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试点周三强制6点下班 网友:正常状态反而成了福利

腾讯试点周三强制6点下班 网友:正常状态反而成了福利
2021年06月12日 09:27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何畅

编辑 | 董雨晴

因为发布“周三下午6点必须下班”的新管理机制,腾讯游戏登上了热搜。

近日,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以下简称IEG)旗下光子工作室群推出了新的加班管理机制,主要包括周末全面双休、节假日保证休假,周三下班时间为下午6点,而在周三之外的工作日,离开办公区域时间不得晚于晚9点,新规自2021年6月14日起实行。

消息一出,很快登上微博热搜,并一路攀升至首位。不过,与腾讯“积极保障团队成员身心健康”、“保持稳健发展的团队战斗力”的出发点不同,与此事相关的评论两极分化严重。支持者认为,在无止境的加班面前,总要有一家公司率先迈出这一步,尤其是对于高强度的游戏行业;另一方面,也存在这样一种声音——“按时下班不是法律规定的吗,权利为什么成为了福利,正常状态怎么反而是新闻了呢?”

社交平台上的讨论仍在继续,但事实上,互联网从业者加班频繁早已是常态。对大多数沉浮于此的打工人而言,按时下班,从来都是一种奢侈。

拒绝996,腾讯光子“强制不加班”

“腾讯试点强制6点下班”并不是新鲜事。早在2016年,腾讯就推出了“周三健康日”,要求周三当日6点准时下班,甚至会提前10分钟安排行政员工进行检查和清场,发现没有按时下班的员工,会对其所在组的组长进行罚款,当时主要针对的正是IEG旗下各自研工作室群。

光子工作室群是IEG四大自研工作室群之一,大热游戏《和平精英》《欢乐斗地主》均为其所推出。此次新规中提到,除了周三要求上午9点半上班、下午6点下班外,其他工作日也必须在晚上9点前离开公司。

图 /光子工作室官网

同时,周末保障双休,如遇到进入攻坚阶段且已报备的项目,一定要申请加班的,必须阐明理由,且严禁两天连续加班。而所有的报备邮件,都要求抄送Chenjerry,也就是光子工作室群总裁陈宇。

对于这项新规,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上,相关讨论立刻分为两派。一边是对于法定双休为何如同福利的疑惑,有微博用户留言:“我很好奇为什么正常的工作时间美其名曰试点,而且除了周三,其他工作日也不是八小时工作制吧?”也有用户表达了对“离开办公区域”这一限定的担忧:“互联网公司员工只要有电脑,在哪里都是工作,所以这是要让大家回去继续加班吗?”

不过,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反内卷进程的逐步开启抱有期待。知乎用户@Theodore认为,这一机制比他想象中来得更早,也是一件好事。在他看来,游戏行业已经无法单纯地依靠高收入满足部分员工的需求了。随着员工水平的提升和年薪的增加,他们会越来越重视加班的程度。“50万和60万差别很大吗?真不算太大,但加班和不加班差别就很大了。加班少的企业,哪怕给的少点,也更容易吸引优秀员工。”

目前,作为试点部门,光子工作室群的业务体系已相对成熟,运营这类工作本身不会消耗业务团队过多时间,而需要保证工作时间的客服团队也不包含在深圳团队中。

危险游戏,高收入背后的高强度

游戏行业以高收入著称,企业赚得多,员工的薪水似乎也少不了,这一点从腾讯每个季度的财报和米哈游等游戏团队的年终奖就可以看出,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腾讯的游戏收入就同比增长17%至436亿元。不过,硬币都有两面,对大多数游戏从业者而言,高收入背后往往意味着难以想象的工作强度。

有IEG员工形容自己的工作如同军备竞赛,从早到晚,从工作日到节假日,都在与时间赛跑。在游戏行业,档期是固定的,但需求却可以持续增加,尤其是面对层出不穷的竞品,为了将产品的成功率再提升一点点、能够多一点跑出来的保障,研发必须时刻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调整和修改,以匹配市场状态和用户需求,工作量增加的直接结果就是加班。

图/视觉中国

肩负营收重担的部门自然不会清闲,何况游戏行业规模庞大,工种又较复杂,从前期开发到后期测试和验收都要用人力填补,即使发售后也要迎接一轮又一轮的维护和更新。这还是顺利的,如果遇到进度停滞、反复打磨的情况,加班时间只会更久。

有常跑深圳科兴科学园的滴滴司机告诉AI财经社,经常会在凌晨0点后从腾讯接到目的地是东莞的乘客,对方早上还要再乘坐公司的班车回来继续上班。在科兴科学园里游戏公司扎堆,腾讯IEG就是在此办公。

长期加班,身体持续超负荷运转,危险性不言而喻。2015年,腾讯IEG一名员工在陪同妻子散步时突然晕倒在地,抢救无效去世。彼时,有自称是其朋友的IEG员工致信腾讯集团COO任宇昕及腾讯总办,希望他们认真对待IEG加班过重的现象,避免出现更多过劳死。

“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成就,都是兄弟姐妹们用命换来的。”这位员工在信中写道。的确,手机游戏的生命周期短于客户端游戏和网页游戏,如果不能做到更早一步上线,不是被竞争对手打败就是在自主产品策略下遭遇内部超车,因此,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唯有更拼命,牺牲个人时间,为项目全力冲刺。

该员工希望2016年可以在8点准时下班,但他知道,这或许只是一种奢求。任宇昕也在内网撰文,对IEG加班严重的状况进行了反思,并称已采取包括设定不加班日、规定晚8点后不在微信群讨论工作、下午固定时间集体锻炼等措施,缓解加班。然而,整体上仍未达到员工所期待的目标,即使是五年后的今天,依然如此。

互联网公司,加班进行时

游戏行业只是互联网领域加班的冰山一角,可以说,为了更快扩大规模、占领市场,时间换增长已成为一些公司的共识。

加班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一位曾在字节跳动从事产品经理工作的人士回忆,自己的下班时间一般在晚上9点-10点,这只是在没有项目的情况下。一旦赶上大项目,11点-12点走出公司大门是家常便饭,即使通宵也算不上稀奇。在字节跳动的三年里,这样的日子占了大概40%,但她根本无法停止加班,因为任务是一环套一环的,这个环节弄不完,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工作,“后面的人就会催你,所以没办法,不加班不行啊。”

图/视觉中国

在这里,实习生可以拥有和正式员工一样的房补、免费三餐和健身房,也要一并扛起加班和大小周。有曾在字节跳动从事技术类实习工作的人士提到,他实习期的任务量和正式员工并没有什么区别,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一天中至少有一半时间要在公司度过。尽管不喜欢加班,也比较排斥大小周,他还是选择了忍耐。“谁喜欢加班呢?但这就是现在的社会常态,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公司替你做好了其他的一切,只需要你卖命干活,‘996’不就是这样吗?”

今年1月起,快手也宣布开启全员大小周工作制度,隔周双休,目的是让前中后台配合更为紧密。不过,有快手前员工透露,在快手,三、四月的OKR到三月底才会制定完毕,比起用更长时间强调配合,不如减少形式主义、提高效率。

同样是今年1月,一位23岁的拼多多员工凌晨在下班路上猝死。作为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业务派驻在新疆的员工,她生前在其公司内部账号上写着“为多多守边疆”,这也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买菜是包括拼多多在内,多家互联网公司在2020年全力以赴的一项新兴业务,美团、滴滴悉数入场,狂撒补贴,竞争激烈。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公司五周年庆典上发表演讲,将多多买菜称为拼多多人的试金石,并提出未来拼多多全员都要开启“硬核奋斗模式”。而所谓的“硬核奋斗模式”,落实到具体操作上,最后变成了加班。

曾经的“996是福报”言论其实只是一个开始,当加班风气席卷整个互联网,可能需要更大的努力去改变,告别低效的工作方式,消除无谓的任务,减少冗余导致的内卷,改变必须发生,尽管所有人都明白,改变很难。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