的投诉,司机端无法提现、因迟到平台封号扣押金、用户完成订单后的款项迟迟不到账等问题。

一位从事同城货运行业的司机曾向AI财经社透露,有些平台发布的货运信息都是违法装载信息,可以理解为诱导违法货运。“治理违法货运的源头在物流和工厂。管控好这两个客观的主体,基本上就可以把违法货运治理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此外,网络货运平台强制司机贴车身广告,也让司机们处于两难的境地。

今年4月,海口的货拉拉司机因公司要求,在车身贴了标语和二维码广告,却遭到交警的处罚。如果不贴,公司将会对司机进行200元的处罚。

另一位快狗打车的司机也表示,无论是货拉拉还是快狗打车,都强制要求司机贴平台的车身广告。如果司机拒绝,除了会被公司罚款,还会影响司机的正常营运。"如果司机不贴平台的广告,平台一律不给司机派单。"

而双方客服表示,这是加入平台的正常流程。

早在2017年,货拉拉在成都和上海等地的货分公司,因车贴的问题就曾被有关部门约谈;2019年,上海相关部门也针对货拉拉、快狗打车平台车辆中存在的客车装货、违规设置车身广告以及违规改装车辆等乱象进行集中整治。

业内人士表示,企业需要确定经营的边界,约束司机遵法守法、合法经营,而不是对外打破法律底线,对内挤压司机利润。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